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拈花时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1)
·新闻并评论:马英九首度前往小林村探视 鞠躬致歉长达15秒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2)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3)
·美国公司甘冒损失诬陷中国机构?抑或反腐败不过是政治斗争的手段?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4)
·温家宝的表现比马英九好?荒谬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5)
·楼市开发商自曝商业贿赂已成行业真规则
·关于五毛言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6)
·中华新乱政-司法恐吓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7)
·中华新乱政2——选择性失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中华新乱政3——只宣传成绩,不负责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9)
·zt-那一天,妈妈被黑社会匪徒杀害了......(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0)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1)
·中华新乱政4-武装警察与黑社会的混合使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中华新乱政5-在国内抢钱,再到国外派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3)
·美国公布美国公司向中国国有企业行贿细节,相关公司拒绝承认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4)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5)
·zt-新疆乌鲁木齐数万民众游行要求区委书记下台,发生冲突至数人死亡
·姬鹏飞自杀真相披露,姬胜德保外就医
·文摘并评论:重庆高官涉黑多人落马 薄熙来或有政治图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6)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7)
·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8)
·你所不知的蒋介石(ZT)
·zt-李鵬家族新傳:父女信教,長子昇官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08年央企利润6961.8亿 上交石油暴利税1077亿
·《延安日记》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感谢法轮功
·也谈小中共六十年功绩
·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关于国庆“阿里郎”式庆典的讨论
·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ZT-邪恶的毛泽东
·薄熙来的“真心话”?抑或政治喊话?
·国家犯罪、执政党犯罪与政府犯罪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一)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二)
·聋子的耳朵与婊子的贞节牌坊-纪委检举网站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文摘并评论:中国1/3开发商只倒卖土地 从不盖房
·为贪污受贿保驾护航-文摘并评论:最高法副院长建议调整贪污贿赂罪起刑点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四)
·文摘并评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五)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六)
·中央直属企业的违法经营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七)
·新闻评述:三鹿破产 结石患儿获赔无望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八)
·重庆的文强同志将我党的反廉倡腐工作做到了极致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九)
·ZT-中共要将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中国局域网
·广电总局的功能是做道德法官?
·李荣融同志的逻辑思维能力
·国家寄生虫知多少
·国家蛀虫知多少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十)
·薄熙来是个弱智还是神经病?
·英媒:北京系统性地破坏哥本哈根协议
·什么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利益
·中共破坏哥本哈根会议的动机何在?
·ZT-零八宪章签署人: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致刘晓波
·中国二十年最黑暗的一天,中共之殇-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监禁
·zt-税赋全球第二,居民怎敢消费
·共产党官场浮世绘-县机关抓空了
·中国政府今年要花一千亿买公车,去年花了八百亿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最终篇)
·新年第一帖:哈哈哈(注意看音译)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温家宝其人其事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党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过不存在特供吗?中央军委这是在做什么?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四)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五)
·新闻文摘并评论:中移动称转发“黄段子”短信功能将被停
·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略等于地痞流氓与谷歌的也许离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第一节 社会组织概论
   
   
      
     具有独立于国家权力的法律人格的社会组织,是民主共和政治的标志。

   
     一、 社会组织的分类
   
     生命是社会性存在。社会性的表现之一,就在于生命活动在相当程度上是以各种关系原则形成的组织体系的活动。人类的组织除了国家权力体系之外,还包括性质不同的各种社会组织。这些社会组织主要有经济组织,文化性、精神性组织,权利组织和政治性组织。
   
     经济组织是以财富的积累和增值为活动原则的法人;文化性、精神性组织是不以追求世俗的利益为目标,而从心灵中寻找幸福感的团体;权利组织是特定利益阶层为申明和维护其权利的社团;政治性社会组织是以确立政治秩序,执掌政权为目的的党派。
   
     二、 国家权力与社会组织的关系
   
     国家权力是生命创造的唯一一种具有法律所确认的暴力性强制力的政治组织,是具有普遍效力的社会秩序;社会成员的所有活动都会受到这种秩序的约束。社会组织就是一种基本的社会活动方式,所以,国家权力的性质直接决定着社会组织是否能够存在,以及存在的性质。
   
     从原则上讲,社会组织应当是公民权利运用的结果,因此,公民权利的概念得到法律的确认,乃是社会组织存在的前提,同时,国家权力只有以普遍的公民权利,而不是以特权集团的意志为根据,社会组织才能够具有独立国家权力体系,而不是依附于国家权力的人格。专制政治以绝对的专断的国家权力和社会生活的全面政治化为特征,因此,专制政治背景中不可能产生具有独立人格的社会组织。
   
     传统的专制政治往往还保留着某种粗鲁的坦率性。它明确地否定公民权利的概念,而以国家权力为社会的唯一主体。在这种状况下,有的社会组织就不可能形成,凡是形成的社会组织也都只是独占国家权力的特权集团的附庸。
   
     由于对公民权利概念的否定,权利性组织完全丧失了合法存在的条件。那些在专制政治下最受摧残的阶层,在特定条件下往往形成法律之外的政治集团,并以摧毁现存政治秩序,夺取国家权力作为政治目标。但是,这种政治集团是以特殊阶层的利益,而不是以全社会和民族整体的利益建立政治原则的,所以,它不可能产生共和精神。而不以共和精神为原则的政治胜利,只能造就以特殊利益集团为国家权力意志的专制政治。这正是数千年中中华民族的血虽然曾经一次又一次将历史染成腥红的枫叶,但是,命运之路却总在专制政治的迷雾深处蜿蜒的原因之一。
   
     文化性、精神性的组织以真理为目标,而真理又以思想自由的权利为前提。专制政治否定了思想自由的权利,也就否定了文化性组织创造真理的能力,并使其成为专制政治合理性的辩护士。
   
     由于专制政治造成的社会生活全面政治化的状态,经济组织不可能具有独立于国家权力的地位,经济活动也不能按照其本性运行,而必须服从专制政治的目标。因此,经济组织只能为专制政治构造物质基础,而不能在其本来应有的意义上成为促进经济发展和普遍幸福的力量。
   
     在传统的专制政治中,政治性社会组织除了法律之外的存在,就没有存在的可能性,因为,按照极权的原则,一切法律之内的政治性组织都是与国家权力机构绝对同一的。而文化性、精神性组织,也只有成为特权集团控制社会成员心灵的精神力量,才可能具有合法性。
   
     近、现代的专制政治,不仅继承了传统专制政治的全部遗产,而且成为专制政治的一种充分发育的成熟形态。这种成熟性就表现为前所未有的伪善性和对社会控制的血腥的有效性。
   
     社会组织是公民权利的结果。只有公民权利成为人文世界的真实的基础,社会组织才能具有独立的人格。近、现代专制政治一方面在法律的宣告上承认公民权利,另一方面又在实际生活中剥夺了这些权利。专制政治用妓女般甜蜜的嘴给予人们的,又用铁的手腕完全收回了,这是专制政治的伪善之处。公民权利一旦成为虚假时,各种社会组织当然也就丧失了独立的人格,成为开放在专制政治地狱之树上的花朵。然而,那是伪善的政治中盛开的丑陋的花--丧失了自由的社会是可悲的,丧失了真实性的社会,就不仅可悲,而且令人厌恶。
   
     三、具有独立人格的社会组织作用的原则性讨论
   
     生命是政治动物,但并不仅仅是政治动物。生命对政治的需要只在于确定社会行为秩序,并以这种秩序作为生命竞争的公正规则。因此,国家权力的范围应当以确立社会行为秩序为限度。超出了这个限度,国家权力就异化为反生命的力量。然而,国家权力超出这个限度却是经常出现的现象。
   
     为了使国家权力处于保持其合理性的限度之内,具有独立人格的社会组织是不可缺少的因素。虽然每种社会组织都有自己的目标,但是,各种具有独立人格的社会组织,从整体上体现了生命的主体性,体现了生命活动的丰盈多姿的意境,体现了生命要求的多样性。社会组织的独立于国家权力的人格,是公民权利真实性的象征,是国家权力受到公民权利制约的象征,是生命的主体意识普遍增强的象征。而生命主体意识的普遍增强,乃是民主共和政治的精神基础。社会组织活动的范围的扩展,就意味着国家权力活动范围的缩小,意味着公民权利的合理自主性的强化。一种小范围的政治权力和空间广阔的社会活动的状态,正是民主共和政治的要求。
   
     专制政治以社会生活的全面政治化作为其生命的根据。社会生活的全面政治化,就是生命活动完全被纳入专制政治秩序的状态。政治以权力为目标,当生命活动以权力为唯一的目标时,就必然以权力的异化为补充。专制政治只有以异化的权力压抑生命对自由和正义的要求,才能实现独占国家权力的特权集团的利益,而这种压抑的表现之一,就是否定社会组织的主体资格,从而使国家权力成为唯一的社会主体。因此,社会组织是否具有独立的法律人格,也就成为判断政治是否具有专制性的标准之一。
   
   
   
   
   第二节  文化性、精神性组织和权利组织
   
   
     一、 文化性、精神性组织的根据
   
     任何一次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社会飞跃,都无不以对生命意义的再认识作为精神的起点和归宿。尽管理性对生命的理解已经进展到遗传基因的领域,但是,生命的意义仍然是需要反复思索的艰难课题。
   
     物欲的满足并不能完全实现生命对幸福的要求。生活资料丰富了,精神空虚的阴影却往往更加沉重。生命的本质是高于自然的精神意境的存在,因此,幸福不仅在于本能的满足,物性的享乐,更在于精神的充盈和宁静。
   
     文化性、精神行组织就是超越物性之上,而从心灵中寻找幸福源泉的团体。它体现了生命的本体性的需要,体现了生命的精神性,体现了生命高于物性的神圣感。各种宗教组织就是典型的文化性、精神性组织。
   
     在由人性的善与恶交织在一起构成的社会中,精神组织是一片追求至善的净土;在激烈的生命竞争中,精神组织是一片宁静的绿州。精神组织通过净化人性来净化社会生活,并使生命竞争高于善性,体现人性。尽管纯然的洁净永远不可能最终实现,但是,人性只有在对善的不懈追求中,才能免于堕落为绝对的恶。
   
     在作为善的体现这一点上,文化性、精神性组织与民主共和性的国家权力有相似之处,但是,精神组织只能依靠信念的魅力来体现善,国家权力却要靠坚硬的秩序来抑制恶。在国家权力特权集团私利化的状态下,即专制政治的状态下,坚守其至善的精神原则的精神组织,一定在根本的价值观念上,与国家权力相对立。虽然精神组织因其形而上的品质不能创造政治法律理想,但是,它却能以人性之善的精神美色对专制政治做出否定。
   
     二、 独立于国家权力是文化性、精神性组织保持善的品质的根本条件
   
     生命是自由的,生命因精神而自由。思想自由,信仰自由是精神自由的标志。
   
     国家权力不是信仰,而是秩序。国家权力合理性的基础之一,就在于它必须成为维护精神自由的强制力。即使是以民主共和精神为根据的国家权力,也不是信仰,而是以维护精神自由为其天职的政治法律规则。
   
     在冷冰冰的理性世界中处于孤独地位的人类,为了给情感寻找精神归宿;在低庸的物性世界中不能满足幸福感的人类,为了给心灵寻找精神的神圣感,才创造了文化性、精神性的社会组织。精神的第一要求并不是真理,而是自由。因为,真理只是精神自由之子。
   
     秩序必须具有强制性,必须靠强制性维护;信仰则不能强制,而必须靠其精神的魅力赢得生存的资格。对精神的强制乃是最大的罪恶,精神不自由是最深刻的生命悲剧,信仰不自由的时代是最堕落的历史。因此,国家权力一旦表现出压抑文化性、精神性社会组织的特性,那么,这样的国家权力必定是罪恶的源泉,必定是生命悲剧的编导,必定是使社会走向堕落的力量。
   
     从另一角度来看,如果文化性、精神性社会组织与国家权力体系结合在一起,如果某种特定的信仰成为国家意志的灵魂,文化性、精神性社会组织也就立刻失去了自由的品质,失去了人性之善的品质。在这种状态下,信仰因为国家权力的强制性而成为一种专断的精神,国家权力又以其政治强制性迫使某种信仰成为束缚人类心灵的精神强制力。丧失了自由精神的国家权力必定是专制政治,丧失了独立人格的精神信仰必定是专制政治秩序的奴仆。在这样的文化性、精神性组织中,生命能够寻找到的,决不会是精神的慰籍,而只会是血迹斑驳的精神枷锁。
   
     三、 权利性社会组织的根据
   
     正如同民主共和的政治秩序需要公民权利来确认和维护一样,公民权利也需要持续的公民权利活动来维护。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一劳永逸的社会正义。权利性组织就是不同的社会阶层,不同利益集团为了申明和维护其合乎共和精神的特殊利益和意志要求而形成的社会组织。工会,农民协会等组织就是典型的权利性社会组织。
   
     权利性社会组织以对公民权利的具有实效性的法律确认为前提,所以,它只是民主共和政治中的概念。专制政治原则是权利与权力合一的秩序,因此,专制政治在否定了公民权利的同时,也就否定了权利性组织存在的前提。
   
     权利性社会组织以独立于国家权力的法律地位作为其发挥特定社会作用的条件。公民权利的真实取决于它成为国家权力的真正根据;权利组织的真实性取决于它具有真正独立的法律人格。由于专制政治只以国家权力为社会的唯一具有独立法律人格的主体,因此,现代专制政治下的各种所谓社会组织,只不过是专制政治伪善性的组成部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