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十三岁的负重]
九剑博客
·用鲜血与生命照亮黑暗
·【历史今日】法轮功创始人获自由之家“团体宗教自由奖”
·江家帮头子们念的哪门迷信经?
·江泽民赤膊上阵 对一组织下密令
·“九字吉言”说与君
·独家:曝隐藏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里惊天秘密
·美加旅游 大陆教师学生集体“三退”
·联合国会议 加政府关注中共强摘器官
·首次!政府代表在联合国提出中共强摘器官
·高官99年北京打横幅抗议 姓名身份吓坏警察
·法轮功禁止自杀 中共喉舌指鹿为马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新闻周刊】中共活摘器官 国际聚焦谴责
·中共保党压倒一切 江泽民集团还将制造系列恐怖活动
·从历史的教训看中共必然灭亡
·中共利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体药物试验迫害(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曝光 国际大事记(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 (二)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三)
·中南海5次秘密协议出炉与破产内幕.
·公诉人罗织罪名诬陷张晓丽 律师:法盲陷害良善
·中共邪教不仅破坏法律实施,而且肆意践踏法律
·揭密曾庆红儿子和媳妇——曾伟夫妇暴富轨迹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时尚和实惠
·中共最牛检察官火了:这是法庭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网闻】太行山老乡们曝“地雷战”真相
·台湾反服贸抗争实质 专家:恐共拒共抗共的大爆发
·丑恶历史无法逆转 江泽民加速中共向红朝末日狂奔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给石家庄公检法系统警官母亲的一封信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葡萄牙播《红色制度下的法轮功》纪实片引震撼
·律师团第二天继续绝食抗争黑龙江警方夜里一度抓人
·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谢文飞:已是末世颠狂悲剧每天上演心悲哭滴血
·【任重】连辩护律师一起抓的国家有法律吗?
·【禁闻】中共为何突然禁止私自给外国人移植器官
·【禁闻】黑监狱抗争6律师绝食当局再抓声援者
·【禁闻】这事闹大了律师联署援助建三江被拘律师
·公民赶赴建三江声援被扣律师警察截堵打人
·【禁闻】亲历洗脑班受害者揭建三江黑监狱内幕
·【禁闻】建三江闹大了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如何识别大陆五毛网评员常用的10条跟帖曝光
·声援被拘律师被指涉政治前线勇士全被抓
·中共当局步步紧逼维权律师出路在哪里?
·声援团成员失踪建三江戒严中共要动手?
·律协下令维稳建三江狱中律师堪忧
·正告建三江绑架案作恶者:审视你自身的处境
·一样是法庭判决大不同
·认清邪党的谎言选择美好的未来
·触碰法轮功问题大陆律师征集不怕死的到建三江
·中国律师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
·黑龙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拒保外
·加律师团体联合国谴责中共活摘、迫害律师
·开枪镇压!茂名网友急传警方施暴影片
·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石涛评述】中国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追查国际:建三江为中共废劳教后的标志事件
·最新消息:周案涉资产已破万亿500多人被扣查
·建三江事件“公告”令民间前赴后继前往抗争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要求习近平撤办建三江事件责任人
·大陆万人签名反活摘吁彻查周永康罪行
·【独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南美秘密建武装庄园
·意大利第二大报:中共活摘器官是恶魔行为
·建三江公安通告被当事律师揭穿造假
·茂名血案出动特警江泽民集团在背后撑腰
·茂名屠杀是昆明血案的政治延续官方有两个声音
·【九天剑】:见过智障,没见过障成这模样的
·江泽民公开干政茂名血案升级七大军区军头挺习
·谢阳律师:来自建三江的报告
·【任重】从建三江案看中共陷害律师的阴险毒招
·默克尔赠习近平中国地图新华社掉包造假
·焦裕禄当过日本伪军?被曝6子女“全吃皇粮”
·茂名两年轻人被活活打死警察拖尸走照片曝光(组图)
·阻止声援建三江司法局打压律师
·【今日点击】〝建三江事件里面一定有诈〞
·建三江前线律师怒斥当局:无法无天亘古难见
·中共流氓打手混入茂名抗议人群被揭穿(组图)
·茂名记者会被揭演戏目击者称十多死二十余失踪
·三退日破10万人创新高民愿显天意“中共亡”
·民间高人四个字预言中共命数正在应验
·人身安全受威胁建三江律师发紧急声明
·建三江前线告急中共下令暴力清场
·特殊嗜好毛泽东特爱看这种片
·唐吉田遭黑头套吊铐毒打警威胁“肾摘掉、挖坑埋掉”
·建三江法轮功案三律师获释拘押期间均曾遭酷刑
·【禁闻】维权律师全获释建三江恐怖完结?
·感恩寒食清明人心
·律师建三江遭活摘威胁国际律师团谴责中共罪恶
·唐吉田:建三江威胁〝活体取肾〞
·学者揭中共收走年国民财富一半仍不愿减税
·大陆黑帮成员逾百万曾庆红发动另类政变
·俄军事评论员披露江泽民的一个惊人秘密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问候建三江4律师吁制止中共暴行
·《大纪元时报》英文版赢纽约16项年度新闻会议大奖
·中国器官捐献率曝光引出惊天黑幕
·建三江警察雷人语录猛翻中共旧帐
·建三江声援民众:我被拘禁殴打的经历
·建三江事件法轮功律师吁国际彻查活摘
·【热点互动】执法犯法建三江为何有恃无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三岁的负重

【正见网2015年10月16日】
   十三岁是一个多彩的年龄。十三岁少年的生命里洒满了阳光,那是一个充满幻想、充满好奇、色彩斑斓的年龄。这个年龄的少年,本不应该有什么负重。可是,在中国,有这样一批少年,在本该享有自由的时候,充满了恐惧;在本应享有父母的呵护时,却过早的体味了悲苦。他们是法轮功学员的孩子,有的孩子本身就修炼法轮功,他们的遭际叩问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十三岁孩子自述:期间的艰辛谁能理解,又有谁能知道呢?
   

居住在辽宁大连泡崖小区的法轮功学员曲滨的儿子,曾这样写道:“我是曲滨的儿子,今年十三岁了。爸爸曲滨是法轮功学员,四十岁。妈妈周玉苹坐月子期间,爸爸被警察抓走劳教,在大连教养院爸爸曾遭受吊铐,电击脚心、腿弯、腋窝、脸颊、嘴、生殖器等,全身伤痕累累,奄奄一息抬回家中。爸爸身体还没养好,警察又要抓他,为了躲避再一次的抓捕,他离开妈妈和幼小的我。在大连监狱四年,爸爸被扒光衣服殴打、体罚虐待。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爸爸被抓后在看守所被迫害休克,瞳孔扩散,……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爸爸又被非法批捕,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刚刚回家,八月三十日一大早,中山区国保大队曹迅兵等人又将爸爸绑架,并把我劫持到车上,抢走身上的钥匙进行非法抄家,抢走工资卡、现金、书籍等私人物品。家里已经是千疮百孔了。但是爸爸还是一次一次地被抓捕,一次一次地酷刑折磨,一次一次地生命垂危,妈妈和我一次一次的怕失去爸爸,我和妈妈就是在这种环境中度过的,期间的艰辛谁能理解,又有谁能知道呢?”


   

孤苦的少年
   

河南省物价局干部刘玉霞,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被绑架,后被冤判五年。她自述:“我入冤狱之时,女儿才十三岁!刚上初中,独自一人在家,生活无人照料,放学后害怕回家孤苦伶仃。她不会做饭,抓一把干面做稀饭,做一顿面条吃几天。女儿精神恍惚,面容憔悴,学习精力不集中,老师让请家长,她谎称妈妈出差了……因为派出所所长白静曾带一帮警察抄过我们家,女儿如惊弓之鸟,每晚一个人在家,听到一点动静就吓得瑟瑟发抖……”
   

二零零零年元月,山东省潍坊纺织技校教师牟乃武,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潍坊昌乐劳教所。残酷的迫害导致牟乃武血压升高到二百四十,劳教所怕出人命,将他保外就医。回家后,潍坊市劳教所、公安局,尤其是安全局的警察经常到他家骚扰,给他与家人施加种种压力和恐吓,致使其妻子代小萍被逼流离失所。而牟乃武本人也于二零零零年五月初被迫害致出现偏瘫症状,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夜晚,流离失所的代小萍回家探望丈夫。晚九点多钟,代小萍正在洗澡,以潍坊市国家安全局局长姜言林为首的国安特务采用卑鄙手段,先让熟人骗开他家的门,然后藏在暗处的特务们趁机冲进屋内,蛮横地用脚踹开卫生间的门,粗暴地将只穿着裤头与背心的代小萍强行抬上车。同时也将牟乃武绑架。
   

他们的女儿才十三岁,看到妈妈回家能不高兴吗?当然高兴中也夹杂着担心,要是被坏人知道了咋办?恶人的突然出现与野蛮行径把孩子吓得惊恐万状,大声哭喊。父母被绑架走了,她被孤零零的丢在家里……
   

吉林省白山市姚玉艳女士在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中写道:“我十三岁的孩子,守着空空的几十平的房子,整夜睡不着觉,担心父母,心神不宁。大年前几天,孩子正在屋里忐忑不知怎么办时,突然传来砸门声,孩子吓得半天不敢说话。砸门声越来越大,孩子胆怯的问是谁,回答是警察。说让开门看我们夫妻二人在不在家,孩子回答不在,警察威胁说不开门就用万用钥匙开门。孩子吓得嚎啕大哭,警察见状,好一会才走。孩子后来见到我,哭着告诉我,那天他在窗户往下看,有两辆车,二十多个警察。之后的几天孩子晚上都不敢睡觉,就开着灯胡思乱想,直到现在只要想事想多了头就难受发胀。
   

“这些年来,我们十多岁的孩子,经历着多次父母被非法关押、辱骂、与父母生离死别,亲友歧视的白眼,无家可归,到处流浪,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凄苦无助,给孩子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痕。”
   

女儿哭了一夜,父亲喊了一夜
   

大连妇产医院护士刘新颖,她的丈夫曲辉二零零一年被大连教养院酷刑折磨,生殖器被电击溃烂,颈椎骨折,导致高位截瘫,奄奄一息,被担架抬出劳教所。刘新颖护理丈夫,抚养女儿,期间多次被绑架。曲辉曾说,痛心的是看到年幼的女儿胆怯而孤单的眼神。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下午两点,秀月街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刘新颖,从她身上抢走钥匙,闯到家中非法抄家,电脑、手机、大法书籍全部抢走。十三岁的女儿放学后,看到家里乱糟糟的,找不到妈妈,哭了一夜。爸爸曲辉因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没有了妈妈的照顾,绝望地喊了一夜。
   

失去爸爸的少女
   

湖北黄冈工业学校教师欧阳明,二零零零年元月被劫持到黄冈第一看守所。一进去就被“上菜”。看守所的上菜指的是实施酷刑,共有一百零八种,如:“定心锤”(背贴墙,然后犯人们照心脏部位猛击,直到都打累了为止);“红烧肉”(拳头击脸,要把脸打成象红烧肉一样);烧蹄花(重物击脚趾、手指)等等。这一百零八道菜,欧阳明都遭受过。欧阳明几进几出监牢后,于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日被迫害离世。之前,欧阳明与妻子因迫害被迫离婚,他的逝世留给十三岁女儿的是无尽的悲伤与思念。
   

校园里的恐吓
   

山东省莱西市四中十三岁的初一女生牛牛因思念被非法劳教的妈妈,给妈妈写了一封“我要我的好妈妈回家”的信。莱西市公安局恶警沈涛勾结劳教所,找借口给牛牛妈妈加期七天。二零零九年七月二日,莱西市“六一零”、恶警沈涛以此信为借口,指使一男一女两个便衣,伙同四中初一年级部主任,把正在上课的牛牛叫出教室,在没有老师、家长陪同的情形下,骚扰、审问约三十分钟,当时就把牛牛给吓哭了。牛牛独自承受着巨大的惊恐,时常偷偷地哭,有一次,再也承受不住了,就在同学面前伤心地大声痛哭了一场。
   

老师的暴打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五日,宁夏中宁县国保大队长刘勇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丁乾和尤海军。在检察院两次退案后,刘勇仍不死心,以所谓“找证据”的借口多次到中宁县黄滨小学骚扰尤海军的女儿尤清。尤清年仅十三岁,在中宁县黄滨小学读六年级。恶警刘勇等人多次去学校威胁逼供,逼尤清交代父亲的“罪证”,尤清每次都被吓得说不出来话。一次尤清被几个警察恐吓得两腿发抖,不会说话,几天后都无法恢复。
   

因几次逼供,尤清都没有提供所谓的“证据”,恶警刘勇不死心,就唆使尤清的数学老师陈秀玲逼迫尤清交代。尤清不说,陈秀玲就殴打尤清。有一次,陈秀玲在教室逼问尤清无果后,气急败坏地拿起教鞭使劲在尤清身上头上乱打,直到把教鞭都打折了才住手。
   

不但如此,每当轮到陈秀玲上数学课,她就故意把尤清叫起来回答问题,稍有差错,陈秀玲就魔性大发,开始对尤清拳打脚踢、打耳光、用高跟鞋乱踢,尤清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有一次,陈秀玲施暴后,尤清的眼睛肿得眯在了一起,腰被陈秀玲踢得直不起来。陈秀玲的疯狂举动,把尤清的同学都吓得胆颤心惊,惊慌失措。
   

自恶警刘勇等到学校威逼尤清及陈秀玲多次施暴后,尤清一提上学就哭。奶奶勉强把孙女送去上学,没几天又被陈秀玲毒打一顿。后来,尤清一到上学校的时间就浑身上下打哆嗦,吓得不敢去,为此差点跳楼,几度辍学。
   

离家出走的孩子
   

河北省邯郸市临漳县法轮功学员宋振海,于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因发放神韵光盘被绑架。六月六日,宋振海妻子王秋芬去要人,被国保警察张绪明等人在公安局门口强行劫持。残酷的迫害,使宋振海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最可怜的还是他们无辜的女儿,才十三岁。爸爸妈妈被中共绑架后,她受到的打击太大了。没有父母的照顾、疼爱,幼小的她无依无靠,受人讥笑,也不能上学了,最后她被迫离家出走。
   

守护爸爸的孩子被扇耳光
   

邯郸市一李姓法轮功学员被当地恶警上门骚扰、抄家、罚款等的次数数不清。他曾被绑架到看守所拘留五次,劳教二次。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中午十二点左右,恶警拿着他家的钥匙直接开门抢劫。他的儿子当时才十三岁,护着爸爸。一恶警恼羞成怒,口出恶语,满院追着孩子打,孩子哪里躲得过,被恶警捉住“啪啪”就是两个重耳光。
   

大街上,六个便衣公开绑架一名少女
   

辽宁省抚顺市现年二十四岁的平面设计师陈琬驰女士这样回忆:“我从九岁起,因坚守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依法和平上访,而被抚顺市国保大队、永安台派出所、站前派出所、站前街道、东富平社区的所谓‘帮教’人员骚扰及社会歧视,导致我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至二零零七年底一直流离失所……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二日,我那时才十三周岁。抚顺市国保大队一史姓女警察敲我家的门,在我下楼询问是不是她敲我家的门的时候,她和一群便衣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将我围住。……当天下午在迎宾路605车站上,史姓便衣女警察伙同五个年轻力壮的便衣,共六个人,强行抬着我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上车,根本不告诉要去哪里,我穿的裤子也被撕成了一条一条的。……”
   

相依为命两姊妹
   

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做收购废品生意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和王秀清,有两个非常懂事的女儿秦蓉倩和秦海龙。因修炼法轮功,一家人的遭际令人扼腕。秦海龙在父亲被迫害致死后曾写过一篇文章,她这样自述:“二零零二年五月四日,那是阳光明媚的午后,我们刚刚吃过午饭,金山屯区公安分局十多个穿着便装的警察把我们家包围了。王喜、齐友、罗雨田、康凯等人,他们象黑社会一样闯入我们家。他们要绑架我爸爸,妈妈去阻拦,被他们打倒在地,爸爸被绑架到一辆车里。他们又开始绑架妈妈,妈妈抵制,又来了一车的警察把妈妈绑架了。这时,姐姐上前抱住妈妈的腿不撒手,康凯一脚就把姐姐幼嫩的小手踩在了脚下,姐姐疼得情不自禁地大叫了一声。好几个警察打姐姐,把姐姐打倒在地。十五岁的姐姐未能逃过他们的魔掌,被暴打一顿后,四个警察硬把她拖上了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