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和平主义害死人]
匣子说话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黑匣子主义认为,当年,911恐怖袭击事件后,美国总统布什发起全球反恐大战,法国总统希拉克不仅不支持不参与,反而以联合国为舞台大上“反战秀”,大搞和平主义运动,对国际恐怖主义势力极尽绥靖主义之能事,导致全球反恐大战几乎半途而废,或是功亏一篑。那么,这次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应该算是ISIS对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回报”了!
    所以,黑匣子主义认为,“和平主义”是有害于人类的,或者说是不合符人类普世价值的,甚至是反人性、反人类的,也是不需要的。这是因为:
    对于人类社会发展而言,“和平”固然重要,但不需要“主义”。此其一。
    其二,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和平”虽然重要,但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自由”,那就是“民主”。而且,只有建立在民主自由主义基础上的和平,才是真正的和平,也才是人们所需要的和平;建立在独裁专制主义、现代恐怖主义、法西斯主义或共产魔教主义基础上的和平,并非真正的和平,充其量也只能算是监狱中的和平,是猪圈中的和平,是魔窟中的和平——谁希罕?
    其三,和平主义,又称非战主义,可以包括或曰衍生非暴力主义,反战主义、不抵抗主义,包容主义以及绥靖主义等,和平主义者主张和平压倒一切,不分青红皂白地反对战争或暴力的一切形式,一味追求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通过和平谈判和协商解决人们社会生活中的一切冲突和对抗。
    但是,从科学的人性论即人类普世人性论可以看出,虽然人的自然属性即私性基本甚至完全相同,但人的社会属性即理性却只能大致相同而已。且最糟糕的是,野心勃勃且愚不可及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骗子、窃贼、土匪、巫师、神棍……者流及其天然代表独裁专制主义者,诸如恐怖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或马列毛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之类的极端非理性,乃至反理性,甚或自外于人类且泯灭了人性的害群之马乃至害人之魔,无论何时何地,也无论何种社会政治制度下都可能有出现与存在,他们正是暴力、杀戮、战争、罪恶、血腥、恐怖、黑暗、贫困、落后、倒退、饥馑等等灾难的社会根源。而面对这些个暴力、杀戮、战争、罪恶、血腥、恐怖、黑暗、贫困、落后、倒退、饥馑等等灾难的制造者,和平主义,以及非暴力主义、反战主义、不抵抗主义、包容主义乃至绥靖主义等,是根本不起任何作用的,甚至只能为他们制造的暴力、杀戮、战争、罪恶、血腥、恐怖、黑暗、贫困、落后、倒退、饥馑等等灾难推波助澜,纵风止燎,助纣为虐。反正,为民主自由主义而奋斗的人们,与他们决无妥协的余地,或者是推翻和消灭他们,或者被他们所屠杀和压迫,二者必居其一,其它的道路是没有的。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一】

   

   
   巴黎多起恐怖袭击协调一致 死者已经逾150人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周五晚上,巴黎遭到了协调一致的袭击,上百人在袭击中丧生。这是2001年9月11日以来,西方大都会城市发生的死亡人数最多的恐怖主义暴行之一。
   
    路透社(Reuters)援引一名巴黎市政厅官员的说法称,超100人在巴塔克兰(Bataclan)音乐厅丧生,还有40人在巴黎及其周边地带的不同场所丧生。
   
    巴黎多处遭遇暴力恐怖袭击
   
    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出现在电视讲话中,宣称法国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在巴黎周边及邻近法国边境的地区部署了军队。他并未指明袭击事件的嫌疑人员,不过他表示:“我们知道他们是谁,我们知道他们来自哪里。”
   
    当地时间晚上10点左右,至少六起袭击开始在巴黎繁忙而人员密集的地带发动。共和国广场(Place de la République)附近的一个音乐厅,以及附近位于第10区和第11区的另外两个餐馆成为枪击的目标。而巴黎北部的法兰西体育场(Stade de France)则发生了两起爆炸。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一名了解当前局势的警官表示,在伏尔泰大道(Boulevard Voltaire)上的巴塔克兰音乐厅,一或多名袭击者挟持了人质。巴塔克兰音乐厅有1500个座位,美国死亡金属之鹰(Eagles Of Death Metal)乐队原本定于在此演出。
   
    肖恩迪普•高希(Shondip Ghosh)是一位居住在加州的孟买商人。听到枪声时,他正与三位同事在巴塔克兰音乐厅附近的一个餐馆用餐。
   
    枪响之后不久,高希就看见一位浑身是血的男子,该男子详细讲述了3名枪手冲进音乐厅并向所有人开枪的经过。这位震惊的商人表示:“这原本应该是个休闲的夜晚。”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亚当•汤姆森(Adam Thomson)在巴塔克兰音乐厅附近先是听见了自动武器的枪声,接着又听到两声巨大的爆炸声,显示安全部队正在发动攻击。一名警方线人表示,警方的攻击在当地时间凌晨1点左右结束,当时奥朗德已赶赴事发现场。
   
    在安全部队冲进音乐厅之前,法新社(AFP)曾报道称至少39人死亡,而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则表示至少有26人丧生。
   
    奥朗德在电视讲话中表示:“这是个可怕的事件。警方仍在开展行动,此刻就在巴黎,警方正发动一轮攻击。我们正动员所有可能的警方力量,消灭这些恐怖分子。”
   
    巴黎警方通过社交媒体建议巴黎市民留在室内。多条城际铁路已关闭运营。
   
    在BFM TV电视台,一名目击者详述了他看到的情形。他看到多名枪手向夏罗纳街附近一家餐馆的顾客开枪。成为袭击目标的还包括另一个餐馆Le Petit Cambodge,以及圣马丁运河(Canal St Martin)边一个名为Le Petit Carillon的酒吧兼餐馆。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西蒙•库柏(Simon Kuper)事发时正在观看法兰西体育场的比赛。据他报道,为观看这次对世界冠军的比赛,现场爆满的观众装饰成了红白蓝三色。就在比赛进行至大约20分钟时,人们听到体育场外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
   
    比赛继续进行下去,法国球迷还曾表演过墨西哥人浪,并曾开心地为法国的两个进球欢呼。比赛结束后,体育场的发言人通知现场观众,由于“场外发生的事件”,观众只能通过特定大门离开体育场。
   
    许多球迷离开了法兰西体育场,还有几千人则走到了球场上并在那里安静等待,他们不知道是否该离开体育场回家——尤其是在看到有关巴黎市中心枪击案的报道后。不过,在终场哨响后的45分钟内,差不多所有观众都已离开了该体育场。
   
    在来自白宫的一份简短声明中,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表示这一暴力事件是“恐怖主义行径”,并承诺美国会提供法国要求的一切帮助。
   
    他说:“我们将尽一切努力与法国人民和世界各国合作,将这些恐怖分子绳之以法。”并称这次袭击事件是“以恐吓无辜平民为目的的一次残暴企图”。
   
    他补充说:“这不仅是对巴黎和法国人民的一次袭击,也是对我们共同持有的所有人道主义和普世价值观的袭击。”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民主党领袖亚当•希夫(Adam Schiff)称,此次袭击具有恐怖主义行动的一切特征。
   
    希夫表示:“考虑到这些袭击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这一系列暴力行动明显经过协调,带有国际恐怖主义的一切特征。成千上百的法国公民曾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而那些已经回国的人的风险也是人所共知、十分严重的。”
   
    在同一晚爆发这么多起袭击,这个事实将使人们对法国情报部门提出种种令人不安的问题。
   
    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发Twitter说,他“对巴黎今晚发生的事件感到震惊”,并补充道:“我们心系法国人民,将为他们祈祷。”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表示,袭击使她“深受震动”,她牵挂受害者、受害者亲属和巴黎人民。
   
    如果死亡人数得到确认,这些袭击的死亡人数将比今年1月巴黎遭受的两起恐怖袭击多得多。当时3名伊斯兰极端分子在《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和一家犹太超市制造了一系列袭击,致使17人身亡。
   
    在《查理周刊》遭袭后,法国一直处于高度警戒状态。法国政府在全国各地部署了数千名士兵。
   
    1月的袭击发生几个月后,在法国南部,一名男子砍下其雇主的头,并试图炸毁一个天然气厂。检察官表示,该袭击受到了“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的启发。
   
    8月,在一列从荷兰阿姆斯特丹开往法国巴黎的高速列车上,一名伊斯兰激进分子在准备使用一柄AK-47突击步枪进行袭击时被两名美军士兵制服。
   
    法国正在对叙利亚和伊拉克的ISIS目标进行轰炸,同时也派出军队在非洲与极端分子作战。
   
    此次还在扩大的袭击事件似乎印证了西方情报机构的所有忧虑。多年来,西方国家的情报部门首脑一直担忧爆发“孟买式”袭击的可能性,涉及多名恐怖分子在一个人口稠密的大都会地区对多个目标发起袭击。
   
    尽管反恐机构一直在努力减轻此类袭击的威胁,就像官员们长期以来一直警告的那样,这种袭击事实上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即使是在早期阶段,这次袭击看起来也是一次精心协调、规模极大的袭击,有多个恐怖分子行动小组和多个目标,”智库英国皇家联合军种研究院(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国际安全研究主任拉菲洛•潘图奇(Raffaello Pantucci)表示,“这类袭击需要很多训练和事前准备。”
   
    尽管反恐机构一直在努力减轻此类袭击的威胁,就像官员们长期以来一直警告的那样,这种袭击事实上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即使是在早期阶段,这次袭击看起来也是一次精心协调、规模极大的袭击,有多个恐怖分子行动小组和多个目标,”智库英国皇家联合军种研究院(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国际安全研究主任拉菲洛•潘图奇(Raffaello Pantucci)表示,“这类袭击需要很多训练和事前准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