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鲁迅真的会讲道理吗?]
石三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鲁迅真的会讲道理吗?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六百二十四
   
   偶然看到、北大博士生导师钱理群先生的“鲁迅是具有民族精神源泉性的作家”。说通过鲁迅与梁实秋论战的《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可看出鲁迅其实是在“讲理”。
   
   于是,石三生便去网上翻出鲁迅的原文,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实在是没有看出此文中何处是“讲理”?尤其是被钱老先生特别赞誉的“乏走狗”,除了像如今的党一样的尖酸刻薄、赐石三生为“十三省”外,更加看不出有“在今天仍有很大的现实性”。


   
   当然,如果鲁、梁换一下位,不但当初很切切。便是延续到现实中,也可算是“犬儒”们的又一具有历史传承的福利了。
   
   很显然,鲁迅一派既然先行质疑梁实秋是为资本家所豢养的走狗,自然就应该拿出一点像样的证据来。而不能实在无理可讲了,就诬蔑人家是为所有的资本家服务。即便是被所有的资本家都赶出门来,也仍旧是资本家的“乏走狗”。
   
   如此便是讲理,那些泼妇们骂街岂不都是在讲理了吗?就好比要污一个女子的清白,硬说人家是乱搞。即便没有乱搞,也仍然是见了男人就想脱裤子的货色。这算是哪门子的讲理呢?
   
   倒是人家梁实秋已经点明鲁迅们“到××党去领卢布”了。鲁迅难道可以证明自己是被诬陷了吗?“左联”的经费与卢布会一点干系都没有吗?
   
   由此可见,鲁迅其实是不会讲道理的。尤其是被戳中了痛处的时候,除了信誓旦旦,就只有强词夺理了。
   
   比如,对白羽遐等的“所以日本杂志所载调查中国匪情文字,比中国自身所知者为多,而此类材料之获得,半由受过救命之恩之共党文艺份子所供给;半由共党自行送去,为张扬势力之用,而无聊文人为其收买甘愿为其刺探者亦大有人在。闻此种侦探机关,除内山以外,尚有日日新闻社,满铁调查所等,而著名侦探除内山完造外,亦有田中,小岛,中村等。”
   
   鲁迅是如何讲理、予以反驳的呢?他只会说“至于内山书店,三年以来,我确是常去坐,检书谈话,比和上海的有些所谓文人相对还安心,因为我确信他做生意,是要赚钱的,却不做侦探;他卖书,是要赚钱的,却不卖人血:这一点,倒是凡有自以为人,而其实是狗也不如的文人们应该竭力学学的!”
   
   不知钱理群先生认为这也算是“讲理”吗?人家说你与特务勾搭。你却赌咒发誓说那特务就是一个本分的生意人。果然内山丸造只是一个普通的日本浪人,他为什么能帮助郭沫若等逃亡、帮助方志敏将书信转给中央呢?
   
   值此顾晓军先生的《打倒鲁迅》一书将要问世之际,真不知钱理群老先生还宣扬“鲁迅是具有民族精神源泉性的作家”用意何在?
   
   果然“乏走狗”还有什么“现实意义”。钱老先生可否向世人举例一二予以证明呢?
   
   【石三生 2015年12月21日星期一 10:18】
(2015/1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