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小荷才露尖尖角]
橘绛轩
·鋼鑼灣書店員工被綁架何頻乃出賣桂敏海原兇
·穆勒調查川普之通俄門終以子無虛有結案
·文貴不搞組織之手法讓中共極不適應
·賄賂和腐敗是華為全球商業模式
·中共控制全世界的秘密武器
·人民幣對內實際大貶值
·中國式終結象豬瘟
·海航收買明鏡
·召忠谶语
·對月
·大喝十聲
·預言正在兌現
·普天之下百姓代價
·社會主義的末日不遠了
·紐西蘭飛北京客機被拒入境
·郭文貴緊緊地捏住了中共的卵蛋
·與共產黨鬥要智慧耐心不能只博眼球
·每屆總理都會給人民許下一個莊嚴的承諾
·文貴慈母意外获悉兒子被關悲傷過度不幸離世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以腐敗行賄欺詐罪名被起訴
·凱爾巴斯強調不要買中國股票因大陸沒有法治
·王岐山不穿牛皮夾克王岐山會穿人皮夾克
·分明是十四
·紐西蘭基督城發生恐袭屠殺事件
·美國的賣國賊已經浮出水面
·美國給德國出的選擇題
·人大代表奇葩提案
·國內民眾之聲
·滅掉中共
·捷報
·非死不可
·所謂西方勢力
·越南裔德國副總理
·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
·中共已經把自己送上斷頭臺
·中共榮登迫害人權報告世界榜首
·戰神文貴服喪三七浴火重生視頻忠告
·郭文貴揭示緣何中美之貿易談判需要百日
·中共詭計是把黨國家人民捆綁一體反黨即反華
·感謝班農和文貴感覺有使命的人相遇如天雷撞地火
·美將行政立法禁止保險養老基金投資中共國企
·蘇聯的幸福指數世界最高美國是人間地獄
·闖入川普總統海湖莊園的中共女間諜
·中國軍方挑釁不會贏得臺灣民心
·加被列易遭毒品洗錢國名單
·中國大陸沒有司法公正
·中共使出渾身解數
·春日遊大阪城
·京都印象
·箱根
·橫濱風呂
·君錢如今在否
·祉園八阪社金閣寺
·周有光言從世界看中國
·文贵警醒了懵圈儿的美国人
·秘密帝國披露趙小蘭家人的企業
·印在日元上的人物沒有一個偉大領袖
·斷掉全世界輸送給中共的財路華爾街已醒
·高喊打倒共產黨廿二萬八港人遊行反逃犯條例
·叁弟拜訪長兄在貳哥原有的地盤上結果麽也沒撈著
·郭文貴與龔小夏五四直播揭開了斷播門的黑幕
·再怎麼垂死掙扎也無濟於事共產黨完蛋了
·擊節拊掌郭文貴五月十日的這段直播
·孟建柱私生子劉特佐被正式起訴
·人民靜觀共產黨如何被打死
·美中貿易談判滑稽而終
·盗国贼的傀儡官员
·否決中移入美
·文貴感言
·數據
·華為敗訴
·黎明即將來臨
·人類歷史貪腐紀錄
·文貴功夫身手國際一流
·華為是蒙紗的共党間諜機構
·脑力激荡班農是中国人民之好友
·莫里森率领的自由党神奇赢得澳大选
·迄今為止郭文貴是影響力最大的反共華人
·為何到法國殺王健絕不能讓黨內人員調查其死
·盜國賊白手套馬雲说不想死在办公室要死在沙滩上
·法國王健獵殺團與潛入川普莊園之剌客團並案
·陶駟駒林強徐永耀乃抓張子強幕後操縱者
·屈臣氏的真正背後之股
·中美關係如何發展的決定性較量
·此次中共尚未出手就已完敗
·惡貫滿盈的中共何處逃
·被推上前臺的劉欣
·歐洲終於醒來
·喪鐘敲響
·備胎
·土共招數
·美最大的盟友
·中美難免南海一戰
·華為最彈力任正非語錄
·劉欣鮮明聲称她非共產黨員
·中共經貿磋商白皮書徹底撕破臉
·香港一百萬人上街遊行抵制送中惡法
·這幾天有大量的華為內部員工開始爆料了
·美開始要求赴美簽證申請人提交社交媒體帳號
·解答為什麼香港人的骨氣和勇氣都遠遠地勝過大陸
·中國第一大糧食集團糧食的資產價值竟然為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荷才露尖尖角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請原諒,即使歷史已經沿革到如今,依舊只能簡而言之地來寫這一篇。

   請原諒,即使已然工作生活在相對自由的海外,依舊只能用字母M來替代她的姓名。

   

   父親把我領到全班同學面前時,抿著嘴,半低著頭的我一直害羞地躲在他身後。

   “讓我們認識一下轉到咱們班的新同學,安紅,安靜的安,紅色的紅,她來自遙遠的天府之國!”一個低回溫婉的聲音從最後一排傳過來。

   喜歡那頗有韻律感的音色,我好奇地把頭從父親的身後伸出來——高挑的個子,白皙的皮膚,溫柔的眼睛,笑起來臉頰上的一對酒窩兒就像湖水的漣漪蕩漾開,讓教室中自有了一種含蓄溫暖與淡然恬靜。我對M老師心生好感,不再拘束,抬手對父親搖搖,示意他走。

   

   課間時分在自己的座位上坐著,拿出筆和紙,畫畫兒。

   M老師悄悄進來,站在我的身後:“誰教你的?”我挺自豪,“沒人教,照著圖片畫的。”“嗯,畫得真不錯,惟妙惟肖。來,我帶你到校園裡走一走,讓大家瞧瞧南方水土養育的小姑娘,就是和北方的不一樣。”我就像跟著母親那樣欣喜地跟著她,大著膽子在校園裏東張西望。

   

   我人生的第一堂作文課。她佈置好題目,或快或慢,大家開始動筆,我卻一個字都沒有寫。不是不會寫字,而是不知道作文應該寫什麼。

   “這很容易,”M老師娓娓道來,“寫你什麼時候去的什麼地方,心情怎麼樣,去了以後發生了什麼,你自己有什麼感受。就像和你思念的一個好朋友說話,什麼最有意思,最重要,就多說,就多寫,說出你心底真實的想法。什麼不重要,不想說的就少說,就少寫。”

   

   那是對頤和園的記敘,一場未曾預料的雨,澆濕了小學生們秋遊的興致。在避雨樓,我認真地聽著導遊的講解,於煙雨濛濛之中觸到靈犀,寫出了平生第一篇真情實感。一周之後,文章作為範文被M老師宣讀,全班譁然。隨即又在學校的廣播站宣讀,全校譁然。兩個月後,同學高喊著我的名字,舉著《XX報》跑過來向我祝賀時,一頭霧水的我怔住了,因為我根本就沒投過稿。

   M老師微笑著,摸摸我的頭,“是老師幫你投的稿。努力吧,你將來能成為一個好作家。”那一句醍醐灌頂,終生難忘。

   

   來年清明,我們去八寶山掃墓。她頻頻地咳嗽……我自告奮勇地替她把介紹烈士們的碑文讀完。她欣喜異常,不僅為教出的學生為人體貼,而且為年僅十一歲的我已基本掌握了繁體字。

   

    “明月有情還顧我,清風無意不留人”——因文獲罪,因言獲罪,只是我在歷史書籍上讀到的故事。

   

   我插班就讀的是一所可以接待外賓的對外開放小學。雖然有耽誤了正課,經常被借到其他班級,將某篇課文反復學習數遍的造假經歷讓我深深不喜歡,但是能在這樣的學校裡成為盡人皆知的小作家,格外讓人開心!

   直到某日我被教導處的主任請到了校長辦公室:“你知道什麼是四項基本原則嗎?”我瞪大了眼睛,搖著頭,拖著長音:“不知道。”M老師緊跟著進來了,行色匆匆,我不知道她和校長說了什麼。

   沒事兒!我得以繼續回班上課,繼續參加期終考試。

   

   秋季開學,全班驚訝,因為班主任不再是她。

   秋季開學,愛唱歌的我考上了合唱隊,常去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錄節目。

   秋季開學,父母被請到了學校,耳提面命——我每週要到教導處去彙報思想,周記隨筆劄記作文摘抄,全都要讓家長先檢查後簽字才能上交。父母時常關著門,在屋內嘀嘀咕咕,當著我的面,一切都是鶯歌燕舞。

   格外敏感的我,四處打聽,才知道她被調走,去了一所偏遠的鐵路子弟小學,改任音樂老師。

   

   終於,母親沒能保守住秘密,在她讀完我的一篇新周記之後,嚓嚓嚓嚓地撕碎了整個作文本,牽一掛二連三地狂吼起來——

   “你一個黃毛丫頭,關心什麼國家大事?”

   “不要寫政治!政治是你能寫的嗎?”

   “健康向上的事你不寫,大家都說好你就說好,為什麼老寫陰暗面?”

   “‘小孩子不可以撒謊!為什麼大人可以撒謊?’瞧你問的這些屁話,大人就是可以撒謊!就是可以!”

   “‘李大釗為什麼沒有埋在八寶山?’埋不埋在八寶山,關你何事?與你何干?”

   “說真話,自古說真話的就是死路一條!而且死得很慘!知道不知道,你的作文都上了中央內參了!你想死,我們還想活呢!”

   

   同學們不再像從前一樣與我無憂無慮地嬉戲玩耍;老師們在背後指指戳戳,口中念念有詞;就連傳達室的老大爺,也耷拉著臉,不再像以前笑眯眯地遞給我稿費通知信那樣和藹慈祥……一時間,諾大的校園裏,竟然沒有一個我可以說話的人.

   勘破人情冷暖,體悟世態炎涼,我變成了驚弓之鳥,噤若寒蟬。

   

   北京市“紅五月”歌詠比賽的會場,開演前,我聽到了特別熟悉的聲音。

   那是一首音階歌,她曾經教我們唱過很多次。化了一半兒妝的我,跳起來,循著聲音跑了出去。隔了五六間化粧室,找到了她,依舊高挑,依舊白皙,依舊溫柔如水,容顏有些憔悴,脖子有些腫大。

   “M老師!”我扶住門框,開心極了,腳底卻沒有再向前邁出一步,就那麼定住了;她看見了我,同樣開心且大聲的呼喚著我的名字,用力晃著的手不停地擺動,隨後緩緩放下,輕輕地說了一句“小作家,你怎麼也不來看看老師啊!”

   追趕來的同伴問我,她是誰?

   搖著頭,閉緊嘴,我沒有讓自己落淚。

   

   淋巴癌!

   十四歲已讀中學的我,從聞聽噩耗的那時起,心裡就永遠地缺了一塊。被她的那句話激勵著,在從文的路上磕磕絆絆地走到了今天。“何處遙相見,心無一事時”,三十多年了,M老師,您在無聲無息的住所那端,可否感受到我不盡不絕的思念……

(2015/1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