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遗嘱]
东方安澜
·白发渔樵江渚上——读《往事并不如烟》
·出外=偷窃——读笛福《摩尔•弗兰德斯》
·读韦君宜《思痛录》
·呕心沥血写平凡—胡说《平凡世界》
·牙缝里的爱情
·祝福南非
·没有规则才出现潜规则
·世事迢迢
·《诺贝尔之夜》的梦
·地震的零星文字
·蛆虫•蠕动
·于丹的辉煌和李悦的干卵硬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遗嘱

              遗嘱

   某一年429,林昭忌日,蒋所来余家公干,看余独食于小桌,后来他谓,情状甚可怜。蒋所如此说,余猜其家必和顺,不知夹缝求存之艰难。

   余家风甚劣。余母性燥,辄不如意,动则鞭笞詈骂,及至余长成膀阔腰圆,拳头有钢,乃稍稍收敛。但詈骂不改。尝谓余扬言,曰“死前要立遗嘱,不传馀”!口状甚李嘉诚多矣,似有大十百万巨资。余甚恶之。及近,母病,余调笑曰,“你死前把遗嘱写好了,切记切记”!她知我取笑,自食其言,闭目不答。

   稍长,余自己洗衣,凡自己能做之事绝不求诸母亲,后几度停学欲已自立,叹社会无门。然终熬成学木匠一天,不再事事受制父母,自己弄饭吃,虽文化少,终不怨人。年幼,看别家子跌蜜糖堆,顾影自怜,每每独自垂泪,然自忖,内心坦荡,问心无愧。及阅历增,始释怀。

   婚后宴罢,意欲分家,父不允,顾脸面。余曰:“吃你父亲25年饭,余亦愧亦悚,实在不好意思了,你遂我意吧”。父定不允。然余铁心已定,不顾其颜面,一月后,自顾自趴小桌独食,至一年始分。此不欲违拗父亲,实恨第三者欤。妻不从,跟父母食。余也由她,盖她未遭母亲之羞辱,自然没有刻骨铭心之体会。

   前昔10月8号,国保老孙为“习近平参加妇女峰会 羁留女权5姐妹 希拉里打脸”一贴而来寻事,余玩笑曰,假如当初读书用功,也考军校,现在余是国保,耳是监控对象了。老孙两人羞我曰,“你此生没有机会了”。

   余然耳。此生过半,世人毁、谤、辱,余皆作补药饮,并拍肚子直呼“舒泰,舒泰”。老孙辈不知,余成长环境之恶劣,远甚于一斑。假如上天翻盘,恕余再来一生,余亦作如此活。亦是为蒋所所可怜、老孙所羞辱,盖死性如此,又别无他径也。

   

                             15、10、25

(2015/10/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