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东海一枭(余樟法)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国民党等)

   【大师】陈寅恪世家子弟,家学渊源,自己也能努力,学问倒也不错,但不能约之以礼,归结于仁,虽能下学,未能上达,所谓博而寡要是也。傅斯年称之为“三百年来一人而已”,抬举离谱。姑不论三百年,同时代的康有为熊十力钱穆等都比陈氏强得多。当然,比起傅斯年之类半吊子,陈又算高了。

   【标准】脑袋与屁股的关系非同小可。是脑袋听从屁股指挥,还是脑袋听从屁股指挥,君子小人,由此而判。脑袋决定屁股,意味着思想自由,精神独立,良知做主,道义挂帅,君子也;屁股决定脑袋,意味着脑袋失灵,屁股当家,身为物役,利益主义,小人耳。

   【标准】有一种人被称为两头真:有权就变坏,退下就变好;在朝说假话,在野说真话。这种人就是屁股决定脑袋的典型,值得肯定,但不宜过度推崇。中国更需要脑袋当家、全体皆真的君子人,有权无权都不变坏,在野在朝都说真话。在朝不仅说真话,更做实事,致力于政治改良和良制建设。

   【预言】这是2013-2-24发的一则新浪微博:“据定中所察,贪官恶吏群体将面临空前浩劫,五年之内,至少有百分之五十将遭遇灭顶之灾。谨立此为据。”预言已经部分应验。为民小庆幸,为国大悲哀。

   【儒宪】儒家宪政四要项:志于道,以道统为导向;据于德,以道德为基础;依于仁,以仁人(君子群体)为依靠;立于礼,以礼制为支柱。三权分立:主权在民,治权在君,教权在儒;三统合一:政统学统皆唯道统是瞻。儒家宪政,即仁本主义宪政,即中华宪政。

   【开蒙】慧眼识英雄,法眼识圣贤。有眼不识英雄和圣贤,就是缺乏知人之明;如果认英雄为狗熊,认圣贤为盗贼,或者认狗熊为英雄,认盗贼为圣贤,更是盲心瞎眼。倒孔崇马就是典型的圣贼颠倒。盲人骑瞎马 夜半临深池,结局如何,不卜可知。这样的人与社会,厄运像生铁般铸定。

   【钱穆】钱穆在《中国历史精神》中说:“中国政治将来的新出路决不全是美国式,也决不全是苏俄式。我们定要能采取各国之长,配合自己国家实情,创造出一个适合于中国自己理论的政治。”对美国和苏俄一视同仁,体现了那个时代的局限性。采美国民主制私有制之长,辟苏俄党主制公有制之邪,方为正道也。

   【儒眼】约翰•洛克早就指出:“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否则人类就进入灾难之门。”而社会主义与公有制党主制血肉交融,就意味着财产公有和权力私有。遗憾不少中西知识大腕,竟被共产主义的空想迷魂汤所惑,可悲地忽略了社会主义道路之邪和制度之恶,甚至可耻地为之鼓呼。2015-11-7

   【唯物】唯物主义“哲学”最容易产出下列“子主义”:物质主义、科学主义、利益主义、利己主义、实用主义、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等等。唯物主义信仰是一种伪信仰,与所有宗教信仰都格格不入,与儒家中道信仰更是背道而驰。信仰唯物主义,就不可能建立任何真信仰。

   【白毛女】这是一部歪曲事实、丑化地主、颠倒善恶、煽动仇恨的民粹主义邪剧,是为土改和内斗制造的文艺工具和思想武器。其邪在骨,没有改邪归正的可能,没有任何改编的价值---除非以仁本主义为指导思想,全部推倒重写。

   【白毛女】如果重写白毛女,要防止另一个极端,过度丑化白毛女而美化黄世仁。黄世仁虽然不坏,并不厚道,并非积善之家。民国是乱世,思想政治社会无不混乱,上上下下乱成一团。地主乡绅阶层整体素质当高于“无产阶级”,却也有限,无德无智、为富不仁者不少。该群体遭遇悲惨,是有他们自身原因的。

   【儒眼】造神运动无微不至。宣传毛氏读了多少古书,多么精通中华文化,也是造神工作的一部分,完全经不起文化考察和事实检验。要把恶魔伪造成大神,必然破绽百出。毛氏于儒佛道都是门外汉。经史子集,经典一窍不通,历史略有所涉,于诸子百家,唯对法家最有研究。

   【孔子像】君子尊孔,尊之有道,形式要恰当。曲阜政府树立72米高的孔子像,这个形式就很不恰当。孔子之大,大在道,大在德,大在理,大在学,并非大在像。故尊孔应该尊其道,道统至高;尊其理,道理最大;尊其学,以经学为第一学科。历代儒家王朝都不会在“孔像的高大”上下功夫。

   【启蒙】每闻启蒙派启蒙民众、开发民智的呼吁,就禁不住齿冷。他们自己就是一个特别无知无畏的蒙昧群体,在对人性、道德理性和孔子的认知上,与西方启蒙派针锋相对。民智低,官智更低,知识群体之智更是低而又低,百年来始终处于历史最低点。最需要启蒙的是特色启蒙派呀。

   【考虑中】以民国为中华偏统,本来非常勉强。信仰非道统,思想非儒家,政治非德治,制度非礼制。外不能攘夷,内不能剿匪;上不能敬天,下不能保民。君不君臣不臣,官不官民不民,师不师生不生,家不家国不国,民国之中华味,孙蒋之儒家范,实在非常淡薄,拟撤去其偏统地位。

   【孙蒋】1949年毛氏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称洪秀全等“代表了在中国共产党出世之前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一派人物”,把真理置换为邪说,此言方能成立。孙蒋与毛氏,文化政治立场大不同,但都对洪秀全和太平天国持高度肯定和赞美的态度,可谓一鼻孔出气,出邪气,说邪话。

   【孙蒋】孙中山称太平天国为“民族革命的代表”,以“洪秀全第二”自许;蒋介石赞:“太平天国之历史为十九世纪在东方第一光荣之历史。”(《增补曾胡兵语录注释》序)一般正人正派人都不会赞美邪教,孙蒋身为领袖,居然把邪教造反作乱抬举为民族革命和光荣事业,是可忍,孰不可忍!

   【孙蒋】在《太平天国战史》序中,孙中山将朱元璋与洪秀全相提并论说:“无识者特唱种种谬说,是朱非洪,是盖以成功论豪杰也。”朱与洪,一尊孔一灭儒,一革命一造反,正邪之别彰明昭著,是朱非洪理所当然。这不是“以成功论豪杰”,而是以正邪论英雄。孙中山自己才是正邪不分地谬说。

   【孙蒋】1929年南京国民党中央政府居然《禁止诬蔑太平天国》,规定:“嗣后如有记述太平史实者,禁止沿用粤贼诸称,而代以太平军或相应之名称。”禁止在一切书籍杂志报刊教材读物上攻击太平天国,将太平天国“正名”为“民族解放运动”。如此压正倡邪,焉能长治久安?

   【孙蒋】关于太平天国,还是马克思有眼光,直斥太平军为“魔鬼的化身”。《清史稿》评价洪秀全也比孙蒋靠谱些:“唯初起必讬言上帝,设会传教,假天父之号,应红羊之谶,名不正则言不顺,世多疑之;而攻城略地,杀戮太过,又严种族之见,人心不属。此其所以败欤?”

   【孙蒋】孙中山也说道统是中国的立国精神,说他的“革命思想、革命主义, 就是从这个道统遗传下来的”,很多人上了当,把他当做道统传人。殊不知,道统不许虚谈,作为领袖,就必须将道统落实于宪法、政治和制度之中,让宪法成为儒宪,让政治成为德治,让制度成为礼制。孙中山自欺欺人而已。

   【道统】道统在上,圣贤在位,必能开出德治礼制、王道政治来。或将三民主义视为“道统正传”,把孙蒋当做道统传人,这是孙蒋不可承受之重。对三民主义和孙蒋的过度抬举,实质上是对道统与王道的无知和贬低。孙蒋论思想理论不敌马列,何来圣贤气象;论政治军事败于苏俄,哪有王道风范?

   【道统】王道的政治品质和军事能力都是非常高的,不仅尊王攘夷而已。尊王攘夷是霸道,不能重建礼制,但能外攘夷狄,内安民众,故亦值得肯定。儒式革命,“以至仁伐至不仁”,顺天应人,革故鼎新,品质也是非常高的。革命成功之后,就要开始礼乐的重建,上尊道统,下开科举。

   【原点】或谓“儒学大义皆源于‘敬畏生命’价值之逻辑原点”云,把儒学看得浅了,应改为敬畏天命。君子有三畏,归结于畏天命,这才是儒学的价值原点。西人史怀哲亦倡“敬畏生命”论,不乏儒学精神,然较之于正宗儒学,毕竟显得粗浅,东海曾作《敬畏生命与仁爱无疆》一文,既有肯定也有批评。2015-11-8

   【孙蒋】或说:“孙文、蒋公和民国卿士们在吾土吾民之近代条件下,上承儒学道统,下接宪政理念,旁绍基督恩典,将人类文明推演为煊赫不朽之三民主义”云。“旁绍基督恩典”恰是孙蒋不能“上承儒学道统”的明证。岂有中华领袖而信仰西教的?另辟三民主义蹊径的西教信徒,又焉能掮起中华道统之重?

   【道统】道统的赓续传承有两大标准,一必须是儒家圣贤,如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程朱阳明,才能搴起道统大旗;二必须合儒经义理和中道原则,如孔孟的仁义主义,程朱的天理主义,阳明的良知主义,都是中道主义。孙蒋离圣贤境界尚远,三民主义有违中道和儒经,都是显而易见的。

   【习马会】我的评判是六个字:很不错,很不够。双方都已高水平发挥,但都没超越宰相的角色。国际空间、导弹威胁、经济合作、两岸热线和合作等等都属于“技术”层面的问题,“天子”不妨过问,但应该将重心放在思想文化上。论道才是天子和三公的正业。其它具体技术问题,有宰相和六部各司其职。

   【儒眼】方克立的“马魂中体西用”说不能成立。以马为魂,置于首位,中体和西用都被架空,中华文化就难以本位化,西方价值和制度精华也难以被用上。任何好东西进入马学的框架,必然失魂落魄而被异化,儒学和西学都不例外。只有把中体放在首位,才能实实在在地用西。余东海2015-11-8

(2015/1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