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操蛋別解]
橘绛轩
·環顧四處天下多國俱為中共敵人
·美各路沉默力量粉墨登場為中共洗地
·美加州斯坦福大學華裔科學家張首晟跳樓
·孟晚舟到底是哪國公民希望有關部門盡快披露
·郭文貴爆料徹底顛覆了中國老百姓的常識
·中國之經濟被中共利用為其惡行護航
·潘多拉魔盒開啟之時的世間亂象
·請戰友們緊盯海航王健之死
·張首晟乃中共王牌間諜
·財大氣粗一毛不拔
·靜待開棺驗屍
·喜馬拉雅
·挺郭
·驚濤駭浪
·罗杰斯通道歉
·天網恢恢依法滅共
·美國之音不恰當的報導
·海航將成為全世界最大醜聞
·卻原來華為靠偷竊美國技術起家
·非常幸運知道自身活在什麼背景之中
·它們打著人民的旗號劫持了國家為禍蒼生
·馬健的無期徒刑證明幻想和等待比死亡更可怕
·與文貴先生及寰球參與爆料革命戰友共勉
·九十一號文件將適時在各國遍地開花
·
·臺灣人民絕不接受一國兩制
·文貴寄語中共回頭是岸
·央行降準內貶外升
·百年轉型試驗
·外郭內崔
·瘟疫
·轉型試驗
·夢國宇宙之首
·川普大叔敢做敢為
·華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中國孝子一審被中共判死刑
·中共之號稱七十四國家免签是假
·海航所有之資產悉數來源於銀行貸款
·砸鍋偽類一八年暴露一九年潰敗立竿見影
·文貴海外爆料春晚將在中共頭上亮劍引人矚目
·理應長江後浪推前浪萬勿一代更比一代娘
·中共詭計作惡自戕加拿大必果斷應對
·美智庫學者呼籲與中共經濟脫鉤
·天问你愛祖國可祖國愛你嗎
·對她而言國家就是地獄
·尊者達賴絕密視頻
·春天撲面而來
·政事小哥
·米娜
·一夜變天
·羅傑斯通被捕
·中共搞垮委内瑞拉
·文貴爆料奮戰中共邪魔
·加拿大解雇駐華大使賣價廉
·隔空喊話釋放善意為國民盡責任
·乙亥年文貴班農凱琳看春晚如期播出
·澳洲拒絕黃向墨入籍申請並取消永居身份
·七年前的二月七日王立軍教授叛逃美國領事館
·二零一七年中共策劃之遣返文貴三招遭到徹底慘敗
·鋼鑼灣書店員工被綁架何頻乃出賣桂敏海原兇
·穆勒調查川普之通俄門終以子無虛有結案
·文貴不搞組織之手法讓中共極不適應
·賄賂和腐敗是華為全球商業模式
·中共控制全世界的秘密武器
·人民幣對內實際大貶值
·中國式終結象豬瘟
·海航收買明鏡
·召忠谶语
·對月
·大喝十聲
·預言正在兌現
·普天之下百姓代價
·社會主義的末日不遠了
·紐西蘭飛北京客機被拒入境
·郭文貴緊緊地捏住了中共的卵蛋
·與共產黨鬥要智慧耐心不能只博眼球
·每屆總理都會給人民許下一個莊嚴的承諾
·文貴慈母意外获悉兒子被關悲傷過度不幸離世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以腐敗行賄欺詐罪名被起訴
·凱爾巴斯強調不要買中國股票因大陸沒有法治
·王岐山不穿牛皮夾克王岐山會穿人皮夾克
·分明是十四
·紐西蘭基督城發生恐袭屠殺事件
·美國的賣國賊已經浮出水面
·美國給德國出的選擇題
·人大代表奇葩提案
·國內民眾之聲
·滅掉中共
·捷報
·非死不可
·所謂西方勢力
·越南裔德國副總理
·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
·中共已經把自己送上斷頭臺
·中共榮登迫害人權報告世界榜首
·戰神文貴服喪三七浴火重生視頻忠告
·郭文貴揭示緣何中美之貿易談判需要百日
·中共詭計是把黨國家人民捆綁一體反黨即反華
·感謝班農和文貴感覺有使命的人相遇如天雷撞地火
·美將行政立法禁止保險養老基金投資中共國企
·蘇聯的幸福指數世界最高美國是人間地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操蛋別解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常在網上看見文章後各式評論,某類從襠裏直接掏傢夥罵人者屢見不鮮,真正操蛋!

   曾經有過正正經經地寫篇文章卻被“冷槍暗箭”從陰冷之角落“偷襲點射”的經歷,因此暫時拋下腦袋上頂著的那五千年輝煌文明的貴冠,變換一種口吻和行文方式,宣洩一把!畢竟咱是在流氓文化裏浸淫長大,被流氓統治者系統洗腦,所以流氓的語言信手拈來,不費吹灰之力。

   

   操蛋,系北方方言,含有抱怨意思的辭彙,形容詞。多用於表達一種無奈,一種令人感到憤慨但是沒轍的無奈。基本意思是不好、不理想、不滿意和倒楣晦氣之意。比如,某人把事情辦砸了,某人做事不講信用或不講義氣,事情辦的不夠敞亮,不讓人滿意,已經不能用任何形容詞來形容了,就可以說這人真操蛋,或直接說真操蛋。

   真真可惜了這個“操”字,標注平聲就是情操,操守,雅操,操琴彈曲,還有那個面對聳峙的山島,吟詠“老驥伏櫪……壯心不已”的丞相曹操;標注去聲就是操蛋之操,此操而非彼肏,個中區別值得意淫,最大的不同恐怕就是此操不分男女,誰都可以操!

   

   人生最初是在部隊和少數民族聚居區長大的,閒適安逸,恬然淳樸。返回出生地北京之後,需要重新適應一種新的,大城市的,全國人民都嚮往的首都新生活。第一次面紅耳赤地用略帶京腔的普通話罵出“操蛋”這一個天子腳下的居民時不時即興噴出的口頭語時,咱著實興奮了一把。

   初來澳洲練攤兒時咱也曾向女友H的先生——他自詡是正宗盎格魯撒克遜人,曾在中國任教,討教澳洲的罵人用語。那老兄一開始是不願意教咱的,架不住咱學習刻苦,態度虔誠,虛心求教。後來認認真真地寫了足足三頁的紙拿給咱看,還逐句逐字地為咱講解。因為他也會中文,所以講解得格外清楚明白,活潑生動。後來咱跳了槽,在悉尼的CBD賣保險,迎來送往的都是各大公司裏有頭有臉的人物。經理LESLEY曾經不無得意地向咱炫耀她會說會寫的中文,咱在她認真寫下來的紙條上看到的不是澳洲人民大多能講的XIE XIE謝謝和NI HAO你好,而是標注了拼音的CAO“操”字,當場就瞪起了金魚眼!

   

   “誰教你的?”咱不依不饒地問她。

   “我女兒的同學。”LESLEY一本正經,態度極其端正。

    “你知道這個字是什麼意思嗎?”咱毫不客氣。

   “當然啦!”LESLEY的表現欲爆棚,“就是FUCK的意思!”

   “你女兒有一個誤人子弟的老師!”咱心平氣和地告訴她。

   扯了一張公司開會用的,抬頭有背膠的大白紙,貼在牆上,咱由上至下寫上了“入肉”這兩個字,分別解釋,然後合二為一:“肏!”

   “CHINESE可真聰明,這個字既生動又形象!”LESLEY海一樣的眼睛裏閃爍著羡慕嫉妒恨的波光。

   “那當然,要不然我們會有世界第一的人口,全是入肉肏出來的!”咱無比自豪無比驕傲地說!

   

   想想在悉尼最美的市中心遇見的那些客戶,無論男女,每天FUCK聲不絕於耳,咱直接了當地問LESLEY一個疑惑了許久的問題,“FUCK明明是個動詞,怎麼那麼些個那麼美麗的女性也爆粗口,她沒長那根入肉的工具啊?”

   LESLEY也瞪起了金魚眼,然後咯咯咯地笑個不停,拍拍咱的肩,解釋說:“FUCK有時候是個形容詞,不是在罵人,而是在發洩!多用於表達一種無奈,一種令人感到憤慨但是沒轍的無奈。基本意思是不好、不理想、不滿意和倒楣晦氣之意。比如,某人把事情辦砸了,某人做事不講信用或不講義氣,事情辦的不夠敞亮,不讓人滿意,已經不能用任何詞來形容了,就可以說FUCK!

   誰讓咱生來就是黑眼睛黑頭發黃皮膚的龍的傳人,離鄉背井跑到海外來吃苦受累,是所謂的洋打工——就像外地民工進了北京上海廣州一樣地被人瞧不起。所以咱隨時隨地都在準備著,準備著跟那些瞧不起咱,歧視咱的“色目人”幹一仗。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咱著實被每日裏不絕於耳的FUCK聲騷擾得不爽不快不高興,如今聽LESLEY一通解釋,“如聽仙樂耳暫明”——CBD的客戶掙錢比海深,壓力比山高,所以格外需要發洩!大概就是從那天起,咱格外地上心,特別地做統計,發現咱的澳洲同事們得到的FUCK比咱多得多,就再也不納悶兒,偷著樂啦!

   

   有一天聽到了兩位老客戶的幾句對話,翻譯成中文就是:“這個分理處就這個女孩子幹活兒,別人都在耍滑磨蹭,瞧她旁邊那個數電影票的,掂過來倒回去,二十張票子數了二十分鐘!我看著她幹活兒看了四年了,眼疾手快,專注用心,從不偷懶。別擔心你等不到,再耐心點兒,你可以專門要求她為你報銷諮詢。”美得屁顛兒屁顛兒的咱微笑著接待完了那兩位老主顧,由衷地感慨——“甭管是有色人種還是白色人種,這世界甭管您走到哪兒,群眾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嘴角上的笑意還在持續,手上幹活兒的速度卻立馬兒降了下來。心裏邊狠狠地罵了一句“FUCK”,然後對自己說:“是個人都看出來了,就他媽你一個人幹活兒,跑到了外國還學做活雷鋒,你這不是在作死嗎!?”

   

   

   運筆至此,回想起來截止到目前咱聽到的最著名的“操蛋”,是在大學軍訓的時候。X軍X師X旅X團的各級領導,專門把三百多女生集合在部隊的大操場上訓話,演講的是T旅長:“、、、、、、同學們不要太天真,解放軍裏面也有操蛋,所以你們夜裏不要外出,如要外出上廁所,先報告給室長,然後至少三人同行。晚上睡覺的時候,門窗一定要鎖好,即使天氣再熱,也不能打開、、、、、、”T旅長操一口湖南湘潭口音,餘韻在夕陽西下的時候格外綿長,很多同學都沒有聽懂他說的是個什麽玩意兒,讓咱這個愛聽花鼓戲的粉絲有了充分自由發揮的餘地。

   一定要寫上背景與簡介才能把這一段經歷說明白——當時全軍的戰士操練艱苦,每日裏都在嚴肅緊張地踢正步排方隊,練就一身過硬的本領前往天安門接受“國慶”檢閱。但凡是身高不夠,體能不好,態度不端,行為不睦,操守不雅,長相不順的……統統留在了部隊。被首長們稱作“垃圾”和“渣滓”的八百多留守軍官士兵,便有了從天上被貶入地獄的感覺與心態!

   每日清晨出操訓練,咱們這些“女兵”依舊把他們當做最可愛的人,認真地執行著每一道口令與每一項命令。可當咱們能夠驚訝地發現他們的目光在咱們的脖子,胸脯,後腰,屁股蛋子還有手腕腳踝露出來的皮膚上停留得太久太久太久太久的時候,幾乎是所有的“女兵”都會在心底裏怒吼一聲:“真操蛋!”

   

   軍營裏沒有女廁所,男廁對分為一半,重新砌了臨時的牆,男左女右。第一個內急進入女廁的Z同學只在門口停留了一瞬,就花容驟變撕心裂肺地喊起來了,隨後趕來的“女兵”們差點兒被眼前景致擊倒!

   ——從天花板到地面,從糞坑到牆面,眼目所及之處,密密麻麻爬滿了白蛆。若想進入廁所如廁,一步一個的腳底下就會出現被踩得稀趴爛的眾多白蛆屍體,還要提心吊膽地擔心房頂上會不會隨時隨地有白蛆掉落下來……即便是閉上眼睛,依舊可以感覺到白蛆在蠕動。咱渾身驟然而起雞皮疙瘩,嘴上卻開起了玩笑:“哈,這些可都是高蛋白呢,”話音未落,身後當場就有人放聲嘔吐了……

   

    見微知著!

   咱不相信這樣的軍隊能打硬仗和勝仗!

    偵察兵營?特種軍隊?鋼鐵長城?別吹牛皮了,都他大爺的一邊捋著毛操雞巴蛋去吧!

   

    辭了鐵飯碗跳入自由尋工的商海後,兩三年的工夫,咱也曾經在XXX大廈XXX公司從平頭科員升任經理。XXX大廈的保安經理身高一米九還要多點兒,目光如炬身姿挺拔站如青松坐如銅鐘,當經理的未必能認出當經理的,但是當兵的人一眼就能認出當兵的,一聲“戰友”,咱倆立馬兒就成了兄弟。

   說來真巧,保安經理就是當年咱那個軍訓部隊被抽調出去的精英。

   “俺當年就是前三甲呢,最初踢正步走在最前面,後來被選拔成為扛軍旗的!“”保安經理無不驕傲無不自豪地說。

   

   咱腦海中蒙太奇般重播了軍訓“女兵”被目光猥褻和女廁白蛆那兩段影像。

   ——實在是不敢相信,胸脯最高,奶子最大,一抬腿波濤便洶湧不止的大姐大Y,闊步昂首地迎著那些下流的目光從列隊第三的位置噔噔噔走出來,甩一句“姑奶奶不練了!”,轉身就走的颯爽英姿……大姐大一個人竟然渾身是膽雄赳赳,不練了!?呼啦啦跟著一堆“女兵”都不練了。

   ——實在是不敢相信,咱自己後來有那麼大的勇氣,向排長借來了笤帚簸箕,不夠長的地方用鐵鍬的柄綁著,自天花板向牆壁地面,把廁所掃乾淨。滿簸箕的白蛆蟲生機勃勃地爬著,足足澆了三大桶開水才把白蛆們燙死,整個廁所的味道難以用筆墨形容,熏得咱那會兒一直在想《說岳全傳》裏煮熟了的大糞是武器的典故,移覺了。

   

   “當兵那幾年你都幹啥了,在偵察部隊學了啥特殊技能?”咱問。

   “徒手爬樓,氣功劈磚,槍械訓練,習字健身,扛旗踢正步。扛旗踢正步練的時間最長!俺讀書少,沒啥文化,退伍後能找到這份工作留在京城,俺知足!”戰友保安經理回答。

   

   與戰友保安經理熱烈地討論“稍息立正向右看齊向左轉齊步走”的命運和人生,咱給保安經理講了當年軍訓“操蛋”的故事,他記性真好,從軍師旅團營連排逐一捋順座次……讀書不多沒啥文化的他卻很有高見:“有人說‘自古英雄多磨難’,俺要說‘自古英雄多操蛋’。

   “其實俺還只說了一半,這地球上除了耶穌基督是耶和華隔著太空行了神跡超遠端受孕降生的,只要是個人,無論父親合法與否,不論母親合法與否,人人都是被肏的直接結果,千不願意萬不願意,最終的選擇由不得人自己!”他接著補充。咱驚詫,來自山東的保安經理,母親竟然是個虔誠的教徒。

   

   聽話聽音,咱知道他在偷換概念,卻沒有聽懂他所講的有關耶穌耶和華那一句的明細。棄帝秦投南洲之後,幾經周折咱也曾刻苦讀經,終於搞清楚那一句的出處典故,恍然頓悟中竟然有了另一種惺惺相惜之情,後悔那時沒有找機會再與他多聊些時日。

   

   不過咱一點兒也不後悔的是,就在他談及閱兵異常激動時分,咱非常直率地告訴他:“六四以後,我再也不看廣場閱兵!”然後坦然面對那張棱角分明的臉,那張臉上毫無隱瞞地寫滿了自豪之後的羞憤慚愧與知曉真相的尷尬無言。

(2015/1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