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中共酷刑:利用动物摧残人]
九剑博客
·法轮功八千人大游行 震撼曼哈顿
·联合国前大型集会 声援2亿人退出中共
·【今日点击】通往天安门的旅程(二)(三)
·【 视频】易蓉:解体中共带给中华民族希望
·【 视频】张锦华:良知觉醒来退党 迈向光明未来
·央视庆安命案视频遭全破解 结论或涉造假
·走过16年 法轮功学员捍卫真理反迫害
·2015年世界法轮大法日特别报导
·“有诉必应” 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起诉江泽民
·李沐恩:法轮功洪传23周年看中共杀人罪行
·法轮大法好深入大陆民心揭穿中共谎言
·法轮大法洪传23周年 祛病健身显神迹
·法轮大法洪传世界 海内外人士声援再聚焦
·毛泽东的家天下布局 为免遭清算传位江青 图
·【特稿】看清江泽民和中共针对法轮功的斗争运动(2)
·法轮功洪传世界23周年 聚焦江泽民重罪
·法轮功问题触发中国政局巨变
·大势变 中国将现诉江潮(图)
·法轮功洪传23周年 聚焦军队武警司法活摘器官罪行
·原来这才是真实的白毛女和黄世仁!我竟然被骗了那么多年??
·【石涛评述】 江泽民自食其果难保家人
·多名法轮功学员 在中国起诉江泽民
·六四临近 “天安门母亲”谈26年伤痛
·官媒高调报导广东610官员被查 分析:江死穴被点
·起诉江泽民大潮渐起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15)
·【声明】谴责中共骚扰恐吓大纪元作者及家属
·美国密件曝光 揭8964凌晨长安街屠杀 向上万人开枪 组图
·官媒报导刘金国不再任“610”主任释信号
·九天剑:拯救?得救?没救
·针对法轮功信仰者大规模酷刑罪,江泽民必须承担罪责(1)
·追查国际严正声明:起诉首犯江泽民!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普通民众实名控告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16)
·【微视频】刘金国公开卸任610主任的秘密
·新西兰外长屈从中共电邮曝光 国会议员谴责
·新西兰电台专访 揭中共活摘器官
·针对法轮功信仰者大规模酷刑罪,江泽民必须承担罪责(2)
·针对法轮功信仰者大规模酷刑罪,江泽民必须承担罪责(3)
·冉沙洲:全民诉江令打虎由胶着转为破局
·环环紧扣!国内形势已走到这一步(图)
·玉清心:广东阳江市610头目落马的背后
·追查国际:原政法委副主任承认活摘器官(17)
·六一儿童节--大宝、小宝的遭遇令人心痛
·直播:“六四”26周年香港大游行
·针对法轮功信仰者大规模酷刑罪,江泽民必须承担罪责(4)
·【禁闻】内外呼应 诉江大潮滚滚而来
·央视掩盖的庆安枪杀案最新视频被曝光
·给国保大队的一封信
·震撼美国电视圈 《活摘》拿下皮博迪奖
·夏小强:诉江大潮将引发中国政局巨变
·遭冤狱十年 抚顺贾乃芝控告元凶江泽民
·“六四”视频:《广场上的鲜血.1989年
·“六·四”坦克辗人另一受害证人露面 方政:意义重大
·5月28日-30日大陆至少70人控告江泽民
·大陆掀诉江潮 学者:所有的人都应该支持
·大陆律师:江泽民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
·福州市王秀琴、叶巧明母女 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历史今日】六四中共屠杀学生事件26周年
·法轮功学员诉江被迫害 追查国际追查责任人
·遭迫害九死一生 安庆市曹雄斌控告江泽民
·首曝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 20图慎入
·【禁闻】诉江大潮起 大陆律师:令人鼓舞
·落马百“虎” 近半在迫害法轮功恶人榜上
·九天剑:绞灭江蛙倒计时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18)
·海外律师:江泽民犯国际公罪 全世界人都应控告
·震撼美国电视圈 《活摘》拿下皮博迪奖
·庆安公安局政委虐待律师恶行被曝光
·马克思成魔和遭天谴的内幕
·乔高:江泽民应该第一个被审判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发动迫害法轮功 海内外齐告江泽民
·诉江潮起 加国祖孙三代告江泽民
·鲍彤声援诉江大潮 :江泽民犯下反人类罪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19)
·揭秘中共神秘的迫害机构:〝610〞办公室
·胡锦涛清华同学遗孀控告江泽民
·王兰:起诉江泽民是中国人道德回升的起点
·【今日点击】周永康被判无期徒刑(下)
·为法轮功辩护 一位大陆女律师的心路(上)
·逃美医生:精神病院沦为中共迫害人权工具
·【今日点击】周永康活摘器官罪行应公告天下
·优秀警官在兰州监狱遭殴打、辱骂、体罚
·【今日点击】周永康和习王有何政治交换被隐匿
·迫害法轮功主犯贾春旺罪状公告
·央视伪造毕节4童遗书笔迹被揭露
·大陆诉江潮起 匡复正义良知 意义深远
·青岛书法家刘锡铜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近四千名大陆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中国大陆近四千人诉江 控告书字字泣血
·大陆女律师声援诉江潮:律师介入影响更大
·“公审江泽民”标语在大陆大量涌现
·前美国智库研究员声援告江 “一个大审判序幕开始”
·调查活摘器官 中共高官自曝证言
·张德江电话录音曝光 不否认江泽民下令活摘
·控告江泽民浪潮起 中共政法系统官员留后路
·高智晟:周永康应该被判“反人类罪”
·【今日点击】香港政改投票 大批亲共建制议员突离场 谁能说清?
·大比数否决假普选 港人向中共说不
·【禁闻】告江浪潮涌 中共政法官员寻〝后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酷刑:利用动物摧残人


   【大纪元2015年10月26日讯】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发明了很多酷刑,其中有一类酷刑与动物密切相关。从这些酷刑中,人们发现,中共迫害法轮功完全没有底线。
   
   
   

喂蚊子、喂苍蝇


   喂蚊子、喂苍蝇是两种很常见的酷刑。这类酷刑很隐蔽,甚至让人感觉不到它是一种酷刑。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位于汉口姑嫂树罗家嘴路11号,曾劫持上千法轮功学员。一位法轮功学员自述:“他们还逼迫大法学员写保证书,谁不愿写的,就将谁放在一伸手可抓一把蚊子的地方喂蚊子。晚上睡觉时不但不给蚊帐,还不让关灯,使得屋外的蚊子像长龙似的往房间里飞。整个夏天毒蚊子不知喝了大法学员多少鲜血。”

   

   中共酷刑:利用动物摧残人

中共酷刑示意图:喂蚊虫咬(明慧网)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这样描述自己在何湾劳教所遭到的蚊子叮咬:“六月份,正值盛夏,又是‘非典’高峰期,他们的‘转化’手段又升级了,将我转至二队一处废弃几十年未用的禁闭室,那里杂草丛生臭气熏天,蚊子苍蝇满天飞;室内低矮,潮湿、阴暗;蚊子多得直往鼻孔、眼睛、耳朵里飞,不停地挥动双手驱赶也无济于事。禁闭室内面积约三平方米,墙上只有一尺见方的小窗户,一张小床,铁门上锁。来此之前,曾让我购买了蚊帐、被单,可是他们却扣下不给。一连三昼夜,我在蚊子的包围中度过了,全身被咬得奇痒,人也咬得肿变了样。直到第四天,他们才假惺惺地将蚊帐被单送来。可蚊帐又小又矮(矮得只能趴着进去),这样,很多蚊子都钻了进来,还是无法睡。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一夜又一夜地与蚊子处了二十三天,那蚊帐上、被子上布满了斑斑点点血迹,已经分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湖北省谷城县城关镇法轮功学员李明,曾被劫持到武汉汉阳区琴断口监狱。二零零四年六月,他被毒打后投入小号。他自述:“小号墙壁四周粘满了海绵,墙角有个抽水便池,洗漱洗碗大小便都在一起。我手脚被强制戴着刑具,安排一个犯人给我喂饭帮我大小便。小号背后是个养猪场,靠猪场的墙壁上方留有一个小方孔,夏天这里的蚊子密密麻麻又肥又大,从小方孔涌入小号内。那名犯人一抬手就能打死几个蚊子,蚊子太多,无法入睡,他找来一个塑料盆,粘上肥皂水,拿着盆子在小号内不停的在空中绕来绕去,不长时间盆子上就粘满了蚊子,他拿到大便器放水把蚊子冲掉,然后又在盆子上粘上肥皂水。就这样不断的重复多次,小号内的蚊子暂时少了点,他就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不用多长时间,猪场的蚊子又涌进来……我和这个犯人在这里遭受煎熬三十七天,那名犯人身上被蚊虫叮咬后感染,皮肤溃烂。”
   山东潍坊市峡山区(原昌邑市)太堡庄乡法轮功学员初立文,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被劫持到山东省潍北监狱。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初立文被关小号。恶警指使犯人经常往小号里泼水,小号的地上老是半泥半水。在小号里吃不饱,喝凉水,只能站着,不能睡觉。初立文被扒光衣服,仅穿一个小裤头在小号里喂蚊子。潍北监狱的蚊子特别大、特别多,初立文稍一不留神,蚊子就会落满他的身体,被蚊子咬得直钻心。到后来他的身体被蚊子咬烂了,地上落满了撑死的蚊子。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个体工商户贾海英女士,曾四次被非法劳教。在图牧吉劳教所,一次贾海英炼功,恶警拿扫帚条子往贾海英的手上、胳膊上抽,每抽一下,身上就会隆起一条青色的血痕。后来恶警命犯人将她绑到离猪舍不远的一棵大树干上。夏季的夜晚猪圈蚊虫非常多,贾海英因上次绝食整张脸紫青紫青的,还没有消肿,旧伤未平又添新伤,散发出来的血腥气味吸引着无数的蚊虫叮咬。当时贾海英只穿一条短裤与一个条型的背心,大面积的皮肤外露,正好是赶上刚下过雨,还阴着天,正适合蚊蝇出来活动,于是蚊子、小咬、大瞎蒙等吸血蚊虫一群群的飞来飞去。黑压压的满身都是,贾海英的双手又被铐住,怎么动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吸血叮咬,真是奇痒难忍。
   天津市北辰区大法弟子周雪珍,于二零零零年底在家中被恶警绑架、非法劳教。在板桥女子劳教所被恶警寇娜、高花超毒打。她们经常指使卖淫吸毒犯毒打周学珍。周学珍遍体是伤,有一次被用捅锅炉的长钩在后背抽上后带下一块肉,被恶徒扒光衣服捆在猪圈中,让蚊子咬得昏死过去。
   河北张家口涿鹿县张家堡乡张家堡村现年七十二岁的张翠梅女士,曾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遭绑架,她这样自述自己在洗脑班遭到的酷刑:“五月二十九日下午,闫权把我叫到南房,叫我立正站着,他问我法轮功好不好。我说好,啪、啪里外两个耳光。他又问好不好?我说好。啪、啪又两个耳光,他又问我:你再给我说说法轮功好不好?我说:‘好、好、好。’他就啪啪啪的连续的打,我说的快,他就打得快,可是他打得快也赶不上我说的快。……又隔了两、三天,李志民和闫权把我捆在院子里的铜丝床上,脱掉鞋,拉掉袜子,把裤腿拉到膝盖上。李志民拿着二尺多长两寸粗的方木棒,打脚心、大腿、大胳膊。我说:‘老李,往头上狠狠的来几棒。’他说:‘不,就打这儿。’他用木棒拚命的打脚心,疼的我直蹦。在场心软的人都流泪了,我就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接二连三的喊,屋里、院子里的人都听到了。这时,闫权拿来一双又脏又臭的蓝灰色的丝袜塞到我嘴里,李志民在不停地打,疼的我身体不停的在抽动。打一下,动一下。只要我一闭眼,叫人用冷水往我头上身上使劲的泼。
   “五月的天很热,李志民打累了,到屋里凉快去了,我被烈日晒着。闫权提来一桶垃圾放在我嘴边,招来无数的苍蝇,扒在我脸上、胳膊、腿上,咬着我的皮肤。……”
   安徽合肥市现年五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吴伟明女士自述:“进劳教所的第二天,我早上起来炼功,被包夹人员制止。警察以不服从管理为名,把我铐在‘喂蚊室’,所谓喂蚊室就是一间废旧的破仓库,一到晚上,‘嗡’声一片。到第三天,我撞头抗议,他们又把我大字形绑在仓库的床上。这是小惩罚三天。七天的惩罚是‘喂苍蝇’,就是在猪圈旁用石棉瓦搭的小棚,铐在那里,任苍蝇,虫子咬。不允许洗澡,不允许刷牙。”
   
   

蜜蜂蜇


   云南省红河州610和个旧市对法轮功学员举办“个旧茶桑果站洗脑班”。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机关幼儿园教师王伽月,因坚持信仰炼功,被洗脑班恶人谭伟、彭连益等人将床单撕成布条捆住四肢,先拴在床上,后又抬入有一窝野蜜蜂的猪厩里面,身上被野蜜蜂蜇肿多处。
   
   

身上倒蚂蚁


   家住武汉市硚口居仁门的法轮功学员宗明,在武汉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宗明三次被关“反省监号”,狱警将她的双手反铐在背后,吊在铁门上,不让睡觉,每次十五天,连吃饭、大小便都戴着手铐。她双腿肿烂得不行,不断往外淌黄水。包夹张宝香还抓起地上的蚂蚁塞进宗明的衣服里,让蚂蚁在她身上爬。
   河北省冀中监狱职工赵玲茹因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被单位逼迫写保证,她只得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四月她被绑架到保定市满城县公安局,后又被劫持到满城太行监狱。在监狱接见室旁边的小屋里,她遭到了刑讯逼供。她自述:“我躺在地上不能动弹,赵国良逼我喝水,见我不喝,他们又拿来筷子撬我的嘴。在推搡中,我无意碰了赵国良的脸。别人起哄说:‘她打你!还敢打你!’赵国良把脸一翻,瞪眼歪脖的狠狠地抽了我几个大耳光,匆匆出去了。两分钟后,赵国良拿一个小瓶回来了,上前抓起我的衣领,将小瓶中的东西往里倒,我一看是很多大蚂蚁。心想:这位人民警察可真够狠的,竟然用毒虫来折磨我。倒完后,赵还抓起我前胸的衣服抖了抖。”

   

   中共酷刑:利用动物摧残人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上大挂)(明慧网)


   

蚂蚁上树


   二零零七年八月份,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徐玉山被绥化劳教所恶警高忠海、刘伟、刁雪松、石剑等邪恶之徒“上大挂”,还同时在头上用胶带绑个收音机,找出杂音台,调节到最大音量,将耳机塞入他的耳朵,用胶带缠紧;用点着的香烟烧指甲;电棍电、打骂……一天一宿徐玉山不屈服,邪恶之徒用酷刑“蚂蚁上树”进行残酷折磨。所谓蚂蚁上树,就是在他的生殖器上抹上糖水,然后放上抓来的蚂蚁,让蚂蚁去咬。
   
   【大纪元2015年10月28日讯】点击下接:中共酷刑:利用动物摧残人(上)
   点击下接:中共酷刑:利用动物摧残人(中)
   
   

裤裆里放蛤蟆


   二零零一年五月八日,河南省淮阳县豆门乡武湾村法轮功学员杨柳,和戴梅(化名,女)、何峰(化名),一起出去贴真相资料,在豆门乡洪山庙西头被恶警李西志、阎民、张自喜绑架到派出所。李西志指使两个恶警毒打他们。何峰被打的时间很长,打了足足一百多竹棍。警察恶意未尽,采取了更流氓败德的手段,飞脚对准何峰下身狠命一踢,皮鞋正中下身要害部位,何峰立即被踢的昏死过去。恶警见状,找小棍儿捅他的鼻孔,没有反应;又用棉絮放在鼻孔口,也不见反应;恶警又逮住一只蛤蟆,放到何峰裤裆里,仍然没反应。何峰完全失去知觉,昏死过去几个钟头,直到天明才苏醒过来。
   
   

野兔子放到裤裆里


   甘肃酒泉监狱六监区是一个农业监区,地点在城郊酒泉至金塔公路三公里处,是酒泉监狱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监区。在这个监区,恶徒在打麦场将兔子放到法轮功学员石进祥的裤裆里,裤腿扎紧,狠抽兔子,兔子在他身上疯狂抓挠。法轮功学员刘永春、张延荣,被绑起来后,恶徒也是把野兔子塞到裤裆里,然后用脚踢兔子,迫其乱抓乱咬。张延荣被酒泉监狱恶警迫害死之后,家人给换衣服时发现小便头及周围大面积范围都是黑色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