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明天您還能吃點兒啥]
橘绛轩
·追思劉曉波
·致執政者
·劉曉波
·文貴
·
·“寫下重點”及“令其發生”
·入鄉隨“俗”
·亂世邪魔
·肛裂英雄!
·夜未央
·感天宮墜地濱州像倒公雞雕落浙大煉丹
·敢不隨“俗”?
·百年身後,漫話漁樵
·聞美國會議員要求關閉所有孔子學院有感
·觀金正恩川普於新加坡舉行歷史會晤
·上合峰會後青島逢萬年不遇暴雨
·美國政府發佈加征關稅清單
·新州作協王大鵬座談會
·研討會得遇謝虹君
·王晨遊說未果
·正恩複來
·無題
·羣主退群
·大陸普通股民
·鎮江退伍老兵維權
·六月偷閒與眾智叟雅集
·大陸媒體回應中美貿易關係
·中共駐澳使館喝令澳洲節目下架
·新華社參考消息評論中國與美國股市
·大陸官媒竟鼓励市民主動放弃領取養老金
·澳大利亞國會正式通過反外國幹預法
·黃一川徐匯區世外小學雙亡血案
·啞然失笑於大要有大的樣子
·刀俠楊佳往生十年後記
·人民幣大跌破關口
·驅逐中共喉舌
·中共反美
·壟斷
·他們有槍
·美國獨立宣言
·滬民喊還我養老金
·海航董事长於法国死亡
·商務部高峰評美國對華征税
·洗腦之言沒有了祖國你啥也不是
·馬光遠先生點評之中國大陸股市奇觀
·美國開始徵稅中共官媒頭條文章不敢報導
·商务部叫嚣不會向美國霸凌主義低頭
·迪外與藏民朋友们共祝尊者長壽
·中共走投無路中國絕處逢生
·馬來西亞終止一帶一路
·曉波遗孀劉霞自由
·中共厚顏無恥
·共克時艱
·週年
·王健詐死
·解讀勿忘國恥
·貿易開戰滿地找牙
·讀茅于軾先生諫言有感
·預言兌現三峽工程禍國殃民
·感習近平消失人民日報頭版標題
·弗蘭克林言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國
·古巴新憲法將承認自由市場制度私有財產
·七一七爆料海航周年郭文貴先生接受路德訪談
·是夜郭文貴先生格外鮮明地道出堅定立場
·郭文贵爆料全面開戰給盜國賊下戰書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報價再破關口
·美國川普推特關注人數半
·大陸西南西北暴雨成災
·贈中共外交發言人
·中共吸血狂魔
·娘親爹親
·疫亂
·三零市場
·美中贸易较量
·赴俱樂部年度聯賽
·應對貿易戰之解決方案
·超級大國與第三世界的差距
·感文贵曝光田丁華镔裴楠楠照片
·福州市晉安區永輝超市福新路店視頻
·讀張宏良人民日報不能這樣欺負股民有感
·美批准有史以來對華態度最強硬國防授權法案
·文貴八月五日視頻抵擋數百
·聽路德訪談大衛小哥方老先生等嘉賓
·法國魚皮裙裝女諜戰大戲真人秀
·推特全部恢復文貴推號功能
·法國報導王健死亡真相
·為國結紮為國生娃
·科技决定勝敗
·海航報表
·中敘
·文貴爆料
·路德協助揭秘
·文貴最新平安視頻
·中共下山摘桃盜世欺名
·哀其不幸感其覺醒為其發聲
·世上只畜牲才會被強制計劃生育
·推特被封停明證郭文貴先生爆料不虛
·法国警察高度配合中國政府助紂為虐曝光
·更多證據證人呈現中國政府謊言無法掩蓋真相
·中共苦心經營幾十年之各種網要被廢武功
·中國共產黨骨子裏極度媚洋跪美親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明天您還能吃點兒啥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週六加班,聽見一對夫婦在使用道地的鄉音白話兒,正好充當自動叫號機器的我,三步並作兩步地迎了上去,叫聲大爺大媽您們好,就你一言我一語地聊了起來。聽話聽音,滿耳灌進來的都是再熟悉不過的京腔京韻,一個愣神的功夫,我突然又有點兒想念現如今空中滿滿是霧霾的北京,那個曾經是故鄉的地方了。

   

   總是覺得歸國省親的日子是短短的,還沒有吃飽家鄉飯菜還沒有聊完家常就又要分別;總是覺得扯不斷的思戀是長長的,尤其是在忙工作忙學習忙孩子忙家務忙跳舞忙寫文章忙讀書的空隙裏,一絲的縫隙也會被不經意的思鄉心緒侵擾,隨即就膨脹成了大大的氣球,不能刮,不能碰,不能蹭,耽心的是一旦破裂,思鄉的感覺就像大陸股市的暴跌崩盤一樣,一瀉千里,找不到那個止損點……

   

   好不容易抽回了神兒來的我,聽到隨後跟來的他們的閨女姑爺正商量著,明年春天帶著寶貝外孫子回北京大柵欄兒去看望姥姥姥爺。心底下正羡慕不止時,分明一串炸雷驀然騰起——“甭介!回去?回去吃啥喝啥?現如今哪,是什麼您呐都不敢吃!”

   大媽的嗓門兒那叫一個大,震得我的同事STEPHANIE直直地瞪著眼睛望過來,以為我解釋暫停探親保險的功夫和她老人家拌起嘴吵起架打起來了呢!

   

   八十年代,我看見過電視裏曝光:用一隻躺在冰箱裏的死鱉熬出來的中華鱉精的廣告;喝過土坷垃一樣味道的假板藍根沖劑;瞅見過硬紙殼兒做的三接頭兒皮鞋;在同學家,騎過用爛草填充成內胎的新飛鴿自行車;也學著海頓法師練二指禪功夫,一掌就拍斷了不知如何燒制出來的空心磚。

   三十年彈指一揮間,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灘上——假藥,假鞋,假胎,假磚,都早已見怪不怪!不需要去翻報紙,相信關注健康的人都可以信口道來:吃化學添加劑下紅心雞蛋的英雄母雞;微生物指標嚴重超標的橙色黃色系列果脯蜜餞;甲胺磷劇毒高殘留農藥的綠色天然蔬菜;幫嬰兒寶貝鬧結石的白色毒奶粉;不僅飽含糖鹽還飽含硫酸銅硫酸鎂的黑木耳……像雨過天晴,七彩虹霽般的門類齊全。

   還有——減肥瘦肉精肉,陳年毒舊米粉,再回收地溝油,石蠟制火鍋料,吊白塊熏腐竹,病豬肉豬肉松,病雞鴨烤雞醬鴨,尿泡發黑豆芽,雙匯假火腿腸,冠生園舊餡月餅,包裝紙殼餡包子,糞水泡臭豆腐,工業鹽醃泡菜,變質毒黴豆奶,毛髮水釀醬油,冰醋酸制陳醋,龍口碎細粉絲,黴菌制乳酸菌,硫磺熏衛生筷,糖精水兌紅酒,雙氧水發魚翅,打激素獼猴桃,避孕藥養大閘蟹,注顏料無籽西瓜,催熟劑噴香蕉,等等,像懶婆娘的裹腳布一樣,又臭又長,恕不在此一一地抖落。

   

   出國之前曾格外擔心,到哪里去找各式各樣的調味醬料?就怕吃不到家鄉飯菜,塞一肚子的西餐洋點;到了國外才如夢方醒,在海外可以買到各式各樣的調味醬料,分別產自大陸,港臺,越南,東南亞各地,口味之豐富,品種之齊全。超乎想像!僅舉一例:愛吃醋的我曾經同時擁有九瓶不同風味不同產地不同色澤不同功效的醋——北京餃子醋,恒順涼拌醋,陝西黑米醋,陽泉保健醋,鎮江香醋,廣東添丁甜醋,天津大紅浙醋,臺灣蘋果醋和山西老陳醋。寫到這兒突然打了一個激靈——不知道哪一種是用冰醋酸調製出來的?

   

   日本地震核輻射了,污染的範圍豈止就是那十幾?幾十?幾百公里?

   美國墨西哥灣漏油了,滅絕的物種豈止就是十幾種?幾十種?幾百種?

   中國大陸的食品有毒了,殘害的家庭豈止是幾十萬?幾千萬?幾億?

   

   作為出口食品,商標上一般都會注明:內含防腐劑。這個我絕對相信。倒是印著百分百不含防腐劑的產品,我實在是不敢也不會相信,自然也不會買了。我調侃著對朋友們說,既然處處都是毒,咱們也就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了。美國餐館因為食物中毒而入院搶救的四百多旅遊者當中,竟然沒有一個是中國大陸遊客,可見國人身經百戰抗體超強!當然為了保險起見,我們可以多吃臺灣寶島出產的食品——因為當年在大陸根本吃不到!

   及至看了印尼的文友阿理傳來的一個帖子,才得知那偏安一隅自由世界的寶島,卻原來造起假來比起大陸有過之而無不及。

   炒菜炒肉是要放硝的,作為一種還原劑,硝,替代了味精,炒出的菜呀肉質嫩菜脆綠,味道鮮又好;在烹飪加熱的過程中,硝是如何變成了硝酸鈉,又如何變成了亞硝酸,本人的化學知識著實需要哪位元元有識之士幫忙給惡補一下。魯(鹵)肉飯,樟茶鴨,白切雞,只要放了硫酸鈉,就可以成為西天取經路上人人都想分一杯羹而食之的唐僧肉,長生不壞也不老。酸菜,酸筍,金針,蓮子,筍乾,竹笙,柿餅,蜜餞,魚肉,香腸,火腿,臘肉,蝦肉等等,概莫如是!更有甚者,珍珠奶茶,梅子綠茶,仙草蜜,水果牛奶,濃縮果汁外加各式手搖杯系列,都與某類化工原料脫不了幹係。

   有一點兒出乎意料,細思量又在意料之中,同文同源,同祖同宗,海峽隔開了兩岸三地,卻隔不斷血濃於水的親緣情緣和骨子裏的心有靈犀一點通。沒聽說香港和澳門特別行政區那邊有啥子動靜兒,要是有,請哪位先生女士爆個猛料!?好不容易投胎做了個女人的我,生在北國,長在南地,就賺得了好吃甜品會品零食的那麼一點點兒難得的愛好,得嘞,乖乖地把嘴巴縫起來吧,不僅自己縫,也順便把口味培養得與我一樣的兩個寶貝兒女的小嘴兒也縫上!

   

   許久都不做夢的我,竟然把阿理轉發的那個帖子銘刻在腦海裏,融化在血液中,貫通到夢裏——我在商店裏購物,卻看見全部的食品都是由化工廠生產製作的;回到家裏,打開擺放調料的櫃櫥,仿佛回到了中學的化學實驗室,各種各樣的瓶瓶罐罐,大小量杯,燒杯試紙,攪拌器,蒸餾器;就連蔥薑蒜似乎都變成了塑膠製品,切不動,拍不爛,剝不開;忙的焦頭爛額時候,先生取回了考試通知,他揚著澳洲政府的家政化學考試卷子的影印件對我大吼:“你不及格!重新報考還他娘的要再交五十五元的報名費!”

   數學不好的我,還沒來得及算算澳元兌換人民幣的比率,就覺得忙忙倒倒的前臂上一陣灼熱,原來是醋瓶子裏裝著的冰硫酸灑了、、、、、、哎呀,可惜了我那一件從DAVID LAWRENCE新買來的真絲長袖。

   

   夢醒了,站在那裏發呆,我一動不動地思默著那位大媽剛才反反復複叨嘮的話:“悉尼是好山好水好寂寞,北京是好髒好亂好快活。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反正大家都吸“毒”喝“毒”吃“毒”,被毒死的結果是人人有份兒,又不是只有我一個!”

   大媽和大爺的臉上,代表著肝區膽區的地方有密密麻麻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疙剌疙瘩黑黑棕棕的色斑色疣,我知道那不是常規生長的老人斑,我知道那就是毒。

   

   又一個愣神我重回夢境——是在北京的重度霧霾天裏,放眼望不見周遭的建築物,若不是有樓頂的霓虹燈閃閃爍爍,樓下的車輛喇叭聲此起彼伏,我真懷疑自己已經住到了人人嚮往的共產主義的理想天堂。

   兒女在撒嬌地問我:媽媽,我們今天吃什麼飯啊?

   哎呦,昨兒個吃的是啥?參考一下。哈,大腦癡呆,已經忘了。

   哎呦,今兒個吃點兒啥呀?吃點啥啊吃點啥?我自問,卻不能自答。

   還有,明兒個呢?明兒個還能吃點兒啥啊?鹹吃蘿蔔淡操心,我整個一個杞人憂天呢!

(2015/1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