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邱国权
·毛泽东死期纪念否?——愚民教育带给中共的尴尬
·黄菊陵墓PK习仲勋陵墓
·喻智官文章:《文革“刘盆子”王洪文》比喻错误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不应该低三下四迎合习近平
·美国大选后反思中国:全民选举授权上位PK几个老朽指定继位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基础上
·用美元砸死中华民国?——台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老百姓”是个什么东东?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刘国梁“七一”向党表忠为哪般?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蔡振华落选十九大代表的N个因素
·中、印“麦克马洪线”的产生及后来的纠纷
·印度挑衅中国,是对习近平的严峻考验
·“我没有敌人”——刘晓波思想永放光芒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的一副对联谈起
·希望谢选骏先生不要给独裁统治者戴上“主义”的皇冠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孙政才如何做才能“肃清薄、王余毒”?
·龙兴之地异象连连,这是什么节奏?
·也谈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
·特朗普不让中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习近平凭啥要顺郭文贵之愿打倒王岐山?
·山雨欲来风满楼,多事之秋“十九大”
·“为人民服务”是一个反动透顶的口号!
·薄瓜瓜“复仇之剑”指向谁?
·毛泽东与林彪关系实质是什么?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统一希望渺茫
·毛家天下梦断紫禁城,习党天下美梦能成真?
·当今中国,数风流人物:还看王岐山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中国人没有资格嘲笑菲律宾及其人民!
·孙政才就是弱智从政,咎由自取!
·陆军司令劲爆毛泽东时代腐败娃娃兵
·中共为什么要妖魔化林彪?
·中共“十九大”的几个关注热点
·个人崇拜政治需要,重新妖魔化林彪、彭德怀
·信号:习近平任上极可能为高岗平反!
·中共十九大一道亮丽风景:元老染发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郭文贵爆料是高层倒王的超级大阴谋
·中国,一群土匪流氓强盗在创造历史!
·朱镕基前总理被捏住了睾丸?
·世界能容纳发达、民主的美国和中国,但不能容纳独裁专制的中国
·大清国对美国有两副面孔,哪张最真?
·中共思想家王沪宁、李春城,不同理论,不同结局
·中国是“新思想”策源地?这真的是个香屁!
·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升级2.0版
·王岐山一番话,有三条巨大信息量!
·中国的“厕所文化”和“厕所革命”
·中国,大官人们多数都是“低端人口”!
·张阳将军:你不能这样就走!
·当“低端人口”成为“国家元首”?
·学生杀老师是中国罪恶的教育政策产物
·毛左张云帆被秘密关押的闹剧、荒唐剧
·中国“道德沦丧”的根源是什么?
·百年世界“民主仁慈皇帝”评选光荣榜(不是搞笑)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构建中国人命运共同体”
·申纪兰再当人大代表,让国人恶心至极!
·致高伐林先生:
·宋永毅有关毛泽东、林彪文章的几大荒谬
·一前一后的交通事故与一后一前的慰问电
·巴山老狼二十年前对高岗事件的英明论断得到完全证实
·让“淫民”的“领袖”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惊闻大明崇祯皇帝口吐亡国之音!
·致北京高洪明先生:
·杀人狂毛泽东屠民屠功臣的犯罪动机分析
·张扣扣杀人案应该如何判决?
·张扣扣复仇折射中国司法体系巨大黑暗
·与人谈话后……
·毛泽东只是传皇位失败,不是开明——与小思先生商榷
·特朗普金三胖风云会,朝核问题将终结
·今日中国:终身制比任期制对民更有利
·金三箍棒逃不出特朗普如来佛手心
·笑看二○一八年中国、世界风云
·“中美是夫妻关系”的说法不妥当
·“不厚粉”是装傻还是真傻?
·区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条标准
·中美冲突:诚信与欺骗两大价值观的决斗
·安倍见中国外长翘二郎腿说明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作者:巴山老狼
   
    昨日,老狼在成都的小学同班同学十多人聚会了。聚会的起因是原小学同班同学郑发明从昆明到成都,想见当年的小学同学。于是近五十年没见面的小学同学在成都的三圣乡李家花园走到了一起。


   
   一九六六年,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当年刚上小学五年级的我和我的同学们突然“停课闹革命”。十一岁的我和我的小学同学们就再也没有一起走进教室。成了社会上的流浪儿。相互之间没有任何的来往和音信。从一九六六年开始,我每天手拿镰刀,身背着背篼上山打猪草,再以八厘一斤的价格卖给荣昌县种猪站。每天有三毛左右的收入。直到一九六九年秋我进新建的荣昌煤矿子弟校读初中为止。
   
   昨日聚会的同学有:王维素、郭必珍、王义琼、周雪容、吕莉玲、张中华、王帮会、郑发明、和平、邱国权。总计七女三男。同学中年龄较大的是和平、郑发明,一九五二年生。邱国权、王义琼较小,一九五五年生。在我的记忆中,周雪蓉当年成绩很好。王义琼漂亮,踢得好键子。吕莉玲当年是我的邻居,常一起玩。和平当年因年龄大我两岁多,很少与我有交往。郑发明印象不多。其他的同学都印象一般吧。
   
   十名同学中,造化好的只有郑发明同学。据他说:他工作后,被领导看中,送到党校学习三年。回来做了官。他说了一句实话:当官也不好,得天天说假话。
   
   十名同学中,除我后来读过电大外,其他同学最多初中毕业。大多是是小学“停课闹革命”后,再也没进过学校了。一生只读了四年的小学,就再没有学习的机会了!我们这一代人是文革的最大受害者!
   
   在同学之间的交谈中,谈到了当年同班的同学黄名伦。当提到他时,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九六七年夏天的一幕:
   
   一九六七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在家中玩耍。突然黄名伦带着十多个男同学(其中很多是与我同班的)到我住的地方找刚从老家回到宿舍的我的小学老师苏克木。(苏老师宿舍在我的楼上)要苏老师“跟我们走。”苏老师随着黄名伦等人到了当时的办公楼。(我也跟着人群去看热闹)。苏老师进楼后,被黄名伦及一群学生用布蒙住眼睛就打。也可能是我的记忆有误:蒙苏老师眼睛的就是昨天一起聚会的和平同学!我的母亲急忙把我拉回家,不准我看。第二天下午。我看苏老师一个人出宿舍上厕所。步子特缓慢。肯定是打得很严重的。
   
   学生毒打老师,在文革期间是司空见惯的事。当年打苏老师的学生们也只有十四到十五岁的年龄。昨天的聚会中,我与同学们提到当年黄名伦带一群学生毒打苏老师的事。并当面问和平:你当时是不是也打了苏老师?满头白发的和平同学只说了一句:“我不记得了。”就再也不提及此事了。
   
   当年童年的同学现在都步入了老年。同班中最小的我和王义琼也六十岁了。文革中年幼无知的我们在那个时代的蒙蔽下,做过不少的傻事和错事。黄名伦同学及其他男同学当年打苏老师的事就是大错而特错!人到老年,如果对当年的错误有所反思和悔悟,是一种觉悟的表现。希望当年毒打苏老师的同学们能在五十年后的今天有所觉悟。如果苏老师健在,也有近八十的高龄了。相信他也会对打他的同学们采取宽容的态度。如果老狼在有生之年遇到黄名伦同学,会向他提及当年打老师的事,希望他从心底发出真诚的忏悔!
   
   二○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2015/12/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