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謝田文集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集中力量的本能与办大事的本事
·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国际冲锋枪指数和中国猪肉的成本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上)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中)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下)
·日本印象之一:黑川晋的谦逊与日下公人的骄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

   中国大型民用客机C919下线,如同近年来许多“重大成就”一样,只在中国国内引起轰动,而在国际上、专业人士都视若无睹。中国大飞机制造的模式,与中国汽车业基本相同,都是走加工、组装的模式。四家中国飞机公司所做,只有机鼻段机身、前后段机身、机尾段机身和中段机身;而最关键的部件,从涡轮扇叶发动机、电力系统、油料系统、液压系统、线传飞控系统、空气管理系统、到机轮、轮胎、刹车,都是美国和法国公司提供的。

   C919的订单,大部分由国内公司强迫认购,还有很大部分是租赁的。为什么租而不买?显然这些公司对C919也没有足够的信心。来自外国的租赁公司有一家,是GE资本,但很可能是被捆绑的,做为中国购买GE引擎的附加条件。而且,GE租的飞机,看来不是给美国市场的,仍然是面向中国市场的。

   中国飞机市场很大,购买组件自己设计、组装,节省成本,并扶持民族产业,这没什么错。但这样做的益处不大,因为主要部件不能生产,采购成本居高不下,C919最后的造价,如果希望出口,不会有太大优势,甚至没有优势。但问题的关键还不在这。C919的背后,展示的是当局国际弃儿的心态,和深重的忧患心理。

   飞机命名不祥

   大飞机的命名,上来就是919,颇耐人寻味。这其实是很欠考虑、甚至不太吉祥的。因为“九”在中国汉字文化中,是顶级、顶尖的意思,是到头了。到头了,就没有发展的空间和余地了。从919到999,9个系列过后,后面怎么办?没有长远的考量。上来就走极端、恐怕有些不祥。

   坊间说,因为波音用737、747,所以中国上来就是900系列,要盖过波音的势头,也盖过空客300系列的风头。红朝决策者很可能有这个心理,但波音700系列的命名,其实有另外的原因。

   二次大战后,波音从军用转向民用,也造一些导弹和飞船。今天的联合航空(United Airlines),就是当年从波音分拆出来的。40年代,波音的系列产品是这样命名的:300和400系列是军用机,500是涡轮发动机,600是火箭和导弹,700留给喷气飞机。管理层觉得700听起来不太响亮,就把第一代喷气客机命名为波音707。再往后,就有了人们熟知的7X7系列,直到最近的、 2009年的波音787(Dreamliner)。最著名的,是创造了航空历史的波音747。

   敢做飞机,必须做好摔机的准备。汽车出故障, 最多抛锚、趴窝,在路上不动。飞机失事,不会趴在天上不动,会摔到地上来。能成功迫降的,算非常幸运了。波音的商用飞机,到今天有8000架在服役,摔了83架,7100多人遇难;空客有5000架在服役,也经历了22次空难,死亡近3000人。中国商飞有这个肚量和胆气吗?客机不比军用飞机,军机失事坠毁,政府可以掩盖,百姓不会知道。但客机失事,就很难掩盖。有网友说,她肯定不会坐中国做的飞机,不是因为飞机质量不好,而是因为出事故后没有公开的调查,不明就里,糊里糊涂,不能保证下次不犯。对躲躲藏藏的中共政府来说,大飞机张扬出场,但一旦出事故,也会同样公开、透明吗?

   对普通百姓来说,什么是喷气飞机?一位飞行员朋友,从波音大型喷气客机到小型商务机都开,他说所谓的喷气机,就是人坐在一个炽热、喷火的燃料筒上,在大气中高速飞 行。尤其在早期,那些单发单座的喷气战斗机、轰炸机,就是一个人被固定在炽热的引擎上飞、往下扔炸弹。客机说白了,就是两、三百人一起,都坐在喷火的引擎 上,呼哧呼哧的往前推进,如此而已。喷气机最主要的部分,就是它的发动机——引擎。

   “独立自主”表象下的“弃儿”心态

   波音和空客也没自己造引擎,都是用通用和罗罗的。中国要独立造大飞机,是出于一种战略上的担心,但中国为什么担心呢?为什么巴西和加拿大不担心呢?日本大量依赖美国提供科技,为什么日本不担心?这是因为正常国家不担心会跟美国翻脸,可以依赖美国。但中国为什么有必要担心会跟美国翻脸呢?中国百姓没这个担心, 中国人民也没这个担心,只有中共有这个顾虑。所以,说到底,是中共害怕,害怕和国际社会交恶,中国民众其实没什么担心的。

   说起制造飞机,巴西和加拿大航空工业的路,值得中国借鉴。巴西的Embraer公司由巴西政府拥有,纽约上市,雇用两万人,营业额60亿美元。Embraer直接跟加拿大 的Bombardier公司竞争,两家在世界航空市场,排名仅在波音(Boeing)和空客(Airbus)之后。

   Embraer最初得到 巴西政府的合同支持,最早主要做军用机,早年也只在巴西国内卖,但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出口。Embraer的私有化1994年完成,政府如今只保留 0.3%的金股(golden shares),但拥有否决权。加拿大Bombardier公司雇用三万人,营业额100亿美元,公司收购了濒于破产的Learjet。在数次面临财务危 机时,Bombardier都得到了加拿大政府的扶持。这两家公司都依靠美欧提供关键组件,他们也没有中国的这种担心和忧虑,反而快乐的追求在波音和空客之后、世界第三大飞机制造商的宝座。

   为什么一定要强调独立自主呢?这实际上是中共独有的、一种“弃儿”心态、忧患心理的表现,害怕国际社会 会抛弃他们,零件设备会供应不上,也没办法独立生存,就只好独立自主。中共高层有很强的危机感,担心被别人抛弃,担心别人会切断供应。但当今国际社会的分工合作,就是这样的。

   说来好笑,这个对变成“弃儿”的担心,还与苏共有关。当年,苏联共产党切断了对中国的技术和资金支持,迫使中国走了相当长的一段独立自主的路。今天的中共,不相信任何人,不愿意受制于人,其心态的塑造,有历史的渊源。

   说到底,是红朝怕成为国际弃儿的心态,导致对国际社会的不信任,导致在国际分工中,不愿扮演合适的角色,导致对“独立自主”狂热的追求。既想与别人合作,有怕被别人抛弃,出于政治上的矛盾心理,采取了许多怪异的商业行为和经济上错误的决定。

   红朝的忧患心理和弃儿心态为何这么强?中南海自己最清楚。红朝末年危机四伏,他们知道,自身的权力和特权,及其组织本身,很快就会被国人抛弃,被国际社会的 正义力量抛弃。C919下线了,但还没上天;谁知道呢,明年C919上天后,俯瞰中原,看到的也许是中国大地另外一番景象。◇

   本文转自454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2015/1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