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真理微论
·为了自由,哪怕天崩地裂!
·礼制与自由
·礼制与自由
·救画还是救猫
·极权政治是邪恶社会的报应
·民族要崛起,文化最关键(外三篇)
·把权力尊在礼台上
·儒宪微论
·科技与文化(微论)
·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儒家复兴三阶段
·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
·儒马何以冰炭不同炉(外四篇)
·今日欢呼孔夫子(外七篇)
·书法微论
·江山如此多妖(外四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社会】事有本末,不能颠倒。民族、国家、社会都是由人组成的,在政治上,必须坚持民本或人本原则。相对于人而言,民族、国家、社会皆为末。末不是不重要,而是意味着不具备主义、本位、第一位的资格。它们只能有利于人,围绕着人而转,而不能跑到人的前面去,更不能反过来有害于人。

   【社会】只要是社会主义,必然是邪路,姓希姓马都一样,没有例外。所以明眼人不需要问社会主义姓什么,具体是哪家的,怎么定义的,领导人怎么表态的。这些都不是根本,都无助于改变社会主义的集体主义本质。集体主义道路有其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的规定性,只能通往极权主义。

   【社会】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说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云,自欺欺人而已。社会主义的文化道德本质和政治制度本质注定了,社会主义必然对生产力产生严重压制和破坏,必然导致两极分化,导致大多数人的贫穷,必然的。

   【社会】很多人一边支持、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一边反对极权呼吁自由追求民主,为南辕北辙、认贼作父这些成语作了最生动的注解,也为东海“愚昧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这一定律提供了最好的例证。他们的奉献牺牲不仅毫无价值,而且负价值。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社会】或谓不必太执着于社会主义的名。这是不知道在政治上名的重要。名不正,基本原则和道路不正,问题就大了。君不见,在社会主义之名下,无论怎么努力,无论怎么修正和改革,永远改变不了言不顺、事不成、礼乐不兴、刑罚不中、民无所措手足的悲状惨况。

   【社会】只要当权派还是社会主义者,只要支持和坚持社会主义的人还很多,还大占上风,中国的苦难尚未有穷期。这就是共业。共业是非常难转的。东海只能尽心尽力呐喊,不吝呕心沥血,不惧黑云压眉,至于此生能唤醒多少人,转变多少共业,消除多少苦难,只能听天由命。

   【社会】王占阳教授热衷于重新定义社会主义,把民主、自由、文明、和谐、共同富裕、普遍幸福等美好词汇“定”到社会主义身上。要想功夫不白费,教授有必要先做好两件事:一将社会主义的哲学背景置换为个人主义或仁本主义;二割弃党主制与公有制,将社会主义接入民主制(或新礼制)私有制。可能吗?2015-12-8余东海于南宁

(2015/1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