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曾經离乱方曉世事滄桑]
橘绛轩
·美國川普推特關注人數半
·大陸西南西北暴雨成災
·贈中共外交發言人
·中共吸血狂魔
·娘親爹親
·疫亂
·三零市場
·美中贸易较量
·赴俱樂部年度聯賽
·應對貿易戰之解決方案
·超級大國與第三世界的差距
·感文贵曝光田丁華镔裴楠楠照片
·福州市晉安區永輝超市福新路店視頻
·讀張宏良人民日報不能這樣欺負股民有感
·美批准有史以來對華態度最強硬國防授權法案
·文貴八月五日視頻抵擋數百
·聽路德訪談大衛小哥方老先生等嘉賓
·法國魚皮裙裝女諜戰大戲真人秀
·推特全部恢復文貴推號功能
·法國報導王健死亡真相
·為國結紮為國生娃
·科技决定勝敗
·海航報表
·中敘
·文貴爆料
·路德協助揭秘
·文貴最新平安視頻
·中共下山摘桃盜世欺名
·哀其不幸感其覺醒為其發聲
·世上只畜牲才會被強制計劃生育
·推特被封停明證郭文貴先生爆料不虛
·法国警察高度配合中國政府助紂為虐曝光
·更多證據證人呈現中國政府謊言無法掩蓋真相
·中共苦心經營幾十年之各種網要被廢武功
·中國共產黨骨子裏極度媚洋跪美親歐
·馬哈蒂爾召開記者會與中共翻臉
·川普深水探底中共邪惡之淵
·世界正義圍剿中共邪魔
·南澳學妹支持文貴
·澳洲突換總理
·神的力量
·罪魁
·撒旦魔鬼
·中共並非中國
·凡動刀者必死刀下
·美國公開支持臺灣政府
·路德訪約翰談聯邦制與中國
·結束中國在美上市公司欺詐行為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解鈴還須系鈴之人
·回看二零一七文貴先生爆料為盜國賊存照
·美議員提案全政府力量協助臺灣抵抗中共霸淩
·王倩用生命呐喊出對極權暴政體制的絕望
·毛新宇未現身坐實地獄陪同其爺其父
·川普貿易戰將消除世界邪惡之源
·美方被中國官媒稱漫天要價
·馬雲當下經商環境想退
·警察執法權威規定
·信仰重於宗教
·另有安排
·覺醒
·嗤共以鼻
·共產邪惡勢力
·中國巨嬰瑞典哭號
·王健法國被殺案將重啟
·王岐山歇菜華爾街盜國搭檔
·王岐山穿睡衣會見美國金融代表
·通脹人民幣最低面值硬幣一分變十元
·中國購買俄國軍火慘遭美國制裁立即生效
·密特朗捲台军售奧朗德捲印腐案馬克龍是毛粉
·農曆戊戌年八月十五十六於悉尼對月詠懷
·搞垮委內瑞拉國的幕後推手實乃中共
·攜首瞻赴珀斯旅途中和詩友疏約
·塔斯馬尼亞觀覽亞瑟監獄感
·見証外甥碩士畢業典禮
·文貴機上重大爆料
·朗赛斯頓入宿
·品嘗生蚝
·風景
·神機妙算
·外資成批撤離
·黑客駭客為黨服務
·川普乃美國人民好領導
·兩個全球國際組織信譽破產
·匯率樓市海外資產皆是海市蜃樓
·卡瓦諾宣誓就職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
·幫助美國政府認清中共文貴先生功不可沒
·金盾與天網工程世界最大視頻監控網面臨坍塌
·國際刑警主席孟宏偉有可能像王健被幹掉
·人民幣兌美元將堪比蘇盧布一瀉千里
·孟宏偉的下場即中共黨員的下場
·美國一定將會出兵保護臺灣
·孟宏偉之妻未飲孟婆湯
·房產泡沫開始爆裂
·中共誤判文貴
·農夫與蛇
·雙十
·
·功成身退歸隱
·兲朝實乃邪魔大盜
·國家政權傾盡盜國之力
·明火執仗踐踏人權真正作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經离乱方曉世事滄桑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澳華園內以半文半白形式撰文的,子胡君堪稱魁首。休管文壇世事蹉跎,時空星移鬥轉,好古不泥古,子胡秉持著一份特立獨行的淡定與從容。

   不到園林怎知春色如許——讀罷題目,有身不由己入情入景然後入境入定的感觸;讀罷文章,有一揮而就思如湧泉繼而發自胸臆的吟詠。

   

   縱觀戲曲之發展,較之於正統授受文化,有著更為廣博的人文基礎。山間鄉野,田埂地頭,耕種收穫之餘,無論男女老少長幼,笛簫和鳴,鑼鼓齊奏,盡可由心隨性地歌之唱之舞之蹈之。秦腔源起西周時代的關中民間歌舞,俗稱梆子腔;昆曲發自江蘇太倉的南碼頭之清曲小唱,俗稱南曲;京劇則起於湖北的漢調徽班,俗稱皮黃戲,由此可鑒。

   

   百姓愛之,藝人唱之,文人編之,琴師輔之,由是廣而告之,天下盡知。唱腔日臻完美,曲調日漸成熟;詞譜名人執筆,表演名家輩出。繼而士大夫爭相好之逐之,統治者拿來賞之用之。其中最甚者,當屬所謂新中國的開國元勳毛潤芝先生和他的學生加戰友李雲鶴,他倆把京劇推陳出新到了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巔峰。

   三歲能記住樣板戲的戲詞,也曾有模有樣地搖頭晃腦:手捧寶書滿心暖,七輪同志照胸間。毫不利己破私念,專門利人公在先、、、、、、不論父母如何解釋,應該唱作“一輪紅日照胸間”,我都不為所動,因為堅信自己的聽力無有毛病——冥頑不化的個性自那個時候起就已然輕雲出岫了。

   

   黑白電視風靡的年代,夏日傍晚在爺爺家的四合院裏看馬連良先生的《借東風》,被姑姑們嘀嘀咕咕的細語打斷,問之,則被父親擋了回來。

   “還記得你小時候看的那個刁德一嗎?他叫馬長禮,是馬連良的義子。”——後來有機會去父親的朋友家串門,在得知其所居住的跨厝套院之王侯宅府竟然只是馬先生練功的房子之後,目瞪口呆;移民澳洲以後,讀到章詒和女士詳盡備述的馬先生之軼事,唏噓長歎。

   

   少年時曾有幸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謄抄臺史,謄抄的恰恰就是戲曲部分。各門類各派別各類角色的辛苦遭逢和他們在文革中的淒慘際遇,讓少不經事的我窺見了梨園春色如許之外的陰森寒冷肅殺、、、、、、戲如人生,人生如戲。每個人都是歷史舞臺上的演員,專業也好,業餘也罷,既不因練功勤勉就能一定成名成角,也不因豁達開朗就一定能寧靜致遠。

   潮來兮浪去兮,卷多少英雄人物,沉浮入海。

   

   戲曲是文化之教化傳播的一種方式,它曾經不以觀之如飴者大字不識而減其魅力,它曾經不以趨之若鶩者有實權武力而失其品格。正如當年于丹在北大演講之被轟現象,作為一名傳播中華文化經典的普及者與講演者,無論是本人確實有魅力抑或是被傳媒裝潢得很典範,其能為民眾廣泛接受是不爭的事實;至於——衣著超短腿套黑絲兒腳蹬尖跟兒地前往高等學府演講介紹昆曲是否得體,則是于丹本人的品味了。

   問題是:倘若于丹她身著漢服頭挽高髻腳穿軟緞鞋卻依舊被轟到臺下去呢?

   

   噫歟兮,嗚呼哀哉,還是飲盅舊醅品盞新茗自斟自唱吧——

   “茫茫大塊烘爐裏,何物不寒灰。古今多少,荒煙廢壘,老樹遺臺。太行如礪,黃河如帶,等是塵埃。不須更歎,花開花落,春去春來。”

(2015/1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