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贝塔以色列人是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爱情结晶]
陈泱潮文集
●切不可继续国共两党神话孙中山蒙骗国人
·今日认识孙中山真相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有识之士切不可做党文化应声虫更加卖力地神话孙中山
·你为孙中山的狡辩是站不住脚的!
·关于宋教仁被刺案真凶到底是谁——正告为枭雄黑道孙中山狡辩者
·你对我评价辛亥革命和孙中山问题的文字,有很多误读之处
·宋教仁被刺是中国步入歧途的拐点——到底是谁杀了宋教仁?
·宋教仁难逃孙中山一贯暗杀政敌的毒手!
·现在应该认真检讨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的真实动机
·孙中山为何要一意孤行以“二次革命”的名义发动反叛中华民国的战争?
·驳周亚辉袒护孙中山所谓“二次革命”错误的论调
·孙中山所谓“二次革命”当即遭到举国反对
·蒋经国最后十年 党外势力开始如野火般延烧
·孫文本人為什么一輩子不使用孫中山這個名字?
·孫文為何又偏偏以這個和“中山狼”同義的名字成名?
·今日繼續神話權迷心竅不擇手段的暗殺狂孫中山是犯罪的!
·要正视孙中山的枭雄黑道本质和罪恶!
●打破孙中山神话的伟大意义
·辛亥百年打破孙中山神话的伟大意义·目录
·1.极端分子中党文化剧毒,继续狂热神话孙中山
·2.这是一股源于投机政客与极端化形而上学思想方法结合而形成的错误思潮
·3.今日大力继续神话孙中山,是愚蠢、狡诈和犯罪
· 4.没有袁世凯就没有辛亥革命的成果——中华民国的建立和巩固
· 5.袁世凯称帝之罪和不容混淆的两个要点
· 6.孙中山“二次革命”无疑是毁坏中华民国宪政民主进程的犯罪行为
·问周亚辉:今日中国民主革命需要暗杀同志的黑帮老大做旗帜吗?
·ZT为什么刺杀辛亥元勋陶成章?
· 7.不同时期不同性质的国民党
· 8.孙中山-蒋介石以国民党【党国】颠覆了中华【民国】
· 9.今日呼叫“必须团结在孙中山的旗帜下”,是对历史的反动
· 10.孙中山旗帜的负面性质
·正告披着马甲Waitforu43丧心病狂的极端分子
·再斥披着马甲Waitforu43丧心病狂的极端分子
·11.孙中山旗帜正面作用在今日的局限性和反作用
·12.是今日中国无人,还是“支那劣种”在闹刻舟求剑的笑话
· 13.警惕新一轮枭雄黑道百年祸害
·14.打破和粉碎孙中山神话,是在中国推行新文明救世救心的神圣工作
·不折不扣的枭雄黑道乱臣贼子!
·中国青年应有的责任和精神
●论“批孙”“神话孙”的分歧
·论辛亥百年“批孙”“神话孙”的分歧·目录
·清朝的疆域空前辽阔 总体超越汉唐元明四朝盛世
·经典文章:辛亥革命的逻辑起点/姜福祯
·1、、略论辛亥百年“批孙”“神话孙”分歧的焦点、现象和本质
·2. 孙中山阻断中国宪政民主进程罪不容赦
·3.九问狂热神话孙中山者
·4.切不可丧失起码的道德标准和公义良心,神话轻启战端的暗杀惯犯权力狂
·⑸.孙中山卖身投靠苏俄做儿皇帝埋下葬送国民党政权的祸根是不是事实?
·⑹.孙中山以苏俄党国体制颠覆了民国初年三权分立的政体制度是不是事实?
·⑺,孙中山为争取外国经济政治军事援助极力兜售中国领土是不是事实?
·⑻.今日中共国民主革命主体对象是不是党国体制?
·⑼,今日要不要强调从政者必须信守政治道德?还是继续孙中山的枭雄黑道?
·4.切不可丧失起码的道德标准和公义良心,神话轻启战端的暗杀惯犯权力狂
·5.天翻地覆巨大变化后,刻舟求剑非常荒唐
·坚持刻舟求剑膜拜孙中山,是误国犯罪行为!
·略谈当前要不要重新认识孙中山分歧的性质
·北洋人物段祺瑞风采(1图)
·6.切莫忘了今日中共国民主革命【救世救心并举的两大任务】
·7.必须从【神话孙中山的党文化枷锁】里彻底解脱出来
·8.必须确认孙中山“二次革命”以来的所谓“革命”都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
·9.必须正确吸取和发扬辛亥革命和台湾民主化和平转型的成功经验
·10. 满怀必胜信心,争取中国民主革命的全面胜利
●辛亥百年来中国人政治道德沦丧的源头
·历史不能只由胜利者书写!
·ZT孙中山的暗杀名单
·ZT蒋介石日记自述中华民国成立后暗杀同志陶成章事
·孙中山所谓二次革命的起因、结果、影响与性质
·应当正视清朝大大扩大了中国版图等事实
·ZT千年一帝 康熙盛世的历史思考(图)
●史学界反思辛亥革命,还原历史真相
·孙中山枭雄黑道乱华不值得称道!
·关于中山陵的一段轶事及《中山陵:中国国民党葬于此》
·袁伟时:辛亥革命与百年宪政
·ZT袁世凯是辛亥革命的第一功臣
·萧功秦:辛亥革命是二十世纪多灾多难时代的开端
·袁伟时:是谁摧毁了辛亥革命?
·萧功秦:革命的乌合之众摘了清王朝的烂桃子
·张鸣:摒弃历史符号,探究辛亥真相
·纽约知识界举办辛亥革命百年座谈会纪要
·ZT孙中山遭受百年来最猛烈的毁誉交加 【节选】”
·ZT孙中山:一国国贼,两党党父
·ZT孙中山的罪行,是抹杀不了的!
·谢选骏:中国需要一场“结束革命”的革命
·ZT黎元洪:备受歪曲的共和元勋
·清王朝骤然垮台的两大重要原因
·ZT马勇:晚清“太子党”——从改革先锋到反革命
·洪哲胜:也来申论重新认识孙中山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经典文章:辛亥革命的逻辑起点/姜福祯
·孙中山组建枭雄黑道中华革命党是对宋教仁缔造的国民党的反动
·辛亥革命百年纪──“中山陵体制”是现代中国的万恶之源
·ZT以党国体制摧毁民国宪政的罪魁禍首是孙中山
·ZT是谁杀死了宋教仁:疑点重重 孙中山或是真凶
◇◇◇◇◇
●专著/後世必引以為據的陳泱潮權威史論:《毛泽东与文化大革命》
首次深刻揭示毛澤東發動文革的真正目的及其瞞天過海之計
·论毛泽东真相(4图/全文)
·文革48周年再论毛泽东真相及中国政体制度之最佳归宿(组图)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全文)
●參透毛澤東
·参透毛泽东·目录
·1.亟待弄清華國鋒現象後面的歷史真相和歷史啓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贝塔以色列人是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爱情结晶

原题:贝塔以色列——非洲黑人犹太人


   新刘学生 发表于绿色中华论坛【宗教对话】 2015-4-2 10:13
   
   http://www.xaislam.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4018
   

    在非洲埃塞俄比亚北部的大山深处,生活着一支独特的黑人部落,他们与世隔绝,过着原始的生活,却严守古老的犹太教规,相信自己是世界上最后的犹太人……
   
    从1984年开始,以色列主导的“摩西行动”开始将贝塔以色列人营救到以色列。到1985年,行动不幸中断,许多贝塔以色列人仍留在埃塞俄比亚。1990年,冷战格局松动,埃塞俄比亚内战爆发,贝塔以色列的生存受到威胁。以色列政府启动“所罗门行动”,实施了一次规模最大和效率最高的以色列非洲犹太移民计划中,军事、外交双管齐下,在绝密的情况下,35架飞机36小时内将14000余名贝塔犹太人安全运抵以色列。
   
    当这些黑色犹太人到以色列达特拉维夫的本一古里安国际机场后,以色列总理沙米尔率军政要员在机场迎接,并发表了掷地有声的讲话:“即使全世界都抛弃了你们,以色列也决不放弃我们每一个兄弟和姐妹!”
   
    许多黑色犹太人一下飞机就跪在地上,亲吻这块2000多年前他们祖先曾生活过的土地。美国《纽约时报》在评论这一消息时说,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有如此众多的非洲黑人不是作为奴隶,而是作为自由人被从一个国家运送到另一个国家。
   
    就在近日,有关这段历史的纪实文学《拯救最后的犹太人》出版。据了解,这是国内第一本讲述黑人犹太人故事的图书,亦是了解贝塔犹太人的最佳著作。作者是当时以色列驻埃塞俄比亚大使,作为营救行动的领导者和亲历者,以第一视角为我们讲述了贝塔犹太人的历史、苦难、信仰和回归。
   
    贝塔以色列(Beta Isreal),意为“以色列家园”即信奉犹太教的埃塞俄比亚人,也是世界上唯一的黑皮肤的犹太人。关于他们的起源,有几种不同的说法。其中最流行的说法是他们属于以色列国王所罗门和示巴女王和混血后裔。
   
    《圣经·列王记上》10章记载,示巴女王当时带着臣仆和礼物到耶稣撒拉觐见所罗门,对于所罗门的智慧,示巴女王非常的钦佩。所罗门王也给了示巴女王一切想要的,随后示巴女王便与臣仆回本国去了。
   
    不过,犹太教的一些文献和传说对所罗门和示巴女王的关系作了进一步陈述。两人见面被对方的容貌和才智所吸引,发生了关系。女王在回国途中生下一个混血儿子,后来他成为孟尼利克一世。当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后,曾专门前往耶路撒冷拜见所罗门王。后来,一些以色列人护送孟尼利克一世回国并在那里定居,这些人就成为了贝塔以色列的祖先。
   
    1948年以色列建国后,《以色列国家独立宣言》中明确规定,“以色列国将向散居世界各国的犹太人敞开移居的大门”。这给了埃塞俄比亚的黑色犹太人回到“应许之地”生活的希望,但是他们投书以色列、欧洲和美洲的犹太人求救,却石沉大海——他们的犹太人身份,始终受到质疑。
   
    一直到1975年,以色列的犹太教大拉比终于宣布,经过对贝塔以色列人所信仰宗教的教义、礼仪和习俗的考察,确定他们属于犹太人。这就使黑色犹太人符合1950年颁布的以色列《回归法》的条件,可以像世界上所有其他犹太人一样,去以色列申请国籍。
   
    目前居住在以色列的该族群人口超过12万人。其中,有81,000(68%)人是出生在埃塞俄比亚,其余38,500人出生在以色列。他们正在逐渐融入以色列社会,如参军、受教育、从事政治活动等。
(2015/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