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金光鸿文集
·不要被情感带动…
·革命家的独立人格和独立操守最重要
·只要心中有爱……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领袖要善于激励人民,鼓舞士气
·总统干大事…
·中国的精英们要在政治上成熟些,更成熟些 --点评资中筠讲话
·君子之争
·不想当官的民运不是好民运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欢迎对号入座
·习近平将走向全面独裁,作好革命准备
·貞女抗暴?野外婚禮? --《詩經》“野有死麇”賞析
·万恶淫为首?
·百善孝为先?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中国人普遍缺乏爱的能力
传统哲学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我解《论语》之“父母在,不远游”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我读老子(一)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希望大家学点哲学之TPP和一带一路
南海问题
·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
·金光鸿律师关于南海问题的几点个人看法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对海牙仲裁法庭“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几点看法
·解决南海争端的唯一出路
·金光鸿律师关于中菲南海会谈(即将)的几点建议
·南海那几个破岛……
美国
·恶法是法吗? --金光鸿律师声援戴维斯女士(Ms. Kim Davis)
·法律不得违背善良风俗
·就马总统登太平岛告美国政府
·把土地还给人民 --强烈抗议美国政府逮捕俄勒冈示威者
·警告美军:不要在中国主权海域或领空从事军事活动
·未来中国不结盟 --给美国的温柔一刀
·美国人究竟想干什么?
·美国必须赎罪
·美国正在堕落,奥巴马是白痴
·打君子仗,不打小人仗--对川普在习川会谈期间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的解读
·给川普進一言
·特朗普意欲何为?
·美国立宪原则的失落--加州关于“庇护州”议案的修改涉嫌歧视性立法
·班农出使中国见王岐山的使命
·控枪是愚蠢的,案发后应该检讨的是政府政策
·支持美國各州人民拿回主權
·关于美国联邦政府对本国和中国人民行暴政的几个案例
·敬告美国政府:把回国后或受酷刑者遣返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写在美国“隐形总统”班农辞职后
·美国的移民政策应该向共产国家的人民倾斜
·应该是人民警惕政府,而不是政府警惕人民
·美国联邦在各州搜捕非法移民涉嫌违宪
·谁肢解了美国人民的持枪权?
·把在美国持枪的外国人遣返不是最好的办法
·我要是总统,一定要拿掉他们这个权力!
·大面积的枪案伤害,是控枪的结果…
·这美国民兵总司令就是我了……
·人民持有及携带武器之权利不可侵犯
·去核必去共
·任重而道远
·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准则,建议美国政府…
·移民局是个根本就不应该存在的政府机构
女性问题
·為什麼亞洲女性普遍個性剛強的文化探討
·你们难道不希望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点?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男子有德便是才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最新
·我的革命的思想基础
·习近平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我的一点个人感想兼评六四民运
·对习近平及习共的最后一击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2015年世界人权日我呼吁全民起义
·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策略及未来的方向
·卖国中共:你不行,就让位
·无论时日长短,无论天涯海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给中共高层的一封新年公开信
    
   二零一二年传说中的末日之忧已解,人类正式步入二零一三年,笔者注意到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习近平会见美国前总统卡特时说:“新形势下,中美双方要不畏艰难,勇于创新,积累正能量,努力建设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开创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新局面。”在习近平首次提出“积累正能量”一词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二十一日,在美国访问的王歧山再次两度提到“中美应积累正能量”,这是中共领导人第一次摆脱党文化的窠臼,用了一个正常人类的词汇,笔者无意为任何政客作注脚,我只想用这口锅来煮我自己的饭,用这个词来做我自己的文章。

    
   据说中华文明的始祖伏羲用“--”“—”两个符号演绎八卦,这个“--”代表阴,这个“—”代表阳,中国传统文明都建立在这两个最基本概念上,在宇宙中存在着正负生命和正负物质的差别和对立,越往下其对立性越强,在人类这一层来说,有阴就有阳,有男就有女,有善就有恶,有好就有坏,有正就有邪……,你可以说是中国先祖对宇宙大道的证悟,你也可以说他是一种上古文明的承传。
    
   也就是说有正能量就有负能量,从修炼角度讲,能量是修出来的,一个常人的生物能量和生物磁场是非常弱的,很容易受干扰和影响,而一个修炼有素的人随着他修炼层次境界的提高,能量也会不断增强,在修炼界通常把能量叫“功力”,修正法,这种能量的性质是慈悲的,是善良的,是正的。
   
   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第六讲中有这样一段话:“因为正法修炼出来的能量是纯正慈悲的,所以大家坐在这都感觉到一种祥和慈悲的场。我炼功是这样修炼过来的,我带有这个东西。大家坐在这里都感到很和谐,人的思想中没有邪念,连吸烟都想不起来。将来你也按照我们大法的要求去做,你将来修炼出来的功也是这样的。随着你的功力不断增长的时候,你身体所带的那个功的散射能量也会相当强大的。即使没有那么强大,一般的人,在你这个场范围之内,或你呆在家里,你也能制约着别人。你家里的亲人可能都受你的制约。为什么?你也不用动念,因为这个场是个纯正祥和的、慈悲的,是个正念之场,所以人不容易想坏事,不容易做不好的事情,会起到这样一种作用。”
    
   而修邪法呢,这种能量的性质就是邪恶的,有破坏性的。
   
   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第五讲中有这样一段话:“什么是练邪法呢?有这么几种形式:有一种人是专练邪法的,因为这个东西在历代也有人传。为什么传这个东西呢?因为他追求常人中的名啊、利啊、发财啊,他讲这个。当然他心性不高,他不会得功的。他会得什么呢?业力。人的业力要是大的时候,也会形成一种能量。但是他没有层次,他比起炼功人是比不了,可是比起常人来却能够制约于常人。因为这种东西也是能量的体现,密集度很大的时候,也可以把人体的功能加强,也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所以历来也有些人传这个东西。他说:我做坏事,骂人,我就长功。他不是长功,实际就是加强了这种黑色物质的密度,因为做坏事可以得到黑色物质—业力。所以他也能够使身上自带的那点小功能,受这种业力的加强,也能够产生点小功能,却做不了什么大事。这种人认为,做坏事也能长功,他有这种说法。”
   
   比如藏传佛教中密勒日巴年轻时因为孤儿寡母被亲族夺走了财产,因母命修邪法,行黑业,报家仇,后害怕因果报应,访明师追随马尔巴上师修正法,得正果。
    
   由此可以看出,正能量也好,负能量也好,是修出来的,正法修出正能量,度已度人,邪法修出邪恶的能量,害人害已。
    
   马克思从达尔文进化论中悟出了他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认为人是猴子进化而来的,不是神造的,并且认为人类社会也象生物界一样,有一个由低到高的进化过程,即所谓的社会进步理论,按照这种理论,人类有一个所谓的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直到共产主义社会,一级比一级高级的一个进化过程,按照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人是被分为阶级的,有所谓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并且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是不可调和的,其解决办法是一个阶级对另外一个阶级的征服,这个征服的最终结果是国家政权的更替,国家是暴力统治的工具,是一个阶级对另外一个阶级的压迫,
    
   请看《维基百科》之“社会达尔文主义”词条摘要:
    
   社会达尔文主义是将达尔文进化论中自然选择的思想应用于人类社会的一种社会理论。最早提出这一思想的是英国哲学家、作家赫伯特•斯宾塞。社会达尔文主义的风行从19世纪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有人认为现代的社会生物学也可归类到社会达尔文主义学派中。
    
   中国大陆
   十九世纪中叶的鸦片战争之后,中国被迫向西方国家开放国门,国家利益不断受到损害。中国学者严复于1897年翻译了英国学者赫胥黎的天演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思想在中国社会引起强烈反响,成为“变法图强”及现代中国民族主义的理论基础之一。在中国,达尔文学说在社会学中的影响远胜于生物学。很多中国知识分子毫无保留地接受了社会达尔文主义,但他们中很少有人真正理解生物进化论。在当代的中国大陆,社会达尔文主义与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奇怪地并存,诸如“落后就要挨打”这类口号仍很常见。
    
   社会达尔文主义是将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的生物进化理论应用于社会领域,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社会进步理论,二是优生学,三是种族主义,其核心观点认为人类社会也象生物界一样,是所谓的优胜劣汰,强者生存这么一个过程,被马克思应用到他的社会革命理论,就变成了无神论、暴力革命和阶级斗争学说,马克思主义传到中国以后,又跟中国本土法家功利主义和民间流氓帮派文化融合在一起,成了所谓的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中共之残暴寡仁,极端自私自利,从灵魂、思想到肉体对全体国民实行极权统治,全部奥秘都来源于上述理论和观念。
   
   (以上资料来源维基百科网站)
    
   虽然现在中共没人再提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这一类的名词,也没人提什么社会达尔文主义一类的名词,可是他们的思想观念和治理国家、管理社会的模式在骨子里搞的仍然是那一套,国人被中共长期洗脑,也认可这一套。
    
   比如现在中共依然没有放弃无神论和社会进步理论,不仅严厉禁止其党徒信仰神佛,而且践踏信仰自由的普世价值,打压迫害法轮功、地下教会等不归属中共管辖的信仰群体,大小媒体包括专家、学者、教授还有律师还在高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法治”,网友赵杰:“梭子鱼的自由就是鲸鱼的末日”,还有什么你炼法轮功没错,但是你不能搞政治,或者你这是反党言论,或者你说话应该委婉一点,不要刺激共产党等等,
    
   最近在网上疯传的北京大学张千帆教授《辛亥革命和中国宪政》的演讲文稿和视频,张教授在文中揭露的专制社会和专制人格的表现和弊端,高举反专制大旗,值得肯定,但是该文在思维、逻辑、语言和风格上都深深地打上了党文化的烙印,仅举一例:文中说:
    
   君子劳心,小人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按照这套貌似顺理成章的逻辑,儒家将社会截然分层为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阶级,并排除了政治民主的可能性。
    
   笔者认为,所谓劳心劳力之说,出自《孟子•滕文公章句上》:“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孟子在这里谈到的是社会阶层的分工,而不是马克思所说的阶级,好比如说蓝领和白领,劳心好比如说知识分子、或者搞管理工作、策划工作的这类人,劳力好比如说商店收银员、清洁工之类做服务工作的,通俗一点就是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而且根据现代普世价值和法治观念,他们在公民权利、社会福利救济的享受、人权保障、在法律面前,甚至工资待遇等方面没有差别,仅仅只是社会阶层和行业的分工不同而已;其次,张教授的宏文对封建专制和共产专制的区别,对传统文化的理解缺乏深度,对人格形成之文化的影响、历史的积淀、以及中共长期洗脑的结果论述缺如。
    
   正法才能修出正能量,邪法修出邪能量,这是修炼界的事。
    
   在人类社会层面,正确的观念,正确的价值取向,产生正确的思维、语言、逻辑、心理和行为;邪恶的观念,邪恶的价值取向,产生邪恶的思维、语言、逻辑、心理和行为。
    
   我们再来看看美国。美国最早的一批移民是十七世纪为了逃避宗教迫害,追求信仰自由,从英国流亡到北美大陆的,一百多年后,为了追求国家民族的独立跟英国人干了一仗,独立后,起草美国宪法的55位先贤里面,有30位是律师。在美国宪法文本上签字的39人中有24位是律师,他们都深受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的启蒙思想和三权分立的影响,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一书中说:“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有权力的人使用权力一直遇到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自由是做法律所许可的一切事情的权利;如果一个公民能够做法律所禁止的事情,他就不再有自由了。因为其它的人也同样会有这个权利。”“在一个有法律的社会里,自由仅仅是:一个人能够做他应该做的事情,而不被强迫做他不应该做的事情。”并主张应该将国家权力分成三个部门,即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三者相互制约,权力均衡。
    
   所以自由、独立、法治、为公为他是美国立国之本,建立在主权在民和权得制衡的理论基础上。
    
   暴力、极权、独裁、为私为我是中共立国之本,建立在共产主义的歪理邪说的基础上。
    
   一个正,一个邪,生命的两极。
    
   以习近平为代表的新一代中共领导人要和美国积累正能量,这不是笑话吗?自古正邪不两立,邪不压正,一正压百邪!
    
   但是我们看到,邪恶的是中共意识形态,是中共极权体制,而非中共党员和中共领导阶层,作为中共党员和中共领导来讲,在我眼里,他们首先是人,作为人来讲,人都有善恶两面,从修炼层面讲,有佛性也有魔性,所谓放下屠刀,一念成佛,是说观念转变一念成善,因此,要有正能量,首先自己要是正的才行,所以当务之急是要选择一个正确的观念,正确的价值取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