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十三岁的负重]
九剑博客
·勇明:清算就在眼前
·被胁迫作恶同样是故意犯罪
·川人:美国务卿称法轮功受迫害 守护正义有内政?
·自由之家:中共镇压法轮功失败
·大救星到底救了谁? 中国人务必一看!
·【百年红祸】真实马克思 弃上帝 信撒旦
·林辉:唐山和汶川大地震到底死了多少人?
·浩然:浅谈解体共产党与打倒共产党的区别
·川人:神传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
·【禁闻】川普联大演讲:共产主义带来苦难
·《蚕食美国》揭共产阴谋 关乎人类文明存续
·科学家惊人发现:善恶有报是真正的科学
·川人:〝活摘〞黑幕被掀开 参与者将被中共逐一灭口
·追查报告举证中共 “天安门自焚” 伪案
·川人:永远跟党走,去“活摘”全人类?
·武汉数十名大学生神秘失踪 官方为何急辟谣?
·法轮功人权律师向美政府递被告中共官员名单
·唐铭:共产主义渗透美国 正邪大战惊心动魄
·追查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迫害法轮功的公告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最新调查报告
·“1400例”中共造假大曝光
·中共抹黑李洪志先生“敛财”真相
·【法轮功真相系列】为什么要反迫害?
·组图:法轮功弘扬全球25年 真善忍福泽各族裔
·金剑平:中国古代根本没有奴隶社会
·胡锦涛夫妇一段秘闻 ,揭穿江泽民欺世大谎
·中共高官青睐器官移植专家与产品的背后
·〝十月革命〞百年 祸延中国 冤血八千万
·美卫生年会曝中共活摘器官最新发现(视频)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与去共化浪潮
·【社论】《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引言
·【九评13周年】中共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揭秘蒋介石炸黄河大堤致〝89万〞人死亡真相
·两亿九千万民众抛弃中共 中共末日来临
·【特稿】感恩——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心声
·幼儿园因何成炼狱 大纪元新书破解迷题
·陆内部人士揭幼教黑幕:嫖客产业链早已存在(视频)
·红黄蓝园长背景深 业内:施暴者都是一手遮天的人 应该枪毙
·陈思敏:红黄蓝虐童案透中共高官变态需求
·红黄蓝家长遭死亡威胁 中共要掩盖什么?
·官方“洗白”红黄蓝指家长编造 舆论炸锅 当局疯删帖
·文武:中共的罪恶是因为专制造成的吗?
·138中共高官被拿下 背后都干了这件事
·一块伟大的硬盘(被删微信公号文章)
·拨开画皮-看中共特务头子周恩来
·杨宁:迫害法轮功手段邪恶远超世人想像
·新唐人将播出《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台立法院首映《活摘》 揭中共带血经济
·中共要消灭信仰 法轮功让其终极目标破灭
·唐恩:迫害法轮功 人权恶棍将无容身之处
·川人:中共是真正的反华势力
·中共国务院机密情报:六四射杀逾万平民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2018年新年致辞
·频频恶报该令迫害者们惊醒!
·中共举行国际邪教会议 被揭编造与会学者谈话
·金言:中共“610”是真正的黑社会组织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新书开始发行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各种版本下载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是揭开创世真相的天书
·揭秘:江泽民下台前 找法轮功谈判内幕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惨绝人寰的屠杀仍在继续!
·【独家】中共对美国的“超限战”
·读者投稿:给公安警官、检察官、法官等执法官员的一封信
·《追查国际》致中共当局的公开信
·【特稿】三亿人三退 解体中共复兴中华
·勇气、理性和正信——见证“四·二五”万人大上访
·美报告指中共践踏人权 罗宇吁川普采取行动
·追查国际对迫害王全璋律师等责任人追查公告
·拨开迷雾 “四·二五”万人上访真相答疑
·中国人永远也读不懂美国在军事和外交上的做法
·川人:“千年第一思想家”是对中国人的羞辱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川人:5‧13世界法轮大法日,中国人的骄傲
·谢燕益、谢阳:关注孙茜命运 共担人道使命
·周晓辉:法轮功带给世界的四大思考
·政法系统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
·张林:毛时代 也腐败!
·无神论是最大的迷信:科学无法证实神不存在
·一本书揭江泽民诡异〝使命〞 中共惊恐万分不敢提
·〝六四〞29周年 44张照片定格历史瞬间
·六四29周年 美政府发声明“铭记无辜生命”
·《共产党宣言》是共产邪灵向人类的宣战书
·中共建党97年 被指是中国人民的一场浩劫
·这个帖子在论坛微信疯传 删都来不及
·中美贸易首战如期开打 一次看懂前因后果
·对中共“邪教协会”赴美11人的追查通告
·追查国际对迫害王全璋律师和家属等的责任人的追查公告
·中共抹黑失败 法轮功学员成国际论坛主讲
·周晓辉:中国人愿意舍小家保中共打贸易战?
·与无神论者的对话:为什么看不到神?神在哪里?神和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法轮功“7‧20”反迫害 19年风雨崎岖路
·美发布历史性宣言 吁信仰自由作各国要务
·倡导宗教自由 川普政府开创全球新格局
·石铭:中共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
·文武:精彩大戏正在中国上演
·袁斌:P2P暴雷背后藏惊天黑幕?
·江泽民为什么要不断升级诬蔑法轮功
·袁斌:p2p暴雷背后藏惊天黑幕?
·袁斌:计划生育,酿成了多少灭绝人性的惨剧
·川普为什么对中共“厌恶到了极点”?
·部分党政官员告全国同胞书—终结共产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三岁的负重

【正见网2015年10月16日】
   十三岁是一个多彩的年龄。十三岁少年的生命里洒满了阳光,那是一个充满幻想、充满好奇、色彩斑斓的年龄。这个年龄的少年,本不应该有什么负重。可是,在中国,有这样一批少年,在本该享有自由的时候,充满了恐惧;在本应享有父母的呵护时,却过早的体味了悲苦。他们是法轮功学员的孩子,有的孩子本身就修炼法轮功,他们的遭际叩问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十三岁孩子自述:期间的艰辛谁能理解,又有谁能知道呢?
   

居住在辽宁大连泡崖小区的法轮功学员曲滨的儿子,曾这样写道:“我是曲滨的儿子,今年十三岁了。爸爸曲滨是法轮功学员,四十岁。妈妈周玉苹坐月子期间,爸爸被警察抓走劳教,在大连教养院爸爸曾遭受吊铐,电击脚心、腿弯、腋窝、脸颊、嘴、生殖器等,全身伤痕累累,奄奄一息抬回家中。爸爸身体还没养好,警察又要抓他,为了躲避再一次的抓捕,他离开妈妈和幼小的我。在大连监狱四年,爸爸被扒光衣服殴打、体罚虐待。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爸爸被抓后在看守所被迫害休克,瞳孔扩散,……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爸爸又被非法批捕,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刚刚回家,八月三十日一大早,中山区国保大队曹迅兵等人又将爸爸绑架,并把我劫持到车上,抢走身上的钥匙进行非法抄家,抢走工资卡、现金、书籍等私人物品。家里已经是千疮百孔了。但是爸爸还是一次一次地被抓捕,一次一次地酷刑折磨,一次一次地生命垂危,妈妈和我一次一次的怕失去爸爸,我和妈妈就是在这种环境中度过的,期间的艰辛谁能理解,又有谁能知道呢?”


   

孤苦的少年
   

河南省物价局干部刘玉霞,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被绑架,后被冤判五年。她自述:“我入冤狱之时,女儿才十三岁!刚上初中,独自一人在家,生活无人照料,放学后害怕回家孤苦伶仃。她不会做饭,抓一把干面做稀饭,做一顿面条吃几天。女儿精神恍惚,面容憔悴,学习精力不集中,老师让请家长,她谎称妈妈出差了……因为派出所所长白静曾带一帮警察抄过我们家,女儿如惊弓之鸟,每晚一个人在家,听到一点动静就吓得瑟瑟发抖……”
   

二零零零年元月,山东省潍坊纺织技校教师牟乃武,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潍坊昌乐劳教所。残酷的迫害导致牟乃武血压升高到二百四十,劳教所怕出人命,将他保外就医。回家后,潍坊市劳教所、公安局,尤其是安全局的警察经常到他家骚扰,给他与家人施加种种压力和恐吓,致使其妻子代小萍被逼流离失所。而牟乃武本人也于二零零零年五月初被迫害致出现偏瘫症状,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夜晚,流离失所的代小萍回家探望丈夫。晚九点多钟,代小萍正在洗澡,以潍坊市国家安全局局长姜言林为首的国安特务采用卑鄙手段,先让熟人骗开他家的门,然后藏在暗处的特务们趁机冲进屋内,蛮横地用脚踹开卫生间的门,粗暴地将只穿着裤头与背心的代小萍强行抬上车。同时也将牟乃武绑架。
   

他们的女儿才十三岁,看到妈妈回家能不高兴吗?当然高兴中也夹杂着担心,要是被坏人知道了咋办?恶人的突然出现与野蛮行径把孩子吓得惊恐万状,大声哭喊。父母被绑架走了,她被孤零零的丢在家里……
   

吉林省白山市姚玉艳女士在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中写道:“我十三岁的孩子,守着空空的几十平的房子,整夜睡不着觉,担心父母,心神不宁。大年前几天,孩子正在屋里忐忑不知怎么办时,突然传来砸门声,孩子吓得半天不敢说话。砸门声越来越大,孩子胆怯的问是谁,回答是警察。说让开门看我们夫妻二人在不在家,孩子回答不在,警察威胁说不开门就用万用钥匙开门。孩子吓得嚎啕大哭,警察见状,好一会才走。孩子后来见到我,哭着告诉我,那天他在窗户往下看,有两辆车,二十多个警察。之后的几天孩子晚上都不敢睡觉,就开着灯胡思乱想,直到现在只要想事想多了头就难受发胀。
   

“这些年来,我们十多岁的孩子,经历着多次父母被非法关押、辱骂、与父母生离死别,亲友歧视的白眼,无家可归,到处流浪,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凄苦无助,给孩子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痕。”
   

女儿哭了一夜,父亲喊了一夜
   

大连妇产医院护士刘新颖,她的丈夫曲辉二零零一年被大连教养院酷刑折磨,生殖器被电击溃烂,颈椎骨折,导致高位截瘫,奄奄一息,被担架抬出劳教所。刘新颖护理丈夫,抚养女儿,期间多次被绑架。曲辉曾说,痛心的是看到年幼的女儿胆怯而孤单的眼神。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下午两点,秀月街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刘新颖,从她身上抢走钥匙,闯到家中非法抄家,电脑、手机、大法书籍全部抢走。十三岁的女儿放学后,看到家里乱糟糟的,找不到妈妈,哭了一夜。爸爸曲辉因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没有了妈妈的照顾,绝望地喊了一夜。
   

失去爸爸的少女
   

湖北黄冈工业学校教师欧阳明,二零零零年元月被劫持到黄冈第一看守所。一进去就被“上菜”。看守所的上菜指的是实施酷刑,共有一百零八种,如:“定心锤”(背贴墙,然后犯人们照心脏部位猛击,直到都打累了为止);“红烧肉”(拳头击脸,要把脸打成象红烧肉一样);烧蹄花(重物击脚趾、手指)等等。这一百零八道菜,欧阳明都遭受过。欧阳明几进几出监牢后,于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日被迫害离世。之前,欧阳明与妻子因迫害被迫离婚,他的逝世留给十三岁女儿的是无尽的悲伤与思念。
   

校园里的恐吓
   

山东省莱西市四中十三岁的初一女生牛牛因思念被非法劳教的妈妈,给妈妈写了一封“我要我的好妈妈回家”的信。莱西市公安局恶警沈涛勾结劳教所,找借口给牛牛妈妈加期七天。二零零九年七月二日,莱西市“六一零”、恶警沈涛以此信为借口,指使一男一女两个便衣,伙同四中初一年级部主任,把正在上课的牛牛叫出教室,在没有老师、家长陪同的情形下,骚扰、审问约三十分钟,当时就把牛牛给吓哭了。牛牛独自承受着巨大的惊恐,时常偷偷地哭,有一次,再也承受不住了,就在同学面前伤心地大声痛哭了一场。
   

老师的暴打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五日,宁夏中宁县国保大队长刘勇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丁乾和尤海军。在检察院两次退案后,刘勇仍不死心,以所谓“找证据”的借口多次到中宁县黄滨小学骚扰尤海军的女儿尤清。尤清年仅十三岁,在中宁县黄滨小学读六年级。恶警刘勇等人多次去学校威胁逼供,逼尤清交代父亲的“罪证”,尤清每次都被吓得说不出来话。一次尤清被几个警察恐吓得两腿发抖,不会说话,几天后都无法恢复。
   

因几次逼供,尤清都没有提供所谓的“证据”,恶警刘勇不死心,就唆使尤清的数学老师陈秀玲逼迫尤清交代。尤清不说,陈秀玲就殴打尤清。有一次,陈秀玲在教室逼问尤清无果后,气急败坏地拿起教鞭使劲在尤清身上头上乱打,直到把教鞭都打折了才住手。
   

不但如此,每当轮到陈秀玲上数学课,她就故意把尤清叫起来回答问题,稍有差错,陈秀玲就魔性大发,开始对尤清拳打脚踢、打耳光、用高跟鞋乱踢,尤清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有一次,陈秀玲施暴后,尤清的眼睛肿得眯在了一起,腰被陈秀玲踢得直不起来。陈秀玲的疯狂举动,把尤清的同学都吓得胆颤心惊,惊慌失措。
   

自恶警刘勇等到学校威逼尤清及陈秀玲多次施暴后,尤清一提上学就哭。奶奶勉强把孙女送去上学,没几天又被陈秀玲毒打一顿。后来,尤清一到上学校的时间就浑身上下打哆嗦,吓得不敢去,为此差点跳楼,几度辍学。
   

离家出走的孩子
   

河北省邯郸市临漳县法轮功学员宋振海,于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因发放神韵光盘被绑架。六月六日,宋振海妻子王秋芬去要人,被国保警察张绪明等人在公安局门口强行劫持。残酷的迫害,使宋振海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最可怜的还是他们无辜的女儿,才十三岁。爸爸妈妈被中共绑架后,她受到的打击太大了。没有父母的照顾、疼爱,幼小的她无依无靠,受人讥笑,也不能上学了,最后她被迫离家出走。
   

守护爸爸的孩子被扇耳光
   

邯郸市一李姓法轮功学员被当地恶警上门骚扰、抄家、罚款等的次数数不清。他曾被绑架到看守所拘留五次,劳教二次。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中午十二点左右,恶警拿着他家的钥匙直接开门抢劫。他的儿子当时才十三岁,护着爸爸。一恶警恼羞成怒,口出恶语,满院追着孩子打,孩子哪里躲得过,被恶警捉住“啪啪”就是两个重耳光。
   

大街上,六个便衣公开绑架一名少女
   

辽宁省抚顺市现年二十四岁的平面设计师陈琬驰女士这样回忆:“我从九岁起,因坚守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依法和平上访,而被抚顺市国保大队、永安台派出所、站前派出所、站前街道、东富平社区的所谓‘帮教’人员骚扰及社会歧视,导致我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至二零零七年底一直流离失所……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二日,我那时才十三周岁。抚顺市国保大队一史姓女警察敲我家的门,在我下楼询问是不是她敲我家的门的时候,她和一群便衣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将我围住。……当天下午在迎宾路605车站上,史姓便衣女警察伙同五个年轻力壮的便衣,共六个人,强行抬着我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上车,根本不告诉要去哪里,我穿的裤子也被撕成了一条一条的。……”
   

相依为命两姊妹
   

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做收购废品生意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和王秀清,有两个非常懂事的女儿秦蓉倩和秦海龙。因修炼法轮功,一家人的遭际令人扼腕。秦海龙在父亲被迫害致死后曾写过一篇文章,她这样自述:“二零零二年五月四日,那是阳光明媚的午后,我们刚刚吃过午饭,金山屯区公安分局十多个穿着便装的警察把我们家包围了。王喜、齐友、罗雨田、康凯等人,他们象黑社会一样闯入我们家。他们要绑架我爸爸,妈妈去阻拦,被他们打倒在地,爸爸被绑架到一辆车里。他们又开始绑架妈妈,妈妈抵制,又来了一车的警察把妈妈绑架了。这时,姐姐上前抱住妈妈的腿不撒手,康凯一脚就把姐姐幼嫩的小手踩在了脚下,姐姐疼得情不自禁地大叫了一声。好几个警察打姐姐,把姐姐打倒在地。十五岁的姐姐未能逃过他们的魔掌,被暴打一顿后,四个警察硬把她拖上了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