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徐水良文集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2018年
2018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再批马列毛
·重申几个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徐水良

   

   

   
   2015-11-1日

   
   没有看过史蒂芬·平克《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一部人类新史》这本书,无法评论。但导读作者、本文标题所述的结论:“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感觉有点过分简单化。
   
   人类历史的进步,一般表现为野蛮程度的降低,和文明程度的提高,这是肯定的。
   
   但暴力问题,似乎没有这么简单。似乎要复杂得多。
   
   第一,一般说来,随着历史的进步,文明和科学的发展,暴力的变化,却往往是双向的。一方面,是暴力在社会的到处存在、普遍存在的程度和使用频度大大降低和减少;但同时,另一方面,却往往是有组织的暴力、及暴力的规模,尤其是有组织的暴力冲突的规模——即战争的规模,大大增加。
   
   一方面,随着人类文明程度的提高,使用非理性暴力的欲望和频率大大减少,但同时,另一方面,随着科技的发展,同时又是人类暴力能力的大幅度提高。尤其是核武器的产生,让核大国有能力把地球和人类毁灭许多次,这是核武器产生以前,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具备的能力。
   
   人类历史,有进步,也有倒退。即使暴力减少,如果其危害大幅度增加,尤其是随着人类核武器毁灭全人类的能力增加,如果人类不能控制核武器,如果让核大战毁灭全人类,那么,过去暴力的任何减少的所谓历史进步,都变得没有任何意义。那暴力的减少,以及社会暴力程度的普遍降低,都无法抵消核武器暴力能力扩大对人类的毁灭性作用。
   
   因此仅仅着眼于减少暴力,而不是主要着眼于防止反动暴力对人类的危害,那么,我们很容易抓住芝麻,放过西瓜。减少了暴力的使用,甚至大大减低了多少年之内暴力的总量,却忽视了一次性或几天之内大规模核暴力对人类的毁灭性影响。
   
   所以,我们绝不能把历史进步,只归结为暴力的减少,简单化地说“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而是必须综合考虑暴力对社会的综合性危害。
   
   第二,暴力的性质,绝不是单方面的,一律说成负面的,从而简单化地说,“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是错误的。
   
   暴力,分为正义暴力、和非正义暴力两类,不能只说成一类。
   
   尤其是,对于专制暴君专制制度,尤其是对极权专制制度和恐怖主义的革命暴力,是进步的。如果坚持“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的简单结论,为了减少暴力而反对革命暴力,听任专制暴君和极权专制制度稳定“和平”的残酷统治,那么,这种减少暴力的做法,不仅不会给历史带来进步,相反,却完全是阻碍历史的进步。
   
   第三、人类不可能都变成天使,国际侵略的可能和国内犯罪现象的存在,使得各国保持一定数量的军队、警察等等有组织的暴力,成为必要。至少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军队和警察,还难以废除。因此,军队和警察等有组织的暴力,同样属于遏制邪恶和犯罪的正义暴力,不能按照“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这种简单化的结论,去废除这类国际国内现实所必须的正义暴力。
   
   所以,我们不宜简单化地赞成导读所说的,作者(史蒂芬·平克)“提出了暴力下降作为度量这种‘历史进步’的尺度”这个简单化的结论。
   
   笔者主张改用另外的尺度,例如,用野蛮程度的降低,文明程度的提高,自由、民主、科学技术和人权和普适价值的推广之类的综合性标准,来衡量人类历史的进步。
   
   
   附:
   
   

   
   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

   
   

   
   作者:钱永祥

   《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一部人类新史》的开题的第一句话就大胆宣称,它“所谈论的可谓人类历史最重大之事”,这件事就是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暴力呈现下降趋势”。作者进一步质问心存怀疑的人:“如果这不叫进步,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算是进步?”
   
   近代中国人饱受暴力欺凌、家国苦难、社会政治制度的迫害,以及现实生活的种种折磨,却始终不曾有意识地把暴力的降低、苦痛的减少当作独立而自成一格的道德价值看待。
   【编者按】
   
     史蒂芬·平克是当今西方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曾入选《时代周刊》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百人名单,以及《外交政策》的世界百名思想家名单。
   
     他是世界著名实验心理学家、认知科学家和科普作家,哈佛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前麻省理工学院心理学教授兼认知神经科学中心主任;也是世界语言学与心智科学的领导人物,公认的“继乔姆斯基之后的语言天才”。
   
     平克《人性中的善良天使》近日出版,在这本书里,他将历史的趋势融合成宏大的模式,形象地展示了暴力的减少、移情的增加以及更为复杂的文明进程。以下为钱永祥教授为该书撰写的导读。
   
   近年来,我比较关注的政治哲学课题是:一个健全的社会,它的公共文化需要包含什么样的道德意识?在阅读相关文献的过程中,斯蒂芬•平克这本《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一部人类新史》带给我直接又深远的冲击与启发,回响所及,对我在道德哲学与政治哲学领域中的思路调整很有助益。这本书为什么引发我如此大的共鸣与重视?是因为它提出了一种新的历史观与道德观,全面挑战现代人对“历史”与“道德”的理解及想象方式,从而使人类的道德感性与社会实践都有了新的含义、新的方向。我认为,它值得所有关切历史与道德之现世意义的思想者重视。有鉴于今天的中国正面对独特的道德危机,以及重建道德的沉重挑战,这本书特别值得译成中文,供中文读者参考。
   
     本书开题的第一句话就大胆宣称,它“所谈论的可谓人类历史最重大之事”,这件事就是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暴力呈现下降趋势”。作者进一步质问心存怀疑的人:“如果这不叫进步,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算是进步?”的确,《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之所以引人瞩目,出版之后引起广泛争议,正是因为作者敢于直言人类的历史的确有进步可言,进而又提出了暴力下降作为度量这种“历史进步”的尺度。这两项主张都具有高度的挑衅性。承认人类在进步,就意味着正面挑战了近百年来主流思潮不愿也不敢再谈“进步”的相对主义、虚无主义倾向,并强调人类不仅在“改善”之中,而且这种改善从过去到现在乃至未来,足以构成一部相连贯的人类进步史;如果接受以“暴力下降”作为进步的量尺,就等于是在挑战习见的高调道德观,把道德关注的核心议题从“追求德行”下移到了“减少苦痛”,所谓“改善”并非指人类已进入某种崇高的道德境界,而只是减少使用暴力,减少个人所承受的苦难而已。从这两方面出发,本书以浩瀚数十万言提供了丰富的论据与材料作为佐证,读来目不暇接(115张图表、近2000个引注、上千项参考材料),堪称一场知识盛宴。而读完之后,读者或许不会完全接受书中所表述的这两项主张,不过,经此论辩的洗礼,你的历史观与道德观都会与此前大为不同。
   
     面对这样一本篇幅巨大的著作,读者在开始阅读之前会需要一幅简明的地图。在“前言”里,作者对全书的主要结论提供了一个“预览”,读者可以参考。在此,我想简要地综述全书的论证架构,对阅读或许也有一些帮助。
   
     本书的主旨在于证明,人类历史可以看成“暴力在降低”的历史。这个主旨涵盖了两件工作:一是设法显示历史上暴力的确在降低,二是设法说明这种“降低”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针对第一件工作,作者举出了五千年来人类历史的六大“趋势”,每个趋势都显示了暴力在降低。这六项趋势我们稍做简化,大致如下:
   
     首先他指出,考古学家检视远古掩埋场挖掘出来的遗骸残骨,发现在国家组织尚未出现的漫长时代里,因暴力冲突而导致死亡的比例约为15%,可是到了烽火连天的20世纪,战争造成的死亡只达全世界人口的3%;在尚未形成国家的原始部落社会中,每10万人有500多人死于暴力冲突,但即使在20世纪遭战火严重蹂躏过的德国、俄国,这个数字也只有130人。平克称这个演变为“平靖进程”,他将其归功于中央政治权威,也就是某种“国家”的建立。
   
     第二个趋势是个人之间暴力相向的情况在降低。从欧洲的中世纪到今天的西欧社会,凶杀案的比例从每10万人每年超过100件(这是14世纪的英国牛津,也是美国西部在开发时期的情况),降到了20世纪50年代的每10万人08件。这种转变,平克借用社会学家诺贝特•埃利亚斯(Norbert Elias)的术语,称之为“文明的进程”,其原因包括了政府的治安、司法力量的提升,以及经济的基础从农业(土地)转向贸易。
   
     第三方面的趋势,平克称之为“人道主义革命”,主要涉及各种残暴酷刑,特别是法定的酷刑与死刑,都有显著的减少。人类殚精竭虑设计的各种刑求方法与刑具(书中有惊悚的附图)、各种以人献祭的习俗、猎杀女巫、残杀宗教异端、宗教战争等等,它们曾经盛行长达几个世纪,如今都已不复存在。此外,在早先,酷刑与死刑不仅频繁,而且往往公开举行,人们扶老携幼以看热闹的心情围观评论,并不以为不讳不忍。18世纪以后,这种情况大体上不再见到。
   
     人道主义革命的主要动力,平克归功于印刷技术发达、书籍报刊的普及流通以及书报读者的大幅度增加。阅读帮助人们设想他人的经验与感受,也理解到“他者”不一定是邪恶的威胁,从而减少了残酷虐杀的意愿。
   
     接下来,平克整理人类历史上战争、内战以及种族屠杀的演变。从他所举出的数字来看,一个大致稳定的趋势是:战争的数目在减少,战争直接、间接致死的人数相对于世界人口的比例在减少,种族屠杀的发生次数也急遽减少。平克认为,这些趋势的外因正是康德在《永久和平论》一文中所言及者:民主制度、贸易以及国际组织。
   
     平克特别在意一般视20世纪为“历史上最黑暗的世纪”的成见。他强调,20世纪死于战火的绝对人数的确是历史上最高,可是考虑到世界人口的总数,它是最暴力血腥的世纪吗?19世纪初的拿破仑战争造成400万人死亡,中叶的太平天国运动造成2000万人死亡,稍后的美国内战造成65万人死亡,早先南非祖鲁王国的沙卡王之治造成200万人死亡,南美洲的三国联盟之战,消灭了巴拉圭六成以上的人口。在非洲猎捕奴隶并贩售到美洲的过程,所造成的死亡人数远远超过了纳粹大屠杀。至于帝国主义在世界各地发动的殖民战争就不用提了。平克无意美化20世纪,但是他强调,20世纪后半叶的长期和平,也是20世纪历史的一个部分,不应忽视。(平克没有忽视50、60年代的中国,60、70年代的中南半岛,但并没有讨论其含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