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律师是突尼斯成功推手和重要力量]
郑恩宠
·中国法学博士成台湾副总统候选人
·官方派律师代理访民上访僵局
·官方派律师代理访民上访僵局
·谨防律师评级压制律师
·境外资助款大减维权靠自己
·无《行政程序法》的中国
·三百警察十年上访无果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黑龙江90人诉农业部为何胜诉?
·郭广昌上海又一个周正毅?
·郭广昌将引发上海地震?
·郭广昌发家基地是上海
·郭广昌撬动2000亿美元上海富豪
·律师是政府合作伙伴而非敌人
·郭广昌是上海模式失败
·谁在保护上海的郭广昌?
·卢武铉从维权律师到韩国总统
·郭广昌是刑事传唤还是失联?
·郭广昌政商同盟将瓦解
·郭广昌限制出境是犯罪嫌疑人?
·刘亚洲谈基督教、佛教、道教和儒家区别
·逮捕郭广昌需全国人大批准?
·郭广昌案好戏在后面?
·郭广昌行贿王宗南就可定罪?
·关注、举报郭广昌的十年历程(上)
·郭广昌案冲击南京政商两届?
·郭广昌与黄菊上海帮关系
·郭广昌的公司股票已蒸发200亿元
·郭广昌是周正毅第二
·上海副市长受处罚韩正有何责?
·上海周波、郭广昌先后出事
·上海城建置业书记被免职
·浦志强最经典话:我是美丽岛律师
·上海、湖北两女律师受辱
·多元化研讨福山是幸事?
·夏霖律师涉诈骗案台湾律师竞选总统
·现有美丽岛后有蒋经国开报禁、党禁
·台湾美丽岛事件何时爆发?
·300人权律师团新年献辞
·从美丽岛到台湾大选
·TPP与中国人权律师团元旦声明
·官媒:中国出路是宪政制度变革
·“法商”和依法治国
·习近平对上海要动手了
·孟建柱为何突然与12律师座谈?
·季刚被查为何震动上海?
·北京、上海将有反腐风暴?
·两律师获释和孟建柱会见12律师
·全球108团体呼释放律师和孟建柱见律师
·周恩来令销毁大饥荒死亡数据
·谢阳律师被捕
·关注香港九月立法会选举
·中国女律师入狱台湾女律师当总统
·蒋经国有否看错李登辉?
·高智晟赞赵威等良心犯
·红色高棉最终拒绝大选而灭亡
·蔡英文胜选台湾有女总统
·基督徒法学博士后成台湾总统
·选律师成总统是我的中国梦
·王宇、赵威中国未来女总统?
·蔡英文其人
·两岸关系非独统是人心向背
·9任律师成民进党主席
·国民党败选权贵经济失败
·维权律师已做好“入狱安排”
·美丽岛事件影响中国大陆
·各方呼吁重点救助维权律师家人
·律师为何当和尚?
·唐荆陵律师和习近平法博士
·出自河南的考拉和李和平律师
·很少有人理解高智晟律师
·中共为何还能长期保住执政地位?
·上海政协2副主席9常委请辞
·当面批评上海一些访民是混蛋!
·上海访民又请本地律师了
·为何有人对援助资金急吼吼?
·上海拆迁户感谢政府和律师善意
·同维权律师关系不同命运也不同
·大多数访民是失败者白辛苦一场
·高智晟当年预见陈良宇倒台
·上海访民高价请律师申诉是进步?
·访民千里迢迢看望入狱律师父母
·年初一逛上海蒋美丽出境被阻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访民比他人更忠于迷信共产党
·上海有访民热脸贴他人冷屁股
·三种国家赔偿法你可得哪种?
·海外有限资金应援救谁?
·一个大写的上海人国务院秘书级律师
·农民工自由进城定居是中国第一大问题
·迷信领袖批示的后果
·免费坐车上访是文革破坏行为
·参加圣诞聚会访民翻天覆地变化
·中共亡党新政府照样不解决访民问题
·独立中文笔会员谈访民问题
·非暴力须成本访民不是非暴力诉求
·言论自由是建立事实基础上
·瓦解朝鲜独裁政权人人有责
·瓦解朝鲜政权难民涌入中国
·习近平关注留学生在美成为基督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律师是突尼斯成功推手和重要力量

郑恩宠点评:
    茉莉花革命突尼斯是成功的,2015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突尼斯全国对话机制,该组织由四个团体组成,律师协会是其中之一。另一组织是突尼斯人权联盟,该组织是由旧政权打压的律师、记者和博客写手等组成,成立至今四十年,由于被打压,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转入地下,2013年应邀加入全国对话机制组织。
    律师是突尼斯茉莉花革命成功的推手和重要力量。他山之石,中国的改革、反腐、转型、建立法治国家,律师尤其是维权律师、人权律师、死磕律师会起到关键和中流砥柱的作用。当局为何要拼命打压维权律师?而那些认为律师作用很小,要迷信习近平,共产党怕上海访民的观念是多么的落伍,也是导致人生失败的原因。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专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我愿在香港推广突尼斯经验

   [日期:2015-10-14] 来源:端传媒 作者: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一定注意到了“突尼斯式对话”的特殊性,但他们相信,突尼斯的成功,并非偶然。
   
   
   
   
   
   
   
    阿卜杜萨特拉•本•穆萨,获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的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其中一个机构突尼斯人权联盟主席。摄:FETHI BELAID/AFP
   
   
    10月9日中午,阿卜杜萨特拉•本•穆萨(Abdessattar Ben Moussa)的手机被打爆了。和那些嗓音激动、连声祝贺的亲友一样,他刚刚从电台听到: 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突尼斯全国对话机制。这个机制由四个组织协力支撑,本•穆萨是其中人权联合会的主席。
   
   
    从朋友那里得到他的手机号码之后,整整一夜没有打通。“本•穆萨先生要开一个紧急闭门会议,”他的同事提醒,“会后才会开机,你也知道,线路非常繁忙。”
   
   
    第二天下午我再尝试的时候,居然一次拨通,传来一个响亮的男声:“早上好!”提醒我香港与突尼斯时差七小时,间隔近一万公里。
   
   
    从媒体发布的四方机制代表照片看,本•穆萨个子最高,唇上一抹灰白胡子,笑容开朗。“真是一个大大的意外!”他声音愉快,说自己一定会去奥斯陆,但随即又说,去不去领奖并不重要,这个奖不是颁给个人,而是给全体突尼斯人——
   
   
    “重要的是,诺贝尔委员会褒奖‘对话’的价值,突尼斯经验的价值。”
   
   
    突尼斯全国对话机制的竞争对手,不乏名声赫赫者:天主教教宗方济各、德国总理默克尔、美国国务卿克里。和平奖揭晓时,不少媒体加上“爆冷”二字。
   
   
    互联网上很难查到阿卜杜萨特拉•本•穆萨的英文资料,只有法文和阿拉伯文。“突尼斯人权联盟”由受旧政权打压的律师、独立记者和博客写手等组成,成立至今大约40年,上世纪九十年代遭前总统本•阿里取缔,转入地下。2013年应邀加入四方对话机制。
   
   
    想到本•穆萨日程繁忙,对话随时可能中断,我迅速进入主题,问对话之路中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
   
   
    “障碍非常多,我记得最困难的是两个时刻:签署‘路线图’,还有推选总理候选人——那天晚上恐怖分子等着我们宣布对话失败,但是我们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本•穆萨提到的这两个时刻,刚好解释了突尼斯全国对话机制是如何力挽狂澜。
   
   
    2011年1月28日,突尼斯示威者在街头向警员投扔石头。摄: Zohra Bensalem/REUTERS
   
   
    突尼斯曾经面临的险情,与埃及如出一辙。统治数十年的独裁者一夕垮台,抗议初期反应迟钝的宗教势力迅速苏醒,凭借地下运营多年的草根网络,在第一次选举中获胜,成为执政党。接下来,他们违背初衷,忙着在所有部门安排自己人,给宪法涂抹浓重的伊斯兰色彩。而经济管理毫无章法,民怨沸腾。 新的抗议、新的冲突再起。
   
   
    在埃及,革命最初的发起者——世俗中产阶级,愤怒却没有足够的力量抗衡旧势力,眼看权力在宗教组织与军方之间反复易手。一场不流血的和平革命,结果竟是推翻穆巴拉克的两大主力——军方与穆斯林兄弟会火并,烽烟四起。
   
   
    为挽救突尼斯陷于内战,突尼斯总工会倡议组成全国对话机制,邀请其他三个有影响力的民间组织加入:突尼斯工商联盟、人权联盟和律师联合会。目标只有一个:要求执政的伊斯兰政党交出权力,并为走向新宪法、新选举制定时间表。
   
   
    电话里,本•穆萨把签下“路线图”的功劳归于总工会主席侯赛因•阿巴斯。将近70年历史的总工会,拥有五十万缴费会员,占总人口五分之一,遍布突尼斯各省各镇。总工会创始人在突尼斯独立运动中被视为民族英雄,历届政府都对总工会左右经济的能力,敬畏三分。
   
   
    而现任主席阿巴斯的智慧,更是获胜关键。他是谈判马拉松高手。一名国会议员回忆说:“阿巴斯可以就同样的问题,反复追问六个小时。”在日夜兼程的两个月多方谈判之后,阿巴斯使出绝招,邀请所有政党代表到议事厅,宣布“路线图”计划。包括伊斯兰政党主席格努希在内的一些政要,来到现场才惊讶地发现,电视台摄像机正对着自己,全程直播。
   
   
    即便如此,阿巴斯还是花了三个小时,说服格努希,直至最后签署。电视直播出现了三个小时的漫长空镜。
   
   
    难能可贵的是,总工会将突尼斯工商联盟拉进对话。他们原本是天生对头——工会代表底层工人,而工商联盟由他们的雇主组成。这对冤家联手,四个组织代表不同利益人群,加重了向执政党示威的份量,显示了民间团结的决心。
   
   
    在“路线图”上签字的,不止伊斯兰政党,而是当时突尼斯所有政治党派。促使他们这样做的,却是一个无党派对话机制。
   
   
    卡内基中心研究院萨拉•查耶斯指出:“突尼斯的故事,并非某个成熟的政党,作出了负责的选择,它的政党跟其他陷于动荡的国家一样糟糕,但是,突尼斯的成功,提醒我们,无党派组织和其中优异的个体的作用。”
   
   
    本.穆萨提到的第二个困难时刻,彰显了突尼斯人面对鲜血的勇气。两个著名的世俗派反对派接连遭暗杀,无论谁出任总理,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目标。最终,不属于任何政党的总理人选,顺利产生,政权和平交接。
   
   
    “为什么对话在突尼斯能够成功,在你们的邻居,埃及、叙利亚、利比亚、也门都惨烈失败?”埃及第二次选举,重回军人执政老路。 利比亚、也门深陷内乱。而在伊拉克、叙利亚,极端宗教势力控制了大片地区,“伊斯兰国”兴起。这些国家,都曾尝试过内部对话。
   
   
    “因为突尼斯非常特殊,我们不但有觉醒的年轻人,还有接近西方先进水平的教育体系,我们的妇女解放程度高,在教育和就职方面,她们和男性享有平等的权利,我们拥有一个复杂精细的社会。”
   
   
    北非地图上,埃及、利比亚、阿尔及利亚像一排整齐的门牙,而突尼斯,只是遗落齿尖的一块饼干碎屑。突尼斯面积太小,往往不被重视,但十九世纪阿拉伯世界最早的宪法运动,从这里诞生。它是“阿拉伯之春”始发地,又第一个走出暴力循环,这不得不叫人思索其中原委。
   
   
    埃及、利比亚、阿尔及利亚的边界垂直而落,诉说着殖民者划分时的任人宰割。突尼斯边界的线条却很柔和,首都突尼斯市,可能是阿拉伯世界距离欧洲最近的首都。不过,不少突尼斯人私下里开玩笑,巴黎才是他们的首都。
   
   
    今日突尼斯莽莽沙漠,曾经是古罗马帝国的粮仓和酒肆。1883年突尼斯成为法兰西的被保护国。总统哈比卜•布尔吉巴五十年代出任首任总统,他虽然独立意识强烈,但对法国文化没有隔膜。他的第一任妻子是法国人。布尔吉巴甚至认为,当时风靡阿拉伯世界的“泛阿拉伯主义”是无用的浪漫,坚持亲法路线。斋月期间,他在电视上喝果汁,还打算跟以色列交往。
   
   
    本•穆萨阿拉伯語讲得飞快,一些用词我一时没有听懂,后来才明白是夹杂着法语。
   
   
    我曾经在利比亚采访两个月,每次途经突尼斯,感觉空气都变自由了。突尼斯女性多数不包头巾,街上穿戴保守者,极有可能来自邻国。突尼斯年轻人多是“双枪”,阿拉伯文和法文都是母语。卡扎菲在利比亚废除了外语教学。
   
   
    1950年代突尼斯妇女已经可以主动离婚。本•穆萨提到的“男女平等”,让我想到, 《纽约客》记者何伟最近在埃及的观察:女性没有解放,生产力便没有释放。“家庭关系不变革,谈论革命就毫无意义。”他在报道中写道。
   
   
    “我们的公民社会非常强大,”本•穆萨说,“但在其他国家,比如利比亚就正相反。突尼斯通过对话解决分歧,而不是依靠武器。”
   
   
    “阿拉伯之春”到来前,埃及和突尼斯都具备公民社会空间,因而实现早期的和平过渡。而在叙利亚、利比亚,一上来就是最惨烈的内战,因为在当时执政党严密控制下,公民社会几乎没有立足之地,对话缺乏空间。埃及后来还是陷入了旧冲突的窠臼,或许恰恰说明它的公民社会根基,远比不上突尼斯。
   
   
    突尼斯的独特,或者说幸运之处在于,各种势力谁都无法独大。突尼斯的伊斯兰政党同埃及穆兄会打着一样的算盘,不过,他们遇到了势均力敌的对手——四方对话。
   
   
    另外,突尼斯自1950年代就开始削减军费。埃及则为了备战以色列,不断增加军费,耗费巨大,同时养成了军中势力。突尼斯军队保持相对中立,自“茉莉花革命”一开始就表明不会发动兵变。
   
   
    同为宗教政党,突尼斯复兴运动党也不如埃及穆兄会极端,没有走上死磕的绝路。格努希交出执政权后,突尼斯举行第二次选举。世俗力量组成的新政党完成轮替。格努希告诉支持者们,“五年不执政,并非坏事。”他四处受邀讲演、采访,而短暂出任埃及总统的穆兄会成员穆尔西,却成为军方阶下囚。
   
   
    四方机制完成“路线图”的共识,但本•穆萨说“突尼斯各层面的对话还在进行”,它已经获得政府及民间的热烈响应。
   
   
    他也承认,对话未能解决所有问题。突尼斯目前经济仍然处于去年枪击案的阴霾中,需要时间调整。
   
   
    “民主必定带来繁荣与安全吗?”我问。
   
   
    “民主可以帮助解决社会经济的问题,而社会动荡说明我们的民主尚未成功。”人们头脑中仍有恐惧。” 一个在突尼斯投资的欧洲商人告诉我,获奖之后,突尼斯整个气氛变得积极,“当人们相信自己做的事情,成功的可能也就更高。”
   
   
    本•穆萨马上要去开另一个会。我赶紧问出最想知道的一件事。
   
   
    “您听说过香港去年发生的大规模抗议吗?香港人希望获得符合国际标准的特首选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