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小平头夜话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驳12月22日广州公安和新华视点抹黑文章
   
   作者:秋火


   
   新闻链接:《揭开“工运之星”光环的背后——曾飞洋等人涉嫌严重犯罪案件
   
   调查》(以“新华社”之名,2015-12-22晚20:41发表在“广州公安”微信公众
   
   号)http://t.cn/R4bnIme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中国逮捕一批工运人士 “禁止请律师”。中国官方媒体证实了广东警察逮捕7名基层工运活动人士,包括3名非政府组织“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的骨干成员曾飞洋、孟晗和彭家勇的消息。
   
   1、全文的重点抹黑论据有三个:广州利得鞋厂工人集体维权;劳工机构境外
   
   资金问题和罢工运动组织模式;曾飞洋挪用机构资金及私生活问题(兼顺带提
   
   及其他被拘劳工人士的个人生活作风问题)。
   
   2、首先可以排除个人私生活、私德问题,这些与劳工维权运动的合理性合法
   
   性无关。就像工人维护权益无关工人的私德一样——就算某个工人的道德再坏
   
   他也有权维护自己劳动权益、就算某个老板道德再好他损害工人权益也是过错
   
   ,——劳工工作者的维权工作也无关道德,因为劳动权益的依据是劳动法和工
   
   人的劳动血汗,而不是维权者的个人道德。用大量篇幅抹黑个人私德、“从而
   
   ”抹黑劳动维权的做法,毫无道理和逻辑可言,不过是为了混淆是非。
   
   3、整场广州利得鞋厂工人集体维权,无论打工族还是主流劳工界的做法恰恰
   
   是鼓励劳资协商而不是激进的做法。就是4月19日罢工发起没几天,打工族的工
   
   作人员还极力试图平息事态,甚至劝工人赶快接受老板的条件妥协,被罢工工
   
   人拒绝,最后是“钱不到帐不复工”的工人自发口号下结束了罢工。
   
   4、坦率地说,今年4月利得维权有两点明显问题:用过于简单粗暴的方法(包
   
   括可疑的“收买论”甚至有人以“追究刑事责任”威胁)对付不主张罢工的少
   
   数派工人代表;动员工人发起第三次罢工(4月19日罢工)的理由过于牵强而不
   
   切实际(公积金每年补偿标准的诉求从协商争取到的200元/年大幅提高到1500
   
   元/年)。但这两点问题属于工人运动内部策略分歧和内部矛盾,不能用以根本
   
   否定罢工本身的合理性。
   
   维权工人的内部争议,关系到怎样更好的抗争和维权,而不是根本否定抗争和
   
   维权;这是属于我们工人自己的问题,轮不到敌视工人维权的老板和政府帮凶
   
   的装腔作势。
   
   5、鉴于资方反复多次表现出言而无信、拖延敷衍等情况,如果没有4月的第三
   
   次罢工,各项补偿款不可能那么快在今年6月搬厂前、在4月25日罢工结束时就
   
   到帐。再往大一点说,如果利得工人不赶在搬厂前运用罢工的方法迫使资方让
   
   步,那么利得工人很可能会与广东及沿海大部分搬迁企业的工人一样得不到任
   
   何补偿。
   
   6、劳工机构依靠境外资金,本来就是国内长期打压排斥的结果。在外打工有
   
   点见识的人都知道,地方政府常常与资方勾结起来打压罢工,更不用帮助罢工
   
   的劳工机构人员更是这些打压罢工的资、政人员的眼中钉。政府还好意思指责
   
   劳工机构依靠境外资金?况且,第一,在历史上,共产党的工人运动就是靠莫
   
   斯科的境外资金起家的,对工人运动的操纵和利用也帮助了贵党的上台,而且
   
   莫斯科很长时间是被中华民国南京政府看做“境外敌对势力”的,没有人比共
   
   产党政府更有资格戴上这顶帽子。
   
   第二,在今天甚至更加讽刺的是,官办的NGO及其他各种机构实际上更大量地
   
   接收境外资金的资助。比如曾经被五毛党指控有“煽动颜色革命”嫌疑的福特
   
   基金会率先资助了中国官方的社会科学院,此外,洛克菲勒、全球基金会、盖
   
   茨、梅林达等都在中国设有办公室。官方机构大摇大摆地接受境外势力、境外资
   
   金的资助,包括接收被指控有敌对嫌疑的境外势力资金的资助。现在反倒指控
   
   劳工机构得不到国内注册、接受境外资金有问题,完全是搞双重标准,混淆是
   
   非。
   
   7、广州警方和新华视点抹黑文章对劳工机构组织罢工运动的手法看起来头头
   
   是道,好像是“严密而明确的行动计划”,然而这完全不符合事实:其一,几
   
   乎所有罢工都是资本家的侵权在先,然后有工人自发反抗的势头,之后外部人
   
   员才有介入的可能。就拿利得工运来说,早在2014年12月6日第一次罢工之前几
   
   个月,2014年8月就有利得工人觉察到公司高层企图偷偷搬迁、损害工人利益,
   
   然后才去咨询了劳工机构并自行整理出诉求(见新青年利得工运集
   
   http://t.cn/RzRp7zW���49楼,该“诉求计算依据”原发在某利得工人的QQ空间
   
   里)。群众性的运动从来都是不可能只由少数人煽动起来的,抹黑文章暴露了
   
   古今中外非常典型的那种“警察思维”的先入为主。
   
   其二,正因为现阶段中国工人的大多数罢工尤其是规模较大的罢工往往不是也
   
   很难是精心策划出来的,在罢工过程中也充满了变数和临时的变动,这一点在
   
   2700多人参与的利得工运中表现得尤其明显,罢工的迅速走向常常超出当事人
   
   的意图。这方面的例子非常多,例如12月6日利得第一次罢工本来只是手缝组两
   
   百多工人的罢工,后来意外地迅速扩展到全厂,甚至当天上午罢工主导者就急
   
   于收场(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料到罢工竟会迅速达到这种规模,当时我们在微博
   
   上对这种急于收场的慌乱做法提出了批评),后来是6日彻夜谈判到7日,才终
   
   于达成了让工人复工的协议。又如,第三次罢工发起后,工人的自发激进也超
   
   出了发起者的逻辑,当时一度出现谁也无法说服工人收手的局面(当时打工族
   
   的一些人是很想说服工人接受资方条件复工),最后只好顺应工人“钱不到帐
   
   不复工”的要求,老板最终兑现了这个要求。这里只消举几个例子,就很容易
   
   可以拆穿广州警方抹黑文章所谓“严密而明确的行动计划”的谎言——这谎言
   
   除了简单粗暴的“警察思维”作祟,还因为警察常见的对工运的可怜的无知。
   
   8、广州警方和新华视点抹黑文章,整篇文章看起来理由相当充分而且好像相
   
   当自信,然而广州警方打压劳工机构的做法却显得极其不自信:自12月3日以来
   
   秘密带走多达25名劳工工作者及志愿者工友,反复交代乃至警告被捕者不准对
   
   外发布信息;大量的迅速删除网上发布的任何相关信息,甚至可笑到连官方媒
   
   体自己发布的相关报道都很快删掉(例如12月5日发布在凤凰网的相关报道当晚
   
   就整个链接被删掉);剥夺代理律师会见嫌疑人的权利,不许律师会见。
   
   再仔细一看,抹黑文章除了刻意的歪曲焦点和无关主题的丑化抹黑之外,其抹
   
   黑工人维权运动的核心逻辑根本经不起事实的考验和道理上的推敲。难怪官方
   
   表面文章自信、实际做法上却那么的不自信。而即使是官方抹黑文章的自信,
   
   也不过是建立在用暴力和恐吓堵住涉事人的嘴,以及最无耻的谎言和东拉西扯
   
   的丑化抹黑的基础上。
   
   9、想得更深一点:任何有自知之明的伪左五毛党枪手都应当有一种小心翼翼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感觉甚至应该有所提心吊胆——你们如此肆无忌惮地抹黑
   
   工人运动,就不怕亲自把一直借以伪装自身的共产主义合法性外衣撕得粉碎吗
   
   ?骂人的嘴脸太难看,那么恐怕丢脸的就是骂人者自己了。
   
   别以为掌握了媒体你就是主场,全中国的劳工大众都看着,尤其大多数见识过
   
   劳工工作者和工人维权、心存良知与能明辨是非的工友都看着;没有人比这些
   
   工友的大多数更有发言权,哪怕最卑鄙的暴力、恐吓和最无耻的谎言、下三滥
   
   的丑化抹黑也夺取不了!
   
   (作者曾经是共产主义入门网、工人先锋网的编辑,现在是工评社的协作者之
   
   一。此文的主要内容曾经以即兴速评的方式第一时间发布在几个劳工网络群,
   
   此文未做大的删改,主要是做了扩充。)
   
   后记:
   
   我几个小时前在一些劳工群里发起过倡议:
   
   建议面向一般大众的反抹黑(不能只是劳工界自说自话):
   
   1/需要从事实上反驳;
   
   2/需要从道理上反驳;
   
   3/需要一批积极工友和劳工工作者敢于站出来现身说法。
   
   ————以身作则,我先发一篇。我个人呼吁更多劳工评论写手、左翼青年参
   
   与到这场工运反抹黑的斗争中来。
   
   让共产主义者光明正大、直截了当地严正回答那些资本家及其警察
   
   帮凶、敌视工人运动的舆论枪手:
   
   不许抹黑工人运动!理直气壮捍卫尊严!
(2015/12/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