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孙丰文集
·知识上的矛盾不能被直观,但能被思辩所证伪
·袁红冰是一位不知天高地厚,无一点自知之明……
·人只应讲理,不能讲政治。讲不讲政治人都不能逃避在政治外
·任何事物发展变化以及最终的可能都是由它的“是其自身”所规定。
·人只有做正派人的义务,没有忠于党的义务!
·不论什么党都只有人性,从来就没有党性这回事!
·老孙的台湾观
·真情只存于人心,假话全出于党性
·“党”只是“众理或万理”中的一个具体的理!
·老孙的台湾观(2)
·三、那能理想能信念的是什么?被理想被信念的又是什么?
·老孙的台湾观(3)
·老汉来追随一回习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党性”是特殊阶层的人从多数人那里趋利的一个说词
·到底什么是空话?
·“政党”不需要忠诚。也从没见过“忠诚于党”的先例!
·没有野心家哪来的政党?
·习的“存在野心家”与“不能投鼠忌器”犯了语义颠倒!
·吕柏林描述小麦“返青”,就是小麦的“现象”
·“一国两制”在理论上成不成立是个哲学问题,不是科学!
·“一国两制”的内涵就是1十1可=2,亦可=3
·提出“两制”的人只有心底先肯定了社会主义是罪恶,
·评《新华社》:《坚决清除“两面人”》
·决心清除腐败和两面人的习总,你是几面人呢?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
·坚持什么样的底线来思维?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省部级干部的底线思维只应是回答:共党该不该亡?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人品习得论(一)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中央和国家”这两个“名”先天包含了“以政治为成立”
·字面的“大局意识”与习近平的大局意识
·人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
·只要“意识”就是对对象的认知的,不能靠树立来牢固!
·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心正与意诚。不是党性!所以——
·实践政治根本就无标无准,又哪来的“硬杠杠”?
·“政治是人的存在两领域关系”,此定义也是老马所用的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社会主义说的却是实际。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一文的用心
·“党”就是为搞阴谋鬼计才成立为党的!
·党纲、党章、理念、目的都不能为党提供合法性,因——
·建一个党是实际,所以不存在能不能建成的问题
·论习近平的“坚持初心”
·“孔孟的初心与中国共产党的初心
·《共产党宣言》里最反动最具煽动性的两句话——
·答黄文麒先生:(以下是黄先生的批评。谢谢)
·“先进性”是“党”对非党者实施奴役的借口
·(2)民运到今天还只处在“反党”这个唯一立场上
·(3)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
·(4)崇高与高尚同义,习却把它们当成了两个独立的思想
·(5)无论何种理想何种追求都是意志的选择
·(6—1)政党只有纯洁性,既无先进性也无政治方向
·(6—2)对上节(6—1)的思想在纯知识上的释义
·(6—3)党性不能使人高尚、亦不能使人变诚实变纯洁
·(6-4)为什么说政党不能使人变高尚变纯洁?
·(6之5)政党既无高尚性也没有政治品质
·根本就没有思想政治教育这回事
·何为“该改与不该改“的标准?即绝对不移的标准。
·(2)人有本能——感性,故人能感知自身的一切
·孙丰无论什么人应讲的只是诚信,根本就没有增强政治意识这回事!
·关于近平说的“正确”的政治方向
·有了诚信,对政治的当且仅当的应用就在其中!
·习帝要增强的是- “权力要在'党的领导下'运行”!
·既知灯下黑,何不多多关照?
·⑴解决和防止“灯下黑”个并不是要求问题
·人的观念是形成,不是想树立就树得起,想坚定就坚定得了
·社会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是对人伦的一种特殊意识
·即使“坚持和加强了”党的领导,党也曾未领导过!
·回答:到底什么是价值观?
·人类对价值观只有一个 - 即趋福避祸!
·先证明了“党”姓什么,才能知“党校,党媒”该姓什么!
·无论至善,至诚或至恶,至邪、、、、、、都是人话,世上无党话!
·“把鹿意识成鹿,把马意识成马”永远不发生意识形态危机!
·党性是人性中最恶毒,最腐朽的那部分人的人性!
·专讲一讲“还原”
·习皇可知 -​​ 什么是纯洁性吗?
·“纯洁性”就是事物未受外来成分综合保留的本然性
·“赡养”成“瞻仰”,接下来是什么?
·先有两面文化与两面制度,而后有两面人
·说说张健的去世及引发的骚动
·学毛着能因应了贸易战?
·凡事物都只能“是”事物“是”或“不是”只需判定,不需要宣传!
·知识才有“真值”,只有真值的理才可能由“教“而达“育”
·既讲“党领导一切”又讲政府,“国家的公器性”就被党所割裂
·党的政治建设只有合乎政党这个字面的思想才能合法
·(2)政党的合不合法先于经验,社会危机却可以经验
·“先验”及其意义(补充上一节)
·再讲“先验”及其意义
·“民主,共和,国民,共产、、、、、、”是枝芽,而“党”字是它们共同的“
·“香港不是风吹草动,而是山雨欲来”,此断案需一先心理前件
·“中国的内政”也是“政”呀!
·制造“一国两制”的“手”才是名符其实的黑手!
·若没有对“社会主义是罪恶文化或酿造灾难制度”的先在认知,又怎么会有“一
·(1)只要共产党就全是两面人!
·那叫喊“中国内政外国无权干涉”的人才是阴险又撒野的暴徒!
·取消“当面”只讲背后,取缔“口头”只留下行动,就一切都OK!
·党根本不是“治”也不是“整”的对象!
·(2)共产党根本就不是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党〞不是人是意志结的盟,因而是100%的主观。但党员在性质上依旧与非党人士一样,是100%的自然。所以党员的世界存在所实现的仍是自然的赋予。党员所实现的既是人的自然性,其伦理表达就当然是纯粹道德,人类中不存在什么党道德。
   
   何为纯粹道德?曰﹕纯道德就是〝你是人我也是人,有你就当然有我,有我就当然有你。每个人为生命的满足发动的行为都不应构成对他人的妨害〞,此即人类的道德表达。


   
   任何特殊于纯粹人性的原则都必造成人性分裂与异化。因而说〝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的治党方针只能把党员治成在党面前、公众面前说党话,在自己心里在父母老婆孩子,哥们面前说人话,在二奶小三面前说江湖话。事实上并不是薄、周、徐、令、郭、谷……的父母把他们生成为两面派或阴阳人,而是他们既是自然人就不能不做为自然人往下存在,非说人话不可;他们又是共产党,照党的纪律与规矩又非说党话不可。一个人集自然格与党格于一身--这已是双格,只要成为双人格,夹缝间就不能不藏私货。
   
   所以老孙说;两面派或阴阳人不是恶人的故意,它有客观根源,这个根源就是社会在人外又塑出一个有别于自然人格的党格,人不能不双层面孔,就有阴有阳:若两格都阴便为一阴,若两格都阳便为一阳,只要形成两格就必为一阴一阳。共产党标榜它是〝为人民服务〞的,可这〝为人民服务〞就只能服出人性人道,怎么会服出党性党道?在自然性之外呈现出任何别的属性,都是因社会的主导力量是反人性反人民的,它要不反人民又怎么会造成自身的性质?社会归根结蒂是人的存在,人的存在不可能不是人格而派生出党格。
   
   
   所以〝把党的纪律和规矩挺在前〞这一治党方针,只能分裂党员原有的人格,异化出党格
   
   --并不能把党员治成好人或仁人。
   
   〝把党的纪律和规矩挺在前〞能治出党的积极分子,但治不出好人仁人。党的积极分子如陈良宇、谷俊山、王立军……好人如习近平说的冉阿让〔《悲惨世界》的主角〕,如周公、司马迁、伯夷、颜回、孔融、俞伯牙、仲子期……治不出屈原、范仲淹、海瑞,亦治不出胡适,蔡元培、马寅初,治不出张自忠,治不出邓丽君……〝把党的纪律和规矩挺在前〞绝对治不出仁义之人。
   
   仁义就是纯正人性,不掺杂人性外任何别样品性,包括党性。人之存在于世是不得已的,从不得已事实里只能推出如何做一纯正的好人,不能推出如何来做好党员。从道德角度上讲只有如何做好人,不存在如何做好党员,也就是说做人的最高境界只是明德,新民,至善,不存在为党问题。只存在让自己意诚〔意诚即内不自欺,外不欺人〕心正,不存在绝对忠于党问题。意诚、心正就是道德。可见道德就是不掺杂任何党性的最纯正的自然品性。
   
   有道德的人当然亦可以是党员,可党员依旧还是人!是人所能有所该有的就是人性而非党性,人性只能表现为人德而非党德。社会是由人类不是由党类所组成,连党的本质也只是人的一定关系。这人结成的关系还能比人更根更本?共产党老拿〝为人民服务〞来说事,既〝为人民服务〞那最终实现的不还是纯正的人性?哪有什么党性?是人性也就是人格人德,决不可能是党格党德!
   
   不错,现代政治是政党政治,〝政党政治〞并不意味着是党性政治。相反,政党政治必须是不在人性外构成党性。因为世界存在中只有人没有党,只有人性没有党性,所谓党性不过是霸占了社会的少数人的特殊意志对人性普遍性的绑架。只有人才是社会唯一的本,所谓本就是社会的出发点又是归宿--人性才是社会的唯一根据。政党不过就是保证人始终是社会的根本与最高责任的桥梁,它仅仅是实现人本的方法或形式,而非社会的本。政党连社会的本都不是,那么〝把党的政治纪律、政治规矩挺在前〞又如何保证党员能成为好人呢?
   
   党的纪律、党的规矩只能使党员成为党的先进分子,不能使党员成为仁人。从逻辑上讲党的先进分子既可能是好人也可能是歹人。但从事实上看,大多的党的先进分子却是恶人,因为党话只有在需要的场合才说,但因人是〝是人〞不是伪装着是人,所以凡人性实现的场合需要的只是人话。那些把党话说得天花乱坠的人,肯定有比做自然人更多得多的欲望,他们只说人话是得不到这些功利的,才编着法儿说党话。所以党的积极分子怕是极少有好人!
   
   君不见一中央委员能虎视耽耽质问记者;你是党报社者,替老百姓说话还是替党说话?哇!!共产党原来就这样爱人民!卧槽泥马!
(2015/10/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