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社會學泛談(18)]
平宽译室
·社會學泛談(30)
·社會學泛談(31)
·社會學泛談(32)
·社會學泛談(33)
·社會學泛談(34)
·社會學泛談(35)
·社會學泛談(36)
·社會學泛談(37)
·社會學泛談(38)
·社會學泛談(39)
·社會學泛談(40)
·社會學泛談(41)
·社會學泛談(42)
·社會學泛談(43)
·社會學泛談(44)
·社會學泛談(45)
·社會學泛談(46)
·社會學泛談(47)
·社會學泛談(48)
·社會學泛談(49)
·社會學泛談(50)
·社會學泛談(51)
·社會學泛談(52)
·社會學泛談(53)
·社會學泛談(54)
·社會學泛談(55)
·社會學泛談(56)
·社會學泛談(57)
·社會學泛談(58)
·社會學泛談(59)
·社會學泛談(60)
·社會學泛談(61)
·社會學泛談(62)
·社會學泛談(63)
·社會學泛談(64)
·社會學泛談(65)
·社會學泛談(66)
·社會學泛談(67)
·社會學泛談(68)
·社會學泛談(69)
·社會學泛談(70)
·社會學泛談(71)
·社會學泛談(72)
·社會學泛談(73)
·社會學泛談(74)
·社會學泛談(75)
·社會學泛談(76)
·社會學泛談(77)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268)-- 開羅會議的貴婦人
·社會學泛談(78)
·社會學泛談(79)
·社會學泛談(80)
·社會學泛談(81)
·社會學泛談(82)
·社會學泛談(83)
·社會學泛談(84)
·社會學泛談(85)
·社會學泛談(86)
·社會學泛談(87)
·社會學泛談(88)
·社會學泛談(89)
·社會學泛談(90)
·社會學泛談(91)
·社會學泛談(92)
·社會學泛談(93)
·社會學泛談(94)
·社會學泛談(95)
·社會學泛談(96)
·社會學泛談(97)
·社會學泛談(98)
·社會學泛談(99)
·社會學泛談(100)
·社會學泛談(101)
·社會學泛談(102)
·社會學泛談(103)
·社會學泛談(104)
·社會學泛談(105)
·社會學泛談(106)
·社會學泛談(107)
·社會學泛談(108--完)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5)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8)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9)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0)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5)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6)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8)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9)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0)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會學泛談(18)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Ken Roberts (利物浦大學社會學退休教授)

   科層主義是現代理性主義的代表,它把一個龐大組織内部的活動作出協調,以達到既定目標。在一個科層組織裏,工作被細分爲不同項目,每個項目被分派到不同辦公機關,這些機關被劃分為不同的層級,並有白紙黑字的文件規定它的工作。機關職員的聘任是基於他們的專業和技能,(附有資格證明)而非靠人事或捐官。而這些機關職員在履行職務時,要放下所有個人的利益。韋伯認爲以法律和理性為基礎的科層主義是一項社會發明,這個發明可以動員前所未有的力量。沒有人可以有足夠能力,做所有的東西。在一個組織中,可能沒有人知道每一件發生的事,然而從管理的角度看,特大型科層組織的工作是可以被協調起來以達到某個目的的。歐洲的帝皇曾經統治大片的土地和龐大的人口。羅馬和中國也曾建立規模巨大的帝國。韋伯的論點是科層制度比按照傳統行事的政權 – 那些其權力透過世襲制度和家庭式關係呈現的政權 -- 更加強大。

   對於韋伯來説,現代科層主義是一個問題,也是他爲什麽對歐洲的前途感到悲觀。他不能肯定民主選出然而屬於業餘玩票式的政治家,能否控制公務員系統,而非受後者所控制。科層主義這魔怪會不會膨脹到不受人類控制?當歐洲的政治家不能阻遏歐洲向著據説他們不情願的第一次世界大戰進發的時候,這個恐慌自然有增無已。

   爲什麽西方有宗教改革和以後的發展,而中國和印度沒有?韋伯也曾研究這些國家的宗教。他的結論是西方式的宗教改革只能發生在衍生自猶太教的西方宗教裏,因爲在猶太教教義中,上帝超然物外,但卻可以透過先知向人傳達意旨。這在印度教、佛教、道教和儒教根本不可能發生,雖然當西方帝國主義強行把這些硬塞給其屬土,或日本於明治維新(1868年)後自願遵從時,西方習俗也在這些國家被接受了。

   從當時所有的評論看,韋伯對歐洲的前途是非常悲觀的。這個悲觀並不全然是恐怕官僚機器落入了獨裁者的手。他不認爲社會主義是一個解決方法,這只不過是理性主義的一個延伸而已。韋伯周邊人們普遍感到失望,他對此是悲觀的。理性主義讓所有事物都可預測,這使生活缺乏趣味。人們被捆鎖在各種社會安排裏,有如関在鉄籠一樣。人們是安全的,沒有責任負擔,可是卻感覺沉悶!現代美國社會學家里澤爾 (George Ritzer) 認爲理性主義正在從政府和製造業擴展到消費和消費服務,他稱這爲麥當奴主義,因爲麥當奴快餐把消閒變得乏味。

   結論

   馬克思、涂爾幹、韋伯、滕尼斯和由芝加哥學派所開創的都市研究仍然是今天社會學課程所不可或缺的内容,因爲它們所標示的趨勢 – 資本主義的發展、勞動分工、都市化和理性主義 -- 都沒有逆轉或停下來,而是仍然向前。然而,1945年之後西方世界經驗一系列的新的轉變,這擴大了社會學的範圍。此外,1945年之後歐洲和美囯的社會學開始合流。歐洲的理論被紹介到美國去,而歐洲的社會學也接受和合併了美國(特別是芝加哥學派)的對當時社會狀況的詳細探究的做法。(18)

(2015/10/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