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苏明张健评论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5-12-29

   

   上台三年了的习近平,至今仍是个光棍司令,始终没有出现任何一位政治局常委或委员,是凭着自己在哪一方面的特长与习近平真诚合作的。不过这样也好,习既然要搞个人独裁,什么事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那就只好做个光棍司令。至于别人是否心服口服,就又当别论了。从这一点上,就可以证实习近平这个人既狂妄且又野心勃勃。

   孔夫子在《孝经》中说:“昔者天子有諍臣七人,虽无道,不失其天下、、、、、、 故当不义,臣不可以不诤于君。”

   中国人经历过毛独裁的那二十七年。习近平不能兼听,不但不能治国,恐怕像文革那样的浩劫会第二次发生。到目前为止,党、政、军的高层们平静得鸦雀无声,看上去是意见一致,衷心拥护,实质上是在冷眼观看习还能蹦跶几天。

   偶尔翻看《东周列国志》中齐恒公与管仲长谈了三天三夜后,决定委国政与管仲。管仲则说:“臣闻大厦之成,非一木之材也。大海之阔,非一流之归也。君必欲成其大志,则用五杰。”恒公问是哪五杰?管仲说:“升降揖逊,进退闲习,辩辞之刚柔,臣不如隰朋,请立为大司行。恳草萊,辟土地,聚粟众多,尽地之利,臣不如宁越,请立为大司田。平原广牧,车不结辙,土不旋踵,鼓之而三军之士视死如归,臣不如王子成父,请立为大司马。决狱执中,不杀无辜,不诬无罪,臣不如宾须无,请立为大司理。犯君颜色,进谏必忠,不避死亡,不挠富贵,臣不如东郭牙,请立为大谏之官。”

   管仲是治国的圣贤,但仍需要有特殊才干的人帮助他。齐恒公比习近平有自知之明,既想成就霸业,又不想放弃自己的兴趣爱好,所以就向管仲承认并请教说:“寡人不幸而好田,又好色,得毋害于霸乎?”管仲不认为田猎、好色有害,但提出了四点有害霸业的因素,“不知贤,害霸;知贤而不用,害霸;用而不任,害霸;任而复以小人参之,害霸。”

   从这四点来看,习近平是做不成独裁者的。首先,共党体制内无贤人,道义之士在民间,是不会去为共党工作的。习所能使用的就只有捂毛、篾片和城管们。指望着这群无人格、无灵魂的东西去成就习的霸主地位,确实是令人完全怀疑的。

   据说习有经济学博士的头衔,在教育腐败、学术腐败的中国大陆实在也算不得什么。从他不断发出的重要讲话中,我们基本上可以明白习近平就连何为经济也是不懂的。面对着经济全面的大崩溃,让我们看看这位经济学博士是如何谈经济的。在2015年的中期,习曾经使用“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来概括他自己概念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并且要用中国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去统领整个21世纪。

   固然说谈经济离不开政治制度,但马克思既不是政治学家,更不是经济学家,充其量是个哲学家。哲学家的范畴,首先是研究人的生死的问题,这是从宗教信仰再引申过来并加以科学的求证和形成理论;然后是研究人与宇宙、天地、和大自然的关系问题,由此引申出后来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而哲学家和社会学家,又是人文科学的先驱。马克思的全部论著,被毛泽东用“造反有理”概括了。

   马克思没有谈过人本的自然属性,所谈的都是打倒、毁灭、消灭、推翻。尽管提出个共产主义,但却只字未提如何去建设这个主义。况且三、四十年前这个主义在中国大陆以亿万人无辜丧生宣告失败。如今又拿出这个主义作为国家的政治体制,那么经济社会、人文就只能走向混乱和灾难乃至绝路。这就证明打算挽救经济的习近平仍然坚持腐朽、僵化和罪行累累的哲学理念。所以三年多来,始终提不出一个挽救经济的可行之路,更是提不出一个如何深化改革的具体办法。

   2015年11月23日,在政治局的第三次集体学习会上,习提出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论”。习在会上说:“要立足中国国情和发展实践,揭示新特点、新规律,提炼和总结中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的经济学说,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

   这是把政治学和经济学说强行塞进马克思的失败的哲学观点。这就又证实了习近平就连各个不同的社会科学所研究的范畴都搞不清楚,却自作主张地搞了个大杂烩。然后又要在大杂烩的成果中去揭示新特点、新规律,还要上升为系统的经济学说,成为新境界。这简直是痴人说梦话。好事都能因此而办坏了,更不要说去挽救已崩溃了的国家经济了。

   更为绝妙的是,在一个月后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这位经济学博士又再次提出了个新名词,叫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一次把马克思主义不知丢到哪里去了。为了这个莫名其妙的新说法,习还特别强调几个重大原则:

   一是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原则;二是共同富裕原则;三是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原则;四是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原则;五是社会主义分配的原则;六是独立自主同扩大开放、参与经济全球化相结合原则;七是改革、发展、稳定三统一原则。原则一大堆,缺少的仍然是挽救崩溃了的经济的可行措施或做法。

   多年的经验告诉了我们,共党所谓的原则,指的不是将要努力实现的目标或目的,而是一道又一道束缚执行者手脚和头脑的绳索。试问,三十多年的所谓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绩又在哪里?环境、生态的全面破坏和污染,国家资源的全面枯竭,农业的破产,自主科技产品几乎是零。

   世界加工厂的光环曾使得共党理直气壮了一阵子,但其实质是把中国的工业水平降到世界二、三流的低等次,导致假冒伪劣毒产品的恶名传遍全球。再想去正名,恢复名誉,恐怕没有几十年的时间是做不到的。所谓经济腾飞,是共党的宣传,实际的真相却是把一个在三十多年前无内外债的中国,硬是搞成了一个中央加地方债务超过了140万亿元的负债大国。

   至于国民的生活,在这三十多年中被迫忍受民生物价上涨五十倍到一百倍的负担的同时,国家并没有为国民设立任何的国家福利项目。至于体制腐败,无官不贪,乃至百分之四十的人口至今生活在贫困线中。而最为严重的是因为共党对人民的涂毒,使得中国的国民已经沦为人性丧失、道德败坏的群体。

   这一切,都是因为把经济置于特色社会主义之下的结果。这就很明显地说明了在共党极权政治下,社会生产不但不会发展,而且是尚待得到解放。至于习说的社会主义分配的原则,其实就是不断加大贫富悬殊。贫穷造成民怨、民愤,于是谈稳定等于是梦想。

   共党的历届党老板都要千方百计地发明点理论,以显示自己的高明。毛泽东活活整死了一亿人,却被共党说成是“天才地继承和发展了马列主义”。邓小平的猫论,过河论完全是机会主义的投机论调。最糟糕的是它的“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说法,直接造成了体制腐败和贫富悬殊的原因。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论,则更是厚颜无耻的说法。正是因为共党要把一切都代表了,于是才强行要代替人民去做主。于是中国人的自由精神、自主意志、自由创造消失了,是因为中国人的人权、自由、人格、思考全被共党代表了,中国人就只能做共党的奴隶。

   由于奴隶做得长久了,使得不少的中国人天才地体会出了做奴隶的幸福、自豪和骄傲。成为了自由人不待见和看不起的另类物种。庸人胡锦涛也不甘示弱,把七、八岁的儿童就该懂的“八耻八荣”变成了他发明的理论。可能他自己想想也觉得可笑,于是又发明个“保鲜”理论。可是几年前就有不少人揭发出胡的家族资产高达两、三百亿人民币。最终胡发明出个科学发展观,共党把这捧成为理论。其实这仅是个观点,而且是毫无实际内容的观点。

   习上台三年多了,以他的野心当然更是急于去发明个理论了。但是到目前为止,他的话确实是没少说,可内容都是前言不达后语,又自以为代表了民意民心,实质是在强奸民意。尤其是根本无视现实,更说不出任何一句与理论沾点边的话,令人听上去的感觉是他在东拉西扯,毫无逻辑。老话、旧话重提,另外加上点令人费解且又莫名其妙的怪词、怪字。这就又表明了习近平并没有自己的思想,党性代替了他的人性。也就是说,他并没有自己的独立人格,当然也就不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了。

   实际上,习近平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共党的大捂毛、大篾片,所以他才宠爱捂毛、篾片们。更是在这三年中,它大肆收罗了一千多万由共党发工资的捂毛、篾片。所不同的是,习近平做捂毛,是因为他确实得到了个人最大的利益。两、三年前就有人揭发,习的家族财产为三亿多美元。他本人又一跃成为了党老板。如果说党恩比天地大、比父母亲的话,习是确实感受到了。

   为党卖命,为政权卖命,也是他应该和必须干的事。而真正可怜的却是习收罗去的那一千多万的捂毛、篾片们,或许为进入了共党体制,吃上了一份皇粮而自豪,而体面。但想想自己所付出的不是科学知识,不是一技之长,更不是体力的劳动,而是出卖自己的人格、灵魂和精神,成为了马克思和毛泽东口口声声赞扬的唯物主义者了。殊不知没有了灵魂的唯物主义者已经不属于人类了。

   以物逐物是兽类的行为。政权可以犯罪,可以害民,可以装糊涂,更可以拿着不是当理说。但人民、公民却永远不可以糊涂,不可以好坏是非不辨。否则,已经灾难深重的中国民众将会受到更深重的灾难。

   辩证论是马克思和共党害人的毒药。毛泽东已经被国际社会定性为上个世纪的世界三大魔头之一,中国大陆上为什么又出现了一批毛派分子?难道它害死了上亿的中国人也能变成好事?

   共党整天喊叫要与国际社会接轨,要赶上国际水平;可国际上认定的魔头,共党却写进了“四个坚持”之一的宪法。国际社会推行的宪政、民主的普世价值,却被一部分中国人糟蹋、讽刺,反而认为自己身为奴隶也有做奴隶的好处。国际社会认为自由市场经济是目前最好的经济形态,想必捂毛、篾片们却一定要做习近平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吹鼓手的。

   在常识和现实的种种现象上装糊涂或真糊涂,中华民族的前途何在?我们的后代子孙又何在?

(2015/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