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曾經离乱方曉世事滄桑]
橘绛轩
·世界最長跨海澳珠港橋九年建成幾乎無用
·美國康奈爾大學暫停與中國人民大學學術交流
·聯邦調查局長表示中國乃美國反間諜頭號
·孔慶
·中國外債占外儲余額百分之六十
·國家級之謀殺國際級之犯罪
·無時不刻你都在被監視
·奇葩國度盛開奇葩
·民財國產黨產
·中期選舉
·自由
·一夜之間
·非法赴美生娃
·海外國人生態素描
·中國大陸百姓貧困眞相
·美國叛國賊聯手中國盗國賊
·白宮對華爾街親共大亨嚴厲警告
·嚴厲限制嚴厲審查嚴防死守蘇聯覆亡
·數百萬企業倒閉大規模失業竟称回鄉創業
·郭讓世界形成對邪共新的共識并形成反共聯盟
·這一句温暖的話語令人心潮起伏淚流滿面
·一带一路就是一條縮頸带一條不歸路
·寫在王健死與海航真相發佈會前
·郭文貴新聞發佈會圓滿成功
·最後機會就是結束中共
·中共自知是個壞種
·中國台湾大選
·絕不低頭
·問答
·勝券在握
·宣傳適得其反
·斷後行動即將展開
·勝人先勝己律己寬以人
·谷歌雇員聯名反對蜻蜓計畫
·環顧四處天下多國俱為中共敵人
·美各路沉默力量粉墨登場為中共洗地
·美加州斯坦福大學華裔科學家張首晟跳樓
·孟晚舟到底是哪國公民希望有關部門盡快披露
·郭文貴爆料徹底顛覆了中國老百姓的常識
·中國之經濟被中共利用為其惡行護航
·潘多拉魔盒開啟之時的世間亂象
·請戰友們緊盯海航王健之死
·張首晟乃中共王牌間諜
·財大氣粗一毛不拔
·靜待開棺驗屍
·喜馬拉雅
·挺郭
·驚濤駭浪
·罗杰斯通道歉
·天網恢恢依法滅共
·美國之音不恰當的報導
·海航將成為全世界最大醜聞
·卻原來華為靠偷竊美國技術起家
·非常幸運知道自身活在什麼背景之中
·它們打著人民的旗號劫持了國家為禍蒼生
·馬健的無期徒刑證明幻想和等待比死亡更可怕
·與文貴先生及寰球參與爆料革命戰友共勉
·九十一號文件將適時在各國遍地開花
·
·臺灣人民絕不接受一國兩制
·文貴寄語中共回頭是岸
·央行降準內貶外升
·百年轉型試驗
·外郭內崔
·瘟疫
·轉型試驗
·夢國宇宙之首
·川普大叔敢做敢為
·華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中國孝子一審被中共判死刑
·中共之號稱七十四國家免签是假
·海航所有之資產悉數來源於銀行貸款
·砸鍋偽類一八年暴露一九年潰敗立竿見影
·文貴海外爆料春晚將在中共頭上亮劍引人矚目
·理應長江後浪推前浪萬勿一代更比一代娘
·中共詭計作惡自戕加拿大必果斷應對
·美智庫學者呼籲與中共經濟脫鉤
·天问你愛祖國可祖國愛你嗎
·對她而言國家就是地獄
·尊者達賴絕密視頻
·春天撲面而來
·政事小哥
·米娜
·一夜變天
·羅傑斯通被捕
·中共搞垮委内瑞拉
·文貴爆料奮戰中共邪魔
·加拿大解雇駐華大使賣價廉
·隔空喊話釋放善意為國民盡責任
·乙亥年文貴班農凱琳看春晚如期播出
·澳洲拒絕黃向墨入籍申請並取消永居身份
·七年前的二月七日王立軍教授叛逃美國領事館
·二零一七年中共策劃之遣返文貴三招遭到徹底慘敗
·鋼鑼灣書店員工被綁架何頻乃出賣桂敏海原兇
·穆勒調查川普之通俄門終以子無虛有結案
·文貴不搞組織之手法讓中共極不適應
·賄賂和腐敗是華為全球商業模式
·中共控制全世界的秘密武器
·人民幣對內實際大貶值
·中國式終結象豬瘟
·海航收買明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經离乱方曉世事滄桑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澳華園內以半文半白形式撰文的,子胡君堪稱魁首。休管文壇世事蹉跎,時空星移鬥轉,好古不泥古,子胡秉持著一份特立獨行的淡定與從容。

   不到園林怎知春色如許——讀罷題目,有身不由己入情入景然後入境入定的感觸;讀罷文章,有一揮而就思如湧泉繼而發自胸臆的吟詠。

   

   縱觀戲曲之發展,較之於正統授受文化,有著更為廣博的人文基礎。山間鄉野,田埂地頭,耕種收穫之餘,無論男女老少長幼,笛簫和鳴,鑼鼓齊奏,盡可由心隨性地歌之唱之舞之蹈之。秦腔源起西周時代的關中民間歌舞,俗稱梆子腔;昆曲發自江蘇太倉的南碼頭之清曲小唱,俗稱南曲;京劇則起於湖北的漢調徽班,俗稱皮黃戲,由此可鑒。

   

   百姓愛之,藝人唱之,文人編之,琴師輔之,由是廣而告之,天下盡知。唱腔日臻完美,曲調日漸成熟;詞譜名人執筆,表演名家輩出。繼而士大夫爭相好之逐之,統治者拿來賞之用之。其中最甚者,當屬所謂新中國的開國元勳毛潤芝先生和他的學生加戰友李雲鶴,他倆把京劇推陳出新到了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巔峰。

   三歲能記住樣板戲的戲詞,也曾有模有樣地搖頭晃腦:手捧寶書滿心暖,七輪同志照胸間。毫不利己破私念,專門利人公在先、、、、、、不論父母如何解釋,應該唱作“一輪紅日照胸間”,我都不為所動,因為堅信自己的聽力無有毛病——冥頑不化的個性自那個時候起就已然輕雲出岫了。

   

   黑白電視風靡的年代,夏日傍晚在爺爺家的四合院裏看馬連良先生的《借東風》,被姑姑們嘀嘀咕咕的細語打斷,問之,則被父親擋了回來。

   “還記得你小時候看的那個刁德一嗎?他叫馬長禮,是馬連良的義子。”——後來有機會去父親的朋友家串門,在得知其所居住的跨厝套院之王侯宅府竟然只是馬先生練功的房子之後,目瞪口呆;移民澳洲以後,讀到章詒和女士詳盡備述的馬先生之軼事,唏噓長歎。

   

   少年時曾有幸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謄抄臺史,謄抄的恰恰就是戲曲部分。各門類各派別各類角色的辛苦遭逢和他們在文革中的淒慘際遇,讓少不經事的我窺見了梨園春色如許之外的陰森寒冷肅殺、、、、、、戲如人生,人生如戲。每個人都是歷史舞臺上的演員,專業也好,業餘也罷,既不因練功勤勉就能一定成名成角,也不因豁達開朗就一定能寧靜致遠。

   潮來兮浪去兮,卷多少英雄人物,沉浮入海。

   

   戲曲是文化之教化傳播的一種方式,它曾經不以觀之如飴者大字不識而減其魅力,它曾經不以趨之若鶩者有實權武力而失其品格。正如當年于丹在北大演講之被轟現象,作為一名傳播中華文化經典的普及者與講演者,無論是本人確實有魅力抑或是被傳媒裝潢得很典範,其能為民眾廣泛接受是不爭的事實;至於——衣著超短腿套黑絲兒腳蹬尖跟兒地前往高等學府演講介紹昆曲是否得體,則是于丹本人的品味了。

   問題是:倘若于丹她身著漢服頭挽高髻腳穿軟緞鞋卻依舊被轟到臺下去呢?

   

   噫歟兮,嗚呼哀哉,還是飲盅舊醅品盞新茗自斟自唱吧——

   “茫茫大塊烘爐裏,何物不寒灰。古今多少,荒煙廢壘,老樹遺臺。太行如礪,黃河如帶,等是塵埃。不須更歎,花開花落,春去春來。”

(2015/1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