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文集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批评绥靖思想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谈一点与严家祺先生的不同意见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暂时未找到)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暂时尚未找到)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中共打倒一个假黄世仁,制造无数个真黄世仁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消灭共产党——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最近在海外中文网站关于文化和文字的辩论选编(一)
·五四运动和左翼专制主义的教训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此文暂未找到,待找)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以上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2006年
2006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006年文章(上半年4个月文章被破坏,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近来相关讨论1:
   

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


   

2015-10-22~11-22日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千万不要忘记民运内部的争论,往往包含两个阵营甚至多个阵营的较量。
   
   我觉得小明,老费与盛雪这群人用这种办法争论,实在有点自贬身份,非常不值。
   
   记得我有一次以不屑的口气讲盛雪,马上就有国内对盛雪和海外情况完全不了解的人来污蔑攻击,我就知道背后有强大背景支撑。我不想与这群这类人物做不值得的辩论,所以索性不讲了。反正海外大家都知道情况,调动国内这些完全不了解情况的人出手,聪明一点的,马上能判断怎么回事。
   
   你们一定要较真,当然也未尚不可。但不带感情色彩纯粹客观地陈述盛雪的历史和作为,例如政治上对赖昌星问题的作为,大家揭发的她政治上的疑点,以及其他各方面的情况,就可以了。即使要讲她的经济问题,那众所周知的赖昌星捐助魏京生五万美元,魏京生没有拿到的问题,就比你们这区区千把美元大多了,何必讲这点小钱。
   
   徐水良
   
   2015年10月22日
   
   声名狼藉的盛雪和他的团伙,以及神棍骗子陈泱潮这一类人,竟然能够在狭义民运圈风光一时,并且有那么一大帮特线人物和可疑分子颠倒黑白大肆吹捧,确实是个奇迹。其背后力量不可忽视。现在虽然几乎所有民阵大佬,都与盛雪划清界线。但我也要同时对费良勇和民阵大佬批评一句,这些人的猖獗,与老费及民阵大佬过去对他们的捧抬大有关系。
   
   徐水良
   
   2015-11-15
   
   中国民运,中国广义的民主运动,是中华民族的伟大运动,包括参与者数以千万计的伟大的八九民运和一系列运动,它虽然遭到暂时的失败,但它必将取得伟大的胜利。你陈女士一再攻击革命,但中国民主运动,就是要用革命来推翻中共的残暴统治,在中国建立自由民主社会。中国民主运动,毫无疑问,将以中华民族历史上无比伟大而光辉的运动,名垂青史。中国民主运动的先烈们,包括八九民运那些无英雄忘我的烈士们,将永远铭记在中华民族的心坎里,将永远是中华民族的光荣和骄傲。
   
   这个伟大的民主运动,绝不会像陈女士所说的:“中国的民运,将会如中共的遗臭万年,既作为对立也作为陪衬,成为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大嘲讽和污点,载入史册!”
   
   未来的历史将会证明,仇恨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尤其是无数中共特线人物,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恶毒污蔑,将无损于中国民运的一跟毫毛。
   
   作为文革后,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最早开创者和命名者,本人为规模早已远超苏联东欧总和的中国民主运动,感到骄傲。并且将永远为维护并捍卫它的伟大名誉而奋斗。
   
   是的,中国的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是一个沦陷区,已经是一个黑暗污秽的沦陷区。但是,狭义民运圈和中国广义的民主运动,是两回事。这个狭义民运圈,早已不再是中国民运的真正代表。
   
   那些不得不在狭义民运圈中异常艰难的情况下继续奋战的人们,才是中国民主运动真正标志和脊梁。
   
   徐水良
   
   2015-10-25日
   
   附:
   
   以下邮件原标题:中国民运的悲催与可怜
   
   在10/25/201509:41AM,陈卫珍写道:
   
   中国的民运,在今后的历史书写中,将是一个吊诡而讽刺的角色!
   
   中国的民运,将会恰如中共暗暗地感谢日本的侵略,因为是日本的邪恶,成就了中共的厚黑。同理,也是因为中共的厚黑,让丑陋的民运中的绝大部分人暂时显出低劣的存在价值。
   
   中国的民运,将会如中共的遗臭万年,既作为对立也作为陪衬,成为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大嘲讽和污点,载入史册!
   
   我真诚地相信也期待,还是有那么一小部分的人们,将在历史的星空闪烁,但是他们现在还沉默在人们的视线外。
   
   那些招摇、聒噪,吃着人血馒头的民运之星们有祸了!
   
   赶紧悔改认罪吧!唯一的出路,悔改认罪吧!
   
   
   在2015年10月25日上午9:23,陈卫珍写道:
   
   徐水良先生,你对基督教的认识,让我感到你是一个糊涂的糟老头!
   
   您对民运圈的认识,让我认为您确实是一个精明的老者!
   
   我为您祷告,希望您把自身中糊涂和精明之间的地带打通。
   
   上帝祝福您!
   
   陈卫珍
   
   ====
   
   在2015年10月25日上午9:15,xushuiliang01徐水良写道:
   
   郭永丰和这个邮件组的人,绝大部分对狭义民运圈很不了解。相当幼稚。
   
   其实,狭义民运圈,比你们想像的还要污秽一百倍,包括被许多人吹捧、被这里的人赞扬的名人,大多数是坏蛋,属于一批最坏的坏蛋。我这一辈子碰到的坏人,尤其是这辈子碰到的那些最坏的坏蛋,绝大多数,百分之八九十以上,是在狭义民运圈中碰到的,尽管我碰到的人成千上万,狭义民运圈的人只占我碰到的很小一部分。
   
   但是,狭义民运圈,又比你们想像赞扬的高尚一百倍。一些人忍受贫穷和痛苦,忍受特线们的造谣诬蔑,忍辱负重,埋头苦干,为中国民主事业奉献自己的生命和一切。
   
   因为,狭义民运圈不是一个统一的阵营。按胡锦涛的说法,中共控制了民运人士的80%以上,提供了民运经费的80%以上。被中共控制的80%,按过去的说法,这些叛徒特务,大多变成流氓无赖,失去做人底线。但是,他们却由有组织的强大的国家力量在支持,被以各种手法,包括唱双簧的手法等大力捧抬和吹捧。
   
   但是,没有受中共控制的另外的百分之十几,他们却是在极其艰难的、可以说是历史上罕见的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坚定不移地坚持着,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在奋斗。但是,他们却被中共强大的国家力量及其在民运中的占绝大多数的特线所打压、封杀,造谣,污蔑。却得不到什么支持。他们是分散的,甚至很难相互支持。
   
   徐水良
   
   2015-10-25日
   
   附:
   
   在10/24/201504:48PM,陈卫珍写道:
   哎,民运,尤其是海外民运,不仅仅成了名利场,还成了淫乱窟。
   
   ====
   
   徐水良写道:
   
   民阵这个事闹得很久了。过去我不介入,近几天顺便讲几句。这里索性再讲两句。
   
   我想,这件事请对于彭小明费良勇及民阵大佬这些书生们,也是一个很好的教育。让他们领略什么叫无耻,什么叫颠倒黑白,知道对流氓、对中共特线,是不能用一般规律来衡量的。那众所周知的事情,在特线和流氓的操作下,事情竟然能变成截然相反的样子。今后,他们可以少一点书生气。
   
   十来年前,费良勇反对讲特线问题,反对讲提高警惕,要搞真民运和特线的大融合、大包容,我就知道老费非栽跟斗不可。后来我婉谢老费等几个大佬邀请我参与民阵会议,第一就是我对老费这个思想指导的民阵不看好,而且怕被卷入后来必然的那些纠纷。第二就是民阵捧抬盛雪陈尔晋这些人。
   
   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我想彭小明和老费,现在应该对此深有感受了。
   
   有些人拼命为盛雪的狼藉的名声辩护,把事情反过来说成特线污蔑。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民阵大佬们也不必在意,众所周知的事情,不是靠几个特线和几个众所周知的面首,就能完全颠倒的。盛雪和这些人越是这么做,就越是提供你们说清问题的机会。越是让她自己更加名声扫地。
   
   这里对李一平说一句,你搞小圈子策略,我和张国亭等决定帮你,但看你与特线混一起,赶快离开。但我还是很谅解你的,以为你大概不了解民运情况。现在你竟然与盛雪站到一起,你在海外,难道你对盛雪情况,对海外情况,一点都不了解吗?
   
   徐水良
   
   2015-11-17日
   
   在不涉及宗教问题上,陈卫珍女士还是比较理性的。但我要再提醒一句,陈女士你别对民运一概而论。第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不等于中国民主运动。中国民主运动是全中国全民族的空前伟大事业,高尚的事业,它必将取得胜利并将永垂青史。第二、狭义民运圈中划分为非常不同的群体。大体上分为两个阵营。一般说来,人数众多的特线阵营往往污言秽语、非常不理性,因为他们就是要抹黑民运,把民运形象搞得越黑越好。非特线阵营的污言秽语也有,但相对要少很多。第三,盛雪这个人和他做的事情,已经争论许多次了。海外大家了解情况,包括你们认为是匿名的那些人,其实海外大家都知道是谁。包括用图片恶搞的,大家也都清楚那个人是谁。本人也多次严厉批评他恶搞和污言秽语。但除了特线以及与盛雪有特殊关系的,较少故意颠倒黑白曲意偏袒的。因为那样没有市场。因此,每次都有国内完全不了解情况的出来为之辩护,赞美。既然不了解情况,不认识,你辩护什么,赞美什么呀?其实,什么原因?大家都清楚,那就是出来保驾护航的特殊势力。海外不能这样做,一做,名声就没了。只好调国内的出来。当然,我不是说辩护赞美的都是特殊势力,但特殊势力在运作,包括蒙蔽不明真相的人出来说话,是肯定的。所以,连我们民运中了解情况的人们,都很少发言,大家冷眼旁观看各方面的表现,不是没有看法,而是要看某势力如何运作。本人倚老卖老卖老资格偶然出来说几句,事后往往都觉得多余。陈女士你不太了解情况的,我觉得还是少说几句。当然,各方愿意认真争论,那也好。我不反对。
   
   其实,我要表达的是前面几句,后面的话也是多说了。不过,既然写了,也就发吧。
   
   徐水良
   
   2015-11-18
   
   附:
   
   在11/18/201512:28PM,陈卫珍写道:
   网上所写的关于盛雪的各种文章多去了。说句实在话,费良勇和彭小明在字里行间真的还是在极力克制,就这样的文章,却被你们一遍又一遍地喊造谣。如今,本人想站在中立的立场说句最真实的感受,结果罗向阳也表现出那种激烈情绪,这让我不得不怀疑,海外民运的某些圈子,究竟是在搞民运还是黑社会帮派?
   
   在2015年11月18日下午12:18,陈卫珍陈卫珍写道:
   罗向阳:
   
   我能理解你骂人的话不是针对我个人。
   
   不过,既然是中立者,对于一个公众事件的评价,你当允许别人存在与你不一样的认识。而不是用这样一种极端粗暴的方式,来堵上别人的口。我对于自己的真实观点,从一开始就在隐忍,没有表达出来,而是在用我的方式去了解考察。当然我没有兴趣去发邮件询问当事人,这也是我的自由。而你们呢,却在这里张口大骂,充满恶毒。我今天才不得不亮出自己的真实观点,结果你的这种极端激烈的反应,实在是让我怀疑,你怎么可能对一个事件有客观而公正的认识。你的心灵和思维,根本就不在那个状态!
   
   如果你真的愿意为盛雪辩护,你应当去找那些写文章的人,看看他们的认识和观点,然后你把自己的辩护观点写出来,让旁观者信服。而不是用这种方式来对准一个不同意见的旁观者。你这样做,就是把你自己里面的生命状态展现无遗。你所说的道理,究竟有多少说服力就不言自明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