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石三生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西诺与文贵
·郭文贵与“发不会”
·特朗普、郭文贵及最赚钱的生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六百四十八
   
   这个世界真是他爷爷的神奇,只是睡了一觉、就忽然变成新的一年了。为什么自己丝毫感受不到这“新”是个什么玩意儿呢?九年了。只是三年的“新政”,也该成昔日黄花了吧?
   
   偷偷摸摸浏览了一下最高元首的新年致辞。不知为何,眼前浮现的、却是胡锦涛当年致辞中的“不折腾”。为什么,如火如荼的折腾---“反腐败”,具体到自己头上,与“不折腾”一个样呢?


   
   难道只是因为石三生我境界低下、如某些网友所形容“像个怨妇”?又看到顾晓军先生的“请习总听听人民的声音”。那些声音、应该不都是正在忍受被政府贪赃枉法祸害的人们发出的吧?
   
   想不通。
   
   或许,要怪,也只能怪中国人太他祖宗的多吧?就算天上真的会掉馅饼。自己能被砸中的概率也不过几万分之一、几百万分之一、甚至,就干脆是十三亿分之一啊。
   
   概率,总是存在的不是?连习总都承认2015年“有欣喜,也有悲伤”。虽然自己无法成为“东方之星”的悲伤、无法成为“天津港特别重大火灾爆炸”的悲伤、无法成为“深圳滑坡等事故”的悲伤。可为什么连“我们的同胞被恐怖分子残忍杀害,令人深感痛心”这般的悲伤也无缘呢?
   
   难道被自己的同胞折腾,就连“悲伤”的权力都没有了吗?真不知自己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只能跟着做“中国梦”?
   
   无法“悲伤”习总的新年。只好又去看全球中文第二大新闻。看到在“李克强:科学编制十三五规划纲要”下,有“2015年国务院十大红包砸到你了吗:简政放权 大众创业”的字样。
   
   果然是概率在作怪。别说国务院抛十个红包了,就算抛一万个、砸中自己的概率值也只有十三万分之一啊。
   
   无法被砸中。连老本都不保,更无从谈“创业”。于是、只好瞎琢磨“简政放权”四个字。
   
   虽然这“简政放权”也福及不到自己。却想起几个小时前,准确地说、应该是去年才看到的一条新闻“国务院食安办:群体性聚餐食物中毒时有发生 农村集体聚餐食安风险防控将强化”,“要求各地进一步采取措施,强化对农村集体聚餐的食品安全风险防控,积极构建以乡镇食品安全协管员、村食品安全信息员等为重要补充的农村地区食品安全管理网络”云云。
   
   石三生我虽然不懂得“悲伤”,却自认是个深明大义之人。当然不会怀疑“农村集体聚餐需报告 实非“多管民事”而是“护民周全””的诚意。可国务院突然将食品安全这样的头等大事,寄托到乡镇、村民的头上,是否有点在做梦呢?老农民,也要成专家、也懂“食品安全”?
   
   或者,国务院的意思,“村食品安全信息员”只是负责告密的?可,万一村民告了密,人家还是我行我素怎么办?政府就组织人马去打砸抢、掀桌子?如遇聚餐的人们反抗,政府还得出动枪杆子吧?文明一点执法的,又要动用检察院公诉、人民法院断案吧?
   
   搞不懂这国务院是怎么想的?如重庆无民主家那样的强拆的大事都搞不明白;发的哪门子神经、想起严管老农民聚餐了!
   
   难道、就是因为大事管不好。所以才要在小事上立威?
   
   最可叹的,是石三生我翻了百度五页被国务院视为洪水猛兽的“农村聚餐中毒事件”,只看到在“内蒙古达拉特旗探索农村牧区流动餐车监管新模式”中,有“2004年5月6日,白泥井镇王正壕村村民在自家为其父操办丧宴,共宴请173人聚餐,就发生了98人食物中毒的食品安全事件。”
   
   旧社会,这就算是前朝的式儿了吧?过去了整整十一年,国务院才琢磨出这一“新模式”?如此创新,也真够算作是奇迹了!
   
   【石三生 2016年1月1日星期五 03:10 梦中】
(2015/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