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反移民的本性,令老龄化问题成为勒毙共产党政权的最后绞索]
曾节明文集
·论建政风水选取:赵构的顺势和蒋介石的逞强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飞碟之谜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南极基地之谜
·惆怅的圆满——读柴玲自传有感
·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反华势力
·去纽约市两天小记
·天津大爆炸和《开罗宣言》的双双登场预示了什么?
· “六四”学生领袖在屠城中全部幸存是天意
· 八十年代与现今时代异同点
· “八九”民运的策略教训
·习近平当局的“特赦”鲜有意义、毫无诚意
· 习正恩重开“特赦”意欲何为?
·江泽民快了——多位大佬死去是中共快落幕的标志
·体制内谁是敌友?1989年和今天的异同
·为什么毛泽东的流毒远比希特勒的流毒难以清除?(二)
·为什么毛泽东的流毒远比希特勒的流毒难以清除?(二)
· “反法西斯阅兵”的反效果,反映出的中共亡党危机
·对战争罪行的认罪态度,日本为何远不如德国?
· 习近平欲裁撤国保系统预示着什么?
· 由姓名断谁是当年打入天安门广场指挥部的内鬼
·民国复立之兆:“九三”阅兵式搞成怀念民国的民间盛会
·谁是真正的反动派?
·《红楼梦》是一本荟萃东方独特价值的天书
·唯一具体预见中国“六四”之变的预言
·为什么大陆民众仇美远甚于仇俄?
·习近平救垮共产党
·中国的北龙劫运即将结束
·取代中共政权的新政权将是什么政权?
·也谈孤独
·危机深重前所未有,中国亟需废除计生接纳移民!!
·卦象显示“邓计生”必被彻底废除
· 气数衰旺的标志是什么?
·以周易的均衡观看中国历史
·政治人物真面目如何?颅相告诉我们
·台湾大势观察:国民党将持续衰落
·年龄是决定是否被洗脑的最重要的因素
·年龄是决定是否被洗脑的最重要的因素(善本)
·王岐山的“九千岁”地位已经依稀可见
·由九宫飞星的神奇看周易的博大精深
·反移民的本性,令老龄化问题成为勒毙共产党政权的最后绞索
·“邓计生”深远危害超越“毛文革”,必须尽快废除计生委
·由全面废除“一胎化”看习近平
·废除“一胎化”打开了否定邓小平的缺口
·中共当局抓捕姜野飞之背景分析和前瞻
·中共越境绑架桂民海事件的分析和前瞻
·习近平连抓姜野飞、桂民海反映了什么?
·“习马会”的实质暨台湾的前途
· “习马会”的实质暨台湾的前途
·今日射覆心得:台独无命,台海无战
·IS为何崛起?小布什的责任和奥巴马的责任
·荒唐!姜野飞十一日已被加拿大接收,次日即被泰国政府强行遣返
·中共当局为何一定要遣返姜野飞而不遣返李宇宙?
·胡、赵底谁更开明?习近平扬胡讳赵就是答案!
·由大历史和天道看中国兴衰
·流亡泰国异议人士现阶段生存兵法
·对“11.13”巴黎恐袭大惨案的反思
· 为什么现今反对派无法象孙中山当年那样筹款?
·如果希特勒不进攻苏联世界历史会怎样?
· 由“遗恨失吞吴”看诗人读史的荒唐和诸葛亮的私心
·央视为何破天荒地播出姜野飞案?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过份的福利政策是西方衰败的原因之一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曾节明:姜野飞兄弟二三事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纪念台湾光复暨南京大屠杀38周年发言提纲
·基督教已成为中华文化一部分,排拒态度不可取
·习近平的两难困境
·中共国之亡,必更象满清而不象苏联
·中国民主化的风水难度暨国运前景
·伊斯兰势力抓住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弱点
·欧洲的“绿化”,反衬出三民主义的价值
·美国的特点暨前景
·台湾民国的东吴宿命
·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历史上的人道功臣是道家和佛家
·正告习近平:普京你学不来
·习近平的小惠小信,不足以化险为夷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当今中国主要危机暨其原因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越管越糟,中共的大政府迷信可以休矣!
·只须四项政策,足以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正告习近平:只有尊重人权才有真正的地位
·民进党维持现状,国民党气数已尽——蔡英文执政前瞻
·新华社的桂民海事件调查报道破绽百出、欲盖弥彰
·诸葛亮的真实才德
· 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再论诸葛亮的教训
·习近平,请你把对普京的崇拜落到实处!
·岐山与王岐山
·逆天而行,诸葛亮精忠的缺陷
·在纽约台湾大选研讨会的书面发言提纲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评《神韵》
·首观《神韵》花絮记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 ——评《神韵》(善本)
·武则天折杀习近平
·中国已深陷“少子化”危局,习近平要警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移民的本性,令老龄化问题成为勒毙共产党政权的最后绞索

    反移民的本性,令老龄化问题成为勒毙共产党政权的最后绞索
   
    笔者多次指出,前苏联和东欧前共产党国家之所以崩溃,美国和西方阵营的外力不是主要因素,主要因素是前苏联和东欧前共产党国家内部的觉醒,尤其是共产党官员的转变。
   
    那么,为什么这些国家的国民、甚至共产党的官员会转变?一个基础的原因是,这些前共产党国家的经济都陷入困境,其民众的生活水平,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甚至周边的资本主义国家差距都很明显,因此“穷则思变”,“穷则思变”的规律,不仅适用于中国人,而是普世规律。


   
    前苏联和前东欧共产党国家为什么经济都陷入了困境而不能自拔?因为这些国家实行一大二公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这种经济体制创造不出好的经济效益,永远无法满足所在国民众的物质文化需求、、.所以前苏联和前东欧共产党国家、包括朝鲜、古巴、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经济无一例外陷入停滞衰退,所以奉行马列社会主义路线(即邓共所谓的“极左路线”)的共产党国家,无一不是“短缺”型国家,老百姓必须排队买东西,住房难、买票难、乘车难、购物难、、、、、、
    对此共产党发展不利造成的问题,邓小平、陈云一伙瞪着眼睛咋呼:中国人生得太多了,所以造成了住房难、买票难、乘车难、购物难、、、、、、广大挺计生的五毛和脑残迄今,仍在高唱邓小平一伙的当年陈词滥调:中国之所以短缺,主要因为中国人生得太多了!
    这就怪了,当年前苏联同样是住房难、买票难、乘车难、购物难、、.老百姓必须排队买东西(甚至比七八十年代的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难道苏联人也太多了、苏联人也生得太多了!?
   
    其挺计生歪论之脑残、之荒谬,至此一目了然。
   
    共产经济低效这个原因,已为大众所明了,但还有另外一个重大原因,迄今鲜有人注意到:那就是共产党的专制注定造成的人口老龄化,会不可避免地把共产党国家推至经济崩溃和社会崩溃的境地。
   
    何以故?
   
    首先是因为共产党是一个反传统的“拜科学教”(以“科学”的名义,改造一切),共产党的统治必然会破坏所在国的生育传统:比如,以“解放妇女”的名义,砸碎了妇女传统的家庭和生育观念,成为好勇斗狠的“半边天”、“女强人”——但共产党的所谓“解放妇女”,并不是尊重妇女的人权,而是唆使妇女为自己卖力、卖命,以最大限度地实现社会榨取;另一个就是摧毁社会自治组织,比如说农村的宗社,城市的民间社区组织,而这些组织,都有照顾鳏寡老幼的功能、、.这是由共产党绝对容不得独立社会组织的极权性质决定的。
    摧毁自治组织,对妇女的新式榨取,必然导致了生育率的大降,且不断降低,所以苏共(布尔什维克)上台后,苏联(俄)的生育率比沙俄时期大降,虽然从斯大林开始,苏共领导人拼命奖励妇女生育,但仍然难挽颓势,整个苏联时期,俄罗斯人的生育率都是低迷的。
   
    而低生育注定老龄化。
   
    苏联人的生育率是如此低迷,以致于“二战”结束二三十年后,整个苏联社会的男少女多问题尚未缓过气来,又添了严重老龄化的不治之症。据过来的苏联人回忆:七十年代的苏联,年轻劳力惊人地短缺,大量的公用设施无人维修,满眼都是中老年妇女,而见不到几个年轻人,工人是如此短缺,以致于小区居民屋内设施的维修,往往得提前预约,并等上几个月才有人上门,以致于大妈大婶们为了工人快点上门,往往“走后门”,向稀缺的小伙子工人赠送短缺的生活必需品才行、、、、、、
   
    前东欧各国也好不到那里去。
   
    因为中国人口基数较大,且民国时期生育率较高,中共上台以来生育率大降的真相,迄今受到普遍的忽视。根据维基百科的统计材料:中共上台之初1950年(保留了民国时期惯性)大陆的总和生育率为6.11,到1955年下降至5.48,到1970年又降到4.77,已经低于同期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总和生育率(5.64),到1975年更进一步降到3.01,已经大低于同期世界平均总和生育(3.85),更远远低于同期发展中国家平均总和生育率(5.24)。
    由此可见中共统治对中国人生育率,实际上是起了大力消减的作用。此也反映出那种认为毛泽东造成了中国人口泛滥的说法,并不正确;事实是毛泽东的统治造成了生育率的下降,毛共时期中国的贫穷落后的真正原因,不是因为毛泽东导致人太多了,而是毛共祸国殃民、发展不力!
   
    由强制计生实施前,中国人生育率大降、并一再下降的铁的历史事实证明:邓共暨挺计生五毛、脑残一贯拼命咋呼的所谓:中国人生得太多了!中国人最喜欢多生,计划生育都压不住云云、、.根本是无耻的谎言!
   
    那么为什么中国民众特别容易相信邓共的忽悠,当年普遍狂热拥护“邓计生”,甚至迄今仍普遍深信“中国人生得太多了”、“中国人最喜欢多生”之类的谎言呢?
    这是因为中国人的人口总数远比苏联等国为大的缘故,所以中国人很容易把毛共“一大二公”造成的贫困和短缺,归咎于“人口太多”。(而不容易想到是共产党政府的发展不力,造成了货太少、路太少、桥太少、车太少、厂太少、店太少、行业太少、、.)
   
    那么,为什么同样面临老龄化的英、法、德、加、日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问题没有那么紧迫和严重呢?
    因为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国可以汲纳移民,以此有效地缓解了老龄化的危机,日本在西方发达国家中以极端反移民著称,所以日本在西方国家中受到的“老龄化诅咒”最为沉重,但日本也采取了一个狡猾的措施:就是以“劳务输入”的方式每年引进外籍劳工,以缓解本国老龄化的危机,但不给这些劳工“绿卡”。
    但是前苏联,以及任何共产党国家都不可能通过汲纳移民来缓解本国的老龄化问题。为什么?因为共产党不是一般威权独裁的政党,而是一个极权政党;共产党的极权性质,决定了它决不容许一切不受它掌控的东西。在物的方面,逼急了它可能有限度地开放——如邓共的“改革开放”,但在人的方面,它是决不会开放的,因为人有意识有意志,能够直接威胁到它的政权。
    敞开国门接收移民,就是在人方面的开放,这是与共产党性质格格不入的,因为以共产党的极权眼光来看:谁知道在这些外国来的移民当中,有多少(潜在的)反共产党的头脑?这是它无法掌控的事情,虽然国内民众也有些人会成为反共者,但这样的人一般只是少数,国内民众的(洗脑)教育毕竟掌握在它的手中,它基本上可以操控大局。
   
    因为外来移民思想的无法掌控,所以任何国家的共产党,都是反移民的党。这就是为什么迄今为止任何共产党国家、包括前苏联这样一个极其地广人稀、特别需要移民国家,都没有移民制度的根本原因。
   
    反移民的根本属性,令老龄化问题成为勒毙共产党政权的最后绞索,因为老龄化的恶化,必然导致经济崩溃和社会崩溃。
    有人不以为然,指:朝鲜和古巴为什么还没崩溃?我在此实在告诉这些人:没有中共国的大力扶持,朝鲜和古巴早在十年前崩溃了!我实在告诉这些人:由于没有移民、外逃者众且生育低迷,朝鲜、古巴必然变天,即使中共继续扶持也没用,这一天快了!
   
    但问题是,今后谁能扶持诺大的中共国呢?
   
    对于中共国的问题,我实在告诉这些挺计生的愚人、妄人:如果不是中国有一个大的人口基数、如果没有他们深恶痛绝的“过多人口”(主要为“六零后”一代),则“邓改开”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君不见二十多年的中国经济腾飞和城市大发展大建设,靠的难道不是丰沛的、毛泽东时期出生的“六零后”一代(特别是农村人)?
    正是年轻劳动力的优势,撑起了中国的劳力密集型加工产业,这就是中国“改开”后经济腾飞的基础!
   
    不要看不起这条路,这同样也是日本、韩国、台湾的腾飞之路。
   
    但是,今天托“邓计生”的“福”,中国“未富先老”,经过三十年的“邓计生”,到2010年,中国大陆的生育率已经跌至1.18(见梁中堂《计划生育根基是计划经济 没人认识到是经济问题》),竟然大抵于低生育发达国家日本(1.81)和法国(1.80)!从2012年开始,东北的人口已经雪崩了,而中南海仍在坚持“计划生育”。
    老龄化造成的劳动力急剧短缺,从2008年已经露出苗头,现在是愈演愈烈:劳动力急剧短缺造成的制造业、服务业成本飙升,令百业凋零,转过来又造成大批人失业,挺计生五毛和脑残抓住这一点,再次咋呼:中国人还是太多了——而根本不管究竟是老人多了,还是小孩多了、、.凸显其巧言令色、无耻之尤或愚昧的嘴脸。
   
    现在中国的大势,只要是头脑正常的知情者都不难理解:
   
    根本的威胁,是老年人呈几何级数上升、年轻人呈几何级数暴减的空前老龄化危机。
    正是“邓计生”,强制性地造成了中国年轻人口呈几何级数减少,这也意味着中老年人口呈几何级数上升。托三十年“邓计生”之“福”,现在中国大陆(尤其是城市)出现大量的“8+1”倒金字塔家族:即夫妻两家八口子中老年人,只有一个孙子、女(外孙子、女),这是全世界罕见的绝种式恐怖家族!可见中国老龄化的危机有多严重。
    由于作为整个社会养老体系承担者的中青年人口急剧减少,而老人急剧增加,中国的养老金缺口越来越大,现在大陆个人年养老金缴费,已经从十年前不到千元,疯涨到现在的五六千元,可怜的大陆老百姓不明白,他们不是为自己交养老金,而是在为“邓计生”的巨大错误买单!
    从去年开始,中共公务员也第一次需要缴纳养老金,以致于广大舒服惯了的公务员怨气冲天、、.这不是习近平有什么开明,而是形势逼迫使然!
   
    这样下去,中共国的养老体系很快就要断裂,中共国的经济和社会会全面崩溃,这一天快了!
    托三十年“邓计生”之福,现在早已不是废除“计生”就能挽回的时期了,现在明天就奖励生育,也无力回天;唯一的解救之道就是赶快设立移民体系,全世界招收移民。但是依共产党的本性,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他们就像癌细胞一样榨干一个人的身体,顺带也结果了自己万恶的生命。
   
   曾节明 写于民国104年十月二十七日(丙戍月丙子日)于暮秋纽约州
(2015/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