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桉樹林裏的鳥]
橘绛轩
·張首晟乃中共王牌間諜
·財大氣粗一毛不拔
·靜待開棺驗屍
·喜馬拉雅
·挺郭
·驚濤駭浪
·罗杰斯通道歉
·天網恢恢依法滅共
·美國之音不恰當的報導
·海航將成為全世界最大醜聞
·卻原來華為靠偷竊美國技術起家
·非常幸運知道自身活在什麼背景之中
·它們打著人民的旗號劫持了國家為禍蒼生
·馬健的無期徒刑證明幻想和等待比死亡更可怕
·與文貴先生及寰球參與爆料革命戰友共勉
·九十一號文件將適時在各國遍地開花
·
·臺灣人民絕不接受一國兩制
·文貴寄語中共回頭是岸
·央行降準內貶外升
·百年轉型試驗
·外郭內崔
·瘟疫
·轉型試驗
·夢國宇宙之首
·川普大叔敢做敢為
·華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中國孝子一審被中共判死刑
·中共之號稱七十四國家免签是假
·海航所有之資產悉數來源於銀行貸款
·砸鍋偽類一八年暴露一九年潰敗立竿見影
·文貴海外爆料春晚將在中共頭上亮劍引人矚目
·理應長江後浪推前浪萬勿一代更比一代娘
·中共詭計作惡自戕加拿大必果斷應對
·美智庫學者呼籲與中共經濟脫鉤
·天问你愛祖國可祖國愛你嗎
·對她而言國家就是地獄
·尊者達賴絕密視頻
·春天撲面而來
·政事小哥
·米娜
·一夜變天
·羅傑斯通被捕
·中共搞垮委内瑞拉
·文貴爆料奮戰中共邪魔
·加拿大解雇駐華大使賣價廉
·隔空喊話釋放善意為國民盡責任
·乙亥年文貴班農凱琳看春晚如期播出
·澳洲拒絕黃向墨入籍申請並取消永居身份
·七年前的二月七日王立軍教授叛逃美國領事館
·二零一七年中共策劃之遣返文貴三招遭到徹底慘敗
·鋼鑼灣書店員工被綁架何頻乃出賣桂敏海原兇
·穆勒調查川普之通俄門終以子無虛有結案
·文貴不搞組織之手法讓中共極不適應
·賄賂和腐敗是華為全球商業模式
·中共控制全世界的秘密武器
·人民幣對內實際大貶值
·中國式終結象豬瘟
·海航收買明鏡
·召忠谶语
·對月
·大喝十聲
·預言正在兌現
·普天之下百姓代價
·社會主義的末日不遠了
·紐西蘭飛北京客機被拒入境
·郭文貴緊緊地捏住了中共的卵蛋
·與共產黨鬥要智慧耐心不能只博眼球
·每屆總理都會給人民許下一個莊嚴的承諾
·文貴慈母意外获悉兒子被關悲傷過度不幸離世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以腐敗行賄欺詐罪名被起訴
·凱爾巴斯強調不要買中國股票因大陸沒有法治
·王岐山不穿牛皮夾克王岐山會穿人皮夾克
·分明是十四
·紐西蘭基督城發生恐袭屠殺事件
·美國的賣國賊已經浮出水面
·美國給德國出的選擇題
·人大代表奇葩提案
·國內民眾之聲
·滅掉中共
·捷報
·非死不可
·所謂西方勢力
·越南裔德國副總理
·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
·中共已經把自己送上斷頭臺
·中共榮登迫害人權報告世界榜首
·戰神文貴服喪三七浴火重生視頻忠告
·郭文貴揭示緣何中美之貿易談判需要百日
·中共詭計是把黨國家人民捆綁一體反黨即反華
·感謝班農和文貴感覺有使命的人相遇如天雷撞地火
·美將行政立法禁止保險養老基金投資中共國企
·蘇聯的幸福指數世界最高美國是人間地獄
·闖入川普總統海湖莊園的中共女間諜
·中國軍方挑釁不會贏得臺灣民心
·加被列易遭毒品洗錢國名單
·中國大陸沒有司法公正
·中共使出渾身解數
·春日遊大阪城
·京都印象
·箱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桉樹林裏的鳥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在左胸口上別著一個小牌子:本人是新手,處於磨合期,請耐心並多多關照!我就微笑著被Lesley安排在高高的櫃檯後面,開始了先叫號兒後招呼客戶報銷諮詢的新工作。

   不知道是否因為黑眼睛黑頭發黃皮膚第一次在公司總部的分理處出現,還是那張小小的胸牌在起作用,頭兩天竟然十分順利地度過了。叫號兒,打招呼,問明報銷項目,輸入一切應該輸入的數位代碼金額,付款,簽字,裝訂,歸檔……點數,結帳,列印出平衡表,簽上自己的名字,向同事們說Bye-bye,就完事大吉,打道回府;回家吃得也多,睡得也香。

   

   真是事不過三。

   第三天早上的第一位客戶就送了一個下馬威給我。

   此公修剪著漂亮的大鬍子,齊齊整整;一頭飄散的長頭髮,整整齊齊。澳洲牛仔的皮帽子上面,別滿了各種式樣形狀的紀念章,讓人不由得不多看幾眼。你好我好早上好天氣好吃了嗎的寒暄過後,劈裡啪啦地敲好電腦鍵盤的我站起來,麻利的把應該報銷的現金找給他,順便快速的掃了一眼他帽子上的徽章。大概是這時候他才發現本人左胸口的那個小牌子,他拿了錢,卻並沒有走,開始與我聊了起來。

   “你是日本人?”——不是。

   “你是韓國人?”——不是。

   “那麼是越南人?”——也不是。

   “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都不是。我蹙著眉,搖著頭,不直接說答案,多少有點兒成心與他逗悶子。

   “哈哈,我猜到了,你是最愛說Tomato——“他媽的”的上海人!”

   我笑了,“不是。我是住在胡同兒名叫橫二條的那個北京人兒!”

   

   知道了我來自北京,此公突然開始用一種十分奇怪的語調和我說話,幾句過後,我竟然一句都沒有聽懂!回想起來在國內時我不是沒有聽過各種腔調的英語,因為金橋速成語言學校裏教授發音的老師來自英國,美國,加拿大甚至南非。在TAFE學院,也接觸過壓低聲線,甩著鼻腔讓語句從前額抑揚頓挫出來的澳式英語。我再遲鈍,也不會一句都聽不懂啊!一頭霧水的我再次站起來,“對不起,麻煩您再重複一遍?”其實是想看看他的嘴巴,讀讀他的唇語。恰恰此時我才發現,美髯公的鬍子從鼻子以下遮蓋得嚴嚴實實的,連嘴巴都看不見。還讀的哪門子唇語?猛然想起蘇小妹嘲笑蘇東坡“口角幾回無覓處,忽聞毛裡有聲傳”的那句詩,我沒有把持住,當時就放聲大笑了起來。

   

   扭頭瞥見Lesley,她正在偷偷地笑,就知道她一定聽明白了我們在說什麼。我叫了一聲“Help”,求救一般看著她。Lesley不緊不慢的走過來,“請別為難我的新員工吧,今天才是她培訓後正式上班的第三天。”美髯公一本正經地朝我眯著眼睛笑,鬍子也在隨著笑聲微微地抖。

   “他說的是昆士蘭的俚語,和你開個玩笑,他剛剛從北京旅行回來,誇你這個北京姑娘幹活兒利索。”Lesley向我解釋著,我疑惑地瞅著Lesley,眼睛裡豎著問號。“你問我為什麼能聽懂?因為我是——昆士蘭人!”Lesley笑嘻嘻地說道。

   

   

   第六天上班一早遇到了頭一個報銷單據格外多的客戶。

   望著先遞進櫃檯的那一遝子厚厚的發票與收據單子,我只覺得肝兒都在顫抖。告訴自己,可別慌裡慌張的,做的慢一些。我接過來單據,先分分類別,牙科單據放在左手邊,理療單據放在右手邊;脊骨推整的單據倒扣在檯子上,入院患者以及私立醫院的單據先做。客戶是個英俊且耐心的小夥兒,兩肘支棱在櫃檯上,既沒有粗聲粗氣的問問題,打斷我手下馬不停蹄的工作;也沒有頻繁地看手錶,嘴裡面嘟嘟囔囔地嘀咕個沒完沒了。他站著,我坐著,居高臨下,他開放的身體語言和悠閒的面部表情都在告訴我,對他而言,今天是個快樂舒心的好日子。

   

   你今天不上班,休假?我不想讓電腦和輸入數位代碼的機械操作聲音從始至終的充斥在櫃檯上方,所以主動發問,調節一下自我緊張的氣氛。

   沒錯!我等一會兒要和我的Partner一起去BONDI海灘衝浪。

   聽起來真不錯,希望海浪足夠高,你們倆能玩的盡興!

   “水溫十八度,氣溫二十四度,風力三級轉四五級,浪高可達約三米至五米五左右;海上風浪會更大一些,所以是非常適合衝浪的,今天。”

   甭多問了,他如果不是個衝浪的“角兒”,至少也是個衝浪的超級“票友”。

   然後呢?一起來個浪漫的海灘午餐或是典雅的海鮮晚餐?

   “我的Partner不太喜歡吃海鮮,晚上,我們很有可能一起去吃烤牛排。”

   那我預先祝你倆好胃口!

   

   有一搭沒一搭聊著的同時,我的手靈活自如地在鍵盤上敲著打著。

   愛運動的澳洲當地人士一般闪腰扭筋都會光顧理療診所去做物理理療——熱敷,按摩,遠紅外儀電療儀等各種儀器設備一同上陣。從報銷的單據中可以看出,英俊小夥兒一定是伤势渐好,訪問理療師的頻率從開始的每週三次變為每週兩次再降為每週一次。分門別類的又重新核對了一遍,我向英俊小夥兒解釋道,今天各類單據總共報了$XXX元,四十八小時之後報銷回來的錢就可以轉到你的指定帳戶裡。

   英俊小夥兒簽完了字,順便想替他的Partner問問還有多少餘額。我目不轉睛的盯著螢幕查尋,告訴英俊小夥兒:你的Wife她僅僅用了兩次……英俊小夥兒“啊”了一聲,表情有些愕然,可否再查查普通牙科,眼鏡,以及自然療法各項的餘額?沒問題!你的Wife還有……我逐項算著念著,抬頭看見英俊小夥愈發怪異的臉部表情。

   

   思來想去,也不知是自己哪裡出了錯,扽過來一張便箋,我準備把餘額抄下來然後讓小夥兒帶走。“Your wife name is……Michael?”我眨了眨眼睛,Michael!——這分明是個男人的名字嘛!我傻了眼,飛也似的把眼珠子移到性別那一欄——“M”赫赫然的定在那裡。

   我的天呀!男的,同性戀,怪不得他一直用的是Partner!

   

   “蠢驢!”我對自己大叫著,在心裡,嘴上卻沒敢出一絲聲音。分理處地面上厚厚一層顏色深沉的藏藍色的地毯,是斷斷劃拉不出來地縫兒的,我怎麼鑽也沒地方鑽。只好佇立不動,一言不發,遞上寫滿餘額的便箋。英俊小夥兒一臉的慍色,拂袖而去,順著風甩給了我一句重重的:“謝謝!”

   我繼續佇立著,腦子裡卻在倒海翻江:幸虧我還預見性地事先和他聊了一聊,有個不錯的鋪墊;否則的話,吃不了兜着走!從此以後為自己定下了一個規矩——客戶要是不主動點明是Husband或是Wife,我就只用Partner和Spouse,都是配偶的意思,管他(她)是同性是異性抑或是人獸配。

   

   

   第八天的早上的第一位客戶是個氣質出眾的女士。君臨天下一般地矜持地扭著脖子,翹著鼻子,懷疑一切地審視著我,審視者我胸前那塊“新手磨合”的小牌子。

   

   “你來澳洲多久了?”——兩年。

   “你在哪兒學的英語啊?”——TAFE。

   “你學了多長時間?”——扣除假期,九個月

   “你說話有口音,非常嚴重的口音!”——希望我表述的清楚明白,您能聽懂就行。我覺得氣質女士有點兒像是在挑釁了。

   “Miss. Smith”我有意放慢了語速,抑揚頓挫的向她解釋:只有在澳洲境內配眼鏡做理療的費用才能報銷,海外的任何收據是不能夠報銷的。

   “我不相信你說的話,顧客是上帝,請把你的經理叫來,我希望當面與他(她)核實!”知道氣質女士對我有歧視的看法,心下明白碰上了一個雞蛋裡挑骨頭的主兒。別無它法,只好踱著步子去請Lesley,她已然做了十一年的私人醫療保險,又是經理,澳洲桉樹林子裡什麼樣的鳥沒有見過。

   

   支起了耳朵,全神貫注地聽——除了用語更加的婉轉,Lesley的解釋就是我的解釋的翻版。氣質女士沒有再說任何廢話,拿起那幾張在法國配眼鏡做理療的單據,當著Lesley和我的面,擦擦擦地撕了個粉碎,揮手把紙屑撒在櫃檯上,扭著脖子哼著鼻子揚長而去。我搖搖頭,苦笑著,俯下身子,拿起垃圾筒,收拾起那些紛紛飄落的“雪”片。

   

   氣質女士的獨幕劇剛剛降下帷幕,等候在下一位的銀髮老太太已是急不可耐,根本就沒等到我叫她,就徑直走到我的台前……到底是意難平的我,腦子裡還在琢磨著情何以堪,受這麼一份閒氣;卻不料迎上來的竟然是那樣一雙慈愛的淡藍色的眼睛:“姑娘,你英語說得非常的好!我聽見也看見了,你沒有錯,是她太粗魯了!”

   在異鄉為異客,能冷不丁的聽到銀髮老太太這麼一句發自內心的理解,我還能夠說什麼,我一邊說著謝謝,一邊任憑眼淚晨露一樣順著臉頰滑落……

   

   

   第十三天,是星期三,不是星期五。

   由不得我願意或是不願意,感覺映入眼簾的是一絲怪異。伊,化了妝,卻好像趙樹理寫的《小二黑結婚》裡面的小芹她娘三仙姑——只可惜官粉塗不平疙瘩的臉,看上去就好像驢糞蛋兒上下了霜。天氣還並不冷,一件標緻的風衣已將身板罩住,看伊精心地抬著蘭花指一扭一擺的朝我走過來,我眼裡的好奇最終也沒有能遮擋住心中的錯愕。

   那是一雙骨節粗大的手,剃過汗毛的皮膚上看得見清晰的青色毛根。我下意識的去打量伊的喉嚨部位,未果,因為一條素色圍脖兒早已將真實團團地罩得密不透風。這一次我特別的小心謹慎,生怕得罪了“上帝”級別的顧客,把伊的個人資料先認真地看了個遛夠。檢查了兩遍,我才最終敲定了Enter鍵,向伊禮貌地說明,返回的現金是二十八元。

   “No!”伊的嗓音寬且厚實,粗粗的,“我以前每次報銷的金額都是三十四元。請你重新檢查一下,看看既往的報銷記錄!

   我站了起來,掉轉了電腦顯示器的螢幕朝向伊,看著伊,並告訴伊,“我查了兩遍,歷史記錄,近七個月的,每次都是二十八元!”伊不需俯身就能一眼看到螢幕,卻臉不變色心還跳,點著蘭花指,掃來瞄去地看著我:“你,原來是實習生;把它Cancel掉,我換一個有經驗的人重新做!”

   

   他大爺的!

   我心裡沒有料到竟然是那個小小的胸牌惹來這麼大的麻煩,換言之——如果本人沒有帶著它,就會被伊當成一棵熗鍋的蔥,認真對待了!平心而論,我同情伊,因為研究過大部頭的法醫解剖專著,讀過太多的心理學書籍,知道所有的戀物癖,偷窺癖和易裝癖皆是生活常態之中的病態;再者說在大學裡也不是沒有遇見過,還不至於被嚇得心驚膽戰,瞠目結舌甚至驚聲尖叫。轉念一想,我氣憤的是伊的行徑——在只有黑與白之間涇渭分明的選擇下,伊堅定地扯著謊,哪裡還配讓我如此這般的盡心竭力為其提供良好的售後服務。

   隨便,愛找誰就去找誰吧!

   “啪!”的一聲,我把伊的收據拍在了櫃檯上。

   

   

   轉眼就到了第二十一天。

   上班的路上,抬頭見到碧空如洗,不著一絲雲彩。好像是要舉辦悉尼藝術節,City的廣告招牌上飄滿了一面面招展的各式彩旗。風和日麗的天氣,賞心悅目的景致,我突然覺得想吃點兒零嘴什麼的,就買了一盒巧克力,帶到辦公室與眾同事們分享。Betty微笑著問我,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紀念日?我巧笑著:沒有,也不是什麼紀念日,一點兒特殊的意義都沒有。就是希望今天大家能和我一樣有個的好心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