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香港出版人的冬天]
刘水文集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狱中诗(八):走路何须低头
·狱中诗(九):这个世界
·狱中诗(十):渴望流泪
·狱中诗(十一):重叠的世界
·狱中诗(十二):午夜狂想
·狱中诗(十三):断裂带
·狱中诗(十四):拒绝失败
·狱中诗(十五):为自由塑像
·狱中诗(十六):自由不老
·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狱中诗(十八):高墙,遮断望眼
·诗两首
·诗:走上街头——祭奠六四死难者
·诗:见证2003(两首)——致北京“新青年学会”徐杨靳张四君子
·2004,用心灵丈量自由
·春天——致天安门母亲
其它
·提名刘水先生为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政论奖候选人
·致“自由中国网站”公开信
·VOA述评文章
·答张裕兄兼提建议
·二答张裕秘书长兼致笔会理事会
·给余杰王怡的伤口上撒把盐
·杜导斌,不要自己把自己打倒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联署公开信》不定期延长公告
·捍卫公民出境(国)、回国权利
·致新浪总编陈彤的公开信
·小格局的牛博网
·9月9日被刻意淡忘的毛泽东
·删帖杂谈
·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行为艺术(多图)
·广州亚运前一刻
·养猫记
·微博辑录(2011-10-01——2011-10-17)
·评慕容雪村奥斯陆讲座及其迂回文体
·论恐惧
·论恐惧(2)
·有关韩寒“三论”推文辑录
·韩寒推特辑录(二)
·有关“阎崇年于丹联合状告刘水”声明
·莫言及其虚解的中国
·重庆系列劳教言罪案及其“平反”
·十八大预示专制权威弱化
·“新政”十年
·任建宇劳教案的背后
·“改革共识倡议”抑或谏言——兼论制度转型中的知识分子
·“南周事件”测试“新政”
·制度转型背景下的“南周事件”
·我与南方周末一桩旧事
·街头举牌是民间最后的非暴力自救行为
·我被限制出境将到2055年
·遇罗锦:勇敢纯正的自由人——刘水
·宋斌斌的道歉不能替代罪责
·民意的集结:2013年1月“南周事件”亲历与述评
·《收教所日记》 写作众筹启事
·从夫人酒吧到参拜靖国神社
·从夫人酒吧到参拜靖国神社
·苏格兰公投感想
·微评林贤治先生
·从“作家遗孀”到“异议者寡妇”:《曼德斯塔姆夫人回忆录》读后感
·言论自由与恐怖袭击 ——解读《查理周刊》案
·屠夫吴淦陷狱及其创新维权模式
·“八九一代”之维权律师浦志强
·从李旺阳“自杀”离世看政治犯处境
·NGO何以成为维稳对象
·律师的受难与荣光
·自由主义者艾未未
·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遮蔽了什么
·驳北外书记“中国是最大民主国家”
·诺奖青蒿素的伦理困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出版人的冬天

   

   

   本月6日,香港时政杂志《新维》和《脸谱》出版人王健民和总编辑呙中校,在深圳南山区法院一审被控“非法经营罪”等罪名,将择日宣判,二人均是香港永久居民,已被羁押一年半;多家海外媒体报道,香港铜锣湾书店东主、出版人和政治作家桂明海,在泰国失踪已逾两周,怀疑被大陆警方绑架回大陆,同时香港警方已证实其书店三名员工在深圳被捕;去年,知名香港晨钟书局70岁东主姚文田,在深圳被以“偷运化学品”罪名重判10年。他们的刊物和书店,在港合法注册,读者多是大陆游客。言论出版自由的港人港刊在香港以外被捕、失踪,绝非孤立事件,这是大陆官方防控香港自由信息发散大陆的严厉惩戒举动。

   

   

陆港联动整肃媒体出版业

   

     

   大陆频频抓捕记者、整肃媒体,限制并拒签西方媒体驻华记者,已是常态,同时对香港出版人越界抓捕,二者形成联动并非巧合,这是从未见过的官方新举动。再联系近年频繁在西方收购媒体、安插人员,通过控制媒体,整肃媒体人和出版人,以达到涂抹政府形象、欺骗世界的目的,昭然若揭。香港去年规模巨大的街头占领运动,大陆游客增长示威见识并参与其中,对北京当局的冲击强劲而意外,再加上香港经济转向疲软,激发北京强烈的控驭欲。粤港边境线的铁丝网,难以抵抗北京的专制野心,这是大陆官方严厉惩处香港出版人,进而试图操控香港舆论的重要原因。

   

   自由媒体和开放的出版业,向来是衡量一个社会的最大标尺之一。自由港声誉,不仅意味着经贸自由和法治严明,而且出版业发达、媒体多样化也是其一,曾是香港引以为傲的港英殖民地遗产。然而,近年香港电视台、电台、报刊和出版业自我审查、内地化倾向明显,成为中共收购西方媒体等大外宣的组成部分,所谓“一国两制”不断遭受侵蚀。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任内曾警告说:“香港的未来取决于大陆靠近香港的速度,而不是香港靠近大陆的速度。”香港不幸逐渐成为红色殖民地。

   

   大陆严控出版业,严禁个人经办出版社和媒体,以言治罪屡有发生。因此,香港的自由媒体和出版物,对于每年数千万不知自由为何物的大陆游客显得尤为重要。广东外来人口中曾流行一句话:“留在珠三角的理由,是能收看香港电视节目!”笔者在深圳媒体工作期间,在街头购买香港出版的禁书、港报港刊,并非难事;内容敏感的时政杂志和书籍,从港邮寄也能顺利收到。尽管回归后港媒有些微压力和收缩,并不明显,但近十年来大陆各海关查禁严厉,动辄会没收书刊;香港一些专卖禁书给中国大陆游客的书店也出现了业绩下滑和倒闭现象。

   

   在大陆当局主导消费主义和娱乐至上,网络防火墙严密封锁的社会环境,绝大多数民众,并不十分明确信息禁锢意味着什么,需要来自境外自由信息的比对和刺激。这几位被捕和失踪的出版和媒体人,均为行业资深人士,他们不仅仅是出版人,还兼有编辑或作者身份。其中呙中校和桂民海原籍大陆,拥有相当社会担当和自由信仰,以编辑出版书刊赚钱并非他们的主要目的,这也是北京极力打压他们的深层原因。2002年,呙中校在深圳工作期间,以一篇长文《深圳,谁将你抛弃》,轰动一时,后靠“优才计划”获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在《亚洲周刊》任职编辑。桂明海,浙江人,诗人、作家,北大毕业,在瑞典获得博士学位并入籍,长居德国。可见,他们不同于一般重利书商。

   

   

   对于自由世界的人们,不能深切体会被禁锢者对一部禁书的渴求。香港发达的出版市场和地理优势,成为大陆异议作家、海外流亡作家、海外华人学者和历次政治运动受害者作品出版首选地,其次是台湾;也不乏西方学者、作家批判大陆的政经类禁书;也有中共高层和失意政客及子女回忆录。这类禁书的批判性思考强力冲击大陆几十年的洗脑教育,透露的中共内幕,还原部分隐秘历史事件真相。这些被大陆列入禁书范畴的港报港刊和港书,传播真相仅是一方面,在打开精神世界、传播普世价值观和培养批判思维方面,功莫大矣。

   

   

专制政权最怕禁书

   

   

   远在1990年代前后,大陆一些苦不能出版作品的诗人、作家,购买香港出版社书号在大陆印刷、发行自己作品。部分运作规范的香港出版社会免费提供书号,只需回寄样书在港府报备即可。个别在深圳充当书号中介者因此被判刑。笔者第一部诗集,即是购买香港书号在大陆印刷、发行;1994年二次入狱,也因与香港出版社合作出版“六四”真相等作品。一般通过大陆邮局邮发书籍,工作人员只认“国际书号”,还可享受印刷品优惠价。大陆出版社买卖书号是公开的秘密,不少小出版社靠买卖书号存活,但价格动辄数万元,相较香港高出几十倍。

   言论出版自由是一切自由的门槛和起点。书号本是免费开放的国际图书序列号,而在大陆沦为控制人们独立思考和官方垄断赢利的双重工具。

   社会主义国家都搞书报审查制度,现今中国大陆尤甚。一是报刊社、出版社将选题或书摘上报内部高层或宣传部或出版局审批,这些部门都豢养一批专职“审读员”把关;二是在邮局发行环节,警察随时抽检可疑包裹、书刊和信件,只是他们干得非常专业,常人难以发觉。现在快递业发达,免去可能的邮递风险,但官方近期开始实施快递实名制,其实就是变相的审查制度。苏东社会主义国家,都曾是出版审查和查禁境外书籍的高手。《民主德国的秘密读者》全面披露德国统一前,东德民众秘密从事地下出版、从西德私带禁书,以及偷偷阅读禁书的艰难历史。他们的噩梦早已终结,而中国大陆严酷依然。

   最早将编辑部设在大陆的香港报刊,并非《新维》和《脸谱》,但因这两家杂志无官方背景即构成违法。大陆官方背景的香港三大红色报纸之一《大公报》,1998年将在港经营不善的旗下《大周刊》编辑部整体迁移深圳,与深圳团市委下属《深圳青年》杂志及民营出版商以股份制运作;编辑部租设在福田区彩田南路《深圳青年》杂志社大楼办公;周刊总编与副总编由《大公报》派遣港人担任,采编美编发行人员全部聘用大陆人士;周刊面向珠三角地区和其它省份机场和星级酒店发行,在香港沿用随报免费赠阅方式,发行地域和场所限制颇为严格;以繁体版在深圳印刷,让不明就里者产生错觉,以为仍在港办公。平心而论,《大周刊》进入大陆初期,颇有作为。派遣记者卧底收容遣送站,率先报道收容遣送制度黑幕,比《南方都市报》借“孙志刚案”曝光残暴收遣制度,整整早四年;并首次翔实报道深圳警察殴打记者个案。笔者参与这两次重大报道采访与撰稿。后恪于官方压力,短短两年就沦为娱乐八卦周刊。

   这几位香港籍和外国籍出版人,在香港具有合法出版资质,也是合法自然人,但大陆警方特意选择在大陆或国外拘捕,这不能不说是“定人清除”,和对“一国两制”的超常发挥。最令人尊敬的当是姚文田先生,不顾高龄仍坚持出版、出售禁书,反被污名化重判,他的晨钟书局在异议知识分子当中声誉极高,我收集的禁书不少出自此书局。至于他们撰写、出版和发行了哪些禁书,个别会在审判书中会作为犯罪证据部分呈现出来。中国言论自由史会记取他们。

   

   2015年11月7日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0期 2015年11月13日—2015年11月26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0525

(2015/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