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徐水良文集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2003年,美国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它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9.11,一个悲伤的日子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1: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2: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
·对刘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大陆的检控趣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近来相关讨论2:
   
   


   
   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徐水良

   
   

   
   2015-11-25

   
   有才说得很对。我与我老乡并老朋友的现在看法很一致。
   
   至于革命,我们不知道它到来的具体时间和方法,但却能够肯定它必然到来,而且不会太久,而且还可以估计它很可能是以让所有人意外的方式来临。
   
   徐水良
   
   2015-11-25
   
   在11/25/201503:49PM,youcaiWang写道:
   
   中共的极权统治需要特线及其组织渗透各个方面,这个逻辑上想的通。但是中共通过特务系统来组织反对派,中共通过大量的金钱人员运作使得原来的反对派组织成为中共的外围组织。这个确实是中共的杰作。通过这样的中共的组织来扮演反对派角色使得所谓“反对派”成为了为中共真正服务的工具。这样的反对派组织对中共太有利了。但是中共的组织难道不对中共有利,还对反对派有利?这样的中共组织一方面为中共服务,另一方面败坏政治反对派的声誉。特别是一些所谓反对派成为笑话(包括我曾经参与的),像民主中国阵线当时有多大的阵型,1989-1991年间,我当时被关在秦城监狱时,看守的武警还对我开玩笑说过民主中国阵线派人来救我们了。看看现在的情况,真的不知说什么好。这次的发票事件,费良勇真的很认真,具有科学实证精神,让我从这件小事有所感触。这一次证实了一些特线也暴露了一些特线。当然也有被特线所迷惑的。几乎所有的角色都被中共表演了。中共极权名副其实。
   
   这样的例子很多:比如有些人大摇大摆回国,然后被所谓遣送出来。真的国内的反对派是有可能被判重刑的。真的海外的反对派是有可能被真的抓回去判刑的。很多事情与中共一唱一和为中共即时的目的服务。
   
   中共这样的极权统治肯定会被推翻的,但是现在确实不知道这个过程是会怎样发生的?波兰,韩国,台湾等的转型,演变,革命的方式看起来不适合中国大陆。不容易啊。
   
   ====
   
   我在日前《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一文中,已经论述过中共利用他们的优势,垄断和控制民运的问题。这只不过是他们一个垄断控制民运的表现之一。
   
   徐水良
   
   2015-11-25
   
   中共有的是钱。而真民运都靠打工谋生,都很穷,有时连养家糊口都很紧张。新出来的人,往往是中共特线主动与真民运争接机权,安置权,安排生活权。正义党就曾经在机场多次与别人争夺新出来的人接机权,安置权,控制权。本人出来时,也是被正义党接机后控制的,连新闻发布会都不征求我的同意,开会了把我拉过去坐主席台,让很多人以为我是正义党搞出来的正义党安置的人。很多出来后不愿打工的,往往就只能在特钱圈子里混日子。特线很愿意这样做。一则是他们为中共“干事实”的工作和责任,二则可以因此获得中共经费支持,三是这样做,几乎等于多一个政庇生意,可以收取不少钱,四是或许还是一个廉价劳动力和帮手。这在海外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中共情报机构正是利用这种经济和其他优势,几乎把新出来的人,都夺过去由他们控制起来。这就是特线做的实事!他们真会做实事呀!只是,那是中共情报机构和特线的谋略以及辩护的所谓理由而已。所以,新出来的人,开始被特线控制,非常普遍。而其中凡是要摆脱特线控制的,就必须做好打工谋生的准备。本人一发现问题,就立刻找工作,打工谋生,那样才开始摆脱正义党控制。
   
   徐水良
   
   2015-11-25日
   
   在11/25/201501:46PM,rousseaujj写道:
   "特线"把姜野妻儿子女都救出来,吃住安顿着,您老发发邮件说着各种阴谋论,好不逍遥自在。
   
   ======
   
   我在国内搞民运一直就主张革命。1981年中共指控我的起诉书,就有“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这个罪名。四十多年来,本人从未改变这个主张。后来正义党也以激进面目出现,主张革命。但笔者认为,判定某个人某个组织属于哪个阵营,不能仅仅凭观点,观点只能作为参考。
   
   因此,当年批评正义党,正义党的辩护者同样也是推崇正义党的所谓大节,攻击揭露正义党的人,尤其是揭发王炳章问题,是只抓小节,不讲大节。
   
   但最后,大量事实证明后,海外几乎公认,正义党是上海政保(国保)策划的特线组织。正义党不得不宣布解散垮台。不过,后来王炳章和石磊重建正义党,但因为已经被大家公认为特线党,成为反面特线组织的样版,一蹶不振,及到今天,仍然几乎是公认的这类样版和典型。
   
   徐水良
   
   2015-11-25日
   
   中共国内情报机构调动力量为他们海外特线造势,打击真民运的主要手法之一,仍然是正义党时代,调动媒体、网络和其他一切力量,把正义党打扮成“干实事”,其他民运不干实事那一套。这个办法似乎也太陈旧了一些,海外经过长期斗争,大家已经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国内特线仍然是这一套。可见中共国内情报机构思想陈旧僵化之一斑。
   
   徐水良
   
   2015-11-25日
   
   顺便说一下,正义党由上海政保(现国保)策划组织和领导。他们攻击别人的最大理由,也是别人不做实事,只有他们做实事。中共控制的中文媒体和网站,几乎全是正义党的东西。我出国的事情,是美国上海领事馆写报告给国务院,国务院批准,魏京生弟弟魏小涛在北京大使馆也帮助本人联系。与正义党没有关系。正义党就是利用本人刚到海外,不便说明也没有路子和办法公开说明的困境,竟然把本人到海外说成完全是正义党的功劳。而海外民运,也竟然都相信,以为我是正义党的人。实际上,我出国以前,许良英先生就郑重叮嘱我,不要与正义党及王炳章等等搞到一起,我当然马上答应。但正义党如此操作,对刚到海外两眼一抹黑的本人说来,有口难言,哑巴吃黄连。
   
   现在仍然是这一套老套路。
   
   徐水良
   
   2015-11-25日
   
   在11/25/201510:39AM,xushuiliang01写道:
   
   根据博讯报道,这次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应该是花了大力气。什么原因,迄今还不清楚。我原来不明白为什么这次特线组织特线人员全力出动“营救”,把真民运人士全部挤到旁边,只能旁观。估计肯定有原因。现在看来,这两位是中共要犯,必须保证引渡成功,所以才出动特线大力控制。所谓人口走私之类,显然是欲加之罪,何谓无辞。
   
   不过,特线组织采用的控制新到西方人员,当作准“人质”、类“人质”先进行洗脑之类的事情,我们自己都是经历过这种老一套。本人刚到海外时,后来被揭露是特线党的正义党就揽功,把本人出国说成他们的功劳,并且利用媒体和一切手段,把本人说成他们的人,使海外对正义党有看法的人与本人拉开距离,实际上把本人与他人无形地隔离开来。而本人看出正义党这一套,有苦难言。经过五个月准备,才得以与正义党决裂,并且开始组织力量,揭露正义党特线性质,最终打垮正义党。现在特线们仍然是这老一套。
   
   希望大家继续关注。
   
   徐水良
   
   2015-11-25日
   
   中共正式承认遣返姜野飞董广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25日首发-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文略,见博讯)
   

此文于2015年11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