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习近平不应是忤逆习仲勋的不孝之子啊!(2图)]
陈泱潮文集
·江泽民未死而报丧,是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表现
·ZT温家宝:未来中国的走向
·中共体制人亡政息是必然
·隐性帝制绝对权威难以长期为继
·江泽民坐失开创宪政民主千秋伟业的大好良机
·中共垮台后中国必分裂大乱的原因及救治方略
·江泽民的罪孽
·胡锦涛要吸取江泽民的教训: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观念和事情正在起变化
·看韩寒文章有感:年轻一代渴望变革
·民主春风二度解冻专制中国——骆家辉效应(2图)
·习近平关注网络,重视重量级异见领袖文章
·中国若有宪政民主制度,试看天下谁能敌?
·ZT姜维平: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图)
·ZT各界急切寻求政治出路
·这些令人震惊的数字不能不令人得出这样的结论
·TPP向中共敲响了警钟
·ZT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高调谈改革
·ZT温家宝势力十八大前异军突起(图)
·ZT中国需要一场大变革
·关于薄熙来问题复某直线思维网友
·ZT匿名人士: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一图)
·新春寄语∕郭永丰
·反叛者起義者的心聲
·ZT评习近平提出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
·如此之多震惊世界的中国倒数第一说明了什么?
·中國已經國將不國的兆頭
·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陈破空
·40年前的《特权论》与40年后中国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
·夹缝中的良知和智慧/白岩松
·寻求体制内外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共识
·ZT梁京:中国通胀,一场规模空前的财富大抢劫
·值得一读:中国多发钱就涨价美国滥发货币为何不通胀
·习共19大後之主要人事最佳布局
●值得关注的文章转贴
·没有道德品质优势的民运比共产党好不到哪去
·《南方人物周刊》访戈尔巴乔夫
·ZT中美的10句话对比——剖析的真是精辟啊
·ZT什么是社会主义?中共国完全是欺世盗名
·ZT对胡锦涛《新年贺词》的几点意见
·谢选骏:中共尊孔意味共产主义末日来临
·社科院蓝皮书 中国面临周边四大威胁
·忘记历史经验教训重复犯错的民族是劣等民族
·突尼斯强权骤然垮台会带来新一波民主化浪潮
·薛涌:房价劫持了中国的未来
·ZT中国模式的非洲实验田——突尼斯怎么会一夜变天?(外一篇)
·ZT胡锦涛主张学习朝鲜和古巴 常委会决议不再讲普世价值
·牟传珩: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中南海来信:欠债太多,积重难返,政改难!/斯伟江(外一篇)
·末日将临?全球禽鸟鱼牛等动物离奇集体死亡
·ZT今日中共国到处都是人贩子
·ZT林和立:»“二刘”助习近平稳江山
·ZT没有任何政权可以在10亿人的不满中维持长久
·ZT警惕“红色血腥”卷土重来!
·梁京: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何时发生?
·中共内部唐太宗路线与隋炀帝路线的斗争
·ZT梁京:中国危机在加速恶化
·关注艾未未及中共拘捕艾未未引发的问题
·ZT中国 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
·ZT:2011.9/中国网友观点摘录
·ZT温家宝讲话透出重大信息:老江病危胡总失控
·ZT美国对中共发出战争警告
·ZT郎咸平如此看中國這個民族和奧巴馬
·ZT事实胜于雄辩 苏联解体後的发展(图)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zt“廖亦武的讲话足以让当局打颤”(组图)
·丹麦为什么不腐败?/ 许春华
·披阅毛泽东时代中国人离奇的死罪(图)
·北大教授順天應民演讲:辛亥革命与宪政(视频)
·大陆狂传的最新政治段子集 精辟!
·遭阉《南方周末》原版新年献词
·當代青年:像子弹飞的大陆90后
·王军涛:十八大政变后权争新变局
·俞可平: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
·zt网友称“罗援就是国贼”!
·ZT頑固抗拒中國實行憲政民主的官僚特權階級陣容
·ZT簡單說一下中共國的現狀
·由明清吏治看今日官場前所未有的贪污腐敗,宁不危呼?
·“文革中的左与右”/孙丰是也
·骆家辉:法治和言论自由是社会进步的动力(图)
·一位北大博士发人深省的新年献词
·索罗斯:中国的事情已经相当不妙/梁京
·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资中筠
·中国大陆人从小就一直生活在被谎言欺骗之中
·文字狱的危害
·中共国病入膏肓
·网友看特朗普亮点
·ZT盗听图说2017年03月25日
·曾国藩4句遗嘱,后代没出一个败家子!
·少沉迷中国历史,多了解世界文明
●阿拉伯世界茉莉花革命与中国的未来
·中南海进入了不眠之夜
·浪淘沙:因涉茉莉花革命博讯网遭黑有感
·浪淘沙:因涉茉莉花革命博讯网遭黑有感
·警惕伪革命分子对茉莉花民主革命的破坏和搅乱!
·可以选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ZT埃及革命,令中国军人振奋/春秋戈
·哀哉!可悲而又非常可怕的中国国情!
·曹长青:埃及革命将推动中国“新名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不应是忤逆习仲勋的不孝之子啊!(2图)

陈泱潮 ‏@CDZCYC
   
   2015-12-13
   
    501.习近平主政3年多来,从“五不准”、“七不讲”、到“不准妄议中央”,完全背离了其父习仲勋要制定《保护不同意见法》的遗愿。这想必是令习仲勋在天之灵非常痛心的忤逆不孝之举。习仲勋给习近平留下的宝贵资源民心人心,想不到这么快就被损耗殆尽。可惜啊!但愿余下的日子能有所改观。

   
   附:

高锴:习仲勋建议制定《不同意见保护法》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lsjd/lsjj/article_2013120996745.html
   
   发布时间:2013-12-09 12:35 作者:高 锴
   
   习近平不应是忤逆习仲勋的不孝之子啊!(2图)

   
   在广东工作期间,习仲勋深入工厂调查研究。
   
   习近平不应是忤逆习仲勋的不孝之子啊!(2图)

   
   上世纪80年代初,习仲勋在中南海勤政殿办公室工作
   
   《炎黄春秋》编者按:本刊自1991年创办,得到萧克、习仲勋、张爱萍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爱护和帮助,他们都曾为本刊题词,勉励有加。习仲勋同志曾在2001年本刊创刊十周年时为本刊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今年是习仲勋同志诞辰100周年,本刊特发此文纪念。

  峥嵘和曲折的经历

   
      今年是我党老革命家习仲勋诞辰100周年。他生于1913年,早年和刘志丹等一起闹革命,21岁任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主席。1935年,中央红军到达陕北,据说,毛泽东第一次见到习仲勋脱口而出:“噢,这么年轻!”他是我党老革命家中最年轻的领导人之一。
   
      抗日和解放战争时期,习仲勋历任陕甘边集团军政委、西北野战军副政委、第一野战军副政委、政委等职,和彭德怀、贺龙共同指挥了延安保卫战和解放西北五省的战役。新中国建立后,他历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书记,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政务院、国务院秘书长,1959年起任国务院副总理。
   
      正当他年富力强,协助周恩来忙于处理国家事务时,在1962年9月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康生给毛主席递了一个条子,上写:“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毛泽东当场念了这个纸条,并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不论革命、反革命,都是如此。”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刘志丹的弟媳李建彤写了一部传记性小说《刘志丹》。她用了多年时间搜集素材,反映当年刘志丹和他的亲密战友们(包括习仲勋)在西北地区开展革命斗争的故事。问题在于,当年中央红军经过长征到达陕北时已是疲惫之师,而西北红军当时正开创了良好的局面。李建彤强调她写的是真人真事,但越是说真人真事越糟糕。有的居心叵测者说:中央红军是“正统”,小说写成中央红军向西北红军“投靠”,把西北写成中国革命的“中心”,是贬损中央红军,贬损毛主席。康生得知后,就向毛主席告发,并诬指习仲勋是这部小说的“后台”。
   
      康生领导下的审查小组在“审查报告”中说:此书是习仲勋反党集团蓄谋已久进行的反党活动;习仲勋是此书的第一作者,刘景范(刘志丹胞弟)是第二作者,李建彤是执笔者。审查小组认为这部小说的罪名之一,是把陕甘写成中国革命的“中心”;罪名之二,是把刘志丹写得比毛主席还英明;罪名之三,小说中的人物罗炎、许钟写的是高岗、习仲勋,是“为高岗翻案”、“吹捧习仲勋”。
   
      《刘志丹》这部小说,后来又被升级为“彭德怀、高岗、习仲勋反党集团”的罪证,株连了上百名老干部和出版社的编辑人员,陕甘宁老区有上万人被打成“彭、高、习集团”的所谓“黑爪牙”,不少人被整残、整死。实际上,这些罪名全是无中生有、牵强附会、无稽之谈。习仲勋同志受此不白之冤,遭到长达16年的不公正对待。
   
      1977年底,胡耀邦出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平反了一大批冤假错案,对习仲勋的案子在查清以前,就先安排习仲勋去广东工作。受尽折磨的习仲勋,1978年4月出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二书记。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大讨论中,他是最先站出来表态支持的地方领导人。在恢复和发展经济方面,他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率先提倡改革开放,公开说“只要能把生产搞上去,不要管他什么主义”;还代表广东省委“请求中央允许在毗邻港澳边界的深圳、珠海等地划出一块地方,搞贸易合作区”。中央采纳了他的意见,广东首先成立了经济特区,成为中国最发达的地区之一。1980年2月下旬,胡耀邦当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总书记,几天内就发出《关于为“习仲勋反党集团”平反的通知》。在改革开放过程中,习仲勋一直是邓小平、胡耀邦等主张的改革开放政策的坚定支持者。

  兼任法制委员会主任

   
      1980年9月,习仲勋调中央任职,先是由全国人大补选他为副委员长,随后在党的会议上增选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1982年9月,党的十二大选举他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值得注意的是,在他担任党和国家的重要职务时,他还兼任了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主任。这反映了党对法制工作的重视,也反映了仲勋同志对法制工作的特殊关怀。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诞生于1979年2月,是为贯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而建立的有权威性的立法机构,由80位各界知名人士组成。第一任法制委员会主任是刚从囚禁地回到北京的彭真,第二任主任由习仲勋兼任。他们的任期各约两年三个月,到1983年9月法制委员会就结束了历史使命。正是在这两位热心法制的老革命家的坚强领导下,我国开始从“无法无天”、“无法可依”走向了“有法可依”、“以法治国”的道路。
   
      在一次会议休息时,习仲勋和彭真闲谈。习说:“要有一个制度,有一种力量,能抵制住‘文革’这样的压力才好。”彭真说:“我们建立法制,就是要能抵制住各种违法的行为。‘文革’是极严重的错误,今后决不许重演。”习说:“问题是,如果今后又出现毛主席这样的强人怎么办?他坚持要搞,怎么办?我看难哪,难哪!”彭说:“所以,我们今后一定要坚持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的规定,这是一项极其重要的原则。”笔者是该次会议的秘书人员,偶然听到了他们这次的闲谈,深感两位老领导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思考法制问题。
   
      仲勋同志参加人大工作有个特色,就是他不但参与领导,而且以普通一员的姿态参加小组会议。新宪法通过以后,人大常委会工作有了很大加强,每两个月召开一次常委会,每次四天左右,分四个组讨论议案,而后开全体会表决。仲勋同志几乎每次小组会都参加,他不是来做指示,而是和委员们平等地交换意见。每到讨论休息时间,他往往端着一杯茶在室内走来走去,跟大家问长问短。有一位外省来的列席代表不认识他,他就自我介绍:“我是习仲勋,和你一个组讨论……”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
   
   
      笔者听过他几十次谈话,总的印象是直率、平和、朴素。不是居高临下,而是交换意见;不是训诫,而是商谈。他在讨论中总是鼓励大家发表意见,他说: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我们是受人民委托代表他们管理国家的,责任重大,对每一个工作报告,每一个法律议案都要本着为人民负责的精神认真研究,要提修改或补充意见。我就不信这些议案都那么完善,如果我们只说赞成,只说同意,等于不提意见,那要我们这些人做什么用?他对代表、委员们要求很严,但由于把他自己也放在里面,就感到他是在督促自己,而不是训斥别人,起到了责己同时责人的效果。
   
   
      那时候,笔者在法制委员会民法室工作,室主任穆生秦,业务牵头的是李由义,他们都是建国前从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学识渊博。
   
   
      仲勋同志多次找我们讨论组织起草《民法通则》的问题。民法室曾搞了几个草案,征求各方面意见,反映都不够好,主要认为草案文字“法言法语太多,看不懂”,“像是看天书,谁知是什么意思?”一位市级领导人看到草案提出要建立“法人制度”大为惊讶,说:“你们怎么能建立法国人的制度?”因此,李由义在汇报时说了一句:“一些人没有起码的法律知识,可以不征求他们的意见。”仲勋同志不以为然,他说:“几十年无法无天,干部群众普遍缺乏法律知识,能怪他们吗?法律是要施行的,大家看不懂的法律能普及吗?我和他们一样看不懂法言法语,能不能写得通俗一点?我认为,群众反映‘看不懂’正是对这个草案的最真实的意见、最好的意见,也是我们最该重视的意见。”
   
   
     他说:“我要找救兵”。当即让秘书邀请语言学家吕叔湘先生参加会议。他当面恳请吕老帮助修改,并指定我(由于我当时较年轻)把草案及有关资料送到吕老家里,按吕老意见修改,还高声叮嘱大家:“文字修改,你们要听吕老的,他是语言大师。不要听我的,我不懂。”
   
   
     我听仲勋同志说过几次“我不懂”。像他这样的高层领导人,堂堂副委员长、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在众人面前公然说“我不懂”的,在我记忆中是第一人,不由得想起孔夫子的一句名言:“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后来,我遵照仲勋同志指示,连续三天去吕叔湘先生家“登门候教”。吕老非常认真,把草案一字一句地斟酌修改,改掉了不少重叠的或含义不清的字句,还把一些段落造句顺了顺,看起来就明白易懂了。
   
   
      一次永难忘却的对话
   
   
      仲勋同志又一次召集讨论,我汇报了吕老修改草案的情况,李由义也肯定吕老改得好,并检讨自己上次失言,对提意见者有“不敬”之处。仲勋同志很高兴,并由此发表了很多关于如何对待不同意见的话。时隔多年,但印象深刻,下面只能记叙他讲话的主要内容。
   
   
      他说:“谁都爱听好话,听赞成自己的话,但这些话很多是假话,有的是捧场,有的是敷衍应付。我们征求意见的目的,本来是为搜集各种补充意见,但是,人们一听到比较尖锐的不同意见就往往不高兴,‘你小子,拆我台!’有权的人有这种想法就很危险。”
   
   
     仲勋同志说:“我长久以来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怎样保护不同意见。从党的历史看,不同意见惹起的灾祸太大了!‘反党联盟’、‘反革命集团’、‘右倾投降’、‘左倾投机’等等,我经历过的总有几十起、上百起,但最后查清楚,绝大多数是提了一些不同意见,属于思想问题,有不少意见还是正确的。我们对党的领导人,应当热情拥护,对党的方针、政策应当坚决执行,但是对领导人的主张,对党的方针、政策,不是不可以提出不同意见。因此,我想,是否可以制定一个《不同意见保护法》,规定什么情况下允许提出不同意见,即使提的意见是错误的,也不应该受处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