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习近平不应是忤逆习仲勋的不孝之子啊!(2图)]
陈泱潮文集
·十一、传道书预言所罗门王要转世来传【上帝之道】
·十二、恒约要点:【上帝之道】十大信条及合一世界宗教之信经
·十三、恒约【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是人子辖管/牧养万国的铁杖和灵粮
·十四、当下上帝信仰复兴在中国与世界兴起中文热的神学及历史意义
·十五、人子+弥勒+马赫迪一口同声祝福白马更新教会
·人子二书注释索引
·《人子二书》問世是本次“圣经四连环血月”的重大事件
·反对造物主主宰者没有好结果!
●圣经续篇【恒约】大略(哥本哈根书)
·哥本哈根书目录
·1.【恒约】应验【新约】预言“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1图)
·2.人子之所以受上帝重用蒙耶稣授权的今生原因
· 3.【恒约】与【新约】的合法性与可信度如出一辙
·4.【恒约】谛约者人子与圣灵有着极其特殊的因缘
·5.圣经【旧约】和【新约】对【恒约】的部分重大预言(2图)
·6.【恆約】的重要貢獻
·7.【恆約】對未來的重大預言
· 8.末日獲得拯救的窄門,就在【恆約】之中
·9.認清上帝創世造人等真相,是獲得拯救的要件
·10.不可為了肉體壞了烀f勿為假(肉體)喪真(烀
·11.人類三階段分別彰顯【神權】、【神跡】、【神道】三教化
·12.領悟【恆約】的關鍵
·13.【恆約】特別強調:只有行出“尊神為大”和“愛人如己”,才能保證得救
·14.【恆約】基於造物主寰宇全球一體化立場,包容揚棄一切文化,開創新文明
·15.一切權柄、國度、榮耀歸於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耶和華
·聖經續篇【恆約】大略(全文/组图)
●上帝與人子締結【恆約】紀實(缔约书)
·締約書目錄
·1上帝與挪亞立約,以虹為記號
·2上帝與人子立約,以彩云為記號
·3上帝特意揀選和造就了人子
·4上帝在牢中牢给人子作了极其神圣的特殊洗礼
·5上帝與人子締結【恆約】紀實
·6【恒约】确立,人子第一问:“我身是否弥勒身?”(组图)
·7【恆約】確立,人子第二問:“人子彌勒何一身?”(组图)
·ZT基督网:紫薇圣人的历史使命及其特征特点
·人怎样对待造物主上帝,机器人也将怎样对待人(图)
·8【恆約】確立,人子第三問:“悟道紀念定何日?”(2圖)
·9东圣神洲是造就人子,大復興【上帝信仰】之地
·上帝将大卫王最优秀的后裔隐藏在中国
●陈圆圆转世传奇纪实
·贝塔以色列人是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爱情结晶
·1987年8月18日陈圆圆转世前夕三约定
·2007年1月互联网上公开寻找陈圆圆的转世(6张图)
·1、2007年4月出席未来十年中国问题研讨会(2图)
·2.2007年5月2日第一次见面
·3.第二次见面
·对查建国推崇无神论的批评
·4、上帝引领您我的脚步(图)
·5、相通的心灵
·6、莫忘6月22日必将载入史册的神圣约会
·7、首通电话
·8、电话留言
·9、花束表达了我的心意
·10、您担心我淋雨
·11、您清澈的眼睛告诉我
·12、非同凡响的历史画面(照片略)
·13、想不到如此少年老成
·14、从长计议
·15、往事回顾
·湖南怀化“群体转世”实地探秘(图)
·16、狱中阴阳热恋
·17、相互确认:我们的手不禁一再紧紧相握
·从神学看【先知】的定义
·18、爱人,就要为所爱的人负责
·19.造化何等奇妙
●反恐与拯救
·略谈对中国和世界的拯救
·略谈根治恐怖主义三部曲
·ZT与美国一战?告诉你美军有多厉害(图)
●杜绝恐怖主义自杀杀人的优秀影视脚本
·陈圆圆转世传奇纪实(上/组图)
·2015年圣诞节最珍贵的礼物
●转世轮回是客观事实
·事实见证【灵魂不死,在转世轮回中存在和运行】1
·地球大劫与生态轮回的证据:史前17大惊人秘密 科学至今无解(组图)
·转世证据2:形似又神似 川普是巴顿将军转世?!
●确认人子之根据
·圣灵元年2016-5-8母亲节献礼
·确认人子的五【必】要件(2图)
·简体:确认耶稣终必授权辖管/牧养万国之人子的10大根据
·就人子问题,陈泱潮答复网友(2图)
●2017丁酉金鸡高鸣
·ZT金鸡一鸣,圣人必出,世界巨变!
·紫薇圣人是上帝差遣的世界宗教的集大成者
●犹太教说天主教是异端,天主教说新教是异端,新教又把、、、、、、
·加尔文用异端名义打压不同意见是违反耶稣精神的犯罪行为
●人子(弥勒)2017复活节致习近平暨全体国民
·习近平应积极配合特朗普,有效解决朝核问题
·国人要积极支持习近平切实成就丹麦模式中国梦
·习仲勋遗计三步曲,令习近平上位展宏图
·孝子毋忘贤父遗志,报恩家国,普天同庆
·习近平应遵父嘱,以民为主,不做官僚特权阶级一党之奴
·新聞:秦始皇銅像被風吹倒「面目全非」(圖)
●圣经版永远的福音:《圣灵福音》
·【恆約】《圣灵福音》第一篇1章
·【恆約】《圣灵福音》第二篇2-4章
·圣灵元年致牧师书(2图)
·穷人拉撒路与财主的故事说明什么?
●诺查丹玛斯与凯西预言选
·诺查丹玛斯《诸世纪》第二章51准确预言了英国脱欧(1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不应是忤逆习仲勋的不孝之子啊!(2图)

陈泱潮 ‏@CDZCYC
   
   2015-12-13
   
    501.习近平主政3年多来,从“五不准”、“七不讲”、到“不准妄议中央”,完全背离了其父习仲勋要制定《保护不同意见法》的遗愿。这想必是令习仲勋在天之灵非常痛心的忤逆不孝之举。习仲勋给习近平留下的宝贵资源民心人心,想不到这么快就被损耗殆尽。可惜啊!但愿余下的日子能有所改观。

   
   附:

高锴:习仲勋建议制定《不同意见保护法》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lsjd/lsjj/article_2013120996745.html
   
   发布时间:2013-12-09 12:35 作者:高 锴
   
   习近平不应是忤逆习仲勋的不孝之子啊!(2图)

   
   在广东工作期间,习仲勋深入工厂调查研究。
   
   习近平不应是忤逆习仲勋的不孝之子啊!(2图)

   
   上世纪80年代初,习仲勋在中南海勤政殿办公室工作
   
   《炎黄春秋》编者按:本刊自1991年创办,得到萧克、习仲勋、张爱萍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爱护和帮助,他们都曾为本刊题词,勉励有加。习仲勋同志曾在2001年本刊创刊十周年时为本刊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今年是习仲勋同志诞辰100周年,本刊特发此文纪念。

  峥嵘和曲折的经历

   
      今年是我党老革命家习仲勋诞辰100周年。他生于1913年,早年和刘志丹等一起闹革命,21岁任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主席。1935年,中央红军到达陕北,据说,毛泽东第一次见到习仲勋脱口而出:“噢,这么年轻!”他是我党老革命家中最年轻的领导人之一。
   
      抗日和解放战争时期,习仲勋历任陕甘边集团军政委、西北野战军副政委、第一野战军副政委、政委等职,和彭德怀、贺龙共同指挥了延安保卫战和解放西北五省的战役。新中国建立后,他历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书记,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政务院、国务院秘书长,1959年起任国务院副总理。
   
      正当他年富力强,协助周恩来忙于处理国家事务时,在1962年9月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康生给毛主席递了一个条子,上写:“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毛泽东当场念了这个纸条,并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不论革命、反革命,都是如此。”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刘志丹的弟媳李建彤写了一部传记性小说《刘志丹》。她用了多年时间搜集素材,反映当年刘志丹和他的亲密战友们(包括习仲勋)在西北地区开展革命斗争的故事。问题在于,当年中央红军经过长征到达陕北时已是疲惫之师,而西北红军当时正开创了良好的局面。李建彤强调她写的是真人真事,但越是说真人真事越糟糕。有的居心叵测者说:中央红军是“正统”,小说写成中央红军向西北红军“投靠”,把西北写成中国革命的“中心”,是贬损中央红军,贬损毛主席。康生得知后,就向毛主席告发,并诬指习仲勋是这部小说的“后台”。
   
      康生领导下的审查小组在“审查报告”中说:此书是习仲勋反党集团蓄谋已久进行的反党活动;习仲勋是此书的第一作者,刘景范(刘志丹胞弟)是第二作者,李建彤是执笔者。审查小组认为这部小说的罪名之一,是把陕甘写成中国革命的“中心”;罪名之二,是把刘志丹写得比毛主席还英明;罪名之三,小说中的人物罗炎、许钟写的是高岗、习仲勋,是“为高岗翻案”、“吹捧习仲勋”。
   
      《刘志丹》这部小说,后来又被升级为“彭德怀、高岗、习仲勋反党集团”的罪证,株连了上百名老干部和出版社的编辑人员,陕甘宁老区有上万人被打成“彭、高、习集团”的所谓“黑爪牙”,不少人被整残、整死。实际上,这些罪名全是无中生有、牵强附会、无稽之谈。习仲勋同志受此不白之冤,遭到长达16年的不公正对待。
   
      1977年底,胡耀邦出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平反了一大批冤假错案,对习仲勋的案子在查清以前,就先安排习仲勋去广东工作。受尽折磨的习仲勋,1978年4月出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二书记。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大讨论中,他是最先站出来表态支持的地方领导人。在恢复和发展经济方面,他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率先提倡改革开放,公开说“只要能把生产搞上去,不要管他什么主义”;还代表广东省委“请求中央允许在毗邻港澳边界的深圳、珠海等地划出一块地方,搞贸易合作区”。中央采纳了他的意见,广东首先成立了经济特区,成为中国最发达的地区之一。1980年2月下旬,胡耀邦当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总书记,几天内就发出《关于为“习仲勋反党集团”平反的通知》。在改革开放过程中,习仲勋一直是邓小平、胡耀邦等主张的改革开放政策的坚定支持者。

  兼任法制委员会主任

   
      1980年9月,习仲勋调中央任职,先是由全国人大补选他为副委员长,随后在党的会议上增选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1982年9月,党的十二大选举他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值得注意的是,在他担任党和国家的重要职务时,他还兼任了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主任。这反映了党对法制工作的重视,也反映了仲勋同志对法制工作的特殊关怀。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诞生于1979年2月,是为贯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而建立的有权威性的立法机构,由80位各界知名人士组成。第一任法制委员会主任是刚从囚禁地回到北京的彭真,第二任主任由习仲勋兼任。他们的任期各约两年三个月,到1983年9月法制委员会就结束了历史使命。正是在这两位热心法制的老革命家的坚强领导下,我国开始从“无法无天”、“无法可依”走向了“有法可依”、“以法治国”的道路。
   
      在一次会议休息时,习仲勋和彭真闲谈。习说:“要有一个制度,有一种力量,能抵制住‘文革’这样的压力才好。”彭真说:“我们建立法制,就是要能抵制住各种违法的行为。‘文革’是极严重的错误,今后决不许重演。”习说:“问题是,如果今后又出现毛主席这样的强人怎么办?他坚持要搞,怎么办?我看难哪,难哪!”彭说:“所以,我们今后一定要坚持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的规定,这是一项极其重要的原则。”笔者是该次会议的秘书人员,偶然听到了他们这次的闲谈,深感两位老领导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思考法制问题。
   
      仲勋同志参加人大工作有个特色,就是他不但参与领导,而且以普通一员的姿态参加小组会议。新宪法通过以后,人大常委会工作有了很大加强,每两个月召开一次常委会,每次四天左右,分四个组讨论议案,而后开全体会表决。仲勋同志几乎每次小组会都参加,他不是来做指示,而是和委员们平等地交换意见。每到讨论休息时间,他往往端着一杯茶在室内走来走去,跟大家问长问短。有一位外省来的列席代表不认识他,他就自我介绍:“我是习仲勋,和你一个组讨论……”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
   
   
      笔者听过他几十次谈话,总的印象是直率、平和、朴素。不是居高临下,而是交换意见;不是训诫,而是商谈。他在讨论中总是鼓励大家发表意见,他说: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我们是受人民委托代表他们管理国家的,责任重大,对每一个工作报告,每一个法律议案都要本着为人民负责的精神认真研究,要提修改或补充意见。我就不信这些议案都那么完善,如果我们只说赞成,只说同意,等于不提意见,那要我们这些人做什么用?他对代表、委员们要求很严,但由于把他自己也放在里面,就感到他是在督促自己,而不是训斥别人,起到了责己同时责人的效果。
   
   
      那时候,笔者在法制委员会民法室工作,室主任穆生秦,业务牵头的是李由义,他们都是建国前从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学识渊博。
   
   
      仲勋同志多次找我们讨论组织起草《民法通则》的问题。民法室曾搞了几个草案,征求各方面意见,反映都不够好,主要认为草案文字“法言法语太多,看不懂”,“像是看天书,谁知是什么意思?”一位市级领导人看到草案提出要建立“法人制度”大为惊讶,说:“你们怎么能建立法国人的制度?”因此,李由义在汇报时说了一句:“一些人没有起码的法律知识,可以不征求他们的意见。”仲勋同志不以为然,他说:“几十年无法无天,干部群众普遍缺乏法律知识,能怪他们吗?法律是要施行的,大家看不懂的法律能普及吗?我和他们一样看不懂法言法语,能不能写得通俗一点?我认为,群众反映‘看不懂’正是对这个草案的最真实的意见、最好的意见,也是我们最该重视的意见。”
   
   
     他说:“我要找救兵”。当即让秘书邀请语言学家吕叔湘先生参加会议。他当面恳请吕老帮助修改,并指定我(由于我当时较年轻)把草案及有关资料送到吕老家里,按吕老意见修改,还高声叮嘱大家:“文字修改,你们要听吕老的,他是语言大师。不要听我的,我不懂。”
   
   
     我听仲勋同志说过几次“我不懂”。像他这样的高层领导人,堂堂副委员长、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在众人面前公然说“我不懂”的,在我记忆中是第一人,不由得想起孔夫子的一句名言:“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后来,我遵照仲勋同志指示,连续三天去吕叔湘先生家“登门候教”。吕老非常认真,把草案一字一句地斟酌修改,改掉了不少重叠的或含义不清的字句,还把一些段落造句顺了顺,看起来就明白易懂了。
   
   
      一次永难忘却的对话
   
   
      仲勋同志又一次召集讨论,我汇报了吕老修改草案的情况,李由义也肯定吕老改得好,并检讨自己上次失言,对提意见者有“不敬”之处。仲勋同志很高兴,并由此发表了很多关于如何对待不同意见的话。时隔多年,但印象深刻,下面只能记叙他讲话的主要内容。
   
   
      他说:“谁都爱听好话,听赞成自己的话,但这些话很多是假话,有的是捧场,有的是敷衍应付。我们征求意见的目的,本来是为搜集各种补充意见,但是,人们一听到比较尖锐的不同意见就往往不高兴,‘你小子,拆我台!’有权的人有这种想法就很危险。”
   
   
     仲勋同志说:“我长久以来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怎样保护不同意见。从党的历史看,不同意见惹起的灾祸太大了!‘反党联盟’、‘反革命集团’、‘右倾投降’、‘左倾投机’等等,我经历过的总有几十起、上百起,但最后查清楚,绝大多数是提了一些不同意见,属于思想问题,有不少意见还是正确的。我们对党的领导人,应当热情拥护,对党的方针、政策应当坚决执行,但是对领导人的主张,对党的方针、政策,不是不可以提出不同意见。因此,我想,是否可以制定一个《不同意见保护法》,规定什么情况下允许提出不同意见,即使提的意见是错误的,也不应该受处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