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趙氏牛肉”與“秦氏羊肉”]
橘绛轩
·房產泡沫開始爆裂
·中共誤判文貴
·農夫與蛇
·雙十
·
·功成身退歸隱
·兲朝實乃邪魔大盜
·國家政權傾盡盜國之力
·明火執仗踐踏人權真正作死
·中共無法無道無義無恥統治中國
·十月十八盯人民幣兌美元離岸盤有感
·沙特名記卡舒吉被沙特特工于領館中殘殺
·民眾貧富懸殊根源乃中共邪惡本
·串燒中美貿易戰人民日報之發文標題匯總
·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被憂鬱跳樓死
·奉勸中共體製内盗國贼的眾帮兇
·中國原子彈研製成功之秘訣
·壹民弱民疲民辱民貧民
·羅馬並非一日建成
·此句百聽不饜
·陽痿因由
·作空
·兌現承諾
·感謝日本援助
·要麼移民要麼自殺
·中共其實害怕文貴不已
·有問中共官場緣何自殺成風
·落後國撒幣文明國撒野自國撒謊
·郭文貴乃中國近現代史屈指可數英傑
·世界最長跨海澳珠港橋九年建成幾乎無用
·美國康奈爾大學暫停與中國人民大學學術交流
·聯邦調查局長表示中國乃美國反間諜頭號
·孔慶
·中國外債占外儲余額百分之六十
·國家級之謀殺國際級之犯罪
·無時不刻你都在被監視
·奇葩國度盛開奇葩
·民財國產黨產
·中期選舉
·自由
·一夜之間
·非法赴美生娃
·海外國人生態素描
·中國大陸百姓貧困眞相
·美國叛國賊聯手中國盗國賊
·白宮對華爾街親共大亨嚴厲警告
·嚴厲限制嚴厲審查嚴防死守蘇聯覆亡
·數百萬企業倒閉大規模失業竟称回鄉創業
·郭讓世界形成對邪共新的共識并形成反共聯盟
·這一句温暖的話語令人心潮起伏淚流滿面
·一带一路就是一條縮頸带一條不歸路
·寫在王健死與海航真相發佈會前
·郭文貴新聞發佈會圓滿成功
·最後機會就是結束中共
·中共自知是個壞種
·中國台湾大選
·絕不低頭
·問答
·勝券在握
·宣傳適得其反
·斷後行動即將展開
·勝人先勝己律己寬以人
·谷歌雇員聯名反對蜻蜓計畫
·環顧四處天下多國俱為中共敵人
·美各路沉默力量粉墨登場為中共洗地
·美加州斯坦福大學華裔科學家張首晟跳樓
·孟晚舟到底是哪國公民希望有關部門盡快披露
·郭文貴爆料徹底顛覆了中國老百姓的常識
·中國之經濟被中共利用為其惡行護航
·潘多拉魔盒開啟之時的世間亂象
·請戰友們緊盯海航王健之死
·張首晟乃中共王牌間諜
·財大氣粗一毛不拔
·靜待開棺驗屍
·喜馬拉雅
·挺郭
·驚濤駭浪
·罗杰斯通道歉
·天網恢恢依法滅共
·美國之音不恰當的報導
·海航將成為全世界最大醜聞
·卻原來華為靠偷竊美國技術起家
·非常幸運知道自身活在什麼背景之中
·它們打著人民的旗號劫持了國家為禍蒼生
·馬健的無期徒刑證明幻想和等待比死亡更可怕
·與文貴先生及寰球參與爆料革命戰友共勉
·九十一號文件將適時在各國遍地開花
·
·臺灣人民絕不接受一國兩制
·文貴寄語中共回頭是岸
·央行降準內貶外升
·百年轉型試驗
·外郭內崔
·瘟疫
·轉型試驗
·夢國宇宙之首
·川普大叔敢做敢為
·華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中國孝子一審被中共判死刑
·中共之號稱七十四國家免签是假
·海航所有之資產悉數來源於銀行貸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趙氏牛肉”與“秦氏羊肉”

   朋友,看了文章標題可千萬別誤會,我是賣醫療保險的,不是開清真餐館的,在此想向您介紹我的兩位“芳”鄰。

   

   趙與我同庚,只是比我略小幾個月,故大膽地稱他為小趙,顯擺我是大姐大。女兒悠然年幼時推她上街瞎逛,曾經屢屢在街上看到小趙,雙手交叉抱著他的女兒,在長長的小道上來回遛達,且樂此不疲。心下納悶:怎麼不推車呢?來來回回地走,多累呀!有一次細聊起來,方知他女兒只長悠然三個月,也是在位於悉尼南區的聖喬治醫院生的,而且我們還是“同學”呢------都曾在同一個產前班接受初次為人父母的培訓。他女兒那時已開口講話:“爸爸拿拿,爸爸拿拿”地指著街邊樹上的花,把個小身子扭來扭去地,想叫他去給摘朵花玩。摘完花後又想撿草,撿完草後又要拿小石子,撿完小石子後又要摘花……小趙被女兒命令得團團轉,轉團團,臉上卻從未露出過絲毫的不悅!那份對孩子的耐心與呵護,讓我這個做母親的都汗顏!

   

   五年前,住在對門從南美移民來澳的鄰居賣房子,廣告打出去之後,前來看房的人絡繹不絕。我與先生猜想,誰能成為那裝修一新的三室一廳的新主人呢?可巧,人群中一眼就看見了小趙夫妻倆。小趙詳細地向我們詢問了諸如“在哪里辦的貸款”,“為何選擇此處”,“樓層戶型如何”,“既往與當前的市場價格怎樣”等等問題。在得知我們是前前後後用了近六個月時間,反復比較選擇才最終買下現住的兩室一廳時,小趙大腿一拍:“就是它了,買定!”小趙的媳婦當時似乎還表示出再四處看看的意思,“不用看啦!人家兩口子看了六個月,等於替咱們看好了!”那叫一個痛快,那叫一個直爽!就這樣,從隔著一條街時常遇到的“同學”熟臉兒,變成了每日相見的鄰居。

   

   小趙身高人細,但聲音洪亮,中氣十足,一聽就知道練過功夫。果不其然,他年少體弱,拜師學藝練過幾年拳腳。大學畢業後,仍在工作單位刻苦學習英語。被領導發現,以為他想考研。誰知幾經周折,竟然飛到南半球的澳洲留學。留學之中勤力吃苦,留學之後轉成移民。小趙娶妻性格沉靜,端莊賢慧,生女皮膚白皙,聰明有禮。成為鄰居後來往之多,容不下我在這裏贅述——你送我接照顧孩子,借蔥濟蒜互幫互助;遇有緊急齊心協力,年節假日郊遊外出。兩家的女兒既是同班同學,又一起跳舞一起學中文。有時下學接了寶貝們去逛商場,客戶見到我問:“原來你有兩個漂亮女兒啊?”我總是會心一笑:“高點兒的是大妞兒,矮點兒的是小丫兒!”

   

   小趙雖然人微言輕身處南洲,卻仍然丈夫雄心胸懷天下。週末他來家裏串門兒,一口一個“夥計長,夥計短”的,有時聊到興致高昂,捋起褲腿兒,指點江山,抨擊時弊,家事國事,慷慨陳詞,處處有山東大漢的豪爽。要不是播報的電視新聞裏繼續使用著的官方英語提醒我,我簡直分不清到底自己身在哪里。真正是:有朋自對門來,不亦樂乎!

   

   三年後小趙樓下居住的樓長GARRY退休移居出售房子,大看板子釘在樓外。我們與小趙夫婦開始嘀咕,不知這次是誰將要搬進來?估計十有八九是華人!及至“SOLD”的標誌醒目地橫臥在看板子上,兩家碰面時相對一笑,等待著謎底的揭曉。

   

   某日下午接孩子下課回家,一如既往地在樓外陪她們練習跳繩,看見個一米八幾的大個子從樓裏走出來,一身運動服,帶著防曬眼鏡,體魄健壯,魁梧有力。開始準備慢跑的他瞅見我們在路邊跳繩,打量幾眼,一笑:“你跳繩挺有水準,一看就是練過!”我還正在喘氣:“好久不跳了,跳不動了。只是給孩子們示範一下。”他安慰我們說:“得多練,慢慢來,練多了就會好的。”“您是------”我拖著長音兒,“我是新搬來的,姓秦。”哈哈,小趙與我們兩家都猜對啦!

   

   秦年長我兩歲,故謙虛地稱他為老秦。他上班早,下班也早,有一份收入穩定,業餘時間充裕的好工作。老秦站如松,走如風。每天都在堅持鍛煉身體。他常常陪著放學後的正上中學的女兒繞著樓外的步行小徑慢跑,每每與正在練習跳繩的我們相遇,微笑招手,相互鼓勵。秦的太太明眸皓齒,做得一手好菜;秦的女兒聰慧文靜,彈得一手好古箏。自從樓上的鋼琴老師移居香港之後,樓裏難再聽到悅耳的音樂之聲。飛珠濺玉般的叮咚聲在夕陽西下夜幕降臨的漸漸寂靜中緩緩響起,讓人忍不住閑吟清唱,和韻起舞。

   

   老秦是個戲迷。京胡板胡一拉,鑼鼓缽子一響,什麼節目都不看了,就好這一曲皮黃!我們出生並成長的那個年代,是割斷中華文明血脈,拋卻禮義廉恥,忤逆祖先父母,在每個人的心靈深處打上透骨的階級烙印,在每個人的細胞血液裏注入人性泯滅之劇毒的“文化大革命”的年代,僅僅從批判稿中知道《四郎探母》,《鎖麟囊》,《霸王別姬》,《牡丹亭》,《群英會》和《二進宮》等等這樣的所謂“毒草”老戲。能白能唱的全是現代樣板戲——“站在高坡上,臉上放紅光;女人沒丈夫,男人無婆娘。”八出樣板戲老秦他幾乎都能唱,個別的甚至能唱整出。我也愛聽戲,昆亂不擋,地方薈萃。只可惜這麼多年,戲曲知音少的可憐,數來數去,只有大學時代的小甯同學和如今的老秦。先生揶揄地笑我說:“別為戲曲的沒落哀歎了,四十多年裏不過就遇上倆知音!”

   

   老秦兩口子夫唱婦隨,一同陽臺飲茶賞月------經常看見他們架起燒烤爐子,喝著小酒,怡然自得地享受著海鮮美食,秦家飲食結構很是健康,計有東北大拉皮兒,東北烤地瓜,東北玉米餅,東北棒碴粥;一同外出購物------兩人挑來選去沒看中市面上的款式,買來工具,木板,油漆,自己做傢俱:大書架,儲物櫃,甚至睡床。自己設計,自己組裝,自己打磨,自己調色,自己刷漆。既省錢有經濟,還平添了一份“自力更生”的生活情趣!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老秦一頭齊刷刷的板寸,竟然也是自己剃出來的——左手拿著面鏡子,右手直上直下地理髮,然後換手,真牛!先生好奇之際,也前去刨根問底,回家練了兩三次,竟也成功啦!嘿,太好了,從那以後再也不需要我穿上OVERROLL(連體工作服)在陽臺充當理髮師了,又省了一個人工。

   

   小趙善做燉牛肉,不知道用了什麼偏方作料,中火慢煨,滋味獨到,我管它叫“趙氏牛肉”。有一次兒子嫌我做的醬牛肉不好吃,跑出去拍小趙的門:“趙叔叔,我要吃你做的趙氏牛肉!”雅號就此傳開。老秦善做烤羊肉,自製的籤子,自穿的羊腿,鮮嫩味美,燒烤時必不可少。女兒順著我的原創,填上了“秦氏羊肉”別號。搭配先生的拿手涼拌菜和我的水果沙拉,一頓營養豐富的聚餐,配上朝夕相處的情義,吃得有滋有味!

   

   細思量我們都是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後的新移民,在母國的工作經驗豐富,社會閱歷匪淺,抵澳時沒有當年那批留學生的經濟拮据,也不須承受沒有身份,卻又要為生存四處奔波的別樣壓力,且都學有所長,用有所專,工作穩定,家庭和睦。再加上北方人大抵都是直腸子,端起大碗喝酒,提起筷子吃肉。推杯換盞,那叫一個親切開懷!飲到酣暢淋漓處,都會慨歎:彼此有緣能穿越茫茫人海在悉尼相聚!

   

   兒女大了,兩室一廳的房子開始有“爆棚”的趨勢,先生和我開始在網上尋找合適的新居。八字還沒有畫出一撇,我就開始發愁,誰能保證新居附近能有“趙氏牛肉”和“秦氏羊肉”這樣的投緣鄰居呢?

   

   唉!

(2015/10/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