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35年血与泪]
九剑博客
·袁斌:看司马南玩变脸
·阿里大战工商总局 马云靠山坍塌
·会建三江案当事人 律师看守所遭群殴
·天安门自焚伪案 两岸学者大解析
·飞剑:越来越多中国人选择声援善良
·外交密件揭六四细节:士兵疯狂开枪用尽弹药
·美国白宫正式回应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请愿
·白宫正式回应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请愿
·现任当权者应立即抓捕并定罪黄洁夫
·江泽民吓坏了?大陆万人签名呼吁查处其罪行
·【禁闻】加密件披六四屠城血证 令人心惊
·史达:倒江后 下一步被收拾的将是谁?
·西方三国解密文件曝“六四”屠杀血腥内幕
·逾万港人大游行 续争真普选 斥中共独裁
·历史瞬间:西方人眼中的“大跃进”
·中共活摘器官成军事化产业 美白宫发声促停止
·【今日点击】中南海内部陷混战 互扯下水撕破脸
·白宫出这消息 今年中国走向已有定局(多图)
·“尸体展”恐怖可疑 当受制止
·加拿大曝更多六四屠城细节
·【禁闻】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请愿 白宫首回应
·【袁红冰专栏】中国经济衰退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共产党的无神论是魔鬼的咒语
·赵紫阳之子希望父亲墓碑上刻8个字
·【石涛评述】华尔街日报:中共已进入终局
·【石涛评述】 神韵加东巡演再现辉煌
·全面实名 网聊可治罪 “网络恐怖时代”来临
·汪志远: 万民吁惩江周 中共解体即将到来
·邪恶的“三不”、“三速”、“二只一不”及其它
·惊心动魄 活摘器官幸存者死里逃生 医生护士相助
·律师依法为法轮功学员辩护 法官频频作梗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被抬进法庭遭非法庭审
·法轮功学员交流心得遭批捕 7律师要求撤案
·中共阻扰神韵美中演出 遭剧院拒绝
·西安事变解密档曝中共卖国铁证
·茅于轼:中国社会的深刻危机和可怕现状
·联合国曾调查发现:92.4%的科学家相信有神!是什么原因使他们走上了信神之
·黔警〝荒山解剖尸体〞被疑摘器官 民众:比IS恐怖!
·20多名欧议员再声援“建三江”法轮功学员
·港法官:大陆奶粉没人敢吃是国耻
·〝这不是真佛下世了吗?!〞
·江泽民家族贪腐揭盖 被爆涉万亿大案(图)
·沈阳监狱乱象曝光 薄熙来血腥升官路被聚焦
·高智晟身体开始恢复 仍与家人天各一方
·《超越恐惧》 高智晟记录片在以色列热播
·曾庆红腐败不亚周永康 密谋江泽民死后做〝太上皇〞
·网络知名博主〝华夏正道〞失联逾周 证实被国安绑架
·陆媒罕见自称美国被中共欺骗40多年
·【李天笑快评】抓捕江泽民条件成熟 宜早不宜迟
·1死1疯1瘫 优秀清华学子因信仰受酷刑
·【今日点击】最烂的军委是这样练成的
·【禁闻】北京人声援法轮功学员 勇气来源
·谴责迫害法轮功 欧洲议员连署声援
·建三江案新进展 当事人家属五部控告法官王敬军
·马英九公示财产 中共官员为何不敢公开?(图)
·追查国际声明 沈阳市第二监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要场所
·追查山西省防范办(“610”)主任冯征等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通告
·律师告诫:不要为历史债务买单
·黑龙江法院庭审一幕-家属被法警拖出法庭
·原天津公安局长被查 曾涉罗干江泽民当年密谋
·〝华夏正道〞被拘:不准送钱律师不许见 网友吁声援
·苏荣案通报三大异常 措辞严厉超薄熙来案
·传苏荣案涉及四名正国级官员
·新年盼团圆 法轮功学员吁结束迫害
·大陆各界向李洪志大师拜年
·新唐人将隆重播出2015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神韵晚会
·全球法轮功学员恭祝李洪志师父新年好
·江泽民克星吕加平新年前夕出狱 网民:江该入狱了
·曝狱中黑幕 知名微博主“越狱档案”被抓
·“为了一个人的生命,八个人失去生命!”
·丁律开:ISIS涉嫌活摘器官给人类敲响警钟
·杨宁:房地产大佬与清华教授道出的真相
·周晓辉:江泽民大年夜再心惊
·宋祖英赵本山之外另有第3个敏感人物缺席春晚
·【禁闻】大陆民众: 盼李大师振兴华夏文明
·神秘微博密集曝江泽民丑闻照片“铁了心要玩死江”
·芝加哥神韵广告车被恶性破坏 疑为中领馆所为
·法轮大法学会谴责中共阻扰神韵演出
·人做了什么都有报应
·普天同庆明真相 万象更新敬大法
·法拉盛新年游行 退党中心献祝福
·图表新闻:传闻的中共高层暗杀事件
·中港民众向李洪志大师诚心拜年
·央视羊年春晚 收视率再创新低
·江泽民挑衅做人底线
·大陆器官乱象背后-挑战人类道德底线(上)
· 清华折翅的“凤凰”含冤离世图
·【禁闻】新年伊始 中国涌现〝法轮大法好〞
·毒针性侵致疯 清华女生柳志梅含冤离世
·独家: 中共公安监听内幕大曝光
·【历史今日】岳飞浩气忠魂 用生命演绎精忠报国
·大陆器官乱象背后 挑战人类道德底线(下)
·哈根斯尸体展遭起诉 人体来源再引关注(图)
·【今日点击】批〝庆亲王〞曾庆红不妙 锁定江泽民
·佳木斯退休女警被诬“泄露国家机密”
·中宣部最新紧急密令曝《苍穹之下》被降温真相
·郭伯雄已被调查 朝野老账均被翻
·元宵节 新唐人再对大陆播出最新的神韵晚会节目
·大陆课本上那些课文的作者他们都自杀了
·郭伯雄荒谬发迹史 与江泽民如出一辙
·【历史今日】长春电视插播震惊世界 江泽民恐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35年血与泪


   
   
   
   

   【大纪元2015年11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华德综合报导)刚刚结束的中共十八届
   五中全会公告显示,将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饱受争议并遭到国际谴责的独生子女政策,在35年后走向终结。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说法“人丁兴旺,五谷丰登”,在传统文化中,上至天子,下到黎民百姓,都懂得敬天敬神,顺应自然。几千年来,中华民族世世代代都享受着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从未因所谓的“人口过盛”而遭受过苦难。然而,当中共在1949年建政后,中华民族苦难不断,其中几乎涉及到每个中国人的苦难就是始于1981年的强制性“
   一胎化”政策,而这一充满血腥暴力、野蛮的东西被中共推行为“基本国策”。这一长期的所谓“基本国策”给中国几乎所有的家庭带来了不同程度的灾难,彻底破坏了中国的人文环境,给整个社会带来了全方位的很难逆转的恶果。
   目前,中国正面临诸多的人口问题,如,人口快速老龄化、“四二一综合症”、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独生子女教育等。随着中共极端暴力的统治和无神论的洗脑,在“计划生育”政策之下,遗弃女婴、拐卖儿童、妇女和骗婚抢婚、随意堕胎漠视生命等乱象也随处可见。
   “计划生育”政策下带来的诸多隐患仍在持续,其所造成的伤害也许需要中国几代人的承受才能慢慢得以改善。
   
   

一、计生源于计划经济 中共以政策之名残害国人


   
   

“计划经济”理论搞出“计划生育”政策


   “计划生育”(英语:family
   planning),又称家庭计划,即对生育子女的数量和时间做出计划。在世界其他国家也有提倡控制人口的家庭计划,在民众自愿的前提下,通过政府补助和相关部门的指导和服务,对生育做出规划。
   但中共的所谓“计划生育”则与之完全不同,它被提升为一种“国策”,成了宪法规定的公民义务,采用各种强制手段逼迫公民晚生晚育,并直接终止“计划外”的胎儿的生命。在全世界,只有中国大陆采取的是强制的“计划生育”政策。
   在中共的理论中认为什么事情都是应该计划的,就包括人的娶妻生子,都应该进行干预。
   对于这一点,大纪元《解体党文化》系列社论指出:“无论是中国传统皇朝社会,还是纳粹这样的极权主义国家,政府都不干涉主流民众的私生活,特别是有关生育这样的问题。共产党则不然。
   “1956年,中共八大政治报告提出了节制生育的主张,这是共产党无所不管的‘计划经济’体制的直接延伸,即什么都想纳入计划。1957年2月27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说:‘对于工厂的生产,生产布匹,生产桌椅板凳,生产钢铁,他都有计划,对于生产人类自己就是没有计划,就是无政府主义。人类要控制自己,做到有计划地增长,有时候使他能够增加一点,有时候停顿一下。’”
   今年10月30日,大陆独立作家郭建龙发表的文章《一胎化的推手与功臣》中写道:“人们很少注意到,‘计划生育’政策其实是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计划经济’试验。当中国逐步废除大部分‘计划经济’政策的时候,‘计划生育’不仅保留了下来,还成为了影响每个人的国策。”
   郭建龙文中说:“现在人们只知道,是马寅初提出了中国最早的‘计划生育’思想,却很少理解马寅初之所以提出这种思想的理论依据。实际上,马寅初是个不折不扣的计划经济学家,他的生育理论是与经济学相关的。”
   公开资料显示,1953年,中国大陆进行了历史上第一次人口普查,结果表明,截止到1953年6月30日中国人口总计
   601,938,035人,估计每年要增加1,200万人到1,300万人,增殖率为20‰。这次人口普查引起了时任北京大学校长马寅初的怀疑,他认为此次抽样方式不能真实地反映人口的真实增长情况。
   
   于是,马寅初花了3年时间进行调查,发现中国人口实际增长率是每年22‰,有些地方为30‰。他认为,如此高的增长率,很可能导致50年后中国的粮荒。
   1957年2月,在中共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扩大)会议上,马寅初再一次就“控制人口”问题发表了自己的主张,他表示:“社会主义是‘计划经济’,如果不把人口列入计划之内,不能控制人口,不能实行‘计划生育’,那就不成其为‘计划经济’。”
   6月,在第一届中共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上,马寅初提出了他的《新人口理论》。
   翻开马寅初的《新人口理论》,通篇都是“计划经济”思维,其核心是,只有减少人这个消费要素,才能增加物资积累,把这些物资用到“社会主义建设”之中。
   对此,郭建龙在其文章分析说:“在1949年之后‘计划经济’发达的年份里,人并不被看做人,而只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中的一种要素而已,他提供生产力,同时要消费产品。”
   由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实施“计划经济”造成的极大萧条,社会无法生产出足够的产品。但在当时,经济学家只能在“计划经济”的框架内,为这个注定无解的问题寻找答案。
   “在反思这个问题时,马寅初等人认为,既然短期内无法生产更多的产品,也无法把更多的人组织到生产中,那么,只有减少人口这一条路可以走。这就是‘计划生育’的理论基础。”郭建龙说。
   
   

   
35年血与泪

   
   马寅初的《新人口论》成为中共邪恶计生政策的理论基础。(网络图片)

   
   

“计划生育”政策的推手


   中共的一大特点就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1957年大跃进“粮食卫星”飞上天后,中共高层改变了看法,“人多是好事”成为主流思想。“人多力量大”“人不但有一张嘴,还有一双手,可以创造世界。”中共开始鼓励中国女性生得越多越光荣,并嘉予有10个以上子女的女性“光荣妈妈”的称号。而马寅初在当年发表《新人口论》后没多久,又被当作“资产阶级谬论”和“右派的猖狂进攻”,遭到大批判。
   中共的人口政策导致了六、七十年代中国人口的急剧增长。由于“文革”前和“文革”中的经济政策失败,大量劳动力无法找到工作,中共一方面组织青年人“上山下乡”,另一方面又开始提出控制人口。
   1968年,中共再次提出要计划人口,并成立“计划生育领导小组”,开始有步骤地实施计生政策,宣传少生、稀生、晚生,向育龄夫妇免费发放避孕药具等。然而,由于缺乏具体的资料,“计划生育”工作只能停留在宣传鼓励阶段,缺乏执行目标。
   1980年,后来被称为“计划生育之父”的田雪原对中国的未来人口进行了计算并提出了一个粗糙的模型,对中国未来的人口数量进行估计。郭建龙在其文章中说,根据田雪原的计算,为了在2000年控制人口在12亿,那么每对夫妇只能生育1.7个孩子。于是,1.7个孩子就成了政策制定者的梦靥。1.7意味着有的人可以生育两个,有的人只能生育一个,到底谁能生两个,谁只能生一个?
   郭在文中说,在中共“宁左勿右”的极端思想下,1979年3月,山东省烟台地区荣成县136对夫妇向全公社、全县育龄夫妇发出倡议书《为革命只生一个孩子》。在计划生育典型的带动下,各个省份都意识到了其中蕴含的政治意味,纷纷推出了宁左勿右的政策。上海、北京、天津、江苏、吉林、山西等纷纷要求只生一个孩子。
   在强大宣传舆论的渲染下,1981年,中共强制性“一胎化”的计生政策终于出台,并被广泛暴力实施。
   
   

   
35年血与泪

   
   中共将强制性“一胎化”写入宪法,定为基本国策,逼迫每个公民承担义务和责任。(网络图片)

   
   

中共的决策是党文化的产物


   中共的所谓“计划生育”与国外民众自愿的政策不同,充满血腥与暴力。
   正如自然界存在规律一样,人口的数量自身也存在调控的机制,对于一个正常的政府来说,调节人口的方式有很多。人口学和联合国统计资料都已经表明社会保障制度完善、民众受教育程度高的地区,生育率会自然下降。
   以1986年大陆的统计资料看,只要妇女受过初中教育,生育率(指理想状态下妇女育龄期生育的子女总数)即会降低至2.13,从而达到人口的平衡,受高中和大学教育的妇女,生育率会进一步下降至1.82和1.11,而这个数据随着时代的发展应该会进一步降低。
   现为哈佛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滕彪在今年接受《纵览中国》杂志采访时表示:“不论是从人权的角度、生育权的角度,计划生育从很多方面看都是错误的,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
   或许有人会提出疑问,如果不强制控制,中国人口膨胀该怎么办?《解体党文化》中阐述说:“这只是这个问题的表象,而中共决策的党文化因素才是问题的实质。共产党头脑一热,想要人多,就鼓励多生;人多得养不活了,脑门一拍,就不惜一切手段,杀得中华大地上胎魂不散。多生和少生,看起来是两个极端,但恰恰都是中共什么都敢干、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的流氓霸道习性的表现。现在的人口比三十年前多了好几个亿,但是这些年中共在经济领域放松一点,少管一点,人们不是吃得更饱,住得更宽了吗?可见,问题的关键不是人口,而是中共本身。”
   事实证明,中共当年提出的“计划经济”是行不通的,早在70年代末就已被抛弃。在“计划经济”崩溃之后中共又搞起了“改革开放”。从理论上来说,“计划生育”所带来的弊端远远大于减少的人口数量,但这一政策却在中共这个极权体制下被延续下来了。
   
   

   
35年血与泪

   
   恐怖的“计生”标语充满整个中国,令人心惊肉跳。(网络图片)

   
   

披着无神论外衣的血腥屠杀


   另一方面,共产党信奉无神论,不畏神明、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敢干,其邪恶的基因注定了它发起的运动或政策都建立在血腥之上。
   自“计划生育”政策在中国开始实施以后,凡违背这一“国策”者都会受到经济处罚和(或)强行结扎等残害,甚至遭到更为血淋淋的屠杀。几十年来,到底有多少生灵被这所谓的“国策”所夭斩,有多少妇女和家庭遭殃?恐怕难以统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