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图)]
小平头夜话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图)


   
   
   
   

   
   
   
   
   
   
   平头按:这是来自盛雪身边多伦多的爆料者近距离观察,再次揭露盛雪沽名钓誉、作假揽功的无耻嘴脸。
   
   一.又一次炒作自己

   
   姜野飞、董广平被遣送回中国的消息,部分加拿大的人权人士在多伦多时间星期天(15日)晚上已经知道了,而且已经知道加拿大同意接受姜、董二人及家人。下面是其中一位朋友星期天晚上接到的一位记者的信:
   

   
   Dear

   
   I heard that Jiang and Dong were deported over the weekend. I
   
   knew that the situation had been resolved with the Canadian government
   
   agreeing to accept them with asylum. Do you have any further information on what happened? Very sad news.
   
   All my best,
   
   XX
   当时盛雪肯定不知道情况,不然,依她那么爱炒作自己的性格和揽功的恶习,她会马上宣布加拿大已经接受了姜、董以及家人,而且要暗示是她努力的功劳。盛雪一直等到星期三(18日)在她美国旧金山的哥哥家从网上才得知姜野飞的家属正飞往多伦多,然后马上发消息,暗示是自己的功劳,但是心里又不踏实,所以搬出加拿大西部的石清。其实她到现在也不知道,其实姜、董两人也已经被加拿大接受(不然又得揽功),而泰国赶在周末送人回中国,就是因为加拿大开始和联合国难民署以及泰方联系,而加快了遣返程序。很显然,盛雪根本就在这个过程之外,但是她很会欺骗那些从来没有和外国政府打过交道的人,以为她神通过广大,非常卖力。但是骗不了我们这些行家。
   
   (平头注解:果然不出所料,11月18日,盛雪和其面首张小刚在几个邮组群里唱双簧揽功,故伎重演煞有介事地以总策划自居感谢这个感谢那个,详情见附件。盛雪不忘“得了便宜还卖乖”地煽情说“费良勇、刘劭夫等人一直在向加拿大各主要部门举报我,发送攻击我的材料,我没有可能一一解释、澄清。我会一如既往做该做的事,但是也许在下一次的人道救援中,我就无法发挥什么影响力了……”其无耻贪功的潜台词是昭告天下:这次姜野飞、董广平及其亲属的人道救援我盛雪已竭尽全力,首功在我)
   
   如果大家不信,我就来个小测验,请盛雪看到这个贴后,马上回答:
   
   你给加拿大外交部哪个部门联系的?是外交部吗?他们向你索要的资料是什么。这个程序是标准化的,不懂行的,肯定会回答错。盛雪请马上回答,不要等一两天了解以后再回答。
   
   其实大家都不知道,盛雪的英文水准是不够在电话里与政府部门做这样的正规交涉的。不行,请她讲两句给你听听。(平头注解:果然,今天11月19日盛雪通过其在自由亚洲的面首寇天立在刚刚发出的Google 快讯如是说——盛雪透露,当时加拿大政府同意先将姜、董两家人转到律宾,再前往加拿大:“他们被抓之后,我立即打电话给联合国难民署,包括打电话给加拿大外交部,还找了加拿大的一些参议员、国会议员,还有其他的人权组织 ……)
   
   二.“圣母圣女”及姐妹遭性侵

   
   这两天很多人对费良勇、彭小明揭盛雪的母亲四十年前的丑事有很多评论。对我们圈内人来说,彭小明所写都不是秘密。大概只要是和盛雪曾经比较接近交过心的人应该都听盛雪给他(她)讲过这个故事:父母亲当年做临时泥瓦工;母亲看不起父亲,有了一个野男人;这个男人对盛雪以及她妹妹性侵;她非常同情父亲,仇恨母亲,长期和母亲的关系紧张;和母亲的关系一直到母亲到了加拿大定居才开始慢慢缓和,到母亲决定把北京的房产留给她以后开始转好,为此又和同住多伦多的妹妹关系闹翻……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图)

   
   图:盛雪七十年代(1978年)全家照(前排左一左二即臧锡红姐妹。注意,其全家每人都露笑容,唯盛雪面无表情,可见两年前其母奸夫性侵的伤害有多深,对其母的怨恨有多烈——而当其母驾鹤西去盛动用公器诛心追溢为“圣母”其心有千千结般地扭曲)
   
   当然,即使这个故事是盛雪亲口给很多人讲过,她讲的时候是把对方当朋友,日后把这些朋友私下讲的事情抖出去,也是不应该的。但是大家不要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费、彭长期以来都没有把盛雪的家中的丑事公开化,恐怕从来也没有准备扯人家的这些闲事,如果不是盛雪公器私用利用母亲的病重和病逝大大炒作自己的话,她用了民阵、公民力量邮件组、lovetibet等邮件组、大纪元这些公器、以不实、夸大的信息炒作她母亲(其实是为了炒作自己),大办丧事,这就把私事变成了公事。费、彭的揭露就变成正当的了。
   
   (平头注解:原来披露1976年年仅14岁的臧锡红姐妹被其母“引狼入室”的奸夫性侵的秘辛之始作俑者是盛雪自己!难怪盛不敢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权,却“门后舞板斧”地在邮组群里耍泼跳脚叫嚣“做好粉身碎骨的准备”)
   
   请各位回头去读读盛雪将自己写的悼词,除了把她母亲描绘成圣母以外,其实最重要的是写圣母的女儿“圣女”是多么伟大的“领军人物”,在全世界得到多么大的拥戴,所以才有“四海同悲”。共产党的干部再恶心也都没有恶心到这种地步。
   
   多伦多的人都知道:盛雪的母亲每天和女婿董昕无所事事,每天对着抽烟、对着喝酒(为此,盛雪常常给朋友们说,她必须好好想法赚钱,不然,没人养家),对在她家住的假难民(需要盛雪的帮助办政治庇护者)吆来喝去,挑人家小气不买东西孝敬,挑人家不好好干活,根本没有什么好德行。
   
   除了假难民和朋友们平时的孝敬,每次她母亲过生日、她本人过生日,盛雪都会主动给朋友们说,要求送礼。一位东北的、假装是法轮功办政治避难的女孩,后来给别人讲,前后几年,她上贡的财务至少5万加币。
   
   大家如果有印象的话,盛雪的母亲重病的期间,她隔三差五地利用公器发信息:妈妈如何如何了、我如何如何伺候了、朋友如何如何关心了、不断炒作(她连起码的行文规矩都不懂,应该说:家母或者我妈妈。妈妈、妈妈的,似乎别人都要把她的母亲当妈一样),把自己描绘成孝女,当时民阵到了换届选举的时间,她以照顾母亲做孝女没有时间开会而推脱,而就在母亲病情十分严重的2014年4月(她母亲8月去世),她忽然扔下病危的母亲,跑到香港台湾招摇三个星期(在香港做假新闻说自己受邀参加六四博物馆开幕,被李卓人揭露),拜兄妹、出风头。
   
   说起拜兄妹,大家应该看到她最近写的一个公开帖子指责潘永忠,说;潘永忠,你不是拜了我母亲做干妈吗?你不是那么孝敬干妈吗?为什么你不和费、彭闹翻还和他们搅在一起?……这就是盛雪的风格:教育素养不够、政治素养不足、没有的眼界和胸怀,然后就用称兄道弟、呼姐喊妹、认干亲、搞色诱纠集一个团伙搞民运、“打群架”,这样的团伙当然做不大,充满矛盾(情敌),乌七八糟,一旦盛雪被批评,盛雪就逼着她的朋友站队表态,这样一来,大家只好疏远离去,所以盛雪到哪里哪里就有矛盾就有分裂(一分再分,目前揭露她的费良勇、彭小明、刘劭夫、陈毅然、苏君砚等,与她疏远的潘永忠等,本来都是一个团伙的)就有乌七八糟的事。
   
   我很佩服盛雪的胆量毅力和超级不要脸,东北人形容爱抵赖不认错的人是“不抓住手膊不认账”,盛雪是“抓着手膊也不认账”。
   
   
   附件一:

   
   盛雪
   发送至 民阵园地、 fdc-canada、 民阵之友、 gongminliliang、 iamyuanmin、 zhengmingpingt.、 gongminshijie、 辛亥革命族群、 悉尼平台、 lovetibet
   
   还有两个小时,姜野飞太太们、董广平太太和女儿就要抵达多伦多机场了。这是个让人悲喜交加的事情。
   
   谢谢所有关心关注姜野飞、董广平两家人的朋友,谢谢所有参与营救他们的同道,谢谢立群姐、汪岷兄、李方、薛伟、建利、韩武、用林、小刚、范先生等等朋友(还有很多,恕不一一列举)。
   
   感谢连夜帮我翻译文件的冯兄、郝伟、Hellen和罗乐,感谢加拿大外交部官员(抱歉她不希望我透露名字)即刻启动了应急救援措施,感谢加拿大退休参议员迪尼诺、劳工及妇女部长里奇、国防部长肯尼、原亚太事务部长乔高,以及在全球有数万成员的人权组织“自由国际”(OFWI),他们都在我发出紧急救援的请求时,立即参与了这一行动。“自由国际”并向其所有成员发出Rapid Action(紧急行动”通告,请求其成员给泰国、中国及加拿大政府写信对此表示强烈关注。
   
   特别要感谢在泰国出手帮忙的小黎、小彦、小杨、小林(怕影响这些朋友的安危,不写名字了)。
   
   这是一个大家全方位参与,群策群力的救援行动,遗憾的是姜野飞、董广平居然在加拿大已经安排接收的情况下被中共强行掠走。令我非常非常痛心的还有,同机被绑架回国的我的好友阿海,他是我的诗集、文集,以及我编辑的两本论文集的出版人,并帮过我很多忙。
   
   加拿大外交部官员已经和我约定加东时间下午7点和我商量两家人的安置和对姜野飞、董广平的继续营救计划。
   
   我致万分歉意,在他们两个最后被带走时没有加大救援力度,一是设想他们可能被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等待前来加拿大;二是我正遭受一轮更暴虐无耻的攻击,我没有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身,我不可能对毫无人性底线的伤害内心波澜不惊。我非常非常的抱歉。
   
   另外,费良勇、刘劭夫等人一直在向加拿大各主要部门举报我,发送攻击我的材料,我没有可能一一解释、澄清。我会一如既往做该做的事,但是也许在下一次的人道救援中,我就无法发挥什么影响力了,在此先致深深的歉意。
   
   我从事中国民主运动26年,放下了生命中的许多选择,我生命的百分之七八十的时间、精力、智慧、能力都给了民运,只希望中国人能够过得有点尊严,有点自由,中共对我进行了长期的造谣污蔑、抹黑中伤,所有的恶行都被扣在头上。现在,费良勇、彭小明这种披着民运外衣的畜生,毫无底线的长时间的伤害我,居然毫无人伦底线的伤害我的家族先人和父母大人,连畜生都不如。
   
   中国政治再黑暗、中国社会再暴虐,你们还能怎么样。既然走到这一步了,咱们就走着瞧,如果中国必将黑暗到人性不存、人心如夜、人情如刃、人不如畜生,如果我连自己的先辈亲人的名誉都无法保护,告诉你们,我做好了粉身碎骨的准备。
   
   有时真觉得“人在做,天在看”这句话非常软弱无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