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邱国权
·张扣扣杀人案应该如何判决?
·张扣扣复仇折射中国司法体系巨大黑暗
·与人谈话后……
·毛泽东只是传皇位失败,不是开明——与小思先生商榷
·特朗普金三胖风云会,朝核问题将终结
·今日中国:终身制比任期制对民更有利
·金三箍棒逃不出特朗普如来佛手心
·笑看二○一八年中国、世界风云
·“中美是夫妻关系”的说法不妥当
·“不厚粉”是装傻还是真傻?
·区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条标准
·中美冲突:诚信与欺骗两大价值观的决斗
·安倍见中国外长翘二郎腿说明什么?
·电大同学聚会,巴山老狼遭遇大尴尬
·自我表扬是政治文明社会的基本功课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马克思主义是祸害全人类的最大邪教!
·如果“川金会”黄了,金三胖子该怎么办?
·没有目的,谈何手段?——驳高伐林及所转的秦晖文章
·张宏良们无知:被罚款不是国耻,送钱才是国耻!
·专制中国:面对世界十面埋伏,听国内四面楚歌,……
·质疑鲍彤关于赵紫阳不振臂一呼的原因
·川普弱智!巴山老狼出一惊世绝招,包管美、中贸易逆差归零,甚至美国会有巨
·终于搞清楚了鲍彤犯的什么“泄密罪”
·致“苦难与荣耀”网友:
·再反思六四:王丹、吾尔开希、柴玲们:你们是历史罪人!
·致谢选俊先生:
·个人干的芝麻小事岂能随意夸张说成“文革经验”?
·金三胖子弃核,崽卖爷田也心痛!
·称兄道弟是专制国家的专利,与民主的德国不相干!
·南海争端的实质是什么?
·特朗普总统与巴山老狼英雄所见略同
·蒋介石“外交思想”的精华是什么?
·毛泽东登基,中国人道德开始总崩溃
·寄语邓小平:是做皇帝还是拥抱世界文明?
·这世界如果没有美国,会是个什么样子?
·董瑶琼是秋瑾、林昭、张自新的“转世灵童”?
·请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无耻嘴脸!
·老狼文章在《博讯》与《万维》网站上点击量冰火两重天!
·特朗普这条消息让老狼有点吃惊?!
·赵晓博士文章:几大观点应该严厉驳斥
·董瑶琼是当代美国最伟大的“泼妇”!
·鄙视王丹、李爱喜,你们做什么春梦?!
·中共历史上的十一次大“政变”!
·《南京知青之歌》——两千万下乡知青永远的记忆!
·百年中国悲剧:卑鄙无耻之徒鼓吹民主带来的是相反结局!
·二○一八年,习版“中国梦”梦中惊魂!
·董瑶琼:伟大的“泼妇”是怎样炼成的?
·朝鲜和金胖子是毛泽东家族的大克星?
·薄熙来、谷开来离婚消息中透露出的信息
·“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个什么东东?
·刘国梁的哥哥刘国栋:请你闭嘴!
·大清国太监李莲英们入了美国国籍后(搞笑)
·薄熙来没资格与岳飞、袁崇焕、于谦相提并论
·特朗普总统将是伟大的或平庸的?
·老狼受伤,感觉这世界还是好人多!
·“古林风”的博文完全“文不对题”
·也谈刘源回忆父亲刘少奇的新书出版
·中国网络文章的作者太白痴、弱智了!
·中共十大差评军事家与十大被废掉军事家
·刘强东“出鬼”,奶茶妹妹最受伤!
·《彩色毛泽东》视屏中的两点错误
·“白衣天使”如何变成了“白衣魔鬼”?
·毛泽东是最大的“中国人民公敌”!
·强烈抗议万维网对歌颂魔鬼的文章大开绿灯!
·热爱毛泽东?先审查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释迦牟尼的佛教徒与毛泽东的“粉丝”
·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近七十年了……中国外交三部曲
·什么样的媒体才是“国际一流媒体”?
·评中国政府关于中美贸易战《白皮书》
·中国的发展模式使中国成为人类公敌!——与远方先生商榷
·孔琳琳、“慕洋犬”、与毛泽东们……
·伟光正的《习近平思想》即将隆重登场
·薄熙来不如习近平——与云峰侠客商榷
·中国部长居然要求日本政府管制媒体!
·“做人之道”与“治国之道”
·饶漱石:才能卓越、战功巨大、千古奇冤、结局惨烈!
·巴山老狼下乡时亲历的生产队偷盗案!
·含冤自焚、中共名将陈光在烈火中永生?
·让封建皇帝的“改革”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关于中美贸易战的几点思考
·以大豆为武器打贸易战是愚蠢的自残
·移民美国后爱中国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万维的“老豆子”是个告密的共党特务?
·请不要随意骂人,请别做告密特务
·国家、政府、独裁党的区别和同一性
·“翻墙”才能说话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高考政审?毛泽东幽灵从棺材爬出来了?
·中国“经济大海”与“政治臭水阴沟”
·要求撤南沙导弹:美国对中国打压升级!
·昨夜,巴山老狼梦中惊魂!
·“培养干净人”与“饲养大肥猪”
·秋念:“知青安置费”四位数有依据吗?
·培养官员、培养接班人、培养干净人
·培养官员、培养接班人、培养干净人
·巴山老狼贸易战高见得到中共高官共鸣?
·香港制度五十年不变与二十年大变!
·邓小平与毛泽东谁是更大的骗子?
·世界进入伟大的特朗普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作者:巴山老狼
   
    昨日,老狼在成都的小学同班同学十多人聚会了。聚会的起因是原小学同班同学郑发明从昆明到成都,想见当年的小学同学。于是近五十年没见面的小学同学在成都的三圣乡李家花园走到了一起。


   
   一九六六年,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当年刚上小学五年级的我和我的同学们突然“停课闹革命”。十一岁的我和我的小学同学们就再也没有一起走进教室。成了社会上的流浪儿。相互之间没有任何的来往和音信。从一九六六年开始,我每天手拿镰刀,身背着背篼上山打猪草,再以八厘一斤的价格卖给荣昌县种猪站。每天有三毛左右的收入。直到一九六九年秋我进新建的荣昌煤矿子弟校读初中为止。
   
   昨日聚会的同学有:王维素、郭必珍、王义琼、周雪容、吕莉玲、张中华、王帮会、郑发明、和平、邱国权。总计七女三男。同学中年龄较大的是和平、郑发明,一九五二年生。邱国权、王义琼较小,一九五五年生。在我的记忆中,周雪蓉当年成绩很好。王义琼漂亮,踢得好键子。吕莉玲当年是我的邻居,常一起玩。和平当年因年龄大我两岁多,很少与我有交往。郑发明印象不多。其他的同学都印象一般吧。
   
   十名同学中,造化好的只有郑发明同学。据他说:他工作后,被领导看中,送到党校学习三年。回来做了官。他说了一句实话:当官也不好,得天天说假话。
   
   十名同学中,除我后来读过电大外,其他同学最多初中毕业。大多是是小学“停课闹革命”后,再也没进过学校了。一生只读了四年的小学,就再没有学习的机会了!我们这一代人是文革的最大受害者!
   
   在同学之间的交谈中,谈到了当年同班的同学黄名伦。当提到他时,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九六七年夏天的一幕:
   
   一九六七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在家中玩耍。突然黄名伦带着十多个男同学(其中很多是与我同班的)到我住的地方找刚从老家回到宿舍的我的小学老师苏克木。(苏老师宿舍在我的楼上)要苏老师“跟我们走。”苏老师随着黄名伦等人到了当时的办公楼。(我也跟着人群去看热闹)。苏老师进楼后,被黄名伦及一群学生用布蒙住眼睛就打。也可能是我的记忆有误:蒙苏老师眼睛的就是昨天一起聚会的和平同学!我的母亲急忙把我拉回家,不准我看。第二天下午。我看苏老师一个人出宿舍上厕所。步子特缓慢。肯定是打得很严重的。
   
   学生毒打老师,在文革期间是司空见惯的事。当年打苏老师的学生们也只有十四到十五岁的年龄。昨天的聚会中,我与同学们提到当年黄名伦带一群学生毒打苏老师的事。并当面问和平:你当时是不是也打了苏老师?满头白发的和平同学只说了一句:“我不记得了。”就再也不提及此事了。
   
   当年童年的同学现在都步入了老年。同班中最小的我和王义琼也六十岁了。文革中年幼无知的我们在那个时代的蒙蔽下,做过不少的傻事和错事。黄名伦同学及其他男同学当年打苏老师的事就是大错而特错!人到老年,如果对当年的错误有所反思和悔悟,是一种觉悟的表现。希望当年毒打苏老师的同学们能在五十年后的今天有所觉悟。如果苏老师健在,也有近八十的高龄了。相信他也会对打他的同学们采取宽容的态度。如果老狼在有生之年遇到黄名伦同学,会向他提及当年打老师的事,希望他从心底发出真诚的忏悔!
   
   二○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2015/12/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