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仿五四白话诗】孔子与毛泽东]
罗列
·买《历史决定论的贫困》记
·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S
·也谈保钓反日浪潮
·非梦非烟[21——30]
· 非梦非烟[31——40]
·2012年10月德国之声关于中印战争50年征文
· 一个人给妻子的信
·非梦非烟[41——60]
· 非梦飞烟[61——90]
·记事散文:买菜
·非梦非烟[91——120]
·非梦非烟[121——140]
· 我眼中的十件2012年中国大事
· 非梦非烟[141——160]
· 非梦非烟[161——180]
· 夜读书之一——由章诒和女士父亲的建议想到的
·2012年11月中下旬的两封信
· 非梦非烟[181——200]
· 夜读书之二——历史与良心
· 非梦非烟[201——220]
·给T先生的一封信(2013年春)
·【小说 】那女人
· 罗列:对我雅虎邮箱几份邮件的备份
·【 小说】 那女人
· [随笔]谈一点张之洞
·[散文] 故乡浮影
·我与《红楼梦》
·(随笔) 家事
·[散文] 艾老师
· 松花江岸观水记
·转载徐文立、余杰、何清涟、包遵信的文章
· 由胡平对王蒙《中国天机》评析想到的
·非梦非烟[221——240]
· F城浮世绘之一——街上算卦的女子
· 写在林希翎女士去世后
·F城浮世绘之二——巷路上趟着的老人
· 亲情剪影
·F城浮世绘之三——嫂子
·[如是我闻]时间的碎片(两则)
·《史记•高玉伦列传》
·幼稚的英国BBC
· 福摩萨
·观余英时时先生在香港新亚书院成立65年的讲话
· 脱离恐惧的人是幸福的
· 风花雪月之一 ——荷
·《老生》常谈了吗?
·散文: H 庄
·【仿五四白话诗】孔子与毛泽东
·大选举中的小人物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一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二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三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四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五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六
·祭奠
·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七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八
· 散文: 光阴的一段横截面
·F城浮世绘之四——宋大夫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九
· F城浮世绘之五——仲秋早市剪影
·孤独的天才,幸运的出走,想走就能走吗?
·肖建华与王丹
·马克龙的蝴蝶效应微弱地吹到我身边
·你说刚刚开始,其实戏早就演了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夏虫与井蛙
· 想念是一种寂寞的疼
·生子当如……
· 2017年11月11日杂感
·2017年11月18日杂感
·北京红黄蓝虐童及其它……
·这帮蠢货又号召抵制圣诞节
·我眼中的2017年10件大事
·忽然想起(1)……
·立此存照之一 隐约的恐惧
·扣扣
·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20180328)
·(时评)个人的命数与国家的命数
·许章润:保卫“改革开放”-2018年天则新年期许发言
· 北大岳昕事件
·F城浮世绘之五——开电动三轮的男孩
· 故里风物之一——若练
·泼墨女孩
· 不寻常的戊戌年七月
· 捡香蕉的女孩
·三个年轻女孩当高管
· 贺建奎的领导们,你们要个……
·读史札记——读蒋氏之《中国近代史》(1)
· 女性
·读史札记——读蒋氏之《中国近代史》(2){第三章 自强与失败}
·如此颠倒黑白为哪般
·平生未见香港笼 便称北漂也枉然
·平生未见香港笼 便称北漂也枉然
·《禁止蒙面规例》实施,蒙面暴徒末日来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仿五四白话诗】孔子与毛泽东

    下了一晚上雪,早晨这地儿孔子与毛泽东雕像蒙了一身白,一句杜甫的“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油然而生,假如他两现在有知,感觉或许也就如此,又想起书中读过的“凡专制政权都积极倡导尊孔的”,感觉也对,随信手涂抹了一首白话诗,现录于下:

    孔子在这地儿往南看,

    毛泽东也在这地儿往南看,

    中间隔着一棟高大的水泥楼。

    所不同的是孔子肥衣博带两手作拜衣状,

    毛穿着风衣笑容满面右手高抬作呼喊样。

   

    夜深了,这地儿进入休眠期。

    毛对着孔子摇手高喊,

    “喂,等等,你停一下——

    咱谈谈……”

   

    孔子沉思了一下,没有回头,

    “当时你把我和林彪一块糟蹋,

    而且还把林彪放在我前头,

    说我的学说名高实际是秕糠,

    我和你有什么可说的呢?

    你老这个机会主义那个机会主义,

    其实你才是最大的……”

   

    于是我知道,

    天安门广场上孔子走了,

    这里的孔子在默默地冷淡毛,

    连头也不愿意回一下!

   

    于是我也明白,

    孔毛随时都可能借尸还魂的!

   

    ——写于2015年11月9日

    ——2015年12月6日录于博客

   

   

   

(2015/1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