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徐水良文集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解铃还需系铃人,各教都应该检查自己的教义和历史错误)


   

徐水良


   

2015-11-16日


   
   
   伊斯兰学犹基两教更极端。可兰经从头到尾是咒骂不信者、异教徒。
   
   我读佛经,觉得佛经数量庞大,思想深邃,是古代的深刻哲学思想,可与古希腊哲学媲美,超过中国道、儒两家。但佛教与世无争,逆来忍受,很软弱,只适合教人慈善一个方面,无法对抗邪恶。
   
   后来我读圣经,觉得是一本低级原始的童话式著作,没有什么花头,更没有什么深刻思想。但对圣经不断咒骂不信者不断要杀不信者,异教徒和教内异端,那个耶和华不断杀人,甚至用大洪水屠杀全人类,与佛教完全不同,感到非常可怕。那个教义,那个神,那个开创一神教的摩西,是开创人类政教合一、政信合一极权专制的鼻祖。很多人说不知道极权专制制度怎样产生,其实,只要读了圣经,摩西五经,就很清楚了。
   
   再后来我读可兰经,竟然从头到尾都是这类咒骂,诅咒、不断强调杀人,和对异教徒的圣战,更加让人不寒而栗。我读的那本可兰经,是附有许多伊斯兰著名学者注释的厚厚的一本。
   
   所以,对一神教信徒们的说辞,说他们的神或真主如何如何慈悲如何爱人如何和平,他们的经典如何如何伟大,千万不要相信。
   
   基督教已经文明化,如果根据圣经,把他们的神定为恶神邪神,揭穿神棍们的谎言,神棍们的手段,主要是群起对你围攻,拼命对你恶毒咒骂、诅咒谩骂,骂你人渣、畜生等等。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就更加厉害得多,稍有不敬,就杀你的头,很可怕,极端可怕。
   
   ====
   
   神棍们把十字军东征说成自卫。十字军究竟怎么回事?我前面转发维基百科关于十字军的条目已经大致回答。
   
   现在再看十字军的残酷。(附件略)
   
   我很赞成査建国的说法(见附件),反恐非常必须,但属于治标。基督教与伊斯兰的仇恨,以及基督教与犹太教的仇恨,伊斯兰和犹太教的仇恨,都是各教一神教神棍挑起来的。解铃还需系铃人,三教都应该检查自己,纠正自己教义和历史的错误,这才是治本。当然,我日前文章说过,现在这方面的问题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拒绝放弃错误。所以,我呼吁已经文明化的基督教犹太教,公开宣布放弃歧视、迫害、屠杀异教徒和不信者的圣经教义,宣布接受政教分离、自由民主人权和平等这些普适价值,为广大伊斯兰民众做出榜样,从而根除产生原教旨恐怖主义的土壤。这才能治本。如果各教继续坚持教义上的和历史上的错误,那宗教战争和屠杀,就将继续下去。
   
   徐水良
   
   2015-11-17
   
   ====
   
   谢谢建国兄。
   
   我们的时代,是一个文化上与马列教一神教,政治上与马列教党棍、一神教神棍决战的时代。在中共极权专制统治的中国,这个战斗可以说是异常地艰难,必须有志于自由民主的朋友共同努力、无畏献身。
   
   但是,历史的前进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随着人类的进步,科学的发展,普适价值的全球风行,强大一时的马列教一神教,正在迅速走向末路。有些争论也许还会持续一二百年。但是,历史的结局谁也无法改变或阻挡。抽象的争论会长期继续,但像一切历史事物一样,具体的马列教和具体的一神教,既然有产生的一天,就会有死亡消失的一天。也许抽象的有神无神之争,会持续非常长的时间。但与具体的马列教和一神教的争论,以及与他们具体的宗教和教义之争,不会永远延续下去。估计也就是再继续几十年到一百多年,这些问题就基本解决了。到那时,强大一时的马列教一神教,最多衰落成帮会帮派和江湖术士那样的势力。而且,由于它们历史上的罪恶,民众和社会对他们的负面和厌恶情感,将远超对帮派的情绪。
   
   其实,这个邮件组的水平相当低,所以,不是我们主要讨论的地方。到这里的讨论,只是把其他地方讨论过的思想,到这里顺便讲讲而已。我们与马列教一神教及其党棍神棍的争论,主要在其他地方进行。
   
   请代向北京朋友问好!这些年来,我把几乎全部精力用在理论方面,与北京朋友各地朋友几乎都没有联系,包括北京信基督教的老朋友们,前一段时间希望与本人交流的信,因为时间精力实在有限,又怕把他们卷入我与那些一神教原教旨主义者的争论,也没有回信。非常抱歉,向朋友们致歉意。还有其他地方,例如与四川等地我们共同的朋友,也多年没有联系了,一并代为问候和致歉。
   
   希望中共专制早日垮台,那时,与你再次相见畅谈。
   
   徐水良
   
   2015-11-16日
   
   附:
   
   在 11/15/2015 08:48 PM, jiaguo zha 写道:
   支持徐水良兄对宗教极端主义的无畏斗争。当前宗教极端主义已成全人类大害,反恐战争是治标,批判一神教的极端主义才是治本。这个斗争尤其艰难,难在宗教者自己要站出来批判本教内的原教旨极端主义。中国民运内也有极少数如郭永丰之类的宗教极端分子,这类人的特点是不断攻击丑化民运,攻击一切不信基督教的人,妄图以传教代替民运,要用基督教一统中国,其宗教专制性与马列专制性无异。与宗教极端主义、阶级极端主义(马列主义)的斗争是包括中国民运在内,包括宗教信仰者在内的当代全世界的共同使命。北京查建国
   
   ======
   
   (楼下),我好心劝你一句,劝你注意语言和用词。否则,摆出一副满口污言秽语的流氓样子,别人不用出手,你们自己就先把自己打垮了。这二十年来,你们神棍们从受到我们大家同情的地位,迅速变成大家厌恶的对象,就是因为你们特别好斗、特别具有攻击性,不断用污言秽语攻击、谩骂和诅咒不同意见的人和全体中国人,同时也让大家迅速认识到,你们之所以是那个样子,就是因为你们的教义、你们的邪神恶神就是那个样子,就是极权专制容不得不同意见,就是不断污言秽语,咒骂、歧视、迫害和屠杀不同意见的教义。
   
   徐水良
   
   2015-11-15日
   
   附:
   
   在 11/16/2015 09:53 AM, Eric Zhang 写道:
   
   那些反基疯狗们,自己拿不出任何事实与逻辑,只是如同文革一样,朗读批判稿。这样的人反对,证明了基督信仰的伟大。
   
   ====
   
   附:
   
   查建国:反恐治本在宗教改革(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56)
   
   巴黎惨案震惊全球,全世界都在思索:这是何因?如何应对?环球时报11月16日发社评。题目是《欧州反恐要避免意识形态的激烈》。社评讲到极端主义的滋生土壤列出两点:(1)“……大多数穆斯林国家或是像被新的时代抛弃了,或是发展困难重重,挤进富裕国家行列无望。”(2)“一些穆斯林移民到发达国家后落入社会底层,而且他们的艰难处境被代际传递。”环报17日题为《邪恶的恐怖主义不是无根的浮萍》的社评更是匪夷所思地提出了恐怖主义产生的另两个根源:(1)“中东已不再有穆巴拉克、萨达姆、卡扎菲那样很招人厌、但却起了独特作用的政治强人,……阻挡恐怖主义和难民向欧州蔓延的‘墙’被炸毁了。”这就好像在说民国初中国内战,原因是少了清朝皇帝呀,责任在孙中山革命党推翻帝制。(2)“美国扶持以色列”。
   
   经济民生和地缘政治是很多穆斯林不满的原因,但恐怖极端分子是穆斯林中的极少数,这极少数人突破人类价值底线的疯狂行为,用多数人不满现状来解释就不通了,为什么绝大多数穆斯林没有因是经济上的弱势群体而成恐怖分子呢?甚至相当多的穆斯林也成了恐怖组织的被害者。极少数恐怖极端分子是宗教原教旨主义者,这才是他们抛家舍业,来到伊斯兰国舍命圣战的主因。把多数与少数分开是对的,这种分开包括把多数人不满的民生原因与产生少数邪恶分子的宗教原因分开。
   
   宗教是人类文化、意识形态的重要部分,其助人性善的作用功德无量,但若保守、封闭、不宽容则将激发人性恶的一面,为害人类,这种例子历史上还少吗?
   
   如保守性。人类社会在发展、在现代化,可仍将一千多年前产生于游牧部落时期的宗教经典当成现代国家管理和人一切生活规范的最高准则,不可越雷池一步,保持对经文不折不扣、病态的、“原始的完美”,这必将与现代社会产生巨大矛盾。这不是因跟不上现代,而是要将现代拉向后退,是要回到早期的伊斯兰时代、中世纪的“末日决战”。
   
   如不宽容性。出于人性的自由、平等的普世价值的一个本质特征即“宽容”。而宗教极端主义者唯我中心、唯我独尊。他们视自己信仰的东西为神圣不可侵犯,视一切“非我类”人为异教徒而排斥、杀戮。排泄不满的方式很多,而宗教极端分子的方式是滥杀无辜。上世纪80年代作家拉什迪写了讽刺穆罕默德的《撒旦的诗篇》,被伊朗霍梅尼下全球追杀令,拉什迪整整躲了20年。今年初法国《查理周刊》因对穆罕默德的讽刺画而遭血洗。美国9·11炸双塔、前几天的巴黎恐怖案和无数“斩首”“人体炸弹”都是这种不宽容性的极端表现。因杀戮而直上天堂的说教使杀人者进行“史诗”般的圣战心甘情愿、前仆后继。
   
   对宗教极端的恐怖组织、对万恶的“伊斯兰国”发动全球一体、战争式的军事决战很必要、很迫切。但这也只是治标之举,不治本则“抽刀断水水更流”,“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打垮“伊斯兰国”,但其碎片化外溢全球,其害无穷无尽。
   
   对症下药、治标又治本之略就是伊教改革。环报17日社评讲“有些人呼吁‘伊斯兰教应当改革’,去除‘已经过时的个别教义’,但这种话不可能被广大穆斯林接受,宣扬这种观点很可能只会导致更严重的文明对立。”这太悲观了,难道广大穆斯林永远是这些过时教义的奴婢、人质吗?永远要坚守古兰经代替法律、恢复奴隶制、恢复鞭刑石刑、女孩不能上学、取消电影电视、对异教者杀无赦吗?文明有差异,但毁掉无辜者生命不是文明对立的表现,而是对一切文明共同的底线的违背,是野蛮与文明的对立。对宗教改革看清楚、不违言、不畏惧、深发力是军事战场之外的又一战场。针对固守经典某些部分的原教旨主义,针对本教的封闭性、排它性、纯洁性的极端思想,伊教中的主流温和派、改革派、有识的政治家和知识分子站出来,进行自内到外的大破局、大变革,则伊教之幸!穆斯林之幸!反恐斗争之幸!人类之幸!
(2015/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