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謝田文集
·斯万森的20种冰激淋和33条商规
·美国银行的赠款和芝加哥商家的礼物
·踩着煞车又踩着油门开车
·美国的财富是哪儿来的?
·川中的水底月和美国老太太的饭盒
·《大长今》的产品特色和制胜先机
·“万恶”的辛迪加和“反动”的孔夫子
·索罗门教授的皮包和梨泰院妇女的新发现
·曼哈顿的窗户和不撒谎的馒头
·厨房绞碎机和黄蚬子的故事
·从可乐、宝马到下岗、离岗
·卖月亮、卖国、和卖国贼
·从甘肃的平凉看国人的歧视
·哈佛的百亿捐赠和中国的三十个农民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美国高管和中国高官的偷窃
·南韩和北韩:我们该学哪个?
·开高速公路锁不锁车门?
·仨老墨和他们集体罢工的故事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一)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二)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之三
·中国人的嗜赌和美国人的玩赌
·秘鲁的Chicha和阿根廷的牧场
·凯瑟琳和葛洛丽娅的故事
·装修地下室的“多国部队”
·墨尔本印象:悠闲的人们和失落的门徒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在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中的评论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国宴款待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图为二人在前美国总统杜鲁门的肖像前走过。杜鲁门因为预言中共的红色江山会在第三代、第四代人身上改变颜色,而在中国大陆广为人知。(Getty Images)

   (新纪元周刊449期,作者谢田)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国宴款待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时候,在步入宴会厅之前,两人从楼梯上下来,正好在美国前总统杜鲁门的大幅肖像前走过。奥巴马大概不会知道其中的奥秘,习近平大概也没有特别的留意,因为白宫里的肖像画太多了。但在中国大陆,尤其在中年以上的人群中间,杜鲁门可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他因为当年预言中共的红色江山会在第三代、第四代身上改变颜色,而在大陆广为人知,也被中共喉舌谩骂和诟病。但是,就在中共第四代领导人习近平访美之际,杜鲁门的预言,可能很快就要实现了。

   习奥会缺乏实质进展

   《热点互动》主持人芳菲问及,习近平访美落幕,中国在此行中有什么收获。如果仔细盘点,习本次访美的“收获”,还真是寥寥无几。中共的“支票簿外交”、撒钱用订单开道、承诺多项援助资金,人们都耳熟能详。这次也不例外,有300架波音飞机垫底,不愁西雅图与美国工商业人士的会面,不会有人捧场。中共官方公布的49项“成果”,都是表面和肤浅的。中美在最棘手的问题上,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外界对中国严峻的经济形势,依然充满了忧虑。

   本次习奥会安排的仓促匆忙,从与教皇的访问冲突,就可见一斑。习访美和教皇访美的时间大部分重叠;西方媒体普遍认为,教皇抢了习的风头。方济各从古巴抵达美国,访问期间美国电视台全程报导,美国正副总统和夫人都到机场迎接,费城的弥撒吸引了近百万人,时代华纳甚至推出专门的电视频道,向全美1500万订户播出。但教皇的美国访问,早在一年前就确定了,习近平访美,半年前开始筹备。显然,中国外交部肯定有人会被因此而撤职。中国和梵蒂冈没有邦交关系,互不通气,可能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习奥会缺乏表面上的成果,还体现在中美双方没有像人们预期的那样,发表正式的联合公报。在中国最看重的问题上,如中美投资协定(BIT)谈判、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殊提款权(SDR)、美国支持中国主导的亚投行等等,双方也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在美方最关心的网路安全方面,习奥会虽然达成了初步协议。但这个协议在本质上,根本没有被中美高层所接受。习近平说:“中国政府不会以任何形式参与、鼓励或支持任何人从事窃取商业秘密行为。”但问题就出在这里,在中国政府看来,他们认为所有的讯息,包括政治、商业、军事讯息,统统是国家机密。要美国和中国互相放弃利用网路获取机密,就等于是让大国之间放弃间谍行动一样,在当今社会,在当今人们的道德标准下,是根本就不可能的。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克拉帕(James Robert Clapper, Jr.)更是直截了当的表示,对中美达成的互不进行和支持网路经济间谍活动的协议,完全不表乐观。

   美国商界的忧虑,如中国方面试图迫使他们以转让技术来换取市场准入,和他们的商业机密频频受到窃取,这些问题都没有因为习奥会得到解决。其他如微软和小米合作,微软智能云平台通过“小米云服务”推出,或百度与微软协议,让百度成为微软Edge中国的默认搜索引擎和主页,以及滴滴、快的等打车软件分别和美国的Lyft合作,及双方联合开发云端服务、云计算市场等等,都不是美国企业真正需要的。

   外界多把习访美和当年邓小平访美相提并论。也许,其中真有可比之处。邓当年访美,回国后即开始越战。习这次访美,回去之后再度跟越南就南海开战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中国不可能与美国的盟友日本在东海交战,也不太可能与美国的盟友菲律宾在南海交战,剩下唯一的可能,就是攻打自己的共产主义盟友——越南,反正美国不会帮助越南。这回儿,跟美国老大交代过了,大佬也同意了,可能就会动手了。

   如果从表面上看,中美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成果,那么习近平为什么要在半年前决定访美?习看来不是一个喜欢做表面文章的人,也不太有在国际场合做秀、显示的心理。那么,他与奥巴马单独会谈的真正目的,就肯定是不能示与公众的了,他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个秘密是什么?如果我们看到,习近平自从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其实是在反腐和反贪中,剔除了几乎是中共前几任党魁留下的整个机制,人们就不难看出,他很可能就是中共的一个勤恳的掘墓人!习本人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呢?可能意识到了,也可能意识不到。因为,如果天灭中共是天意,天意之下,实际运作的人,很可能是在努力的“反腐保党”,但实际上做的是“替天行道”。这一过程,正是美国第33任总统哈里•杜鲁门(Harry S. Truman)所英明的预见。

   对争议中的话题,美中基本上是各自表态,正如两岸各表,各说各的话。但这种各表,实际上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标志着两个阵营对决的号角已经吹响。当然,对决是在自由世界和共产阵营的最后堡垒——中共之间展开的,至于习近平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我们还不得而知。因为,习近平和胡锦涛不同,习有自己的女儿、哈佛的毕业生随团,女儿可以翻译,使习近平可以和奥巴马在绝对私密的条件下,直接交换意见。这和胡锦涛当年不同,因为胡根本就没有与美国总统直接交谈的机会,有心说心里话时,江泽民的耳目李肇星,就立即掺乎了进来。

   亲共的海外媒体,也意识到了当前国际局势的诡异,出于暗助中共的考量,觉得世界形势如地动山摇。表面上看,是中俄携手,挑战美国。但从本质上看,局势可能恰恰相反。奥习密室会谈之时,正是普京准备空袭叙利亚、扶持叙利亚的阿萨德、打击西方支持的反对派之际。随后的联合国大会上,奥巴马和普京冷面相对、唇枪舌剑。在诡异的多边关系中,中国虽然与俄国维持表面和谐,但这可能恰恰是翻脸的开始,是中共再次远离北极熊、与美国合作的开端。70年代的中美合作是第一次,如今可能重演。但这次合作是否能开步,有待于习近平是否能首先安内,能够真正掌控中国的政经局势。无论最后结局如何,左中右的观察家都同意,中国和世界的巨变,正一步步到来。

   

   

   

   

   本文转自449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2015/10/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