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匣子说话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黑匣子主义认为,胡耀邦与邓小平乃一丘之貉,即都是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之魔权专制主义者,充其量也只是五十步与一百步之差别,有啥好纪念的?毛共魔党首领毛五世无赖子习近平高调纪念胡耀邦,无非是为了稳定他业已到手且摇摇欲坠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之魔权;而这些个“海外民主团体”居然也要来凑热闹,也在高调纪念胡耀邦,则无非是表明他们其实还是“保党派”罢了。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一】

习近平出席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在京举行
   新华视频:11月20日,中共中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等出席座谈会。
   

【附件二】

焦点对话:高度评价胡耀邦,习近平有何政治算盘?


   华盛顿—11月20号是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诞辰100周年。中共在人民大会堂举办大型纪念活动,七个政治局常委全数出席,习近平更发表长达三十分钟的讲话。胡耀邦当年因“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的罪名而黯然下台,而他1989年的去世更被认为是六四天安门运动的导火线。习近平高调纪念胡耀邦这个中共一直回避的敏感人物,是出于什么样的政治考虑?胡耀邦当年提倡的解放思想,启蒙民众等理念,与当今习近平的治国方式有何距离?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 中国民间学人王康;美国之音记者,社会学家龚小夏; 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
   
    高文谦表示,拿死人做文章,是中共的政治传统。这次高调纪念胡耀邦也是一样。胡耀邦的开明、清廉和铁面反腐,已成为中共装点门面的道具。这次纪念胡是一石两鸟——既拿死人压活人,也是用死人给活人化妆:一方面,习近平反腐、深化改革,遭到党内权势集团的强力阻挠,根本推不动,想借纪念胡造势,排除阻力;另一方面,习上台后向左转,开倒车,形象大损,想借胡的清名,为自己包装,搞政治平衡,改善形象。
   
    高文谦说,重新评价胡耀邦,不在于规格,习近平是否出席,也不在于给他戴什么高帽子,而是要给他摘帽子,还他一个公道。胡是背着“反自由化不力”的罪名抑郁而死的。胡的遗照满面愁容,是杜修贤在他发病前两天拍的,杜让他笑一笑,胡回答:“我怎么笑得出来?”可以说是抱恨而终,这是胡生前不能释怀的一块心病。胡德平说,胡的遗愿是希望“中央对他的问题,能够有一个结论”。如果习近平真心纪念胡,就应该改变这个结论,否则就是忽悠,胡耀邦地下有知,也不会舒眉开颜。
   
    高文谦认为,习近平上台两年,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与胡耀邦截然不同。习学毛邓,已经颇有些“神似”,而对胡,可以说连“形似”都谈不上,完全是两条道上的车,形成鲜明的对比:胡为人开明,发动思想解放运动,突破两个凡是,带动全民思想启蒙;习思想守旧,上台后向左转,封杀言路,全面开倒车。胡平反冤假错案,给右派摘帽;习抓捕律师,制造新的冤案。胡为人宽厚,连政敌都承认他“不搞阴谋”;而习貌似仁厚,实则心机很深,善于韬晦之术,不像胡那样坦诚,可亲可敬。
   
    王康认为,胡耀邦是社会主义国家追求真理、以人民为重的共产党领袖。其良知纯度和人道主义,是他主持平反冤狱、解放思想两大德业的基础,是他为中共专制制度难容的根本原因,是其猝死引发中国乃至世界最大规模民主运动的道德旗帜,也是中共1949年后最大正面精神遗产。胡耀邦100周年诞辰,是检验习近平和中共当局的又一道尺度。胡耀邦之死及六四镇压,成为中国改革的墓志铭和权贵肆虐、全面腐败的序幕。如果以此为契机,昭雪六四,中国将摆脱26年政治严寒,走向民主宪政;反之,把胡耀邦作为强化红色帝国的教化工具,中国将不可避免地发生难以遏止的祸乱。在民主宪政尚未建立之前,中国人寄希望于政治人物,是时代的无奈,但如果一味罔顾人民的意愿,历史就会以更广泛的危机和反抗予以回应──这就是胡耀邦生死以之的启示。
   
    程晓农认为,官方今天纪念胡耀邦,一方面是希望从耀邦的政绩和声望中挖掘一些所谓的“正资产”,来弥补统治集团摇摇欲坠的声誉;另一方面也想利用民众对耀邦的怀念和尊重,增加一点社会大众对当局的向心力。胡耀邦是中共领导人当中少有的理想主义者,因此表现出单纯、坦诚、率真、不玩权谋、亲近民众等人品特点。在充满了权谋和帮伙关系的中共高层,耀邦历经风险,从1983年到1987年短短4年间,他6次遭到党内高层的打压,耀邦有一句反映自己性格的话,“宁可得罪个别人,不能得罪十亿人”;而每次习仲勋都顶住邓小平等老人的压力,站出来支持耀邦,但耀邦最后终于被整垮。耀邦的孙女最近写文章纪念她爷爷时提到两句话,“他在邪恶面前选择了正义,在逆流面前选择了良知”。这两句话充分体现了胡耀邦这样的理想主义者领导人的政治选择,那就是,面对党内的邪恶和逆流,宁可选择正义和良知。中共历届领导人当中,只有胡耀邦和赵紫阳这样做过。
   
    龚小夏认为,习近平的反腐得罪了不少红二代,而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在干部子弟中有相当影响,这可能是习近平高度评价胡耀邦的考虑之一,即整合党内外对他的支持。胡耀邦当年的思想解放,其实并不是出于对于西方制度和普世价值有多大的了解,而是出于良知和常识感。他当年曾说,要学习西方,要用刀叉,不用筷子,要穿西装打领带。这可以看出他对于西方的理解是非常皮毛的。但他出于良知,知道要用符合常识的做法来治理中国。相比之下,今天的习近平又用毛那套违反常识的方式来统治中国,这是习和胡的不同之处。胡耀邦当年在党内的评价是“不成熟”,有点被看不起,其实反过来说他就是一个性情中人,他的率真使他在中共讲究心计的政治文化中无法生存下去。
   
    来源:美国之音
   

【附件三】

海外民主团体在纽约纪念胡耀邦赞其人性超党性


中国民主运动


    纽约—11月20日星期五,海外民主人士团体在纽约举行纪念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诞辰100周年讨论会。与会者认为,中共高规格纪念胡耀邦,是选择性地继承对其执政有利的胡耀邦遗产,只强调胡耀邦的共产主义理想,却回避了胡耀邦最为闪光的精神遗产,即以宽容对待异议,以人性超越党性。与会者还指出,中共此次在“认同”胡耀邦的同时,则回避了胡耀邦因“反自由化不力”被迫下台、后含冤病逝,以及因此导致了1989年民主运动等关键性的历史问题。
   
    这一讨论会由“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主办,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北京之春杂志社、纽约论坛和明镜集团协办。
   
    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会长、律师李进进表示,尽管中共高规格召开纪念胡耀邦会议,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常委全体出席,但对于胡耀邦的历史定位仍然十分困惑;如:胡耀邦为什么下台?为什么突然去世?去世后为什么发生了1989年民主运动?如何看待统治集团内部斗争对中国历史的影响?这些最关键问题恰恰是中共所回避的。
   
    李进进说,胡耀邦的思想并没有超越民国时代许多开明思想家的高度,但他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人性,他倡导的思想改革、拨乱反正,以及打破共产党在理论领域的禁忌,等等,都是很了不起的。
   

胡耀邦批示:不要压制自学成才的青年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回忆了一段与胡耀邦有关的往事。1982年,16岁的何频因为写了一篇批评中国人才选拔制度的文章,被批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大毒草,领导不准他就读已经考取的大学,还要开除他共青团团籍。他给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写了一封信,没想到胡耀邦将他的信批示给中共湖南省委:“不要压制自学成才的青年”。由于胡耀邦的批示,何频不仅读了大学,而且获得了机关工作的机会,并走上了新闻工作者的道路。何频说,1989年4月15日,当他听说胡耀邦去世的消息时,泪流满面。
   
    何频表示,中共对胡耀邦的纪念,反应了中共自身(目前)矛盾的心态,“(他们)一方面想借尸还魂:共产党内还有一个好人,但另一方面,却不能讲清楚为什么这么一个好人不但不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中国官方的纪念活动力图避开当年胡耀邦下台时给他栽的罪状,即“反自由主义不力”;胡平说:“而我们最肯定胡耀邦的,恰恰就是这一点,就是他‘纵容’自由化。”
   
    胡耀邦这一页没有翻过去
   
    胡平说,胡耀邦的思想有很大局限性,但是他当年在各种异议活动面前采取了容忍的态度。“当时邓小平因为魏京生在民主墙写了大字报把他抓起来,但是他不赞成抓人,不主张镇压。”
   
    胡平表示:“我们对中共领导人的要求很简单;别的都不重要,只要你不抓人就够了。我们不是要你做什么,而是要你不做什么。胡耀邦就做到了这一点。”
   
    胡平说,之所以要纪念胡耀邦,是“因为胡耀邦作为一种政治上的象征意义,这一页还没有翻过去。他为什么下台、1989的民主运动,都跟他有关,(只要)这些问题没有解决,他的意义就继续存在。”
   
    胡平表示,“胡耀邦文革后平反冤假错案遭遇党内很大阻力,但他勇敢地顶住了。其实共产党知道自己做错了很多事,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总是回避‘六四’、法轮功等问题,因为他们心中发虚。那么,知道不对为什么不改呢?因为改不起;改了,一党专制就站不住了。”
   

中共与反对派争夺胡耀邦


   
    中国宪政学者、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张博树说,中共纪念胡耀邦,是要把胡耀邦解释为“他是共产党的人”,是“忠诚的马克思主义者”、“杰出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是实现中国梦的榜样;张博树说:“这是在跟我们争夺胡耀邦”;他说,中共是要把胡耀邦当作共产党的“正资产”,而不是反对力量的资产。
   
    张博树表示,在胡耀邦的人格中,一方面他服从共产党、服从组织,但另一方面他又不搞阴谋诡计,光明正大,连前中共元老李先念都称赞他是党内的“阳人”,即透明之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