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孫中山在香港的學生生活]
藏人主张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孫中山在香港的學生生活

   
   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人物聚焦


   
   孫中山在香港的學生生活
   
   作者:曾建元
   
   
   香港是近代中國革命和思想啟蒙的重要策源地,為中國輸入了以英國為中心的西方知識和價值體系,也為中國的異議者提供了最佳的政治庇護。
   
   香港特殊的地緣關係,即為中華民國的成立,做出了重大的貢獻。香港正是國父孫中山的學生生活和革命事業的重要場景,而我們相信,香港推動中國進步的角色和作用,至今仍方興未艾。
   
   一八八三年(清光绪九年)秋天,年方十七歲的孫中山,因在夏威夷言行激進惹議,被大哥孫德彰送回廣東省廣州府香山縣永寧鄉大字都翠亨村家中,竟又和同鄉陸皓東折毀村裡北極殿玄天上帝神像闖禍,難以見容於鄉閭,遂被家人送來香港,入學英國基督教國教聖公會(Anglican Communion)主辦的寄宿中學曰字樓孤子院(Diocesan Home & Orphanage)。這所學校位於香港島般咸道及東邊街交界現在般咸道官立小學的位置,一九二六年遷校至東九龍旺角現址。曰字樓孤子院當時還沒有正式的中文校名,民間習以校長為俾士(George H. Piercy)而稱之為俾士書院,校方因而將中文校名訂為雅馴的拔萃書院,開設有關於西方知識之各個新學科。該校今名拔萃男書院(Diocesan Boys' School),是香港著名的完全中小學。
   
   孫中山入學曰字樓不久,即覺自身國文程度有待加強,課餘跟隨基督教倫敦傳道會(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長老區鳳墀補習國文,學習經典,區鳳墀為他介紹了剛到香港傳道的美國公理會(綱紀慎會)(Congregational Church)牧師喜嘉理(Charters Robert Hager),而由喜嘉理在必列者士街公理會佈道所福音堂為之主持洗禮,和陸皓東一起正式皈依基督教。孫中山自署教名為「孫日新」,典出《大學‧盤銘》「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區鳳墀以「日新」的廣東話諧音為孫中山起了別號「逸仙」。
   
   孫中山在曰字樓待了一學期,就在一八八四年(清光绪十年)四月轉學到位於中環歌賦街的中央書院(Government Central School),同時搬到福音堂居住。中央書院是香港政府官辦的第一所英語中學,該校後來改名皇仁書院(Queen's College),一度毀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戰火,戰後在銅鑼灣高士威道現址重建,原址即今東華三院基恩小學。而當孫德彰知道孫中山在家鄉砸廟又入基督教的種種離經叛道行徑後,就在十一月藉故把他召到夏威夷,留在身邊工作,在位於茂宜島(Maui)上茄荷蕾埠(Kahulu)的商店裡當店員,並且收回原先贈給孫中山的產業,讓他沒錢回到香港繼續學業,以便留在身邊就近看管。孫中山找到先前在夏威夷阿湖書院(Oahu College)讀書時引他認識基督教的老師芙蘭‧諦文(Frank Damon)幫忙接濟,方得以借到美金三百元溜回香港,孫德彰事後後悔對孫中山管教太過嚴厲,等到孫中山回到香港,就把原先孫中山名下的產業還給了孫中山。一八八五年(清光绪十一年)四月,孫中山奉父孫達成之命返回家鄉,與同縣的盧慕貞結婚,八月再回香港中央書院復學,到一八八六年(清光绪十二年)夏完成中學課程。
   
   關於升學,孫中山本來想投考軍事學校,又想研究法律,最後選了醫科學校。他的想法是:當醫師可以救人濟世,贏得社會信任,該一身份可以掩護他的政治革命工作。在喜嘉理的推薦下,孫中山旋即到美國公理會在廣州所設立之博濟醫院(Canton Hospital)附設之博濟醫學堂習醫,讀了一年,聽聞香港醫師兼大律師何啟捐資於上環荷李活道興建紀念亡妻的雅麗氏利濟醫院(Alice Memorial Hospital)及其附設之香港華人西醫書院(The College of Medicine for Chinese, Hong Kong),以該校師資和全英語教學環境較優,香港地方亦較自由,便於鼓吹革命,便毅然決定於一八八七年(清光绪十三年)一月轉學該校,成為該校第一屆醫學生。一九一零年(清宣統二年)香港大學成立,將香港華人西醫書院併入為醫學院,二零零五年起即定為今名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孫中山在校期間,因學業表現傑出,於大學二年級時曾獲得屈臣氏(A. S. Watson & Company)公司頒給之獎學金。課餘他則自修中西政治人文史地,以崇拜太平天國天王洪秀全起義,而有「洪秀全」的綽號。他與學弟陳少白,以及翠亨同鄉楊鶴齡與楊介紹認識的尤列,因常在一起放言革命,被時人稱為「四大寇」。該校教務長詹姆斯‧康德黎(James Cantlie)對孫中山極為欣賞,日後孫中山在倫敦為清朝駐英國大使館非法拘禁,就是被康德黎營救出來的。
   
   孫中山於香港華人西醫書院五年學習後,於一八九二年(清光绪十八年)七月,以第一名「特殊優等」的評等畢業,在畢業典禮上代表畢業生致詞,並獲香港總督威廉.羅便臣(William Robinson)親自頒獎表揚。他成為第一位在香港取得醫師執照的中國人。
   
   孫中山的學校正式教育主要在夏威夷和香港的西式書院中完成,他皈依了基督教,學校裡近代知識與觀念的洗禮,以及目睹英國在香港的治理成就,都使他益發堅信傳統中國的政治制度應當予已推翻。
   
   
   
   作者為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兼任副教授暨客家研究中心特約副研究員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December 1, 2015
   关键词: 孫中山 香港
(2015/1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