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小平头夜话
·巴黎公社社员墙前的反思 —— 与欧洲历史名人的生死对话(下)(题图)
·耻辱柱——一个丹麦艺术家的人权理念
·走出非洲以后--丹麦女作家卡恩·布利克森传奇的一生
·柳州官场现形记、、、、、、、、、、(丹麦)陈默
·广西柳州的贪官、、、、、、、、、、、、(柳州)莫老情
·宝马与大发-丹麦买车记 (丹麦轶事系列之一)
·丹麦炒票记 (丹麦轶事系列之二)
·足球运-我的世界杯之缘 (丹麦轶事系列之三)
·我在丹麦当跑堂 (丹麦轶事系列之四)
·狗权的差异 (丹麦轶事系列之五)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一)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二)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三)(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四)(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五)(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下)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地打发日子(多图)(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打发日子(多图)(下)
·寄自“世界尽头” 的明信片——挪威北角游记
民运谍影
·敬请关注 精彩连载《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
·民运谍影之楔子:洛杉矶交锋(一)
·民运谍影之柏林大会李震偕姘头登场(二)
·民运谍影之“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三)
·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
·民运谍影之“共特”情报小组当众曝光(五)
·民运谍影之柏林花絮:二女对决(六)
·民运谍影之李震“共特”背景(七)
·民运谍影之江湖神棍与盛雪唱双簧(八)
·民运谍影之布达佩斯探李震老巢(九)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与“和统会”(十)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十一)
·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民运谍影之民阵" 绿皮红心" (十三)
·民运谍影之德国警方抄家(十四)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这位叫潘晴的笔者,我不认识你,也没听说过你,看了你自称自己很公正、很道德的批判文章,我倒觉得你不仅虚伪而且就像是文革时的红卫兵。
   
   1,你既然不是知情者,你有什么资格来说别人“不择手段去攻击、污损他人”?你现在的行为又算什么呢?
   
   2,费、彭二人的口碑和学识既然一贯良好,他们有自己的事干,为什么要跟盛雪过不去呢?彭的那篇文章他已说明了是在什么情况下写的,事出有因,你怎么不认真读读。凭他们的教养和身份会没有证据瞎写吗?即便是做法尚可商榷,也不存在造谣和人格低下问题啊?

   
   3,如果你公正,想站出来说话,你最好先搞清楚什么是事实?谁是在造谣、诬陷他人?告盛雪的人,理直气壮,不怕上法庭;而盛雪告别人,自己都心虚,怕找不出证据。没证据、证人就去告人?什么作派?什么人品还用说吗?
   
   4,盛雪把对自己提出批评的人,统统说成特务,并让其打手大骂,语言污秽不堪入目;盛雪可疑的香港之行、和中共间谍李学江的关系疑点,自己从没有合理的解释?她办假难民,收取好处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我没看到你这位正直、公正的人留下过只言片语啊?
   
   5,你的文字,通篇回避事实,不敢就事论事,这种文风就是文革遗风,什么是文革语言,什么是语言暴力,你的文字做了最好的注释。你的文字本身就是一个笑话,你以为天下人都是傻子吗?文如其人,可见你这个人一定是一个虚伪的人。
   
   我想该教训谁?该指责谁?你都搞不清楚?你最好闭嘴,还不损伤你的形象。你本身都不会辩是非,人都没坐正,哪有资格指手画脚?洋洋洒洒一堆废话,不仅让读者感觉虚假、恶心、道貌岸然、可笑、可耻之外,没什么感觉!更别提欣赏?这类文章除了给自己丢脸外,也让你挺的人更丢脸,只能让人当反面素材。奉劝你:以后自恋文章最好别往外乱发。
   
   
   
   
   附件:陈汉中、潘晴在邮组为盛雪鸣冤
   
   费良勇博士是汉中认识多年的核物理学家,彭小明是二十年前汉中在欧洲时就认识的学者,都是汉中敬重的朋友。这两位朋友最近的表现真是有些让人失望:
   
   首先,盛雪何许人也?据说是“只有小学水准”之辈、芸芸众生之一,费、彭二尊可是学富五车的德高望重学者啊,如此重炮出击,至于吗?值得吗?且不说“大人不计小人过”、“名将不杀无名之卒”,如此力量悬殊的搏杀,胜之不武啊!
   
   其次,盛雪与妹妹、母亲一同被“大哥”奸淫,已是陈年旧事,在民运圈子内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也不是什么秘密了,甚至盛雪因为“原谅母亲和大哥”而与妹妹交恶也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些还仅仅是停留在“传闻”的层面,谁有确凿证据证实或者证伪之?一对学者在自己的檄文中引用“公开的秘密”和“传闻”,实在有些滑稽。何况这些属于个人隐私的资讯用于“公领域”除了展示这一对学者的品味之外还表现出文章选材之不慎。
   
   盛雪是否适合做主席,可以开特别代表大会处理或者等待下一次代表大会进行主席改选。相关讨论争辩是否就可以“到此为止”?不要让广大社会群众再看一次民运内斗的“叹为观止”!!
   
   汉中
   11/22/2015
   
   令人歎為觀止的「文革遺風」——評披上「文化道德」外衣的流氓表演
   文/潘晴
   
   
   婦德、貞操、作風、包括某些人高唱的「正邪」等「道德牌坊」,從古至今就是中國「醬缸文化」中反人性的一種偽價值標準。 到了近代,更被中共控制下的紅色政權,提升到了所謂思想、靈魂的高度,成為了政治鬥爭的一種工具。雖然文革結束已快四十年了,但人們記憶猶新的是,在那個腥風血雨的年代裡,有多少人在這些「道貌岸然」的口號下,被剝奪了人性的尊嚴與自由、喪失了最基本的權利乃至生命!可悲的是,在半個世紀後的今天,文革陰魂不散,居然在「民運圈」中借屍還魂,且不斷地在公共場域中散發著腐惡的屍臭!
   
   一段時間以來,在攻擊盛雪的各種病態噪音中,人們不難看出文革心態在某些人身上的頑固與延續。 一旦沒有達到他們的政治企圖,這些人就開始語無倫次、方寸盡失,揮舞起「文革時代」的整人大棒,演繹出一幕幕「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鬧劇和醜劇來,其手段之卑劣令人歎為觀止。 殊不知,這種鬥爭手法人們並不陌生,在中共統治的六十多年中,國人對此早已屢見不鮮,深惡痛絕了。任何一個頭腦心智還正常的人,對於這種整人手段的反應,除了厭惡之外,還會產生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即文革陰魂並未遠去,它就在我們身邊上演!
   
   令人難以容忍的是,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上竄下跳,毫無廉恥地在公共場域晾曬他們的人格底褲,全然不顧這種行為是對社會公德的一種傷害。但這些人顯然並不在乎社會的觀感,更為可笑的是,這些以「正義化身」出現的「偽君子」不知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作不知道?沈默地大多數人並不都是傻瓜,不會輕易被這種「八分錢郵票」文革式的檢舉揭發所迷惑。人們很清楚地知道,在社會公共領域中,什麼才是正常的是非論戰方式,什麼才是正常的社會道德評判標準。
   
   其實真正的「邪惡」、真正的「道德裁判」並不在身外而在身內,即「魔鬼就在你心裡」,和社會大眾的「公道自在人心」。對於這些勇於「裸奔」的「鬥士」來說,真正的敵人並不是別人,而是他們自身的原罪,是他們自身的狂妄、無知、毫無反省的道德混亂與毫無公德的陰暗心理。在一個文明社會裡,眾所週知,在公共領域,沒有人可以任意凌辱誹謗其他人,包括以「道貌岸然」的面目出現,卻使用極為下流的手段詆毀攻訐其他人。須知,我們每一個人的尊嚴與自由,當以不損害他人的尊嚴與自由為邊界,這不光是西方文明社會的標準,即使是我們的老祖宗,也留下了「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古訓。任何理由,都不能稱為惡意傷害他人的藉口。
   
   人生經驗告訴我們,一個真正站在道義立場上的人,絕不會採取這種下作的流氓手段。只有出於某些自身陰暗、卑劣與殘忍地心理,才會如此不擇手段地去攻訐、污損他人(即語言殺人、輿論殺人)。而檢驗我們是否仍具有文明人類底線的標準只有一個——在看到有人任意濫用語言暴力,虐待傷害他人時是否袖手旁觀?任由這種行為氾濫?不幸的是,國人在專制文化的奴役下已時間太久,「醬缸文化」最主要的遺產就是「明哲保身」,大眾的心理普遍地怕得罪惡人,只要自己不是受害人,人們一般不願意捲入是非,更遑論站出來說幾句公道話了。
   
   延伸開來看,國人在暴政的壓迫下早已「噤若寒蟬」,在任何社會事件中,只要被打擊、被迫害地是那5%的「一小撮人」而不是他,芸芸眾生們就會山呼萬歲,慶幸自己一時走運,沒有成為那倒霉的「一小撮人」。於是,專制統治在如此犬儒的民族性下,淫威大甚,越發猖狂,恨不得「紅色江山」能夠「萬年一繫、永永尊戴」了。 這本是中國人的不幸,這也是中國至今仍無法走向民主的深層社會原因之一。對於中國人的懦弱、自私、不願惹麻煩的心態,筆者是深為同情的。但這不代表人們對文革的記憶應該忘卻,更不代表人們喪失對這種政治文化的戒慎恐懼。至少,在追求民主政治的人群中,都應該牢記:文革的悲劇不能重新上演,在一個充滿缺陷、罪性、不完美的世界裡,除了法律之外,沒有人可以充當正義的化身,更沒有人可以來扮演「道德審判官」!
   
   回到民陣內部的爭議中我們看到,在文革遺風的影響下,那些多年來合作共事的同道,突然間,就變成了「比共產黨還兇惡」的敵人?就被指控為「道德敗壞」、「貪污腐敗」、「假公濟私」、「自我吹捧」的民陣「公敵」?為此展開無休無止的攻擊陷害。而且為達到目的,甚至不惜與那些「中共代理人」一唱一和的玩雙簧戲法,其厚顏無恥實在令人歎為觀止!在民陣已成立協調小組,艱難地調解相關爭議的過程中,我們看到:某些人不是自我克制,抱著解決問題的態度來對待民陣成員與公眾,而是用歇斯底里的癲狂攻擊,甚至不惜污衊、攻訐他人已故的親人、長輩,使用及其下流的語言,以捕風捉影式的整人伎倆,無限上綱上線,活脫脫暴露出一付「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嘴臉,讓任何一個稍有良知的人都看不下去了!這種散發著文革腐朽屍臭的鬥爭手法,實在令人惡心和反胃。 必須指出:「有文化的流氓」也還是流氓!只不過更令人所不恥!披著「知識分子」外衣的惡棍、打手在文革中並不少見,今天這一幕,不過是文革陰魂的回光返照罷了。
   
   這些人在文革中就曾經是「工作隊」的代表,對於整人文化爛熟於心,從文革中比誰更「革命」、比誰更「進步」到今天的比誰更「正義」、比誰更「道德」,這些人從來就不曾反省自身的謬誤與責任,也從未反思自身的「正義」與「道德」是多麼的虛妄和偽善。 這些人賴以生存的「偽價值觀」不過是文革之遺風。這些人洋洋灑灑的攻訐「檄文」,無一不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鬥爭思維產物,以及陶醉在一種「扮演上帝、鞭撻世人」的快感幻覺裡,令人作嘔。 人類的普世價值、終極關懷,和對人性中原罪的認知,與他們是絕緣的。這些被專制文化心態奴役的人;這些從不與心靈對話,與上蒼(神)對話的人,就像一個可笑的權力侏儒、奴才打手,是一定要用對「戰友」的揭發、批鬥、來向專制政權獻媚的。 一切下流與惡毒的語言,便成了他們攻訐他人的武器炮彈。 在這些人喋喋不休的文辭中,我很少在他們的語彙中看到有什麼真正的社會關懷,也看不到「與人為善」的人格特徵。 社會公眾所接受的話題標準,從來不在他們的視野之中。 久而久之,即使再愚鈍的讀者也能感受得到,這些人魚目混珠的「調查揭發」,不過是一種「偽價值觀」操弄下的整人手段,這些污染公共領域的話語、文宣,不過是他們迷戀「輿論殺人」的一種流氓心態之展現。
   
   在這些人的思維邏輯中,什麼是真假、是非、好壞、對錯、和解、寬容並不重要,只懂得強詞奪理、編造謊言來貶損他人。 本來任何一個頭腦正常的人都能夠判斷的問題,到了他們眼裡,不挖掘出所謂的污點、罪責就絕不能放過!他們從來不願意看到和尊重別人的閃光點,不願意看到別人也許比他們對社會的貢獻更大。這些人往往用虛無的道德標準,扭曲和否認他人可能的優點,在他們的眼裡,從來都是別人的卑鄙與渺小,好像這個世界上只有他們最偉大!在這種病態心理下,內部紛爭被混淆為「敵我矛盾」,無情鬥爭、謊言與抹黑成為了他們的迷戀和追求。 人們並不曾忘記:當年毛澤東就是在這種病態心理下,發動了文化大革命,無數國人在這場「偉大舵手」領導下的運動中死於非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