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徐水良文集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2010年
2010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按】这篇文章以辛辣讽刺调笑的笔调,揭露了茅于轼、张五常,谢作诗等主张市场万能论简单化教条的所谓主流经济学家,实质是新自由主义伪经济学家禽(实质是新自由主义伪经济学家)的禽兽化思维,他们蔑视人,不把人当人看待而是把人看作商品的顽固本质。这些主张全盘私有化、商品化、市场化的所谓的经济学家,与主张全盘公有化、非商品化,全盘计划经济化的马列经济学家,不过是经济决定论理论毒藤上结出的双胞胎理论毒瓜,一样的荒唐,一样的兽性,一样的反人性。这两类经济学家简单化的脑袋,一样的愚蠢,写得不错。
   
   除了不知道人道、人性、人的本质,因此兽性化、反人伦、反人道、反人性以外,这两类所谓的经济学家,当然也都根本不知道现代自由民主社会“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的基本准则。
   

   徐水良2015-10-26日
   
   

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文/林岛


   
   
   破土编按:近日,经济学教授谢作诗「穷人合伙娶老婆论」,谢教授认为目前的「光棍问题」是一场重大的社会危机,为了度过危机,防止单身汉引起社会动荡,低收入的男人可以合伙取一个老婆。有许多批评者指出了「穷人合伙娶妻」背後的男权逻辑,把女人视为工具而不问光棍问题背後的重男轻女文化。本文则从谢作诗的自由市场逻辑出发,质疑了经济学家提出的社会治理方案。在这些经济学公式的假设里,经济学家们往往默认了既有的社会不平等,并把人当做市场里的商品。我们所有人都成为了「看不见的手」之下的奴隶,服务於少部分人的效率和利益最大化。
   
   

经济学家总能给我们带来快乐


   
   
   在网络上流行的关於经济学家的笑话中,有这麽一条:「学生:既然市场是万能的,那麽我们还要经济学家有什麽用?老师:因为经济学家能给我们带来快乐,而这是市场做不到的。」
   
   其实,这不是笑话,而是现实,经济学家的名气是跟他们给民众带来的欢乐相称的。他们总是能够在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抖出一个用你平凡的智商怎麽都想不到的包袱,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快乐。比如着名的经济学家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魏尚进前几年用「看不见的手」来分析婚姻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得出了房价高是由丈母娘推高的结论。 这个经济学家的逻辑是,在婚姻市场存在着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支配着,当这个社会存在着三千万光棍的时候,丈母娘在婚姻市场就会占据优势地位,男方父母就要拼命储蓄买房子才能讨得丈母娘的欢心。
   
   而笔者觉得,房价高不仅仅是由丈母娘推动的,还是由异性恋把持的婚姻制度决定的。丈母娘从哪里来的?是从一夫一妻式的婚姻制度中产生的,没有这种婚姻制度就没有丈母娘!如果人与人都选择另外一种组织方式,丈母娘不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吗?所以笔者认为,如果不消灭异性恋,就没法从丈母娘手里拿回婚姻的主导权,也就没办法压低房价。
   
   同笔者一样,经济学教授谢作诗先生也同样对现在这种一夫一妻的异性恋婚姻模式提出了质疑。面对即将在中国社会出现的3000万到4000万光棍的问题,一些媒体和公众表现得忧心忡忡。但是谢教授以经济学一贯的乐观态度,认为这不是什麽大问题,「我不否认3000万光棍的事实,但我否认一定会出现这样严重的社会问题。」
   
   经济学家这种乐观来源於对市场和「看不见的手」的充分自信。有人问,要多少个芝加哥学派的经济学家才能把一个坏灯泡换掉?回答是:「一个也不用。要是灯泡坏了,市场机制自然会把它更换。」是的,市场会解决一切问题,经济学家只是负责给我们讲笑话的。最近,普林斯顿一位经济学家由於感觉经济学家太废物太没用,就改行研究韩剧去了,很多人感觉很可惜。笔者不同意这种看法,同样都是娱乐大众的事业,怎麽能说成是改行呢?
   
   

谢教授的方案:婚姻市场化才能解决光棍危机


   
   
   那麽光棍的问题怎麽通过市场机制来解决呢?谢教授认为,人类的一切关系都是交易关系,婚姻本身就是一种交易,而光棍及其相关的性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收入问题。收入高的男人,会优先找到女人,因为他们出得起高价。那麽收入低的男人怎麽办呢?谢教授认为,只有几个穷人合起来找一个老婆才能解决。
   
   听起来确实是个好办法。当婚姻被简化成性,性被简化成了交易的时候,光棍就是这个性交易市场的失败者。在这个市场中,女性负责卖,男性负责买,决定女性价格的主要因素是市场的供需比,也就是当前社会的性别比例。在谢教授看来,只要破除掉一些妨碍市场规律发挥作用的一些法律丶道德因素,市场就会自然「出清」。
   
   谢作诗是天则经济研究所的成员。大家都知道,由茅於轼先生领衔的天则所是中国主流经济学的重要阵地。从八十年代以来,我们在主流经济学家的鼓吹和带领下,相继完成了劳动力丶住房丶医疗丶教育等方方面面的市场化改革。虽然在市场化过程中出现了买不起房丶看不起病丶上不起学等问题,但这只是市场化不彻底造成的,只有在进一步的市场化中才能解决。
   
   谢作诗教授提出低收入者可以实行「一妻多夫」的重要意义在於,它第一次把长期被忽视的婚姻领域纳入了主流经济学的视野,把婚姻领域的市场化丶产业化提上了日程。既然我们可以通过彻底的市场化来解决住房短缺问题,那麽我们凭什麽不能通过婚姻的彻底市场化来解决光棍的问题呢?当前改革既然进入了深水区,那就必须要对长期被政府和法律干涉的婚姻领域下重手丶下狠手,用看不见的手来代替政府的有形之手。
   
   

婚姻市场化的後果:穷光蛋配娶老婆吗?


   
   
   如果我们用经济学的视野来分析当前的婚姻制度的话,就会发现建国之後实行的一夫一妻制一定程度上带有严重的「计画经济」色彩,是「票证」经济的一种残馀。在婚姻市场上,不管你多有钱,哪怕像王思聪那样富可敌国的「国民老公」,不管外面包多少个老婆,名义上也只能娶一个。这就相当於国家给每个男人只发放一张「老婆票」,决定市场上对女人的需求的,不是男人的实际收入,而是这种「票证」,一人只能娶一个。
   
   这种充满着严重「计画经济」色彩的票证式婚姻,严重降低了市场对女性的需求,从而扭曲丶压低了女性商品的价格,带来了严重的女性「短缺」现象,三千万光棍就是这样诞生的。它不仅严重干涉了人们的婚姻自由和市场自由,而且会导致一种不管挣多挣少丶官大官小,都只能娶一个老婆的平均主义丶大锅饭现象,会严重挫伤了人们的生(育)产(女)积极性。既然婚姻问题实际上是一个交易问题丶收入问题,那麽收入高的人完全拥有多娶老婆的自由。房叔房姐能买几十套丶上百套房子,凭什麽王思聪这样的「国民老公」不能娶几十个上百个老婆呢?
   
   所以要真正解决光棍的问题,就必须要靠完全的市场化才能实现。而要实现完全的市场化,仅靠谢教授之前提出的「一妻多夫」是不够的(一妻多夫只是针对娶不起老婆的那三千万光棍的),而必须要彻底打碎一夫一妻制,打破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老婆的票证制度对婚姻的束缚,拒绝一切有形之手对市场的干涉。谢作诗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在接受采访时除了继续强调穷人可以搞「一妻多夫」之外,也明确提出了富人可以搞「一夫多妻」:「多几个女的去嫁一个男的也没关系啊,(市场)依然会自动平衡啊」。
   
   在废除一夫一妻制丶婚姻市场全面放开之後,对女性的需求一定会大大上涨。以现在的女性价格,胡润富豪榜上的那些富豪每个人怎麽都得囤积几百上千个老婆啊?不管能不能用的上,反正先囤着等着涨价。社会上的女性就这麽多,富人囤的老婆多了,穷人能够娶到的老婆就更少了。所以到时候就肯定不是现在的三千万光棍的问题,而可能出现五千万丶八千万甚至上亿光棍。在供求规律的作用下,被这种配给制丶票证制所扭曲的女性价格一定会上涨到应有的水平,笔者目测应该会比房价涨的更快。那时候的刚性需求就不是房子,而是老婆了。
   
   那麽,这表明婚姻市场化失败了吗?不!现在住不起房子的人越来越多,有几个经济学家认为房地产改革失败了?在我们经济学家看来,价格暴涨才是改革成功的标志,这才是它真正的市场价格。在价格的暴涨的情况下,商品的供给就会自然增多。到那个时候,大家都再也不会去炒房地产丶炒股票了,而是都跑回家生女儿去了,造人产业一定会成为继房地产之後我们国家新的支柱产业。在利益的刺激下,很多男人也会选择做变性手术,这样既减少了供给,又促进了需求,也会成为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我们相信,婚姻市场和男女比例一定会在「看不见的手」的作用下恢复平衡,就像我们相信房价一定会降下来一样。
   
   那麽问题来了,等到女性价格暴涨的时候,那麽多光棍娶不起老婆可怎麽办呢?市场化以前只有少部分偏远地区的穷人才娶不起老婆,市场化之後连都市里的白领丶金领都娶不起了,天天在网上嚷嚷,严重影响了社会稳定。这个时候,经济学家就站出来说话了:「穷人永远都娶不起老婆,老婆价降了也买不起,作为经济界人士,不想只说老百姓爱听的话而不说真话」丶「不可能让百姓都买娶老婆,在供应量很少的情况下,一定是先满足最富的人」丶「廉租老婆不能配置生殖器」(经济学家茅於轼)丶「北京的老婆要是卖不出30万1厘米是开发商的耻辱」(经济学家金岩石)丶「不是老婆价过高而是居民收入过低」(经济学家张五常)……
   
   

总而言之,穷人配娶老婆吗?


   
   
   不过,总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当初经济学家鼓吹搞婚姻市场化改革不就是为了解决穷人娶不起老婆的问题吗?
   
   经济学家的世界:没有男人丶女人,只有商品
   
   写罢此文,笔者仿佛看到一大波女权主义者正向作者袭来,黑压压一大片呀!「你们是物化女性。女人生来就是给你们当老婆的麽?你们怎麽能把女性当成商品呢?!」你们这些女权主义者呀,幼稚!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我今天倒是要请教你们一些人森的道理:我们经济学家啥时候把人当成人看过?
   
   在我们经济学家眼里,只有菜市场里的大白菜。你们这些男人嘛,跟大白菜没啥区别。女人呢,连白菜都不是,顶多算是被白菜插的那块土。你看人家大白菜,生产得多了过剩了,价格就跌了,跌了就扔掉丶倒掉。没见人家发过牢骚,也没见过人家要搞白菜工会丶最低白菜价格丶白菜罢工来破坏神圣的自由市场规则。
   
   明白富士康的工人为什麽跳楼吗?跟白菜过剩的时候被扔掉是一个道理——这就是经济学家和自由市场人士眼中的世界。我们当成笑话来听,他们却讲的一本正经——经济学家都是反人类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