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明天您還能吃點兒啥]
橘绛轩
·中國巨嬰瑞典哭號
·王健法國被殺案將重啟
·王岐山歇菜華爾街盜國搭檔
·王岐山穿睡衣會見美國金融代表
·通脹人民幣最低面值硬幣一分變十元
·中國購買俄國軍火慘遭美國制裁立即生效
·密特朗捲台军售奧朗德捲印腐案馬克龍是毛粉
·農曆戊戌年八月十五十六於悉尼對月詠懷
·搞垮委內瑞拉國的幕後推手實乃中共
·攜首瞻赴珀斯旅途中和詩友疏約
·塔斯馬尼亞觀覽亞瑟監獄感
·見証外甥碩士畢業典禮
·文貴機上重大爆料
·朗赛斯頓入宿
·品嘗生蚝
·風景
·神機妙算
·外資成批撤離
·黑客駭客為黨服務
·川普乃美國人民好領導
·兩個全球國際組織信譽破產
·匯率樓市海外資產皆是海市蜃樓
·卡瓦諾宣誓就職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
·幫助美國政府認清中共文貴先生功不可沒
·金盾與天網工程世界最大視頻監控網面臨坍塌
·國際刑警主席孟宏偉有可能像王健被幹掉
·人民幣兌美元將堪比蘇盧布一瀉千里
·孟宏偉的下場即中共黨員的下場
·美國一定將會出兵保護臺灣
·孟宏偉之妻未飲孟婆湯
·房產泡沫開始爆裂
·中共誤判文貴
·農夫與蛇
·雙十
·
·功成身退歸隱
·兲朝實乃邪魔大盜
·國家政權傾盡盜國之力
·明火執仗踐踏人權真正作死
·中共無法無道無義無恥統治中國
·十月十八盯人民幣兌美元離岸盤有感
·沙特名記卡舒吉被沙特特工于領館中殘殺
·民眾貧富懸殊根源乃中共邪惡本
·串燒中美貿易戰人民日報之發文標題匯總
·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被憂鬱跳樓死
·奉勸中共體製内盗國贼的眾帮兇
·中國原子彈研製成功之秘訣
·壹民弱民疲民辱民貧民
·羅馬並非一日建成
·此句百聽不饜
·陽痿因由
·作空
·兌現承諾
·感謝日本援助
·要麼移民要麼自殺
·中共其實害怕文貴不已
·有問中共官場緣何自殺成風
·落後國撒幣文明國撒野自國撒謊
·郭文貴乃中國近現代史屈指可數英傑
·世界最長跨海澳珠港橋九年建成幾乎無用
·美國康奈爾大學暫停與中國人民大學學術交流
·聯邦調查局長表示中國乃美國反間諜頭號
·孔慶
·中國外債占外儲余額百分之六十
·國家級之謀殺國際級之犯罪
·無時不刻你都在被監視
·奇葩國度盛開奇葩
·民財國產黨產
·中期選舉
·自由
·一夜之間
·非法赴美生娃
·海外國人生態素描
·中國大陸百姓貧困眞相
·美國叛國賊聯手中國盗國賊
·白宮對華爾街親共大亨嚴厲警告
·嚴厲限制嚴厲審查嚴防死守蘇聯覆亡
·數百萬企業倒閉大規模失業竟称回鄉創業
·郭讓世界形成對邪共新的共識并形成反共聯盟
·這一句温暖的話語令人心潮起伏淚流滿面
·一带一路就是一條縮頸带一條不歸路
·寫在王健死與海航真相發佈會前
·郭文貴新聞發佈會圓滿成功
·最後機會就是結束中共
·中共自知是個壞種
·中國台湾大選
·絕不低頭
·問答
·勝券在握
·宣傳適得其反
·斷後行動即將展開
·勝人先勝己律己寬以人
·谷歌雇員聯名反對蜻蜓計畫
·環顧四處天下多國俱為中共敵人
·美各路沉默力量粉墨登場為中共洗地
·美加州斯坦福大學華裔科學家張首晟跳樓
·孟晚舟到底是哪國公民希望有關部門盡快披露
·郭文貴爆料徹底顛覆了中國老百姓的常識
·中國之經濟被中共利用為其惡行護航
·潘多拉魔盒開啟之時的世間亂象
·請戰友們緊盯海航王健之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明天您還能吃點兒啥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週六加班,聽見一對夫婦在使用道地的鄉音白話兒,正好充當自動叫號機器的我,三步並作兩步地迎了上去,叫聲大爺大媽您們好,就你一言我一語地聊了起來。聽話聽音,滿耳灌進來的都是再熟悉不過的京腔京韻,一個愣神的功夫,我突然又有點兒想念現如今空中滿滿是霧霾的北京,那個曾經是故鄉的地方了。

   

   總是覺得歸國省親的日子是短短的,還沒有吃飽家鄉飯菜還沒有聊完家常就又要分別;總是覺得扯不斷的思戀是長長的,尤其是在忙工作忙學習忙孩子忙家務忙跳舞忙寫文章忙讀書的空隙裏,一絲的縫隙也會被不經意的思鄉心緒侵擾,隨即就膨脹成了大大的氣球,不能刮,不能碰,不能蹭,耽心的是一旦破裂,思鄉的感覺就像大陸股市的暴跌崩盤一樣,一瀉千里,找不到那個止損點……

   

   好不容易抽回了神兒來的我,聽到隨後跟來的他們的閨女姑爺正商量著,明年春天帶著寶貝外孫子回北京大柵欄兒去看望姥姥姥爺。心底下正羡慕不止時,分明一串炸雷驀然騰起——“甭介!回去?回去吃啥喝啥?現如今哪,是什麼您呐都不敢吃!”

   大媽的嗓門兒那叫一個大,震得我的同事STEPHANIE直直地瞪著眼睛望過來,以為我解釋暫停探親保險的功夫和她老人家拌起嘴吵起架打起來了呢!

   

   八十年代,我看見過電視裏曝光:用一隻躺在冰箱裏的死鱉熬出來的中華鱉精的廣告;喝過土坷垃一樣味道的假板藍根沖劑;瞅見過硬紙殼兒做的三接頭兒皮鞋;在同學家,騎過用爛草填充成內胎的新飛鴿自行車;也學著海頓法師練二指禪功夫,一掌就拍斷了不知如何燒制出來的空心磚。

   三十年彈指一揮間,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灘上——假藥,假鞋,假胎,假磚,都早已見怪不怪!不需要去翻報紙,相信關注健康的人都可以信口道來:吃化學添加劑下紅心雞蛋的英雄母雞;微生物指標嚴重超標的橙色黃色系列果脯蜜餞;甲胺磷劇毒高殘留農藥的綠色天然蔬菜;幫嬰兒寶貝鬧結石的白色毒奶粉;不僅飽含糖鹽還飽含硫酸銅硫酸鎂的黑木耳……像雨過天晴,七彩虹霽般的門類齊全。

   還有——減肥瘦肉精肉,陳年毒舊米粉,再回收地溝油,石蠟制火鍋料,吊白塊熏腐竹,病豬肉豬肉松,病雞鴨烤雞醬鴨,尿泡發黑豆芽,雙匯假火腿腸,冠生園舊餡月餅,包裝紙殼餡包子,糞水泡臭豆腐,工業鹽醃泡菜,變質毒黴豆奶,毛髮水釀醬油,冰醋酸制陳醋,龍口碎細粉絲,黴菌制乳酸菌,硫磺熏衛生筷,糖精水兌紅酒,雙氧水發魚翅,打激素獼猴桃,避孕藥養大閘蟹,注顏料無籽西瓜,催熟劑噴香蕉,等等,像懶婆娘的裹腳布一樣,又臭又長,恕不在此一一地抖落。

   

   出國之前曾格外擔心,到哪里去找各式各樣的調味醬料?就怕吃不到家鄉飯菜,塞一肚子的西餐洋點;到了國外才如夢方醒,在海外可以買到各式各樣的調味醬料,分別產自大陸,港臺,越南,東南亞各地,口味之豐富,品種之齊全。超乎想像!僅舉一例:愛吃醋的我曾經同時擁有九瓶不同風味不同產地不同色澤不同功效的醋——北京餃子醋,恒順涼拌醋,陝西黑米醋,陽泉保健醋,鎮江香醋,廣東添丁甜醋,天津大紅浙醋,臺灣蘋果醋和山西老陳醋。寫到這兒突然打了一個激靈——不知道哪一種是用冰醋酸調製出來的?

   

   日本地震核輻射了,污染的範圍豈止就是那十幾?幾十?幾百公里?

   美國墨西哥灣漏油了,滅絕的物種豈止就是十幾種?幾十種?幾百種?

   中國大陸的食品有毒了,殘害的家庭豈止是幾十萬?幾千萬?幾億?

   

   作為出口食品,商標上一般都會注明:內含防腐劑。這個我絕對相信。倒是印著百分百不含防腐劑的產品,我實在是不敢也不會相信,自然也不會買了。我調侃著對朋友們說,既然處處都是毒,咱們也就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了。美國餐館因為食物中毒而入院搶救的四百多旅遊者當中,竟然沒有一個是中國大陸遊客,可見國人身經百戰抗體超強!當然為了保險起見,我們可以多吃臺灣寶島出產的食品——因為當年在大陸根本吃不到!

   及至看了印尼的文友阿理傳來的一個帖子,才得知那偏安一隅自由世界的寶島,卻原來造起假來比起大陸有過之而無不及。

   炒菜炒肉是要放硝的,作為一種還原劑,硝,替代了味精,炒出的菜呀肉質嫩菜脆綠,味道鮮又好;在烹飪加熱的過程中,硝是如何變成了硝酸鈉,又如何變成了亞硝酸,本人的化學知識著實需要哪位元元有識之士幫忙給惡補一下。魯(鹵)肉飯,樟茶鴨,白切雞,只要放了硫酸鈉,就可以成為西天取經路上人人都想分一杯羹而食之的唐僧肉,長生不壞也不老。酸菜,酸筍,金針,蓮子,筍乾,竹笙,柿餅,蜜餞,魚肉,香腸,火腿,臘肉,蝦肉等等,概莫如是!更有甚者,珍珠奶茶,梅子綠茶,仙草蜜,水果牛奶,濃縮果汁外加各式手搖杯系列,都與某類化工原料脫不了幹係。

   有一點兒出乎意料,細思量又在意料之中,同文同源,同祖同宗,海峽隔開了兩岸三地,卻隔不斷血濃於水的親緣情緣和骨子裏的心有靈犀一點通。沒聽說香港和澳門特別行政區那邊有啥子動靜兒,要是有,請哪位先生女士爆個猛料!?好不容易投胎做了個女人的我,生在北國,長在南地,就賺得了好吃甜品會品零食的那麼一點點兒難得的愛好,得嘞,乖乖地把嘴巴縫起來吧,不僅自己縫,也順便把口味培養得與我一樣的兩個寶貝兒女的小嘴兒也縫上!

   

   許久都不做夢的我,竟然把阿理轉發的那個帖子銘刻在腦海裏,融化在血液中,貫通到夢裏——我在商店裏購物,卻看見全部的食品都是由化工廠生產製作的;回到家裏,打開擺放調料的櫃櫥,仿佛回到了中學的化學實驗室,各種各樣的瓶瓶罐罐,大小量杯,燒杯試紙,攪拌器,蒸餾器;就連蔥薑蒜似乎都變成了塑膠製品,切不動,拍不爛,剝不開;忙的焦頭爛額時候,先生取回了考試通知,他揚著澳洲政府的家政化學考試卷子的影印件對我大吼:“你不及格!重新報考還他娘的要再交五十五元的報名費!”

   數學不好的我,還沒來得及算算澳元兌換人民幣的比率,就覺得忙忙倒倒的前臂上一陣灼熱,原來是醋瓶子裏裝著的冰硫酸灑了、、、、、、哎呀,可惜了我那一件從DAVID LAWRENCE新買來的真絲長袖。

   

   夢醒了,站在那裏發呆,我一動不動地思默著那位大媽剛才反反復複叨嘮的話:“悉尼是好山好水好寂寞,北京是好髒好亂好快活。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反正大家都吸“毒”喝“毒”吃“毒”,被毒死的結果是人人有份兒,又不是只有我一個!”

   大媽和大爺的臉上,代表著肝區膽區的地方有密密麻麻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疙剌疙瘩黑黑棕棕的色斑色疣,我知道那不是常規生長的老人斑,我知道那就是毒。

   

   又一個愣神我重回夢境——是在北京的重度霧霾天裏,放眼望不見周遭的建築物,若不是有樓頂的霓虹燈閃閃爍爍,樓下的車輛喇叭聲此起彼伏,我真懷疑自己已經住到了人人嚮往的共產主義的理想天堂。

   兒女在撒嬌地問我:媽媽,我們今天吃什麼飯啊?

   哎呦,昨兒個吃的是啥?參考一下。哈,大腦癡呆,已經忘了。

   哎呦,今兒個吃點兒啥呀?吃點啥啊吃點啥?我自問,卻不能自答。

   還有,明兒個呢?明兒個還能吃點兒啥啊?鹹吃蘿蔔淡操心,我整個一個杞人憂天呢!

(2015/1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