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书写战争与极权的两位诺奖女作家]
刘水文集
·朝鲜半岛准战争态势分析
·台湾将统治者关进监狱中国开天辟地第一次
·一寸自由一寸血——力虹早逝留下两个命题
·胡歐會上《我的祖國》在示弱
·血拆暴征是主权归党的产物
·以藝術反抗體制──黃香作品《拆》與《茉莉花開》述評
·殖民抑或文明输入?
·QQ与360比的是谁比谁更坏
·政治与情色交媾
·“警察国家”的国保
·政改画饼充饥有名无实
·没有大师的大学校园
·作为政治春药的标语口号
·言论自由与因言治罪
·官员为何不敢公开财产
·谁的香港特首
·维稳战争
·中国每天都是愚人节
·六四事件与知识分子
·陈光诚使馆避难说明了什么
·“六四”不该被遗忘
·中国历史上的伟大创举——乌坎模式初探
·阿克毛难题
·罪恶的户籍制度
·当集体幻化为意识形态
·暴力司法
·带血的审判:质疑昆明少女卖淫案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异议人士“剥权”追罚现象
·当自杀成为公民最后的“权利” ——评唐福珍和杨元元自杀事件
·李庄现象
·手机扫黄与言论自由
·胡锦涛微博引关注说明什么?
·“民工荒”是农民工用脚给城市投票
·推荐诺奖得主赫塔·米勒新作《安全局还在行动》
·八零后:被去政治化的一代
·总统坠机惨案背后的波兰
·新闻如何自由
·谷歌退守自由
·无业和流浪是基本公民权
·北京流动人口管控监狱化
·弑童案揭穿中国社会密码
·赵作海案:合法的作恶者
·探访富士康大本营
·“80后”眼里的文革
·朝鲜有个郑大世
·与大贪官胡长清一面之缘
·从米奇尼克对话看社会转型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邓案新闻通报无效
·当官员生殖器成为公器时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艾未未三博客被封
·权力正在强暴邓玉娇
·艾未未是一个良民
·流氓余秋雨
·支持工信部安装“绿坝”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逯军说了真话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书写战争与极权的两位诺奖女作家

   本届诺文奖得主斯维拉娜·阿列克谢耶维奇,让我想起2009年诺文奖得主赫塔·米勒。前者出生并成长于白俄罗斯、流亡巴黎十多年后回归家乡;后者32岁前生活在罗马尼亚德语区、后流亡并定居德国。

   她们的祖国都曾是社会主义国家,同属苏维埃社会主义帝国部分和附庸。她们共同书写二战和极权制度对生命的轻视与扭曲,包括作者自己遭受的限制和迫害。

   尽管前者走得更远更深,写作手法和体例也不尽相同。预想她的作品将能引起中文读者共鸣。

   赫塔·米勒获奖后,中国大陆多家出版社突击出版中文版。我在多家书店寻找,中文版翻译都很糟糕,仅有报刊登载的几部短篇译出了原作韵味——读这类与中国社会制度背景类似作品,从字里行间总能嗅出文字所能散发的相同的禁锢味道——我是说,在无能阅读德语原著的时候,这多少能够弥补对原著的缺憾。

   恕我孤陋寡闻,还没读过斯维拉娜作品。今天上午匆忙补课,读过一些书评和其几篇短文。她在闻讯获诺奖后呼吁“面对专制政权不要妥协”——这当可视为她的文学诉求和写作意义。她是记者出身,接受过严谨纪实写作训练;又是极权受害者、见证人和反抗者。她对战争和核难真相的追索,令人重新审视纪实文学在历史中的巨大建构力量。

   何其相似,这最令我着迷。

   斯维拉娜自称借鉴前辈口述史写作方法,索尔仁尼琴《古拉格群岛》也采用此法,但不在她的前辈此列。她对索氏的男性写作,似有异议。口述史其实就是记者专业的人物访谈。只忠实于事实真相,不带或甚少个人情绪,和不虚构煽情的纪实文学,最有力量。但在中国大陆永远是稀缺的,因此我们的文学和历史是恒久虚假的。

   莫言的虚构文学能获诺奖,不能不说是诺文委的失误,也是莫言对中国现实的回避与背叛。警惕文学对历史真实的虚构和美化,它对历史文化的戕害显而易见——人是历史文化与政治制度产品。瞒骗盛行,难见真话,说明我们的文化与制度出现严重问题。二位女作家所书写记录的,谁说不是我们的历史和现实。

   2015年10月9日

(2015/10/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