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东方安澜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吃瓜群众们,千万别再把群主不当干部了
·食不果腹吃阴枣,身在绿营心在汉
·说说黄奇帆
·人渣基辛格
·酒 虫
·养兔
·有奖销售
·大队的小店
·陆品良
·《射雕英雄传》
·致瑞士诺华的一封维权信
·致瑞士联邦委员会的一封维权信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一)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二)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三)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四)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五)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六)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七)
·原乡人——兼和大雪的《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散文中》
·沉痛悼念酒友马晋
·别了,何村
·福临福山聚福气
·回家种种(散文)
·院子(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下午13点刚过,接常熟国保孙治国电话,说要乡下来,找我谈谈。我近来不知怎么的,心灰意懒,什么动作也没有,呆在乡下屋里,不是河滩上、就是马桶上,或者灶台上,总之,没超出家前宅后三尺地面。不想怪风平地起,灾祸从天降,本来想是老孙和我这个监控对象之间简单的碰面,没想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15点我进派出所时,老孙和另一国保王健已经摆好了阵势。在会客室架起了两个摄像头对准我,让我感觉如临大敌的气氛。老孙拉长了面孔,面相像中午刚参加了死人宴,还没从悲痛中解脱出来,让我吓了一跳。我仔细看了看他,不大像是得了间歇性精神障碍,又或许是被领导吃了批评,谁知道呢。反正他说的蛮严厉,告诉我现在是同步录音录像。

   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再说,我的饭碗雇主因为迫于国保的淫威而敲掉、年年4月29号因为林昭的事而威胁我全家,国保把我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剥夺了,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除了内心所拥有的丰盈,我别无他物,而这,也真是我成为国保头号公敌的原因所在。

   王健首先问我,你29号做了什么?我说过了10来天,记不起来。他又提醒我,网上做了什么?我由于付不起网络费,已经断网很久了,偶尔出门蹭蹭网。这下我放心了,如实说了。这下,两个国保不答应了,两个人眼睛睁的像铜铃一样,就像电影上演的,即将死的人不甘心归天而怒恨的样子。我说,天掉下来有地顶着,不值得这样老羞成怒、气急败坏,年纪大了,当心心脏受不了,你们也不过赚一份工资吗。

   绕了一大圈,我总算弄明白,大意是:“习近平参加妇女峰会,一边抓捕女权5姐妹,希拉里打脸”,这么一个帖子,不知他们哪里查到,说是我转帖了,要我如实交代。可怜我很少上网已经很久了。这个11,一直闭门家中坐,我一阵苦笑。我说,29号的事,你们拥有最先进的技术手段,为什么到今天才找到我。我问王健一天撒几泡尿,连撒尿也弄不清楚,何况远隔了10天的一个帖子,又何况网上的信息量铺天盖地。我问孙治国,有没有抓捕女权5姐妹这档子事,他说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

   我对两位说,你们手段高超,既然你们知道这个帖子不好,就应该在流传之初就删掉,为什么让它流传出来祸害网友!你们到底是钓鱼还是内斗,你们存的什么心,大概只有你们自己明白了。

   我跟国保提议,能不能让我跟你们工作一段时间,让我增强自己的政治敏锐性。他们避而不答。从他们这次穷凶极恶的架势来看,领导,或者领导的领导给孙治国王健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所以他们不惜动用手段找个最佳人选栽赃迫害、急于要找个替死鬼交差。

   我是不是这个替死鬼,听天由命吧。

                            10、9

(2015/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