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80)]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80)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2015/10/5

   港大今後如何請人?

   港大這次聘請副校長的風波,已經超出了陳文敏個人,而是直接涉及港大的傳統、制度、程序,甚而影響了它的獨立性、學術地位和國際地位,受傷可稱十方嚴重。

   而這一切,很不幸的是,是梁振英,以及他所委派的外人造成。(説到底,是外人造成,因爲對港大來説,梁振英也是外人。)

   當然,這不是說,這次的爭鬥是外人和内人之分。因爲正如我在上一篇日記所說,内人(例如盧寵茂、陳坤耀)也未必個個接受這個提名。但問題是,梁振英委派的校外委員個個都反對,其他不是梁振英委派的,不乏“識時務者為俊傑”之流,於是便造成了一個多數。

   要知道,一個有廿多人的組織,對於一個議題,如果是任由自由獨立投票的話,縂不會百分之百贊成或反對。但是梁振英這六個人,不止立場同一,一投便是六票,而且他們的出席和存在,本身便是一個催化作用,令那些立場本來中立、或搖擺不定、又或打算投棄權票的人投下了反對的一票,因爲這一票成本很輕,換來的利益可能很大。於是什麽是港大的利益,可以完全抛諸腦后。

   現在的問題是:經此事後,港大以後如何聘請教職員,特別是高層教職員?陳文敏的被推薦為副校長,不是輕易得來的。港大是很國際化的大學,它的最高層的教員,包括校長,都是全球公開聘請的。特別是校長,就我的記憶之中,都不是從内部直接升上去的。等而下之,副校長、系主任的空缺,都是全球搜索,由物色委員會在候選人中,慎重其事,考慮一切有關係的因素,然後作出推薦,讓校務委員會選擇和通過。而坐在物色委員會的人,也不是閒人,包括校長和對有關空缺的要求有最深切認識的資深教授。由這個委員會揀選出來的人,是沒有理由不被接納的。也不是說,校務委員會是橡皮圖章,必定要接受物色委員會的推薦。但大家看拒絕的理由:沒有博士學位、沒有研究成果、沒有慰問受傷同事等等。這些所謂理由,隨口提出,沒有深入調查和研究,便輕輕的推翻了物色委員會多月來的工作,就像一個小學生否決了一個教授的研究成果一樣。

   大家都詛咒文革,說衝擊校務委員會會議的學生是紅衛兵,其實校務委員會的作爲,卻更像文革中造反派的行爲,打倒傳統,打倒規章,一切都是無理取鬧。

   像這樣的政治挂帥,有哪些世界級學者還敢來香港教學和研究?

(2015/10/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