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丁望:政治走回头路 亚文革引争议]
陈泱潮文集
·郭国汀律师是中国人权律师的先锋和榜样!
●清水君
·团结互助,共同改变中共独裁----陈泱潮与清水君的联合声明
·关于清水君被捕的严正声明
·关于营救清水君的重要通告
·陈泱潮6-9-04复草庵居士
·胞姐黄金美再次确认她已将其家帐户告诉周育田
·是到了周育田先生用行动证明自己清白的时候了!
·就清水君案及当今中国律师作用复某友人
·清水君带着手铐被拴着双脚上法庭
·清水君案13日复庭又休庭,并定于7月20号再复庭
·从起诉清水君和羁押蒋彦永看中共昏暴倾覆之兆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且看中共到底要中国青年走哪条道路?
·清水君法庭最后陈述,欧亚同放悲声!
·歇斯底里的镇压----中共重判清水君12年徒刑
·恳切呼吁帮助清水君上诉案律师费用致各界朋友
·狱中的黄金秋向给他寄贺卡的朋友致谢
·春节关于清水君(黄金秋)近况的报道/陈泱潮
●清水君(黄金秋)炼狱归来
·作家黄金秋出狱:对过去不悔,对未来憧憬
·清水君(黄金秋):我要特别感谢郭国汀大律师
·清水君(黄金秋):我要特别感恩博讯网和创办人韦石先生。
·清水君必讀
●挽卓琳兼及对浦黛英《无悔的岁月》的补遗和更正
·陈尔晋挽卓琳兼及对浦黛英《无悔的岁月》所涉及宣威火腿开发等与我家关系的补遗和更正(1)
·陈尔晋挽卓琳第二联及【注1】
·陈尔晋挽卓琳【注2】
·陈尔晋挽卓琳【注3】:邓小平的自杀
·补遗和更正(2).陈尔晋(陈泱潮)与浦琼英(卓琳)两家关系渊源
·补遗和更正(3):我的曾祖父与浦黛英-卓琳祖父在宣威县志上同在一篇乡贤列传
·补遗和更正(5):开发宣威火腿真正动议发起创办宣和公司的第一人是陈时铨
·补遗和更正(6):陈时铨(晓鳌)作为开发宣威火腿食品工业创办宣和公司第一人的思想基础
·补遗和更正(7):铁证如山——清末宣威火腿公司领衔创办人是“在籍内阁中书陈时铨”
·补遗和更正(8):陈时铨(晓鳌)的确是创办宣和公司第一人的铁证之二
·补遗和更正(9):陈时铨母亲陈朱氏为什么具有号令宣和公司的权力和声望?
·补遗和更正(10):陈时铨(晓鳌)是创办宣和公司第一人的铁证之四
·ZT陈志娟:学习和发扬【卓琳精神】,把宣威建成【贤妻良母之乡】(2图)
●于浩成
·浩然正气长存,成仁精神永在/悼念于浩成先生!
●許良英
·挽許良英先生
●法轮功
·法轮功创始人理应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及跟帖
·陈泱潮给达赖喇嘛的两点重要建议
·声援高志晟,为法轮功再请命
·在瑞典哥德堡中领馆前对全体中国使领馆工作人员的喊话
·关闭新唐人和希望之声是对民主自由人权价值观的背叛
·强烈要求欧卫公司尽快在北京奥运期间开通新唐人电视
·三促欧盟敦促欧卫公司尽快开通新唐人电视台对中国大陆转播书
·迎接2009年,支持新唐人创建自由卫星呼吁书
·到底是谁矮化了中华民国?
·聲援法輪功受害者起訴江澤民,支持習近平從速拿下江慈禧
·和达賴喇嘛谈李洪志先生顛覆其原《转法轮·论語》的重大意义
●秦永敏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出狱声明
●費良勇
·纳粹党坏 苏共更坏 中共最坏(图)/费良勇
·天理難容的黑暗统治不会持续很久了/費良勇(1图)
·沉痛悼念黄河清先生/費良勇
·东方明珠光照中华/費良勇
·中共对外援助祸国殃民/費良勇
·为自由蓝天而奋斗/费良勇
·牧野圣修先生的中国缘/费良勇(1图)
●劉因全
·刘因全:捡起孙中山这面破旗摇来喊去。能喊出什么名堂?
·ZT立德为民,以德取胜(外一篇)
·ZT读陈先生评孙雄文情不自禁吟
·ZT雄文传世兮,振聋发聩。枭雄黑道兮,望而生畏
·刘因全:关于孙中山评价问题在独评痛斥五毛
·刘因全:痛悼父亲刘书朋大人
●陳破空
·陈破空:维基解密扯下中南海惊天黑幕
·陳破空在台北演講:川普對決習近平。全場爆笑
●唐伯橋
·唐柏桥 : 撕开政治体制改革的画皮
●查建国
·立法打压言论自由的新动向/查建国
●营救贾甲
·签名网:致印尼当局强烈要求尽快还贾甲先生自由的呼吁书
·营救贾甲《呼吁书》签名名录和签名留言
●不赞成贾甲自投罗网式盲目“挑战”
·我不能接受您们的建议和资助从事【关注贾甲回国网站论坛】的原因
·我为什么不能接受资助从事【关注贾甲回国网站论坛】的原因
·谁将贾甲诱骗或者唆使去自投罗网?
●当代杨家将
·就杨佳一案的审理管辖回避辩护等合法性问题致胡温(图)
·强烈要求胡温立即纠正警方对杨佳案的若干非法举措 (图)
·紧急呼吁:力争杨佳案在上诉期间获得公正审理
·从签名网的表现看民运大佬们顾全大局服从真理的重要性
·事实真相不清,你中共能杀杨佳吗?
·对杨佳杀警案的再审视(图)
●先声为邓玉娇呐喊
·邓玉娇的正当防卫和人身自由权利不容剥夺(3图)
·征集签名:就邓玉娇事件告全国人民书
·陈泱潮就邓玉娇事件致胡锦涛温家宝
·《征集签名:就邓玉娇事件告全国人民书》签名录
·汤潜阳! 你一口一声蔑称别人是“神汉”,你是什么???(外一帖)
●郑义/北明/王康
·郑义夫妇/王康:自由与正义颂歌
●格丘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丁望:政治走回头路 亚文革引争议

    2015-12-11 00:03:52

政治走回头路 亚文革引争议

   
    持续3年的「亚文革」,有继续扩大之势,不少人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忧患感。
   


    「亚文革」是指疑似文革。官方虽无打出文革旗号的政治运动,却有类似文革的政治整肃手段和举措,宣扬类似文革的观念。
   
    最初,是「三不要」和「七不讲」的出台,在知识界展开大清算(大批判)丶大清查(查教科书)丶大清洗;在宗教界强亮剑,拆教堂十字架。近期则大力宣扬共产主义丶「问一问马克思怎麽说」(类似问一问姓社姓资)。涉薄熙来案的富商徐明「突然」死於狱中,再被快速火化,网络平台有暗杀猜想,平添「亚文革」的吊诡色彩。政局向更左的方向急拐弯,许多人困惑於政治走回头路。为此而发声的,不只有书生,还有在任的高级官员,其中中金公司副董事长(副部级)的李剑阁,议论时政引起轰动;号称朱熔基旧文的〈我没有理由沉默下去〉在网上热传,更引起关注。

李剑阁发声 批民粹主义

   
    66岁的李剑阁,在朱熔基任副总理时(1993-1998),任朱氏秘书丶证监会副主席;朱氏主持内阁时(1998-2003),当国务院体改办副主任,参与经改政策的设计。
   
    在温家宝内阁,他是国务院发展研究室副主任。他和王岐山丶马凯丶楼继伟等,是朱丶温十分信赖的经济智囊丶行政管理专家。李剑阁的〈否定市场化方向改革是对中央大政方针的恶意曲解〉,日前在半民间的财新网刊出,直言批评极左之论:
   
    「当前最大的危险在於不改革,更大的危险在於……往後退。……有否定改革和反对改革的暗流在涌动。有些人用一些虚无缥缈丶遥不可及丶过时的丶陈旧的政治口号和概念干扰……有些人把一些无谓的意识形态之争拉进经济建设的日常生活,煽动一些不健康丶不理性的社会情绪来阻碍或者抵制改革。更有甚者,有人要把中国拉回到计划经济,还有人要在中国再搞一次文化大革命」(http://opinion.caixin.com/2015-11-12/100873173.html)。
   
    李氏是针对极左派丶极毛派言论,亦触及高层对共产主义丶马克思主义的高调宣扬。所谓「虚无缥缈丶遥不可及」的政治口号和概念,就是言必提马丶列丶毛语录。
   
    在〈「两民主义」威胁改革〉一文,他述评走回头路的最大威胁是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盛行以後,对改革开放是绝对的阻碍。有大学教授反映,学生学了4年经济知识,但一旦遇上民族主义阴谋论,就会颠覆全部认知,失去基本的经济常识和判断力。民族主义很可怕,……义和团运动攻打外国大使馆,连基本的国际法概念都没有」。
   
    被边缘化的中央党校改革派教授蔡霞,在近作〈如果思想空间打不开,路可能愈走愈窄〉,也触及走回头路:「今年以来,我们似乎在复杂矛盾面前踯躅徘徊,甚至在某些方面出现倒退」,其因是思想禁锢:「有些人空谈主义丶概念,连常识都不要」;「一争论就各自搬出马克思主义书上的字句,……彷佛文革期间的打语录仗再现」。

受思想禁锢 重打语录仗

   
    她论及必须打破思想禁锢:「一丶都认为自己正确,凡是不同於自己观点的都是谬误;二丶强调一元化的统一认识,排斥思想的多元;三丶非黑即白两极对立,缺乏和平包容的精神;四丶把不同观念的碰撞看作是思想领域的你死我活的斗争,甚至用强力来进行压制」(http://www.21ccom.net/articles/thought/bianyan/20151116130511_all.html)。
   
    中央党校另一改革派教授王海光,在《炎黄春秋》11月号发表文章,提及总结文革教训丶防止再出现文革,「仍然还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
   
    他说:「最近几年,朝野很是有些鼓吹文革的声响。……有身处庙堂的人物和权威媒体。这些官场人物的话语丶语气和做派,人们并不陌生。这不能不让人很有些『走回头路』的担忧。」
   
    他又说:「所谓老练政治家,正是那些城府很深,心机很重,八面威风,不苟言笑的人。……这种官场文化,有着几千年专制主义的积淀,影响很深。直至现在,一些当官者,仍以装腔作势丶吹牛拍马丶厚黑无耻作为做官的宝典。」

高举毛红旗 燃仇恨之火

   
    「亚文革」之引起焦虑,首先,是「一党领导」体制下的社会远离法治轨道,如同民间流行的顺口溜:「党高於国,党大於法,权大於法,家长大於一切」。在执政党高度集权下,权力缺乏法律和制度的有效约束;造神的个人崇拜炽热,歌功颂德的颂圣文化成为愚民政策的催化剂,这种政治生态容易衍生家长意志高於一切的左折腾。
   
    其次,言必称马列毛,强调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巡回重演《白毛女》一类的样板戏煽动仇恨,宣传「敌对势力」的「亡我图谋」,回到了毛泽东「天天讲阶级斗争」之路;毛说:「马克思的学说,就是阶级斗争的学说。」(《毛泽东年谱》第5卷,页533)
   
    这种强化专政职能之论,成为当权者强亮剑的藉口,以扩大政治整肃和对知识界的思想意识监控;也激化极端民族主义丶民粹主义的非理性行为。资中筠教授的话值得大家深思:「颂圣文化又一次抬头,而且随着国力的加强愈演愈烈。人们对於是非丶善恶都已变得麻木。长此以往,不但尖锐的社会矛盾得不到及时解决,民族精神将日益萎缩。」
(2015/12/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