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徐水良文集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2017年
2017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再驳中国传统文化是共产党统治主要原因的谬论)


   

徐水良


   

2015-11-3日


   
   
   我们要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各种谬论。
   
   一神教是极权专制和共产主义的鼻祖。因此马列共产主义及其共产党首先在一神教世界产生,形成。共产社会也首先在一神教世界苏联和东欧建立,然后通过五四运动,大力毁灭中国传统文化,强行输出马列共产主义和共产党到中国,强加给中国。然后,继续大力毁灭中国传统文化。马列教信徒和一神教神棍,非要说中国传统文化才是共产党统治的主要原因,这完全是颠倒黑白。就像非要把强奸罪行的责任,从强奸犯身上推到受害者身上一样,完全是彻头彻尾,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谬论。
   
   顺便说一句:中国封建社会是春秋以前。战国以后,尤其是秦汉以后,早已经是反封建、反分封的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社会,完全不再是欧洲中世纪基督教世界贵族分封割据的封建制度,非要把中国封建社会结束以后,两千几百年反封建的社会说成封建社会,把反封建的君主专制文化,说成是封建文化,完全是马列教徒和一神教神棍的胡说八道。
   
   中国民运已经与胡扯蓝色文明黄色文明无稽之谈的《河殇》以来,许许多多企图把对马列共产主义的斗争大方向,转移到传统文化头上,从而保护马列教及其共产主义。保护共产党统治的伪右派,进行了许多年的论战,早已经把他们的谬论,驳得体无完肤,失去市场。连伪右派伪民运都早已不大敢再胡扯的谬论,想不到却被信息闭塞的神棍们当作宝贝,继续胡扯,继续混淆是非,颠倒黑白。
   
   所以,如果需要,我们应该重新拿出过去批驳文章,对继续胡扯的神棍们再批驳一次。
   
   徐水良
   
   2015-11-3
   
   
   在11/03/2015 11:44AM,陈卫珍写道:
   据我的观察,中国文化的劣根性的确与中国三千年长期的封建专制统治有关联,也与中国的儒家文化有关联。与其说是中国人民在上世纪选择了共产党,不如说是中国的封建专制文化土壤更适合共产党的统治。
   
   精辟之见!
   确实,共产主义到了中国,仿佛如干柴遇见烈火!
   
   我感到从属灵角度来看的话,共产主义是西方某个支派的邪灵,而中国社会的历史,基本就是一部邪灵统治的历史,因此,共产邪灵,到了中国,仿佛是找到了久违的根据地。
   
   中国的制度转型,深层的问题还是灵里的问题。基督徒要多多为这个国家祷告,改变空中的属灵格局。
   
   在2015年11月3日上午11:26,DaoWang写道:
   张雪忠:鲁迅、柏杨和龙应台等人的国民性批判错在哪里?
   网站链接: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cid=1001603905096986530958&from=1053093010&wm=3333_2001&ip=222.72.90.118
   
   评论:张教授的见解有独到之处,也平衡了人们对制度重要性的认识不足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民族劣根性是长期不好的制度塑造出来的。有什么样的制度就有什么样的国民性。比如,同样是华人的血统,新加坡、台湾和香港的华人所表现出来的国民平均素质就比中国大陆人高很多,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因为中共的独裁专制统治尤其是文革的十年浩劫与八九六四之后的拜金主义对中国人的素质带来前所未有的伤害。中国人的传统文明的礼仪教养尽失。
      同时我对张教授的唯制度论也有一些质疑:
      据我的观察,中国文化的劣根性的确与中国三千年长期的封建专制统治有关联,也与中国的儒家文化有关联。与其说是中国人民在上世纪选择了共产党,不如说是中国的封建专制文化土壤更适合共产党的统治。
      当然,我们都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不同的传统文化会导致不同的文化劣根性(即国民性),这也是不争的事实。而劣根性或曰罪性是人类的共性。在《丑陋的中国人》之先有《丑陋的日本人》、《丑陋的美国人》!
      而柏杨先生观察到的“一个中国人一条龙,三个中国人都是虫。”的现象。在日本和韩国两个民族就没有,这是为什么最需要合作精神的足球运动,中国屡战屡败日韩的根本原因。而一对一的围棋赛,中国却屡战屡胜日韩。有人形象评论三个国家下围棋的民族性心态的差别:日本人是武士道精神,死不认输;韩国人是跆拳道风格,目的就是打倒对方或同归于尽,不管死得有多难看;中国人是太极风格,在潇洒飘逸之中不知不觉让对手见血封喉,都搞不清自己是怎么死的,而且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当然中国人在围棋项目立于不败之地。
      我观察到另外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大多数海外华人的劣根性没有因为长期生活于民主自由的制度下进步了多少!他们的观念与生活行为模式反而受到文化因素和基础教育背景的影响!中共的洗脑教育塑造了今天的海外华人对社会公义和人权的普遍性冷漠。
      当年洛杉矶发生黑人暴乱,韩国人表现出抱团互助,黑人不敢抢韩国城。相反,华人表现出自私自利,专顾自己。结果黑人专抢华人,华人损失巨大。这也是不争的历史事实!
      同样是在美国参选议员,华人往往胜不过印度裔、西班牙裔和韩裔等少数族裔,因为华人不团结,会产生两个派系,彼此拆台,内耗!
      即使是在美国开超市,韩国超市是雇佣本国人优先,韩国人是照顾韩国超市生意优先。华人超市是谁要工价便宜雇佣谁,华人是哪里价格便宜光顾哪!在白人超市实在买不到的商品才想起华人超市。
     开餐馆也有同样现象,华人餐馆彼此打价格战,在网上互给差评,没一个人说好话,只有造谣中伤对方,鱼死网破,两败具伤。韩国餐厅从不搞价格战,在网上都彼此点赞,互相帮撑提携,成行成市,最终双赢,因此韩流风靡全球。
      而大多韩裔只开现代车,用三星手机。大多华人开日本车,用苹果手机。
      在美国,我遇到一个韩国牧师,他对我说认识本地好多华人牧师,每个牧师都跟他说别的华人牧师和教会不好,只有自己最好。而他们韩国牧师即使因为神学立场不同,分开聚会,也不说别人不好,还可以常常在一起祷告。
      所以我的结论是:每个人都有罪性,都需要悔改。所谓国民性即是族群罪性的某些共同特征而已。制度只对人的罪性和邪恶有抑制作用,不起根本作用。而人的宗教信仰与敬畏之心也是防止社会道德滑坡的不可忽视的因素。因为毕竟制度还是死的,人却是活的,活在人里面的背逆性决定了人总是要钻制度的空子,要违背成文和不成文的法律,所以我们不能唯制度至上,也不能因为民主制度的有限性而反民主。正如陈卫珍姐妹很精辟指出的:“民主监督与权力制衡是抑制人外显的恶,信仰是抑制人内心的邪恶。”我加上一点,唯有基督十字架的救恩能拯救罪人的生命,我再次极其诚恳的呼吁追求中国民主自由之梦的诸如同仁同道,包括我王岛自己,自我醒觉,扪心自问,如果没有敬畏上帝之心,我的自我中心、骄傲自大、苦毒仇恨、贪婪淫荡等等,又比如今在位的中共贪官污吏好到哪里去呢?
   
   ====
   
   郭永丰就是拼命要大家不要把主要打击矛头对准中共
   
   中国的问题,当然是“外魔”中共造成的。但郭永丰一个恒久不变的主题,就是拼命要大家不要把打击矛头对准中共,而是要对准其他信仰,包括对准佛教等所谓的无神论和偶像信仰。这里他又变换花样,要大家对准自己内心的心魔。目的始终不变,就是尽可能要大家不要把主要打击目标对准中共。
   
   徐水良
   
   2015-10-8日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心魔与外魔究竟哪个更祸国殃民?
   
   在 10/08/2015 01:20 AM, 郭永丰 写道:
    http://user.qzone.qq.com/1326561708/blog/1444272901
   
   作者:郭永丰
   何为心魔?就是盘踞在自己内心深处的自我,这个自我维护的是属于自身的一切邪情私欲、私心杂念和个人野心等等,甚至还是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的。无权无势的人没有太多机会施展或者完全释放这些属于邪恶的一面出来,所以对他人和社会的危害不大。果真硬要实施之,一般倒是伤害到自己的成分占有绝大多数,让自己最吃亏,所以,此时的所谓自欺欺人,害人害己的表现最为明显。所以,民间的地痞流氓无赖黑社会基本都是短寿的。因为无很好的土壤让其茁壮成长起来。而在乱世里,这类黑社会组织才会浑水摸鱼迅速成长为无限大,于是便把某个地区或者某个国家给统治了,这便是这个地区或国家所有人民持久的大灾难。
   何为外魔?就是盘踞在他人内心或群体人内心深处的自我,这个自我是完全用来维护这个他人以及这个群体人的一切邪情私欲、私心杂念和各种各样野心的,固然依旧还是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的,且还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一般情况下,这类外魔有属于个体的,小集体的,大集体的,以至大到一个地区或国家机器的。无论是否有心魔,很多人都在与这种显而易见的外魔长期持久地较量着,甚至花费毕生精力,全身心倾注,而长期战斗不息,非常热衷,确实也很热闹好看,一旦套进去便不想走出来了。其实当今的中国人,只要是关心政治和时事的,基本都在参与着这样一种争战。比如表现在笔战和舆论战争的,也有面对面发生口角的,最终,也会发展到拳脚相加,棍棒刀具枪支弹药的上阵。
   这种事情眼下在中国社会的表现就是,各种反专制力量与维护专制的任何人的长期较量与争战,腐败官权及其帮凶与广大受害的人民群众的争战等,这个应是主流和大趋势的争战。细化到各种层次不同的人们之间的相互争战,比如毛粪与民主人士之间的争战,无神论与拜偶像民主人士与基督徒民主人士之间的争战,无神论和拜偶像者与基督徒的争战等等。似乎只要有人,就一定有争战。“箴言说,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都看为正”,那么,只要有与自己相左的任何想法或意见,都会或多或少有各种各样地争战发生。如果是信耶稣的人,在一开始时,自我内心深处的争战与纠结也是非常火热澎湃的,让意志薄弱者很难吃得消。但只要时日一长,被耶稣的圣洁和公义完全战胜自己的一切心魔了,自己也完全适应了,自己内心果然就平静安详无限坦然了
   。
   所以,严格说,一个人的一生实质就是战斗的一生,越是不信耶稣且战斗力很强的人这种战争越火热且没完没了。表现在外的就是与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儿女、亲朋好友、同事及社会人士或社会组织的争战,表现在内的则是自己的良心与违背良心的任何想法或事情的争战。在外的输赢未必就是内心的输赢,凡是总是对得起自己良心而活着的人,比较坦然坦荡,活得也爽心愉快,否则就都很纠结。或者即便被心魔战胜良心,无论外在的赢或内心的赢,都会让自己处于长久的不安中。尤其人在官场的,似乎时刻都在提心吊胆,担惊受怕,毕竟因为做贼心虚。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但在现实大染缸中,究竟有几人确实都做到了真正的洁身自好,手洁心清,纤尘不染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