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徐水良文集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2013年
2013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发表陈尔晋的这篇文章,《四五论坛》专门进行了一次讨论。这篇文章有十三万字,我的意思是不必全部发表,也不一定一次性发表,可以每期发表几小节。我认为这篇文章不错,对人们的意识有催化作用,可以促使人们琢磨,而且一些观点和结论也与我相同。但它并不是严谨科学的理论文章,它可以有煽情作用,却缺乏长久持续的说服力,对有一些思想和认识能力的人,更是如此。所以只发表精彩的一部分,已经有了可能有的效果,发表的太长太多,效果反而减弱。吕朴是从另一个角度看这篇文章,他认为我对文章的评价过低,他说中国等的就是这样的文章,发表后对社会的影响难以估量。他热情而激烈的说:想想看吧,这可能是颗重磅炸弹,将整个中国炸得沸腾起来。他的认识和情绪对徐文立有感染,徐文立说要发表就一次性的全部发表,否则政府感受到了影响和力量,就没有发表的机会了。我们三个招集人的意见不一致,再说也有许多工作和问题要商量,于是就在《四五论坛》全体会议上进行了讨论。会议上,被大家称为“胥头”的胥金铎发言给人印象深刻,他说如能把中国炸得沸腾起来,为什么不做?他在中国压抑憋闷的太久了,所以到《四五论坛》来,就是图的痛快和能够发泄。会议最后决定这一期只出一篇文章,将陈尔晋的书一次发完,是不是炸弹我们都可以试一试。
   
   《四五论坛》以往每期七八万字,这次正文加前言和介绍等,使字数增加约一倍,刻写、排版、印刷和装订的工作量大大增加。虽然把印数从一千五百册降为八百册,但有些工作与册数无关,工作量并不会减少一半。这对于必须正常上班的《四五论坛》成员,真是一次考验和挑战,那些日子简直忙得天昏地暗。编辑和印刷都在徐文立家里,日常工作又是他做的最多,我觉得他忙得简直要冒烟了。但是他居然有闲心带着陈尔晋去照相。那些照片的背景是高墙,陈尔晋赤裸着上身,双手抱在胸前,正反侧面都拍了照片,手臂上脖子上被监狱捆绑后留下的黑色疤痕,十分清楚显眼。此外,还将陈尔晋的平反证明文件,那本唯一保留下来的有些破损的书,也正正反反拍了不少。我很惊讶照这些干什么。徐文立有些神秘的说,这是证据,他如果拍拍屁股走了,上面或警察追查起来,我们连这本书是谁的也说不清。
   
   陈尔晋也参加了许多工作,从刻蜡版、推滚子印刷到整理装订,什么都做。不过准备齐全后,又是徐文立出的主意,将陈尔晋藏到北京郊区的一处乡下,以防发表后产生爆炸性效果,惊动了公安局来抓陈尔晋。其实,发表之后虽然有些反映,程度远没有推测的那么强烈。按事前的约定,有什么反映会及时转告陈尔晋的,如果过上十天半个月没有事情,他就可以再回到城里来。可是,仅只过了三四天,当得知有些读了文章后的人想见他,尤其是有些搞社会科学的人想与他谈谈,陈尔晋就自己摸回城里来了。那些日子陈尔晋终日在城里转来转去,既风尘扑扑又意气风发。我想,一个相信自己的人与一个得到些外界赞同的人,在感情和自信上还是大不一样。因为一切还顺利,《四五论坛》在这次超强度印制发售后,开了一个轻松的总结会,并专门请陈尔晋作了长篇发言。陈尔晋热烈激情的发言,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列宁在十月”中的列宁,虽然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真正相似的地方,但是不容置疑的滔滔不绝的讲述和某些姿态,还是勾人产生这些联想。吕朴这时有些看法的说,从山沟里来的人常常这样,真的不了解这个世界。
   
   实际上,陈尔晋刚到北京时,并没有立刻找民主墙发表他的文章,他在找我之前,已经找过许多社会科学研究机构,以及各种各样的出版社了。在七九年的中国发表文章,也还是一件大事情,文章好坏是其次,能够发表不仅是通过了审查,也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表示,那些惯于用笔宣判文章生死的编辑,其实是文化审批官员,对来自外地的名不见经传的作者,尤其是政治面目不清楚又没有强硬的背景,当然不会有兴趣和重视。不过这些过去的经历,并没有使陈尔晋彻底放弃由官方正式发表的期望,《四五论坛》油印发表后,趁势在官方出版社铅印出版,即使不是陈尔晋开始的打算,也是陈尔晋后来想努力争取的目标。陈尔晋并没有对我谈过这些,而是梁大光等人多次向我谈起,陈尔晋回城后就住在梁大光的家里。其实,想将发表的文章变成铅字大量发表,几乎是民主墙所有刊物都有的梦,《北京之春》实现了一次,《四五论坛》一直在当年刚刚出现的队办企业身上打主意。但是象陈尔晋一样,希望官方出版社负责出版,这样的梦当年没有几个人能有如此想象力。所以,一两个月的奔波后,陈尔晋虽然并没有放弃出书的打算,但也看认清了这不是一条很短的路程。《四五论坛》,还有一些朋友,对陈尔晋的生活给过些帮助,但数量很小,也不可能长期。所以全力以赴的奔波后,陈尔晋不得不决定返回云南,带着仅仅由《四五论坛》一家帮助发表的遗憾。
   
   陈尔晋回到云南后,与《四五论坛》还有密切联系,他是《四五论坛》的通讯成员。从他的来信看,处境十分艰难,没有工作,家属不赞同不理解,家庭处于危险的边缘。他的文章发表后,《四五论坛》从收入中曾经拿出一部分,用来解决他在京的生活和返回云南的路费。这次得知他的情况后,我们三个召集人又进行了研究,并在每周一次的《四五论坛》例会上讨论,通过再给陈尔晋几十元帮助的决议,并号召《四五论坛》成员尽量捐些全国粮票寄给陈尔晋。当时不单《四五论坛》穷,大多靠几十元工资生活的成员,也鲜少经济宽裕的,比较能够拿得出来的帮助也就是粮票。这也是仗着北京副食供应较充裕,粮票不象外地那样紧张珍贵,而外地一斤粮票在黑市常常卖好几角钱。不久我们收到陈尔晋的回信,他在表示感谢的同时,明确表示不要再寄粮票和钱,他说“谢谢你们,但请让我自己来解决。”
   
   实际上,据我所知,陈尔晋并没有解决自己困难的途径。象陈尔晋这样的人,虽说已经平反,而且文章由《四五论坛》发表后,在一些官方社会科学研究机构和社会人士中,获得态度认真思维果敢甚至积极肯定的识评,但在他的家乡尤其是社会安全部门的心目中,依然是侧目而视的怪物。给予平反,并不是认错赔罪的表示,而是党和国家圣明宽宏之恩典,被平反者唯有感激涕零,余生兢兢业业思恩图报。识相如此,是会受到赏识乃至“重用”的。如被劳改过二十年的曲啸,以特有的大嗓门喊遍中国,说党和国家用监狱对待他,就如同母亲有时也会委屈孩子,而监狱管理干部拍打两下犯人,那是出于恨铁不成钢的帮教心愿。所以短短几年,曲啸从一个平反右派,原本不过普通平头百姓,变成中宣部副部级调研员。倘若没有这种见识和嗓门,就是要恢复被捕前职位和发展气势,已是少而又少的幸运者,绝大多数被平反的人,只有在岁月磋跎的感慨中,无可奈何的接受命运不公平的安排。至于平反后还不猛醒,真相信自己所追求的价值,还要沿原来的道路走下去,那是冥顽不灵,不要说得到安排和宽松,想不处处遭受刁难和打压,也不可能。陈尔晋的情况,真是极少数的最后一类人。他在闭塞的宣威实在没有出路,就是赏识者和同路人也没有,于是几个月后又回到了北京。那时,我已经被关进了监狱。
   
   八九年底我离开监狱后,从过去的朋友处听说,陈尔晋也没有逃过民主墙的劫难,被判处了十年重刑。据说他的主要罪行,就是发表在《四五论坛》的那篇文章,已经导致过他入狱并平反,却又再次使他落入监狱,还会再次平反吗?陈尔晋是八一年在北京被捕的,那时他回到北京已经很长时间,同批被捕的民主墙人士遍布全国,有徐文立、王希哲、徐水良、傅申奇、何求等等数十人。在北京期间,陈尔晋主要还是住在粱大光家里,但是与第一次相比,这次可是红火热闹多了。他这时不仅有许多北京的朋友,也与全国一些地方建立了联系,尤其是山东,常常不知什么时候,就有工人农民摸上门来,向陈尔晋请教理论或是指导事务。粱大光说,那架式好象陈尔晋在领导着全国。另一件叫梁大光印象深刻的事情,是陈尔晋还能够忙中偷闲,在紧张和危险之中也没有拉下谈恋爱。陈尔晋那时似乎已经与妻子离婚,或者是处于分居等待判决,他当然希望在志同道合者中,找到结伴同行的异性伙伴。
   
   九一年,我估计陈尔晋应该刑满释放的时候,向一些朋友打听他的信息。后来我见到人权观察驻香港的主任罗宾,一位民主墙时期的英国朋友。他对陈尔晋也十分关心,他说陈尔晋的文章已由他翻译成英文,他很想知道陈尔晋出狱后的情况,希望能够为陈尔晋帮些忙。九四年,在我离开中国一年多以后,终于从徐水良那里得知,陈尔晋早已经离开监狱,出狱后就到北京经商,我们所以找不到他,是因为他不愿意再与过去纠结在一起。他已经离婚,孩子由妻子带走,出狱时是名副其实的无家可归者。我知道也理解,许多战场下来的伤痕累累的战士,余生仅希望享受些轻松,永远不再想起战场。但是徐水良还是找到了陈尔晋的电话。突然接到电话的陈尔晋异常激动,很感谢老友和外界的关心,一番相互问候和询问后,陈尔晋结尾说,为了保有平静的今天,他不愿意想起和涉入昨天,请朋友们谅解。我们没有敢再去打搅他,只在心中遥祝他能够真正如愿。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徐水良按:
   
   对陈尔晋(陈泱潮)的认识,我是后知后觉者。
   
   好多年以前,就有79民运老朋友劝告我,说他们在79民运期间,就看清了陈尔晋,骗子加精神异常,劝我不要与陈尔晋来往。但我当时没看透陈尔晋的欺骗,以为陈尔晋是坐过牢的朋友,仍然在力能所及的范围内帮助他。及到看到他自称弥勒佛下凡,上帝之子转世,到处张贴陈尔晋(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和弥勒下生的确凿证据等等时,才觉察到有问题。但仍然往好处想,认为是精神异常。没有往坏处断定他是骗子。因此,我一面劝他去看精神医生,一面给丹麦和欧洲朋友写信,请他们帮助他看病。
   
   但这一来,不料捅了马蜂窝。他说是我妒忌他,把他说成神经病。从那以后,许多年来,他不断在网上张贴了许多、许多造谣攻击我的文章。我一直不作回答或回击。及到今年2月,无奈之下,才不得写篇文章回答。(见最后一篇文章)。
   
   对陈尔晋的欺诈诈骗,在国内诈骗钱财,是经济罪犯等等,我是在看到网上网友网上揭发后,才知道的。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