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高皋: 『战犯楼』里的廖耀湘]
严家祺
·
近期文章
·
·大唯:严家祺谈“三要三不要”
·金融海啸十年再思考————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严家祺: 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从一带一路看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差距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严家祺:怎樣使中美貿易戰停息下來
·北大文革亲历者文集
·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严家祺批判最高权力终身制舊文部分目录
·一次全文发表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习近平311复辟帝制得逞的四大因素
·废除终身制和习仲勋平反,发生在同一时间
·2013舊文:廢除終身制是怎樣產生的?
·中国修宪面临四大问题
·良好的资本主义和坏资本主义
·严家祺:《全球金融恒等式》
·经济学数学方法的局限
· 两位数学家为张益唐受攻击而说话
·民主与社会公正——政府作用的比较分析
·严家祺:从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谈起——如何面对2022年最高权力更迭危机?
·严家祺:请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回到家人中
·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兴衰
·严家祺:创造史观
·读《首脑论》——政治心理学的观点
·严家祺:刘晓波争议原因论
·严家祺:人生九论
·权力与权利
·一五二七年罗马浩劫的原因
·打字稿:严家祺39年前为天安门事件翻案旧文
·29年前访《江青同志作者》
·高皋文章:寻找鮑有光
·"美国第一”和“中国第一”
·“伟大”是一种感觉
·什么是中国的“中央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 从“权贵资本主义”到“社会资本主义”
·中国社科院『前身』学部文革简史
·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期
·『心因突变』和『创造史观』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新史記》中國如何走出『兩大循環』?
· 從『大清王朝』到『紅色王朝』
·
三个世界:物质世界·观念世界·规范世界
·
·嚴家祺:什麼是“規範世界”?
·插圖版『創造發明』和『理想主義』的根源
·“分形”和“规范世界”
·“三个世界”的关系及插图(1)
·超越 “唯物论”和 “唯心论”
·分形图案
·怎样才能找到“分形”图案?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严家祺:《创造史观》
·
经济学、货币金融学、全球总账本
·
·严家祺:全球总账本
·嚴家祺:全球單一貨幣構想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中国外汇储备大规模流失的后果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全文: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嚴家祺:經濟學理論的第五次革命
·嚴家祺:比特幣的正背兩面
·朱镕基兒子對『股市暴跌』的答案
·『貪民』的名字是『笨錢持有者』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衍生經濟』過度擴張有什么后果?
·金融風暴三大定律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中国将公开宣告房地产大崩盘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世界是一個“騙局”
·全球化中的商品技术资本和人的流动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皋: 『战犯楼』里的廖耀湘

   转发自《纵览中国》2015-11-30
   

『战犯楼』里的廖耀湘


高皋


   【按:廖耀湘夫人张英玉是高皋母亲的同事】

    廖耀湘是中国的抗日名将 , 湖南省邵阳人 , 生于1906 年 , 卒于1968年 。 有关他的记载很多 。 提到他 的婚姻 时 , 只说廖夫人是黄兴的堂侄女 。 其实 , 廖耀湘还有另外一次婚姻 。
    廖耀湘在国共之间的辽沈战役中被俘 ,关押在锦州监狱 。1961 年大赦出狱后,迁居北京 。 中国政府给了他一个政协委员的名义 , 便于解决住房和薪资等问题。
    “文化大革命”前夕 , 住在“战犯楼”的廖耀湘与北京市女子第二中学数学教师张英玉正式结为夫妻 。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前夕,张英玉和一位谢姓大学同学结婚 。 婚后不久, 谢先生远赴美国留学, 她因怀有身孕, 未能同行, 与公婆住在一起。 她的公公是北京协和医院著名的泌尿科专家, 当今著名医师吴阶平的恩师。公公去世后, 继与婆婆住在一起, 上伺奉老人, 下抚育幼子, 自己则在中学教书。 虽然辛苦, 却是家庭和睦,生活愉悦。
    张老师是山东青岛人。 身材苗条, 个子高挑, 皮肤白嫩细腻, 五官小巧精致, 不施脂粉, 仍然俏丽。 喜欢穿着剪裁合体花色素雅的旗袍, 掖下别一方色泽相配的小手绢。 神态自若, 步履轻盈, 说起话来有声有调。 当时,百里千里也挑不出几个这么有气质的女性来。 她心地善良, 待友真诚, 乐于助人, 和同事相处融洽。
   她数学根基深厚 , 勤于钻研业务, 头脑清析, 口齿清楚。 她 深入浅出, 灵活多 变, 不讲廢话, 因人而异的教学方法和一丝不苟的教学态度, 令学生除了敬畏还是敬畏,没有一个学生敢在课堂上跟她捣蛋。 她不会溜须拍马, 又有海外关系, 领导虽然不戴济她, 却也不能小瞧她, 不得不总是把她按排教毕业班, 以保证升学率。
   张老师和丈夫远隔重洋无法相聚。 身处异国他乡, 孤苦零仃的谢先生在50年代提出离婚。 婆婆心疼儿媳妇, 更痛爱孙子,不忍他们离去。 这样, 张老师继续住在婆家, 照顾日渐年迈体衰的婆婆, 直到终老。
   张老师的自身条件那么好, 很多人为她做媒, 多是学者,教授,高官 , 她都拒绝了。 最后, 廖耀湘的为人和诚意打动了她, 他们在文化大革命前夕, 结为夫妻。
   婚后, 廖耀湘执意要张英玉的儿子和老母搬去同住。 廖耀湘每天早晨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岳母请安奉茶。张老师曾多次劝阻, 都無法阻挡老廖诚心诚意尽他的孝道 。 对待她的儿子, 更如同己出。
   
    廖耀湘还不只一次对张老师说, 他是军人, 是战败被俘,没有投降。 尽显出廖将军铁骨峥峥, 不屈不挠的英雄气概。
    廖耀湘与张英玉的秉性人格,使他们的婚姻美满幸福。 有夫人陪伴, 廖将军在社交场合更加从容自信。认识他们的人都称这是一场美好姻缘。
   可惜,好景不长。 突如其来的 “文化大革命 “摧残了他们温馨的二人世界。廖耀湘是特赦的国民党高级将领,政协委员, 受到一定程度的保护。 张英玉可就只能无遮无拦地裸露在”革命”的狂风暴雨中了。 她被打成”牛鬼蛇神”, 剃了阴阳头, 不停地被”红卫兵”批斗。 质问她为什么专爱”资产阶级的奇装异服”, 为什么嫁了个”美帝国主义的走狗”还不够,又嫁了个”国民党的残渣余孽”。
    当时, 国民党是最最反动的代表。 在随后的秋收支农中,张老师被押往农村。 她不仅要和学生一起下地干活, 劳动之余还要接受批斗。
    一次, “红卫兵”小将们把她拖到井边,上”阶级教育课”, 反复喝问她为什么要和国民党反动派勾在一起?帮国民党干了多少坏事?!……”打倒国民党反动派!” “打倒国民党残渣余孽!”“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 的口号声不仅激起了学生的”义愤” , 也激起了贫下中农的 ”义愤”。 围观者蜂拥而上, 跟随领头的红卫兵一起, 又推又搡, 拳脚相夹。 柔弱的张老师不支倒下,昏厥过去,这帮打人打红了眼的”红卫兵, 用井水泼醒她,接着又打, 直到流产, 险些就断送了性命。
    面对着受尽屈辱折磨的爱妻, 面对着不幸夭折的爱情结晶, 廖将军无能为力, 痛彻心肺。 他深感內疚, 不停地自责, 觉得是自己牵连了妻子。 尽管妻子对他无怨无艾,百般劝慰, 尽管他们心心相印, 关爱有加, 也难以真正排解将军心底的郁闷, 也难以完全抚平将军的心灵创伤。无声无息中却损害着将军的身体健康, 终于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不久的1968 年, 因脑血管意外骤然离世。 带着遗憾, 带着眷恋, 带着凄凉。 时年 62岁。
   
   (写于 2006-2-6。 2015-11-30 稍作修改)
   本文作者 高皋 2006 巴黎
   高皋: 『战犯楼』里的廖耀湘

(2015/11/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