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英法联军为何要烧圆明园而不烧紫禁城]
独往独来
·董狐:从权贵红二代反对‘文革重来’看习近平的穷途末路
·寡人的博客:转贴: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资中筠在习大大与民主党座谈会上:启蒙吧,否则就烂掉了
·万润南:胡锦涛的上司落选总书记内幕
·资中筠 中国为什么日益野蛮化?
·夜问天:自封的“先进”性政党是反人类的犯罪集团
·刘亚洲上将:整人是最卑鄙的人性
·春生:他们是国耻
·中共三巨头死缠同一美女 邓颖超服毒自杀
·董狐:習近平7.1‘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講話, 像是在給中共和他自己立‘
·润涛阎:中美必有一战?
·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好文!
·美國蘭德公司:中國現狀分析報告(值得好好看)
·刘亚洲:一亿人脑袋围着一个人转,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好文
·张洞生:中共把马列毛主义吹嘘为「宇宙真理」是愚不可及,末日来临
·陶涵:蒋经国传
·朱忠康:惊世真相 “九二共识”的来龙去脉和前世今生
·陆社交媒体大面积传未经证实的邓小平遗嘱
·隐瞒前中共党员身分入美籍 华裔男子法庭认罪
·毛岸英五个真实细节 赴朝镀金三个月回国
·葉擎天:進口核廢料使習近平遺臭千萬年
·王朔:中國社會的“四大魔咒”
·董狐 :北戴河会议似成习近平的‘华容道’,脱身后抱头鼠窜回到北京
·俞可平:中共政治面临六大问题 统治危机已现
·中国人令世界厌恶原因
·北大博士揭秘基层政治:官员玩女人算个屁
·董狐:习帝反腐:狠拍苍蝇,轻打老虎,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
·周有光闲谈过往
·刘亚洲:中日海军差距超甲午海战 四小时全歼东海舰队非戏言
·董狐: 包子的‘爛陷’又露出來了
·张洞生:任何不符合人性的需要和发展的社会经济制度是会被更适合者淘汰的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六点美国印象让我心酸
·董狐:庆丰帝为什么宁要‘鸿忠’,不要‘兴国’?
·向忠发的供词曝中共十大鲜为人知内幕
·劉淇昆: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
·董狐: 六中全会,包子帝的“困兽之斗”
·毛对特务头子周恩来又用又怕 防到死
·遒真言实: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战争
·大撒币习将投500亿美元孟加拉,北京狂砸700亿美元 普京成为中国奴仆
·【禁书】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1.1.4
·周恩来去世谢静宜兴奋得敲锣打鼓
·张洞生 :[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中西方文化文明的优劣对比
·董狐:习近平自封‘核心’,作‘黑心皇帝梦’,被戴上紧箍咒,难过2017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
·有人揭露习近平篡改六中全会公报!(全文转贴)
·张克侠回忆录承认中共制造七七事变。中共卖国贼
· 张洞生 新黑洞理论之2
·习高规格纪念朱德 其死亡内幕再引关注
·击毙山本五十六功臣文革遭遇凄惨
· 聂树斌处死日期做假:执行正是章含之换肾之时
·毛远新被捕后吐真言 痛批文革祸国殃民
·毛三次请求杀蒋介石未遂 西安事变竟然是斯大林在操控
·艾叶:毛泽东身患怪病,暴露他强烈的帝王欲权力欲望(节选)
·《毛泽东谈大跃进大规模死亡:死一半人尸体做肥料》
·董狐:看看围绕雷阳案的一些政治斗争闹剧,包子可能是最大输家
·一份让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震惊的苏联总统密档!
·日学者揭秘:毛周派特使向日军卖国军情报 日特务机关成中共据点 ——中共联
·董狐:习近平大谈‘发展’,他 ‘大发展’了什么?
·将来可进入正史的粟裕秘闻
·美国式贪污:副总统和州长因贪婪而落马
·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赵紫阳揭内幕:那些元老为何仇恨我 把我家抹黑成官倒
·朱振和;习近平的精彩表演
·【读史】1959年河南信阳事件真相:读完都是泪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 朽木难撑社稷—评习近平为人处世
·吴江;重温胡适的10句名言
·钱学森胆战心惊渡过文革前后20年
· 韦君宜;思痛录
·铁流:比夹边沟还恐怖!
·我所知道的王岐山
· 董狐 ;支持郭文贵继续爆料
·彭小明;追究毛泽东女儿李讷的刑事罪行:血债法偿,冤债理偿!
· 告诉你世界科技实力的真实状况
·董狐;习近平大搞反韩反萨德闹剧‘一错再错’,终成最大输家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朝鲜的26种怪象你知道多少?朝鲜以罕见言辞抨击中国卑鄙、低级
·她为何还要讲夹边沟的故事?艾晓明保卫历史记忆
· 易中天--他最大的错误不是文革
·董狐;另眼看《人民的名义》中的‘包子’与‘猴子’
·朝鲜半岛危机真相——中共丧尽了道义(六) —— 中共耗费巨量民脂民膏,养
·梁之:从章立凡的“亡朝时代”看赵家王朝末期
·惠风博客;彭德怀趁中日淞沪血战猛攻赣州
·董狐:坚决支持郭文贵抗暴反腐,揭露习王孟付四人帮打郭新手段
·东方历史评论|史料:袁世凯当选民国总统
·朱忠康;形色色右派是怎样被打成的?
·朱忠康:毛泽东身边的“女皇”
·董狐:郭文贵以一己之力对抗邪恶的习王孟付四人帮,谁怕谁?谁输谁赢?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董狐:郭文贵爆料敲响了中共的丧钟,将使世界反共正气开始上升
·董狐;郭文贵爆料,瓦解了习王联盟,粉碎了习‘皇帝梦’,中共还有20大?
·董狐;王岐山‘黔馿技穷’,习近平‘调虎离山’
·董狐;王岐山被‘调虎离山’记
·张洞生;觉醒的民众应与反共民主行动派一起,结束中共暴政
·專訪陳用林:中共全面滲透澳洲内幕(1)
·张洞生:支持配合郭文贵,痛打盗国贼落水狗王岐山
·二大爷别院|计程车司机:小人物在大时代中的挣扎和觉醒
·曾庆红握有习近平“作风问题”检讨
·王之:齐奥塞斯库同志的故事
·董狐;对19大和以后的政治形势一些管窥之见
·赵岩专访郭文贵10•31文字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法联军为何要烧圆明园而不烧紫禁城

英法联军为何要烧圆明园而不烧紫禁城
   時間:2015-10-06 09:56 訂閱《明鏡郵報》 《安卓電子書App》
   
   
   (一)通州谈判中方逮捕英法方面39人

   
   1860年,9月14日,英法联军与中方接上了头,开始了通州谈判。一谈就是个八个钟头。
   
   英方的意思是:除在天津与桂良议定的续增八条,另加两条:第一,进京换约人数,我们英国准备一千人马。第二,联军准备进驻张家湾南五里处。新的谈判钦差大臣怡亲王全部应允了,不应允不行啊,皇上都准备脚底抹油呢。应允之后,双方约定9月17日签字。
   
   就在9月14日双方谈判的当天,咸丰看到了工科给事中何璟(又是一个给事中,天朝净养些这等傻冒)的高策:夷人一直叫唤着要带兵进京,真叫他们带兵进京,他们敢来吗?不必阻其前来,让僧王在路上设伏,没经咱同意,真来了,咱就打他们。若经桂良同意来了,也可以让僧王在路上截杀他们。桂良不能失信,但是僧王负有领兵守土之责,他可以不讲信用,半路截杀啊。遥想战国年代,楚襄王遣子良割地于齐,而使昭常守之。齐使至受地,昭常以守土自任,矫楚王之命以拒齐。夫大将在外,有可以安国家利社稷者,可以不听中央指挥瞎干嘛,弱小的诸候国都敢这样干,何况咱天朝乎?
   
   估计是受了这给事中的影响,当天,咸丰给怡亲王下谕:我看英方谈判代表巴夏礼等人不象话,太狂了。我看和议弄不成了,必得跟其开战。我已叫僧王与胜保做好准备了。看苗头不好,就把巴夏礼那帮人给我扣押下来,停战后再交还不迟。这个傻皇上,不知道就这么一个馊主意,付出的代价是圆明园的被烧。
   
   9月15日,怡亲王给咸丰汇报:夷人连日来通,尚比较恭顺。我看僧王那边的情形,开战并无把握。且通州离京较近,实有投鼠忌器之嫌。如果开仗的话,不但目前的抚局难成,此后更难办。咸丰批曰:你可不能太迁就夷人,如果有实在没法允准的条件,咱还是要跟他们开仗的。傻皇上,怡亲王明明告诉他,僧王那边不能指望,他偏叫唤着还要开仗。
   
   9月16日,怡亲王把与英法签订的续增条约上报咸丰。皇上看了,没有让自己特别不安的,遂一一朱批,作了批准。
   
   问题是,9月17日签字这天,事情发生了变化。巴夏礼告诉中方,除了进京换约之外,还有公使亲递国书一事呢。亲递国书嘛,就是亲自把英国女王致中国皇帝的国书递给中国皇帝。中方一听傻了:你们怎么这么不讲信用啊,之前从来没说过这事啊。其实,之前的照会中,都提递交国书的事了。只不过,没说递交的方式。对于英方来讲,之所以不说方式,乃是他们认定,这事自有国际惯例,无须饶舌。对于中方来讲,之前看照会,根本没注意到这条。既使注意到了,心里也有底,之前,俄国与美国都没有亲自递嘛,再说了,非要亲自递,咱可以要求他们三跪九叩嘛。英方说:亲递国书这是国际惯例啊。可中方认为,我们大清就是国际,谁敢跟我们国际惯例啊!双方吵了半天,按怡亲王所言,吵得“舌敝唇焦”也没有结果。
   
   怡亲王深深明白,对于咸丰皇帝来讲,开放天津不是个事儿,赔银一千六百万两也不是个事儿,带几百人进京换约也不是个事儿,就这个夷人亲见皇帝,它是个事儿,事关国体啊。也不知道咋事关国体了,反正中国皇帝是见不得人的,这是底线。怡亲王看巴夏礼不让步,认定这谈判已没戏了。遂通知僧王作战争准备,僧王遂连夜派兵前往张家湾布置。
   
   第二天,9月18日,中国历史上一个特别的日期,巴夏礼又来了,发现张家湾开始布置军防了,表示反对,并声明亲递国书的要求不改。说完,骑上马扬长而去。怡亲王一看,乖乖个隆冬,敢这么跟我拽啊,他想起了咸丰的那个馊主意,遂通知僧王,把巴夏礼等人逮住。于是,巴夏礼等人连同在中国区域内购物、休闲的其他人等,一共39个,全被逮了!
   
   这一逮,就逮了个头彩:他们的命运直接决定了后来的战局,更影响中国政府在西方人眼里的声誉。但是清国政府不在乎。何况他们也不知道,这种行为在西方的游戏规则中意味着什么。
   
   当天,怡亲王把僧王劫获巴夏礼一事当作一场胜仗汇报给了咸丰,并且说:擒贼擒王,巴夏礼是夷人主谋,这次被擒,夷心必定乱套,我已通知恒福等人了,让民团截夷人后路。乘此发动战争,估计咱能打胜。咸丰的回复是:怡亲王再三反对,该夷仍然坚持亲递国书,这就是夷人的不对了,这不是故意打岔吗?告诉他们,要递国书,按美俄方式办;非要亲递,须行中国跪拜礼。不行的话,咱就开仗。
   
   咸丰傻,这亲王似乎更傻。跟夷人打了几天交道,知彼知己方面没一点长进。巴夏礼被逮,夷人确实心乱了,但是跟他所想像的心乱根本不一回事。
   
   (二)英法39人在北京体验中国特色的刑罚
   
   小巴被逮,英方当时并不怎么担心,英军统帅格兰特说他相信巴夏礼的才干和能力,说不定还能见到中国钦差跟他吵架呢。英方特使额尔金更是认为,巴夏礼一个人就顶一支军队。但是法军统帅孟托班认为,发动攻击是救出这些人质的最好办法。
   
   就孟托班是对的,其他人全错了。他们太不了解中国了。
   
   僧王逮住巴夏礼时,双方是吵架了,但是吵得很不平等。僧王训了话,说:你们赢了两次,而我们只赢了一次,你们两次进犯大沽炮台,怎么如此贪得无厌?我知道你名字,都是你煽动他们干的,现在,该我教训你了。
   
   僧王教训巴夏礼的方式就是让人摁着巴夏礼的头,在地面上连续磕响头:你们不是不磕头吗?那我叫你一次磕个够。
   
   巴夏礼说:俺是谈判人员,打着休战白旗从你们防区经过的,且得到过贵方明确承诺,给予通行安全。你们现在为什么不遵守游戏规则呢?
   
   对于他的质问,僧王报以爽朗的大笑。大笑之后,给手下示意,手下走过来,摁住巴夏礼的头,又是一顿猛磕。
   
   磕过之后,僧王要求巴夏礼立即阻止联军前进。巴夏礼说:这我作不了主。僧王觉得很奇怪:我看事事都是你作主,你咋就作不了主呢?说瞎话。巴夏礼说:全是真话。你打死我,我也阻挡不了联军的步伐。
   
   还是鸡与鸭的对话。
   
   正对话中,前方炮声响了,僧王命人把一干俘虏装到车上,送往北京。中国的车子没弹簧,所以一干俘虏很不舒服。据美国学者认定,这是美国公使华若翰先生上京换约的恶梦重演。这就是美国学者的不对了,睁着眼睛说瞎话。美国使者虽然坐了同样的车,但是手上根本没捆皮绳。巴夏礼等人,手上被勒了皮绳,这样子坐车上,被车颠得东倒西歪没法用手扶一下,人家哪里受过这罪啊。
   
   巴夏礼与额尔金的私人秘书洛奇被关到了刑部大牢。洛奇为了联系到同志们,在牢房里唱起了鸟语歌:《上帝拯救女王》。但是他没得到回音,出狱后,他写过回忆录,说自己最担心的是捆在手上的皮绳,那皮绳用水湿过,据说越勒越紧,勒几天手腕处即开始腐烂生蛆。有兴趣的人可自己在家做做试验,不过试一天就行了,不必等蛆生出来。
   
   巴夏礼和一帮子中国囚犯关在一起,在这里,他得到了中国政府不曾给予过的尊重与友好,那些囚犯甚至尽可能的帮助他。有意思的是,刑部给他定的罪名居然是“谋反”。看来,中国政府在刑法上都是如此多情——把外国敌人当自己臣民来对待了。审讯的时候,对他也不算太狠毒,虽然威胁说要砍头,但顶多是拉着他的头发或者耳朵在地上拖来拖去。纵观中国从古至今的刑罚史,这种审讯算是温情多了。
   
   其他俘虏被关在了圆明园,据特拉维斯•黑尼斯三世和弗兰克•萨奈罗这两个美国佬说,皇帝曾秘密审讯过他们。这个可能是真的,否则没法解释他们何以会被关在圆明园。估计咸丰也没审出什么结果来。一是后来听说八里桥战败,他当即跑了;二是僧王与他们对话都是鸡与鸭了,咸丰与他们对话,不知成啥了。被关在圆明园的俘虏就惨多了,双手被捆,整日下跪,水米不进,手腕处被皮绳勒得生出蛆虫。据后来的幸存者回忆说:《泰晤士报》记者鲍尔比第四天死去,尸体在牢房里放置三天,后被扔到野地里,让野狗吃了;安德森中尉,手脚被勒得生出了蛆虫,他看着手上的蛆虫满身蔓延,精神错乱,大叫三天,死去;一位法国犯人,蛆虫进了他的嘴巴、耳朵、鼻子,也疯了……一个幸存者居然还在狱中数蛆来着,说,一天可繁殖1000只蛆虫……
   
   唉,好好体验一下大清中土的野蛮法律吧。对他们道义上同情的时候,再想想咱中国的囚犯,心里更不是滋味了。中国人民几千年都这样过来了,你们住了几天,就疯的疯,死的死,矫情哪!
   
   (三)法国要烧紫禁城,英国说凭嘛?只能烧圆明园!
   
   巴夏里被逮之后,英法联军发动了张家湾战役。英法联军4000名,僧格林沁骑兵2.5万名。
   
   僧王奏报毙贼无数,中国的一些现代军事著作就总结为“给敌以重大杀伤”,也不看看英法方面的战报:联军连伤带亡35人,清方1500人。
   
   当天,英、法联军占领了张家湾。为报复中方之失信,联军总司令部下令给予士兵24小时的抢劫时间。这符合他们的游戏规则,因为张家湾是在战争中被打败的,所以抢劫战利品是合法的。
   
   士兵们当然不客气了。在夷人眼里,抢得最厉害的是印度兵、兵营中的妓女和中国苦力。
   
   9月21日,八里桥大战打响,英法联军8000人,僧王军队2.5万人。僧王说,他奶奶的兔腿儿,本王跟他们拼了,拼的结果。别说僧王汇报了,还是看联军方面的奏报吧:
   
   法军:3人阵亡,17人受伤;
   
   英军:2人死亡,29人负伤。
   
   中方:2000人死亡。
   
   战争太轻松了,联军方面有些士兵又不乐意了,他们说:“这场战役给人以做梦一般的感觉。我们光打死别人,自己却几乎丝毫无损”。
   
   联军觉得不过瘾,可是咸丰觉得够了。这家伙,要跑了!跑之前,把恭亲王奕訢提溜出来:弟办事,哥放心。老六,四哥就看你的了。
   
   1860年9月25日,英法方面发出最后通牒,宣布三天内若不将全部战俘释放,并同意于通州签订条约,就攻占北京。新的谈判大臣奕訢认为,巴夏礼不能放,放了,外国不会罢兵,说不定,巴夏礼因此攻城的劲儿更大呢。老六这么聪明,老四听了好高兴,指示说,以后情形,实难逆料,朕亦不便遥为指示,你办事我放心,你自己看着办吧。于是,奕訢在给英法联军的复照中坚持先撤军后释放战俘。否则俘虏安全我就保证不了。不过老六退了一步,不再要求英法撤到大沽口,撤到通州就行。
   
   额尔金于9月30日宣布拒绝交涉,将此事移交联军司令部处理。和议受阻。僧格林沁此时早成了响当当的主和派,请求咸丰一定要优待巴夏礼,并建议赶紧议和,就是多答应些人家的要求,也不妨。这就叫实践出真知——僧王,他是从战场上败下来的啊。至于留京办事之王大臣们,原先都是嗷嗷叫的主战派来着,现在都哑巴了,连哼哼都没了。碰头时干脆不提守城之事,现在不得不提了,又提不出一个什么决策来,碰碰头就散了。甘肃、河南、陕西的勤王兵来了一些,但是北京也没人接待,连吃饭都没人管。一切都乱套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