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俺不隨“俗”]
橘绛轩
·京都印象
·箱根
·橫濱風呂
·君錢如今在否
·祉園八阪社金閣寺
·周有光言從世界看中國
·文贵警醒了懵圈儿的美国人
·秘密帝國披露趙小蘭家人的企業
·印在日元上的人物沒有一個偉大領袖
·斷掉全世界輸送給中共的財路華爾街已醒
·高喊打倒共產黨廿二萬八港人遊行反逃犯條例
·叁弟拜訪長兄在貳哥原有的地盤上結果麽也沒撈著
·郭文貴與龔小夏五四直播揭開了斷播門的黑幕
·再怎麼垂死掙扎也無濟於事共產黨完蛋了
·擊節拊掌郭文貴五月十日的這段直播
·孟建柱私生子劉特佐被正式起訴
·人民靜觀共產黨如何被打死
·美中貿易談判滑稽而終
·盗国贼的傀儡官员
·否決中移入美
·文貴感言
·數據
·華為敗訴
·黎明即將來臨
·人類歷史貪腐紀錄
·文貴功夫身手國際一流
·華為是蒙紗的共党間諜機構
·脑力激荡班農是中国人民之好友
·莫里森率领的自由党神奇赢得澳大选
·迄今為止郭文貴是影響力最大的反共華人
·為何到法國殺王健絕不能讓黨內人員調查其死
·盜國賊白手套馬雲说不想死在办公室要死在沙滩上
·法國王健獵殺團與潛入川普莊園之剌客團並案
·陶駟駒林強徐永耀乃抓張子強幕後操縱者
·屈臣氏的真正背後之股
·中美關係如何發展的決定性較量
·此次中共尚未出手就已完敗
·惡貫滿盈的中共何處逃
·被推上前臺的劉欣
·歐洲終於醒來
·喪鐘敲響
·備胎
·土共招數
·美最大的盟友
·中美難免南海一戰
·華為最彈力任正非語錄
·劉欣鮮明聲称她非共產黨員
·中共經貿磋商白皮書徹底撕破臉
·香港一百萬人上街遊行抵制送中惡法
·這幾天有大量的華為內部員工開始爆料了
·美開始要求赴美簽證申請人提交社交媒體帳號
·解答為什麼香港人的骨氣和勇氣都遠遠地勝過大陸
·中國第一大糧食集團糧食的資產價值竟然為零
·英國最新報導為何香港人強烈反對送中法
·共產黨與極恐怖組織塔利班沆瀣一氣
·環球滅共乃是全人類的頭等大事
·中共乃是全球恐怖組織老大
·發紅通的首先被紅通了
·香港人民創造奇跡
·最搞笑的提醒
·依法治國
·倒戈
·殺雞駭猴
·誰是真正兇手
·塔利班進了中南海
·紅朝絕不允許天下妄議
·中共再想蒙混過關絕無可能
·郭文貴打贏了這場夏業良誹謗案
·警官腕上手錶的時間出賣了香港警方
·日本政府於網站上公示大阪廿國峰會費用
·中共惡黨乃是世界戰亂與恐怖襲擊事件的亂源
·中共官派民運伪类試圖用煽動欺騙謊言愚弄全世界
·糟蹋幼女的淫魔最高院副院長發明嫖宿幼女罪
·做個中國人之前應該先挺直腰杆做一個人
·大陸同胞為什麼來香港買奶粉打疫苗
·大陸網友的智慧爆棚推特是甚麼
·有槍有權無槍無權真實區別
·中國這個國不是人民的
·三峽大壩防洪標準
·中共就想碰瓷
·辭職與否
·鋼刷
·贊何韻詩
·開戰毫無疑問
·扣扣英雄一路走好
·澳大規模聯合軍事演習
·陸慷即將卸任外交部發言人
·北京要對踐踏人權世紀污點負責
·爆料革命多面進攻等待歐美法律行動
·致美國總統公開信打敗中共壓制全球野心
·有種的香港人全球的正義力量已經被你們喚醒
·六四劊子手北京屠夫李月月鳥嗝兒屁著涼大海塘了
·文貴爆料革命已經進入環球共同滅共的新時代
·中共價值觀與普世價值傳統文化格格不入
·霍頓懷疑孫楊服用興奮劑拒頒獎合影
·吳徵你知道你老婆楊瀾踩我腳吗
·中共政府只代表盜國賊集團
·離開祖國她是世界冠軍
·郭文貴大戰假新聞
·香港歷史首次
·川普加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俺不隨“俗”

   故鄉於我的記憶是篤篤實實的板上釘釘,不可更改。

   

   爺爺家就坐落在西單電報大樓後面胡同的四合院裏,準時響起的報時鐘聲,在沁滿槐花的氤氳裏,在金魚搖曳的舞姿中,與大槐樹上的鳴蟬相互應和,在我童稚的腦海裏清晰又輕快地彈著小奏鳴曲。

   

   鴻賓樓的宴席,又一順的炸糕,高臺階的糖油餅,迎春餃子店的水餃,慶豐包子鋪的蒸包,儘管從崇州到北京千里迢迢的奔波往返不是年年都有,但是足以讓好奇且饞嘴的我被鄉土的味道包裹得密密匝匝。瞪著一雙驚奇眼睛的我,逛街時分拉著父母的小手竟然會不知不覺地換到了陌生人的手上……

   

   以每年消失五百條胡同為基建速度發展的新北京,已經沒了年少時我所熟悉的那份京腔京韻。無論是乘坐公交汽車,還是搭乘出租轎車,從或打開或關閉的車窗望出去,我試圖最大限度地睜大眼睛,以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視角去審視這座曾經的帝王之府,現今的國際都市,試圖找到她的文化底蘊,卻越來越多地發現,北京像極了第二故鄉澳洲的墨爾本,以她的相容包並,塑造著多元的新景致。

   

    拿著老爸準備好的公交一卡通,仰仗著自己還能說地道的北京話,剛剛到家的我,沒有休息,就直奔北京圖書大廈。望著月臺上根本就不復熟悉的公車線路,九條不同行車線路的說明都歸在一處,伸著脖子看了兩遍,也沒有弄清楚到底應該乘哪路汽車。不願意再看下去的我打算走個捷徑,張開嘴問路。小心翼翼的觀察了一大圈,才發現身邊二十幾個候車的人裏,天南地北的都有。精心地挑了一個最接近北京人樣貌的小夥子,我提出了問題,用字正腔圓的普通話,去圖書大廈坐幾路車啊?小夥子挑著眉毛仔細打量著我,帶著天津口音回答說,“嘛耶,不是開玩笑吧,你是個北京人都不知道,還反問我?”張口結舌的我,著實不曉得該說什麼,順嘴就是“Sorry”,然後馬上知道露餡了,支起了脖子,仔細研究站牌,不再出聲……

   

    來車了,大抵是去往圖書大廈的方向,我跳了上去,舉著公交卡晃著,連刷了三次都沒聽見刷卡成功的“滴答”聲響。“靠近點,貼上去,嘿嘿,你快點行不行,怎麼著,你沒用過呀。喂,說你呢,會不會呀,動作快著點兒。”售票員訓斥我的單口相聲結束在嘀嘀兩聲響動裏——是位穿著既休閒又得體的男士替我把卡貼在了自動刷卡機上。四目相對,我不好意思的笑著,悄聲地說著謝謝。一眼瞥見他隨身挎著的皮包,很是別致,如果沒有認錯,應該是袋鼠皮的。我友好地再笑,試探著打開話題:“我在悉尼,您是在?”男士看我的眼神馬上從舉手之勞不用客氣變成了他鄉遇故知,也笑了,“我住阿德萊德。”

   

   山南海北地聊著,再一次被售票員的道地京腔打斷:“XXX站到了啦,有在XXX站下車的乘客往外走,請您打開票,請您刷卡。哎,中間門口兒站著的那位,您讓讓,不下車的往裏走,往裏走走啊,下車的往外換。還有,說你呢,聽見沒有,那個女的,黃衣服,披肩髮提著兩個包的那位,您倒是起來呀,提醒你了啊,XXX站到了啊,趕快下車……”我突然怔住了,地鐵線路都排到十四號了,近千條公交線四通八達十分方便,北京的四九城早已經不是當年的含義,但是公交售票員的行業術語卻依然沒有多大變化。看著售票員在汽車重新起步後歸回原座低頭認真的數著一打打的紙幣,每十張一摞,仔細碼好,抽出一張橫著疊好,十元一疊,又一疊,再一疊……除了面額從當年的一角錢演變為今天的一元錢以外,我覺得故鄉的時空就在此時此刻凝固住了。

   

    到站了。我站在過街天橋上,放眼望去,想從鱗次櫛比的樓群之中找出當年的又一順,慶豐包子鋪,迎春餃子店,桂香村南味點心店,西單菜市場,西單商場,西單浴室,少年兒童書店……結果找到的只是交錯疊映在既往的方位和印象,還有思舊的心潮翻湧,以及歸鄉的珠淚盈眶……九月正午的驕陽,曬得我出了一身大汗,心底裏是雜陳五味的甜咸酸麻辣湯。

   

    有幾張字畫需要裝裱,還想再刻兩枚新的名章。返鄉的匆匆而來促促而往,讓我根本沒有時間和耐心在家中數十個紙箱子裏去找當年玩篆刻的那些工具和家什,於是想都沒有想,拔腳就去了琉璃廠。母親特意叮囑我,多問幾家價錢,小心上當!

   

   琉璃廠於我並不陌生,去國離鄉之前,時不時的和一道酒肉朋友來此飲茶聊天,以去去腸胃裏的油膩和商場上的市儈之氣。如今的它,似乎沒有多大改變,就連那座茶樓,也還是任憑風吹雨打,我自巋然不動的依然風采。

   

   嫁給山西籍先生的我,好歹也被他薰陶了這麼多年,所以精打細算的民俗,省吃儉用的傳統,既往票號錢莊的大戶外加輩出財政部長的人情風土,總算是把我這個有錢就花,從不理財的北京媳婦調理過來了。我來來去去走了兩趟,支起耳朵聽行價,挑順眼的人搭話。整條街除了胡同深處的小門臉兒裏還能響起字正腔圓的京聲韻響,滿大街竟然早已被端硯徽墨湖筆宣紙的廠家代理佔領,喜愛越劇滬劇的我能毫不費力的聽懂上海話,卻在這一片南音的此起彼伏中失落。間或還有穿金戴銀身著民族服飾的藏人,手裏拈著一塊,袖裏又攜著一塊穿著彩結的羊脂玉望著晃著,晃著望著,無聲的走過。

   

    最終駐足在一家小店門口,店外沒有人聊天,店內也沒有人看店,我細細地打量著,直覺告訴我:就是它了。鄰居走過來向我說道,店主去吃飯,一會兒就回來。主人是一位誠正又樸實的老者,眼睛裏閃著城市裏熙熙攘攘名來利往中很少見的清澈之光。講價的時候,因為有事先的準備,我只聽他說,一板一眼的解釋裏,有十分熟悉的另一種鄉音,很是想問一句的我挑了一下眉,按捺住了,談妥了價錢,約好過兩日來取。

   

   交付押金之前老者遞給我一張名片,別致的抬頭是“晉北篆刻人”,我沒有再按捺,直接帶著耳濡目染練就的先生老家那裏的鄉音發問,老者的家在山西應縣——應縣有全世界最大的木塔,我去過三次,最近的二零一三年還在那裏喝過涼粉。這世界真是太小了!我沒有照著規矩先交一半押金,而是直接就付全款了,為的是那一份敢於離鄉背井闖蕩京城的勇氣,在他這把子年齡;也為試試人與人之間萍水相逢時相互間的那份信任,憑藉著被自稱為“土話”的晉北鄉音。

   

   再去的那天下午,琉璃廠竟然也堵車,勉勉強強能通過小汽車的街道裏,因為有雙向行駛的車輛互不相讓而僵持在了街巷。幸虧我是步行去的,三讓兩繞,就到了店主的門臉前面。老者早就已經準備好,見我來了,一臉微笑地向我展示著他的作品,自信的臉上寫滿了一位民間藝術家的自豪!

   

(2015/10/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