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究竟路在何方?]
匣子说话
·〖喻世明言〗之三:鲁迅的悲哀
·〖喻世明言〗之四:愚不可及的“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喻世明言〗之六:“‘六四’屠城”与“‘八九’民运”
·〖喻世明言〗之七: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喻世明言〗之八:诺贝尔挑战毛共“猪权观”
·〖喻世明言〗之九:温家宝的“单口相声”与“盛世危言”
·〖文告〗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文告〗 铲除共产魔教
·《一万个“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生命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生物?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
·〖你知道吗〗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是“人之初性本恶”呢,还是“人之初性本善”?
·〖你知道吗〗何谓“万有私力”?
·〖你知道吗〗“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有何关系?
·〖你知道吗〗人类是怎样产生的?
·〖你知道吗〗生物多样性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打吊针是怎么回事?
·〖公开信〗致联合国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
·〖你知道吗〗小结——伟大的发现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共性?
·〖你知道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公开信〗再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或专区
·〖公开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
·〖警世通言〗是“革命”和“解放”,不是“改革”与“转型”
·〖跟帖〗对于天易网总监郭国汀对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也是唯一的道路》一文的回应之回应
·〖跟帖〗回应“怎样推动国内不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究竟路在何方?

   
    黑匣子主义认为,《路》之作者黄向明说来说去,归根结底,却仍然以马克思主义为正宗,以社会主义为正道,只不过被毛泽东搞砸了,而周恩来叶剑英朱德邓小平习仲勋之类其实都是英雄好汉,以至于他其实根本没有找到“路”矣!
    那么,究竟路在何方呢?
    一言以蔽之:“讨马讨毛讨共,铲除共产魔教,埋葬毛僵尸,颠覆毛匪帮,解放全中国,拯救全人类!”——这就是路,而且是必由之路也!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

   
   

   
   史詩式的長篇小說《路》連載

   

前 言


   
   

   
   ——黃 向 明 ——

   寫《路》難,難於登巉巖!
   尋「路」更難,難於上青天!
   小說《路》從落筆到殺青,經歷了半個世紀、50個春秋,18250多天。它描寫了從1949年10月1日「毛始皇開國」直到1978年鄧小平執政,這三十年來中華民族的悲壯歷程。然而,建國前的「五四運動」、「北伐戰爭」、「軍閥混戰」、「八年抗戰」、「延安整風」、「解放戰爭」等重大歷史事件,以及歷代名人的奇聞軼事,則以插敘或倒敘的筆法,多有涉獵。
   故此,《路》既是一部現代史詩式的長篇「政治」小說——《討毛檄書》;也是一部全面鋪敘「毛始皇」獨裁統治時期各種殘酷鬥爭的「歷史」小說——《帝國外史》;同時還是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結合,主要人物之心理描寫以及風花雪月之精心勾勒,三者並駕齊驅的「抒情」小說——《浮世彩繪》。
   合三而一,亙古未有。不亦樂乎?不亦悲乎?
   展卷賞閱,果然不禁有點飄飄然沾沾「自喜」——這大抵是中了窮酸秀才「文章是自己的好」這一謬論劇毒太深之故。
   展卷再閱,果然不免有點惶惶然惴惴「不安」——這大抵是確信「毛左」們必定眾口一詞,同聲痛斥老朽:「大逆不道,混淆是非;顛倒黑白,荒謬絕倫。淺不足與測深,愚不足與謀知。真個不知天下有羞恥二字!」幸好,區區「早慣狂風暴雨,何懼閑言非議。」故將以「兩耳不聞庸人吠,笑駡由他我自聾。」的「鴕鳥政策」應對。但求當局莫將老朽一顆赤子之心視為蛇蠍心腸,一腳踹進「另冊」,而拒之國門之外,成為有國歸不得的孤魂野鬼,那就阿彌陀佛,感謝上帝,叩拜阿拉,謝主隆恩啦……
   罷了,罷了,「亂我心者明日之事多煩愁。」然而,「煩愁」既不能「消愁」,又何益之有?「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是「福」,是「禍」,也都只好由他去吧。鄙人生性豁達,自信吉人天相,必可逢凶化吉。即便大禍臨頭,那也視之為「禍兮福之所倚」的先兆。須知,自欺欺人,有時也是苦中作樂,聊以自慰的妙訣之一喔。
   如今還是權將「福」與「禍」,「自喜」與「不安」統統拋諸腦後,老老實實轉入正題吧。
   竊以為,文學即「人學」。其主體自然是「人」,社會的「人」、時代的「人」、歷史的「人」。這裏所說的「人」,指的是「人類」:不分膚色、國家、民族、性別、宗教、黨派、信念的「全人類」。流傳千古的文學巨著不隸屬於某個國家或某個階級,它是人類共同的寶貴財富。真正的文學家則應峻拒任何組織或集團的擺佈與控制。他們為「全人類」,也只應該為「全人類」服務。否則,即便能夠揚名立萬、顯赫一時,卻仍是奴顏婢膝、人所不齒的「御用文人」。信手翻開《世界文學史》,就能看到眾多無可辯駁的鐵證。
   一個優秀小說家創作的根由與動力,就是自覺或不自覺地為了人類的福祉,去描述芸芸眾生各自特有的形貌、性格,品德、為人,思想、感情,行為和經歷;刻畫他們在人生長途中,喜、怒、哀、懼、愛、惡、慾等七情,生、死、耳、目、口、鼻等六慾,種種撲朔迷離卻又是理所當然的千變萬化;揭示在盤根錯結的大千世界中,人與人、人與社會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進而透過人生百態、世態炎涼明鏡的折射,痛陳他們在劫難和絕境中的苦難與彷徨,沮喪與絕望;展現他們在感悟與覺醒時的掙扎與苦鬥,振作與剛強;從而形象、細緻、深刻地揭露時代、制度、社会與事件的真實面貌,勇敢而透徹地挖掘、剖析其實質與根源。我堅信,多瞭解一分歷史的真相,就能多獲得一分智慧和力量。
   我們生活的時代既已充滿了謊言、欺詐、扭曲和瘋狂,就更需要有一批人,置生死於度外,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與廣大民眾一起,奮起撥開迷霧,驅除幻想,擦亮眼睛,看清現實的真相與實質,從而幡然醒悟,立志為光明與美好的未來奮鬥終身!
   本書通過我國幾十年歷史進程中的多次「政治運動」,無情地揭露了「毛始皇」及其鷹犬們倒行逆施、禍國殃民的醜惡面目。卻也更加高度讚揚了周恩來、葉劍英、彭德懷等剛正不阿、為國為民的偉大革命家,以及無數赤膽忠心、維護真理的工農大眾、優秀黨員、知識分子和民主人士。熱情歌頌並反映了他們的真誠、果敢、人 性、愛心、苦鬥與磨難。
   唐太宗李世民云:「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註:瞭解國家興亡更迭的原因);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鏡,以防己過。」
   區區才疏學淺,胸無點墨,自然不敢妄論本書內容何等豐富翔實,人物多麼栩栩如生。卻也自詡其中確有「銅」,有「古」,也有「人」,足可用以為「三鏡」。
   老拙撰寫本書的初衷與主旨,正是企盼廣大讀者,特別是那些偶然看到本書的國家領導人,能夠以此「三鏡」,「正衣冠,知興替,明得失……以防己過」,從而群威群膽,前仆後繼地去求索與開拓一條創建天下大同的「人生之路」、「民族之路」、「國家之路」。若然,在下便會喜極而泣,不亦樂乎了。
   《路》既然是「小說」而非「史籍」,自然會有許多杜撰與虛構的人物、情節和故事。
   曹雪芹的千秋巨制《紅樓夢》是「小說」,而非「史籍」。然而,它又可當作形象化、個性化的「中國封建主義社會的歷史」來賞閱。
   《紅樓夢》中有一幅對聯:「真作假時假亦真,無為有處有還無」。即所謂:真亦是假,假亦是真;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真並非真,假並非假。有亦是無,無亦是有;有中有無,無中有有;無並非無,有並非有。如此透徹地詮釋了「真」、「假」,「有」、「無」的內在聯繫以及與佛學「色空」教意近似的深奧哲理,而又能以賈寶玉和林黛玉腸斷魂消的幽婉情史,深刻而生動地折射出封建制度的腐朽與沒落,實不愧為神來之筆、永世絕唱。
   《路》也是「小說」,而非「史籍」,我亦希望它能當作形象化、個性化的「中國社會主義社會的歷史」來披覽。
   為此,何不仿效曹雪芹那種絕妙的創作手法呢?我於是橫下一條心,來他一個邯鄲學步。因此,小說《路》所描寫的人物、情節、事件、史蹟也都是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真假兼有,虛實具備。如此等等,無非是為了力求讓真實的歷史與虛構的情節,虛構的人物與真實的事件水乳交融,合為一體。這樣或許能為小說增添些許「人性」與「藝術」的色彩,誘發讀者去咀嚼、去品味、去揣摩、去猜詳、去勘誤、去校正,從而引起他們閱讀小說《路》的雅興與樂趣。
   怎奈老朽不學無術、志大才疏,結果難免東施效顰、貽人笑柄,這也是萬般無奈的事啊……
   區區在此鄭重聲明,儘管小說的某些重要人物當中,有的是以一個或幾個真實人物作為「模特兒」虛構而成,但絕非其人之正身。因此懇請袞袞諸公萬莫千方百計將「人物對號入座」,以免造成極其嚴重的誤解和無盡無休的爭執。
   坦率地說,不才在撰寫這部長篇時,犯了千百年來「墨守成規」的學者、名宿們認定文學創作不可容忍的兩個「大忌」:
   一曰:小說刻意在某些章節直接援引了一些史料,作為故事合理發展與人物性格展現的社會背景和史實依據,使得本書可以作為那個時期的「史蹟」來參閱。
   在此,我要提醒各位讀者,「毛產黨」統治下的中國沒有「常思奮不顧身,以殉國家之急」的「史聖」司馬遷,只有「犯上難,懾下易」,「俯首帖耳、唯命是從」的「史奴」。因此,我國這段時期的所謂「歷史」,只不過是執政黨根據「革命」需要,通過「史奴」們的手,精心「揉捏」出來的、形象各異的「泥人」。政治局勢的變化、掌權人物的更迭、政策方略的驟變等等,都會使這個「泥人」的面目與形象,波譎雲詭、說變就變,真偽難分、不可端倪。
   另一方面,現今大量曝光的秘密檔案,通過網絡迅速傳播到世界每個角落,使我們得以看到部分歷史的真相。然而,其中亦有一小部分,因其「逢官比反」的偏激觀點,難免有誇大、失實乃至編造之嫌。其內容真假難辨,無從考證,信與不信,見仁見智。唯有仰仗讀者的之智慧及判斷以洞察明辨。
   所幸,本人開宗明義,已然鄭重聲明,小說《路》是《帝國外史》而非《正史》。
   故此,區區不敢保證書中所有從史書、論文、網絡摘選的歷史資料都準確無誤、翔實可靠。如有紕繆罅漏,「過」不在本人,「罪」在時代也。
   《三國演義》乃根據《三國志》和《三國志——裴松之注》等史書編寫的小說,故稱之為《三國外史》亦無不可。所以,書中很多人物、情節與故事純屬虛構。然而,即便如此,其中不少內容卻是歷代許多軍事大家精讀、鑽研以致借鑒的經典戰
   例。
   《路》既是《帝國外史》,當權諸公何不屈尊嘗試一下以《路》為「鏡」,「正衣冠,知興替,明得失……以防己過」呢?
   二曰:作者在搦管揮灑時,難免偶爾也會百感交集,心潮澎湃,便顧不得什麼「寫作禁忌」,勃然而興,振筆疾書,寫下點滴議論和批註。為的是把自己的感悟與慨歎,揉合到小說的情節敘述與人物描寫之中,從而使作者的膚淺瞽議與讀者的真知灼見相互碰撞,激出火花。
   儘管這些有悖傳統創作常規的嘗試,必會招來無數批評和非議。然而,小老兒性本頑梗,剛愎自用,「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既然「自以為是」,又要「標新立異」,就得拿出「履險如夷」、「百折不撓」的勇氣,準備接受「口誅筆伐」、「群起攻之」的後果。本人將延頸鶴望,翹首以待。
   《路》是我傾訴自己志趣、信念與理想的天地。它向讀者展示了我窮一生之精力,經過悠悠五十年的苦苦求索,一直祈望找到的「人生之路」、「民族之路」、「國家之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