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盛雪文集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十:流亡生涯
·十一:赖昌星加国入狱,朱熔基誓言引渡
·不是结语/本书人物简介
*******
散文
*******
·雁阵惊寒──祭父亲
·达兰萨拉:辛酸与悲凉的故事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血色黎明
·请点燃一支蜡烛
·抒情诗人与敌对份子
·雪魂飘隐处 满目尽葱茏
·爷爷的恩缘
·我为刘贤斌绝食
·埃德蒙顿并不寒冷(多图)
********
用心听西藏
********
·敬请联署——
·超越禁忌 缔造和平
·达兰萨拉不是故乡
·专访达赖喇嘛——1999
·西方首脑会见达赖喇嘛高峰期----加拿大总理哈珀又迈一大步
·达赖访加 华人争议
·红色的海洋 黑色的悲哀
·RED SEA, BLACK GRIEF
·藏人地震捐款为何被拒----且看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如何讲政治
·西藏真相
·寻找共同点——日内瓦汉藏会议:背景及缘起
·慈悲与尊重是汉藏关系的前途——温哥华汉藏论坛评述
·用了解、理解来化解误解——北美华文媒体访问达兰萨拉
·搭起漢藏民族相互瞭解的橋樑——谈多伦多汉藏论坛
·一路走来的脚印
·百位华人学者及民主人士与达赖喇嘛尊者对谈
·關注西藏命運,華人自我救贖
·透过藏人自焚的火焰(图)
·3. 10 請華人發出正義的呼聲
·暴政有期 大爱无疆
·暴政有期 大愛無疆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在加拿大藏人于国会山举行的集会上演讲
·要求加拿大国会就西藏紧急局势举行听证会(请签名参与)
*********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
*********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一)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二)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三)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四)
**********
朱小华案独家报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2000年6月19日凌晨,英国多佛尔港的海关官员在例行检查一辆运载西红柿的货运集装箱卡车时,看到成堆的尸体。60名中国偷渡客在比利时被装进这辆货运车,货运车司机怕车里的嘈杂声被外面听到,关闭了通气孔,当货运车抵达多佛尔时,58人被活活憋死,只有两个靠在卡车门缝边的人活命。
   
   
    黑色的太阳


    把脚下的海
    冷静的拉成一条紫色的线
    平滑 光亮 舒展
    像新娘走向教堂的裙摆
    飘得很远 很远
    通向地狱的铁门
    在海面 跳着眩目的舞蹈
    载着梦想和颤抖 船 离了岸
    湿湿的瞳孔中
    那面破帆 诡秘的一闪
    合上眼睛
    收藏了永久的纪念
   
   
    从海的这边到那边
    太阳烤灼多少痛楚的牵挂
    月亮冷藏多少不眠的夜晚
    海浪 将生命串成珠链
    越过万水千山
    灵魂乘着海风日夜呼喊
    我要离去 我要离去
    为什么
    为什么童话中的世界总在海的那一边
   
   
    海雾弥漫
    乌鸦翻飞 明天越来越远
    远行的船
    不是每一艘都能靠岸
    没有天 没有地 没有光线
    没有风 没有水 没有爱恋
    身体吞噬着身体
    呼吸抢夺着呼吸
    心灵穿透了贪婪的舢板
    丛林般的手
    无望的伸向灰色的天
    海浪
    拍打着你的泪眼
    瞬间 席卷了你无声的分辨
    不用语言
    世界透过死神狰狞的脸
    终于读懂了你的不甘
   
   
    海 在身后一波波荡远
    桅杆跳跃着指向前边金色的山峦
    黑色的太阳 在潮起潮落间
    不断碎裂 又不断圆满
    紫色的线
    早已弯曲、僵硬
    连接着的 是一个背叛了的明天
   
   
    咸涩的海风梳理了你的黑发
    六月的阳光漂白了你的容颜
    爱情 循着记忆
    搭上了回家的小船
    趁着暮色 溶入大海
    化作缠绵的水雾 升腾 盘旋
    海 已变脸
    雾 正慢慢消散
   
   
    从漆黑的大海上
    你走向彼岸
    身后的太阳越来越笔直
    五十八朵梨花扎成洁白的纸船
   
   
    天堂没有门
    胸口是千万支鄙视的利剑
   
   
    最后一次
    风轻轻吹过你的头顶
    黎明的余辉卷起黑黑的头发
    最后一次
    岸边飘来一片片榕树叶
    高耸的乳房
    绿色的椰子树
    欲哭无泪的舢板
   
    如果明天 溶解成一团团浓雾
    你用梦编织着无声的夜晚
    最后一次
    眼角被清晨的钟声打湿
    无色的五星旗
    无色的护照扉页
    无色的嘴唇
    海浪淹没了五彩缤纷的呐喊
   
   
    就这样
    五十八段曾经灿烂的经历
    五十八串曾经精彩的片断
    五十八双曾经明亮的眼睛
    五十八颗呵 曾经热烈跳动过的年轻的心脏
    在轰鸣旋转的车轮间
    被无声地碾入历史
   
   
    多佛尔海峡卷走了你的姓名
    海浪腾空
    是母亲挣扎的白发
    捶打着远去的海岸
   
   
    你
    头枕潮湿的土地
    初夏缱倦沉重的车轮
    深深的
    嵌进黄色的河流
    你是破旧的脚踏车
    任哪一条路 都无法带你走到明天
   
   
    如果
    如果孩子荡起双浆
    如果风帆撑起夕阳
    如果姑娘的脸庞 催醒了冬天的驿站
    如果六月的阳光 描出了远方的曲线
    那么 请让雷鸣沉睡在这窒息的夜晚
   
   
    在香槟 葡萄酒交融的海岸
    你走了
    双手穿过坚硬的钢铁
    冰冷的躯体站立成五十八座雕像
    你走了
    奶头上飘逸出婴儿的乳香
    脸上贴着一封没有地址的信
    骄阳拒绝你的哭喊
    倾斜的城楼
    杳无一人的宫殿
    人海
    车流
    花丛
    旗杆
    走出一个个冗长的昨天
    你走了
    停在缀满黑夜的铁门前
    娇嫩的手掌
    无力地拍打远去的月亮
    黑皮肤 黑眼睛 黑头发
    紧紧的环绕着多佛尔海峡
    向东
    流 出 一 副 副 黑 色 的 花 环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2015年10月14日,在加拿大魁北克市举行的第81届国际笔会年会的“中国文学聚焦”上朗诵该诗。
(2015/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